0637、玄黄战部 - 圣武星辰

0637、玄黄战部

星空之中,宛如水流一般的淡银色波纹,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 前后左右上下,像是一层徐徐而来的光幕铺开。 “嗯?”站在自由之剑号前甲板上的魏公子,眼眸中流光一闪,然后嘴角缓缓地翘起。 蹲在他的脚边的星际犬小呆,猛地抬头,喉咙里发出一声沉沉的低吼,一股无声无息的暴虐气息流转开。 正在抚摸小呆的单弦儿吓了一跳,脸色苍白,立刻哭着转身就跑。 一边的单云秀连忙冲过来,将单弦儿抱在了怀里。 道懒挡在了单云秀的前面,掌心之中,不可察觉的道术光华一闪即逝。 单天从驾驶舱中冲出来,震惊地看着视线之中,那一层薄薄的银色光幕铺展开来,一直延伸向四面八方,最终就像是一个阶段的蚕茧一样,将方圆数千里之内的星空范围,彻底包裹了起来,自由之剑号、巍山号等星舰舰队,彻底被包裹在了其中。 “这是阵法?星河大阵?” 单天一边安抚女儿,一边震惊地观望。 他纵横星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看到一座星河大阵在自己的面前铺开成型。 布置这种阵法,实在是需要太多的资源,太强大的修为,哪怕是将级,也不可能轻易做到。 什么样的势力,竟然可以做到这一点? 一时之间,九艘星舰上的各方修士强者们,都有些发懵。 到底怎么回事? 很快,这个银色的流光阵法,彻底成形,一道道奇异的符文光束宛如锁链一样,游走在银光之中,道力流转,将方圆数千里之内,都彻底笼罩,隔绝了周围的阴气森森,原本被圈在了阵法范围之内的阴气氤氲,被这阵法的道力一激,瞬间似是滚汤泼雪一样消散的无影无踪。 熟悉的感觉传来。 阵法范围之内,法则转变,自成一界,仿佛是瞬间回到了星球陆地之上一样。 “戒备!” “阵法催动!备战!” “小心,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远处星舰上,各大宗门高层和魏公子带来的强者,正在大声地呼喝着,声音远远传来,极为清晰。 单天这才意识到,原来这银色阵法覆盖范围之内,不只是法则恢复,甚至都产生了空气,声音已经可以传播了。 “快看,那是什么?”一位水手突然指着正前方。 单天等人举目看去。 就看数十艘白色的星舰,破开迷雾,穿过阵法银色涟漪,像是从虚空涟漪之中驶出一样,速度不快不慢,缓缓地逼近。 每一座白色星舰的主桅杆上,都悬挂着鲜红色的旗帜,迎风招展,红底旗面上一条玄黄色的龙形图腾,在旗帜飞舞之间,那玄黄色神龙张牙舞爪,灵动鲜活,仿佛是要从旗面上沸腾出来,翱翔于九天一样,有一种肃穆恢弘的气息,在这旗帜中流转弥漫出来,无比引人注目。 单天和其他自由之剑号上的水手们,都从未见过这种星舰,也从未见过这种红色玄黄神龙的旗帜。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势力? 单天将女儿抱在怀里。 他原本的一些计划,是利用百鬼星区域的阴气变化,利用这一片星域中的杀机,将魏公子及各大门派的修士强者,都埋葬在这里,甚至哪怕是最后不能干掉魏公子等人,起码也可以最大程度地削弱他们的实力,到时候在生者之崖,遇到李牧,以李牧的强横战力,或许可以击败魏公子,哪怕是不能击败,单天也会想办法,利用熟悉地形和航线变化的特点,甩掉魏公子等人,带着李牧离开。 这样做风险很大。 但单天明白,自己只能这么做,才算是对得起李牧。 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之前天阵宗的星舰被毁,就在单天的计算之中。 航线上阴气块垒的变化,单天非常熟悉,所以他对于时间的把控,也精确到了极点,原本就算是星舰之间不用靠近到五十米,亦可通过那段路线,但单天控制了前行的速度,他知道,星舰靠近五十米范围之内的决定,必然会遭受到英仙星区大宗门星舰的阳奉阴违,只要有任何一艘星舰稍微拉开一点距离,最后放天阵宗的星舰必然是被闭合的阴气块垒给撞碎毁灭。 果然风剑流成为了‘罪魁祸首’。 可惜只此一次,后来数次,他想要施展计划的时候,总觉得那头星际犬小呆,会扭头看向他,数次机会错过,还未再来得及实施,就发生了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幕。 “不对……是敌非友。” 单云秀开口道。 对面红色玄黄神龙气质飞舞,白色星舰缓慢逼来,带着压迫之势,绝对不是友方。 在这么一瞬间,单天觉得,自己可能是卷入了英仙星区之外大势力之间的争斗漩涡。 “呵呵,一群藏在阴域里的蛆虫蝼蚁,竟然也敢明目张胆地拦截我的路。” 魏公子伸手,扶着船舷,看着远处压迫力十足的星舰战队,眼角挂着冷笑,无所畏惧。 他一挥手,一连串命令发出去。 自由之剑号后方的八艘星舰,从两侧航行而来,左四右四,拱卫在了自由之剑号两侧,倒v形排开,这是战斗队形。 一个声音,从对面的白色星舰中央主舰上传来。 “魏西敏,久候了!” 隐约可见,白色星舰站队的主舰上,一位浑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身影,在周围银甲甲士的拱卫之下,朝着这边看来,声音如刀,带着一种长刀出鞘的锋芒毕露之感。 单天这才知道,原来这位魏公子的名字,叫做魏西敏。 但他还是没有听说过。 魏公子面带冷笑,道:“玄黄战部的余孽,罪民最后一支战部,呵呵,在紫薇星域之中,犹如丧家之犬一样惶惶奔逃,见我之名,闻风丧胆,今日竟然敢出现在我面前,阻我去路,真是让本座很意外呢?“ “我战部无数兄弟,都死在你的手中,你的双手,沾满了鲜血,魏西敏,你这个屠夫,今日就要以你之头颅,祭奠那些死在你手中的兄弟的在天之灵。” 那浑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身影,声音之中,似是有愤怒的热血在燃烧。 “呵呵,一群丧家之犬,居然也有勇气,在这里设伏,真的是为难你们了。”魏西敏浑然不在意,道:“我曾发誓,要杀尽这星空之中的罪民,还星河一片清平,如你们这般罪民余孽,早就该被吊死在主星的刑杆上,尸体风干,魂飞魄散。” “如你这般的屠夫,才应该被吊死。”黑色斗篷身影冷笑,然后挥手:“杀。” 星舰之上,主炮轰鸣。 战斗在这一瞬间,拉开了序幕。 星舰上都有防护罩,开启之下,主炮的对轰,一时之间并不能造成太大的损伤。 单天敏锐地发现,对方的轰击,只是覆盖了英仙星区各大宗门的星舰和魏西敏所带的三艘星舰,而对于单家的星舰,却并未轰击,完全将他们过滤了一样。 数轮主炮的对轰之后,炮声渐少。 大阵之中,天道法则正常。 就看银色星舰上,有一道道银光,腾跃而起,朝着这边扑来,宛如流星群一样。 短兵相接要开始了。 魏西敏站在船首,神色镇定从容。 不用他下令,两侧星船上,就有英仙星区各大宗门的修士强者,也腾空应敌。 一道道血花,在虚空之中绽放。 死亡在瞬间降临这片大阵之内的星空。 当修士宛如军队一般展开正面的碰撞,战斗的残酷性远超凡人的军队。 别说是凡境高手,就算是兵境的强者,也随时都有陨落的可能。 因为兵境,乃兵也。 杀伐阵场之上,兵就是冲锋陷阵最基本的单位,瞬死瞬伤,最惨烈的始终都是兵。 只有为将者,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星河修士以虫、凡、兵、将、王来划分境界,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都是自古以来千万战争无数战意积淀而成的结果。 单天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规模的战争。 英仙星区之中如天魔宗等各大宗门,已经算是这片星区的巨无霸了,他们的战部在单家的眼里,已经是极为强大不可战胜的存在,拥有着难以想象的战斗力,但是与那神秘的玄黄战部一接触,没有支撑太久的时间,很快就溃败了下来,局势彻底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 单家的修士们,都睁大了眼睛。 太厉害了。 这个神秘的玄黄战部的甲士,实在是太可怕了。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天魔宗等各大宗门丢盔弃甲,死伤惨重,而玄黄战部的甲士,竟是只有数十战损而已,银甲战士的布阵,进退,开合,攻守,击御,配合,掩护,号令,冲阵等等,都要比各大宗门的战部高明了无数倍。 单天并不是很懂战部军事,但他也看得出来,玄黄战部就像是训练有素战阵丰富的精锐军队,而各大宗门的战部在玄黄战部面前,连散兵游勇都算不上。 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杀!” “杀杀杀杀!” 震动天地的喊杀之声。 银色甲士在空中组成了数十战阵,不疾不徐,宛如山崩,又如雪落,朝着自由之剑号逼近过来。 鲜血煞气扑面而来。 单天等人感觉到一阵阵窒息。 这种战部军阵的力量,不是单个修士所能对抗。 -------- 还有一更

下一篇   0538、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