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8、原来是你 - 圣武星辰

0538、原来是你

发生在眼前的一幕,绝对是单天没有想到的。 整个单家就像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之中的池鱼,对于这些变化完全是懵逼的。 好在公子魏西敏并未要求单家出战。 否则,以单家的战力,注定成为炮灰,在这样的战斗之中,连渣渣都不剩下。 但局势的变化,依旧令单家上下胆战心惊。 单天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女儿,守护在自己的妻子面前。 在这样的大势力交锋之前,单家这点儿家底不够看,自由之剑号的力量也不够看。 单天所依仗的,是百鬼星区域的鬼气阴气氤氲,但随着玄黄战部布置下的这遮天大阵,鬼气阴气氤氲被完全遮蔽,令单天最有利最擅长的‘武器’消散。 他凡境巅峰的修为,在这样的战场之中,渺小的宛如沙粒一样,不值一提。 能不能保护好妻女,他心中并无把握。 覆巢之下无完卵。 “狂刀大侠,对不起啦,这一次,我怕是不能去生者之崖去接你了。” 单天在心中苦笑。 眼前这种局势,他能做的,好像也就只能是静观其变了。 天空之中,不断地响起惨叫。 一簇簇血花绽放。 一个个修士在战争之中殒命,从空中坠落下来。 天魔宗等各大宗门的修士,在英仙星区之中横行,可以说是无人敢惹,高高在上,尊贵无比,但是在此时,却犹如草芥一样被斩杀,被刺穿,血漫长空。 公子魏西敏眼神冷酷。 对于这些死去的各大宗门修士,他没有丝毫的怜悯。 “真是废物啊。” 他轻轻地道。 对面,玄黄战部的大军,不断地逼近。 战阵的杀气,迎面而来。 银甲战士脚步踏在虚空,一步一步地向前逼近。 整齐划一的步伐,连天地虚空都被震动。 各大门派的甲士败局如山崩,难以挽回。 公子魏西敏的脸上,却并未丝毫的紧张之色。 十名身穿着黑色战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左右拱卫,每一个身影都包裹在了奇异的战甲中,连面部都包裹,若有若无的氤氲散发,像是十个虚影一样。 “你还不出手吗?” 公子魏西敏突然开口道。 他的话,声音很轻,很突然,有些莫名其妙。 单天等人,都是一怔。 谁? 谁出手? 道懒脸上的神色变了变。 他叹了一口气,道:“原来你早就发现了。” 单天、单云秀的面色,都微微一变,难以置信地看向道懒。 却见道懒往前走了几步,将单家人都护在了身后。 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气息,从道懒的身体里流转出来。 “你是怎么发现的?”道懒盯着公子魏西敏的背影。 公子魏西敏转过身来,嘴角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道:“怎么发现的?呵呵,当年,号称玄黄战部第一天才的你,被我杀的像是狗一样,若不是你麾下那几个忠心的护卫,拼死拖住我,将你送走,你以为,今日你还有命出现在我的眼前吗?” “是你?”道懒的面色,骤然变了。 他死死地盯着魏西敏,沉声地道:“那夜截杀我的人,是你?” 公子魏西敏看着道懒,不无讥诮地道:“啧啧啧,真可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都不知道是谁在那个夜晚,斩断了你的脊梁,也斩断了你宁死也要守护的那份情缘,像是一条狗一样躲在下界,真的是可怜啊。” 道懒的眼睛里,泛起鲜血一样的红色,愤怒几乎将他的胸膛填满:“原来是你,那一夜,原来是你。” 往事一幕幕浮现。 约定好带着心爱之人私奔的他,与几个护卫一起,前往那颗冷月树,但是在半路上,却遭遇到了暗杀,对手的实力,强横的可怕,便是他号称玄黄战部的第一天才,当时已经是兵境巅峰的修为,却依旧不敌暗杀者,甚至连对方的容貌都没有看清楚。 为了不负心上人,他拼死一战,不肯后退,受了重伤。 最后,是那几个亲如兄弟的护卫,不惜玉石俱焚,几乎全部都丢了性命,才让他生还。 之后,他所在的玄黄战部一处驻地,亦被攻破,被屠戮。 他也实力大跌,卷入时空缝隙,最终流落到了神州大陆。 此间的心酸和仇恨,不足为外人道也。 道懒看似性格随和懒洋洋,并非是已经忘却前尘,对于那一夜的刻骨铭心之战,难以忘怀。 这是他连当夜偷袭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如何报仇? 这一次,他终于恢复了实力,走出神州星世界,又联系到了凋零的玄黄战部残余,为振兴战部而再燃斗志。 然后又走访单家,终于得到了昔日恋人的原谅。 这一次设伏魏西敏,只是因为这个大魔头的手中,沾了太多的玄黄战部兄弟的热血,是紫薇星域之中屠杀罪民的狂热人物。 没想到,魏西敏竟然是当年那夜的那个人。 新仇旧恨。 “准备自卫吧。”道懒掌心在胸前一合,双掌缓缓地拉开。 光华浮动之间,一柄长剑,从他的掌心之中幻化出来。 剑光浮动。 一瞬间,道懒不知道挥出了多少剑。 迷离的剑光,似是江南九月的雨,凄美朦胧。 两名冲过来守护的黑衣护卫,瞬间就在这剑光之中化作了烟雨消散。 剑意。 “保护公子。” 其他八名黑衣护卫,如旋风一样冲过来。 八柄黑色的长枪,犹如八条蛟龙怒吼出海。 “烟雨迷蒙驾白鹤。” 道懒手中剑势一变,似有仙道白鹤振翅于烟雨之中的浮光画面闪烁,八柄黑枪碎裂,化作黑色斑点,八名黑衣护卫也身形断裂错位,鲜血喷射出来,被雨水一卷,飞出了甲板。 “废物。” 公子魏西敏看着身边十名护卫,被道懒一瞬间斩杀殆尽,并没有出手救下的意思。 “当年玄黄战部的第一天才,的确是有点儿风采,玄黄神王的【南朝烟雨迷离剑】,你也领略了一些,可惜,你当年战败,大道之路中断,虽然再续,但和我比起来,还差的太远。” 魏西敏一指点出。 指尖剑罡光芒一闪。 漫天迷离的烟雨消散,似是昊日当空,雨过天晴。 道懒闷哼一声,身形后退,脸上一抹殷红闪过。 魏西敏把控一切,自信而又坦然地道:“昔年你不是我的对手,如今更不是了。” 道懒没有说话。 手中的石纹剑,每一道石质纹络闪烁起光华。 “南朝烟雨十九州。” 道懒再度出剑。 剑光化虹,一股烟雨之中苍茫之气澎湃而出。 时移世易的感慨,不由自主地浮现在了很多人的心头。 剑意影响人的心灵。 但魏西敏微微一笑,又是一指点出:“魔蛇出渊,毒嗜天下……破!” 烟雨苍茫之气,瞬间消散。 魏西敏手中剑光一闪。 道懒后退飞出,身上道袍,四分五裂,上半身赤裸,腰腹之间,露出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似是一只巨大的红紫色的蜈蚣缠在腰间一样。 “小心。” 单云秀飞身过去,扶住道懒。 “你的伤势……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单云秀冰雪聪明,从之前的对话之中,已经猜到了一些真相,才知道,冷月树之约的那个夜晚,道懒并非是故意爽约,而是差点儿身死。 错怪他了。 以道懒如今的修为,已经再续昔日之路,从神州大陆中走出,超越兵境,进入了将级的范围,但身上这一道伤势,却依旧不能复原,留下如此触目惊心的伤疤,可见当年,他的伤势,到底有多重。 道懒拍了拍她的手,道:“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他看向魏西敏,道:“就算是你实力通天又如何,今日你注定要死在这里。” 魏西敏似笑非笑:“哦?是吗?” 他抬手,发出一道命令。 就看周围四艘星船上,突然发出嗡嗡嗡的震动,旋即一个个鲜红色的阵法之门,出现在了星船甲板上。 身披着黑色甲衣的大军,宛如潮水一样,源源不绝通过鲜血之门走出来。 转眼之间,就已经是成千上万。 一支更加庞大的战部,出现在了星河之中。 道懒的面色,瞬间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你以为,在认出来了你之后,我会没有防备吗?”魏西敏讥诮地笑着,道:“你以为得到了伏击的最好机会,却不知道,我又何尝不是在钓鱼?嗯?” 道懒怒视不语,但一连串暗号,却已经打出去。 魏西敏视而不见,继续道:“知道为什么我刚才不杀你吗?” 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魏西敏一招手,单天只觉得手中一轻,原本被抱在怀里的女儿单弦儿,惊呼一声,就出现在了魏西敏的手中。 “放开我……”小丫头挣扎。 魏西敏用一种感慨着的语气,道:“多么可爱的小伙啊,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声姑父?她原本可以活的好好的,可就是因为你……” 咔嚓。 单弦儿的脖颈,就被捏断了。 小丫头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就当场死亡。 画面,一瞬间仿佛是定格。 单天和妻子,还有道懒与单云秀,瞪大了眼睛,脑海和思维在这一瞬间定格,有什么东西,仿佛是从他们的灵魂之中被抽离。 魏西敏面带笑意,道:“你以为我会放过单家吗?呵呵,是不是觉得很痛苦?别着急,真正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他的笑容,宛如魔鬼。 ------------- 明天在公众号发几张小妲己化人之后的魅惑照片,非常漂亮哦,大家提前关注

上一篇   0637、玄黄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