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9、炎黄血杀不尽 - 圣武星辰

0539、炎黄血杀不尽

“弦儿!” 单天妻子第一时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疯狂地朝着躺在冰冷地面上的女儿尸体冲去。 她紧紧地抱着身躯尚温暖的女儿,泪如雨下,撕心裂肺地嚎哭着。 单天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 他仿佛窒息,无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 道懒的眼睛赤红。 魏西敏看着单天,笑着道:“单大哥,对不起啦,你的妻子和女儿,对我有点儿价值,所以……”他伸手,抓住了单天妻子的头颅,劲力催发,这个因为女儿惨死而痛苦万分的温婉女子,头颅嘭地一声,就炸裂了开来,鲜红色的血浆溅射。 “我和你拼了。”单天犹如疯了一样,冲过去。 “不要着急呀,我现在,还不想杀你呢。”魏西敏一挥手,单天倒飞回去,撞在主桅杆上,口中咳血,看着痛苦挣扎的单天,魏西敏道:“我还要你,帮我找到李牧呢。” 咻! 剑光如凄雨。 道懒再度出手,奋不顾身。 魏西敏笑道:“愤怒了?蠢货啊,喜怒难控制,剑意有形无神,就这样的你,也配称之为玄黄战部第一天才?” 他指尖一点,一条黑蛇若隐若现地缭绕在他的指尖。 嘭! 道懒被击飞出去。 时隔多年,道懒虽然续上了大道,但是耽误的年华太多了,身上的伤势,还未尽复,如何是这么多年在紫薇星域之中呼风唤雨的魏西敏的对手? 魏西敏不愧是号称魔蛇渊部落不世出的天才,这么多年之后,他的实力,已经强悍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真是让我失望啊。” 魏西敏面色失望地感慨。 “太弱了。” 天空之中,一场大战已经开启。 黑甲魔渊战部对上了玄黄战部,新的战斗,瞬间绽放出了最激烈的花火。 喊杀声盈野。 惨叫声惊天。 和天魔宗等英仙星区的各大宗门战部相比,黑甲魔渊战部的战力,显然是强出了数十倍,虽然在单体战力上,依旧不如玄黄战部,但是从那鲜血之门中走出来的甲士,源源不绝,无穷无尽,在数量上绝对碾压了玄黄战部。 战斗一开始处于僵持状态。 但随着时间流逝,黑甲魔渊战部的甲士,仿佛是不知道恐惧一样,前仆后继,疯狂地冲击,以至于玄黄战部的推进被阻,然后阵地更是缓缓地被迫后退,处于了下风。 魏西敏的目光,扫过那些怒吼死战的玄黄战部甲士,叹道:”最后一支属于罪民的战部,号称玄黄不过万,过万天下无敌,曾经也是紫薇星域之中的排名前三的战部之一,可惜啊,罪民人人喊打,如过街之鼠,玄黄战部再强,也只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苟延残喘到今日,也算是不容易了。“ 道懒如同疯虎一样,再度扑杀过来。 魏西敏随便一抬手。 轰! 道懒再度击飞出去。 血染长空。 他身体撞击在自由之剑号的船舱上,撞塌了主桅杆。 “今日之后,玄黄战部将成为历史中的尘埃。” 魏西敏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狂热之色,很快又恢复平静,微笑,道:“亲手终结你们这只罪民的最后战部,这份荣耀,属于我,但可惜你的表现,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太弱了,弱的我根本提不起兴趣杀你,甚至连折磨你的兴趣,都没有。当年,你也是与我齐名并肩的人物,现在,我问你一句,你配吗?” 道懒挣扎着,发出怒吼。 他腰间那个赤红色巨大蜈蚣一样的伤疤,崩裂开来,有黑色的血水流淌,甚至还有一道道细细的黑色小蛇一样的诡异可怕东西,在鲜血之中游走。 “愤怒吗?” 魏西敏看着漫天战场之中,一个又一个的玄黄战部战士倒下,鲜血染红了天空,发出了感慨。 “愤怒可以让人觉醒,让人变强,但是你……”他看着道懒,道:“呵呵,曾经被称之为我一生之敌的你,现在连一条狗都不如,再愤怒又能如何?记住,弱者的愤怒,既可怜又可悲。” 道懒再度冲上来。 再度被他随手轰飞。 “你睁大眼睛看,哪些倒下的玄黄战部战士,都是因你而死,本来他们或许还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魏西敏故意用言语刺激道懒,诛心之言,让道懒近乎于陷入丧失神智的暴怒之中。 道懒发出宛如野兽一般的怒吼。 疯了一样冲击,挥剑。 但一次次被魏西敏击飞。 “不要了,不要再冲了……”单云秀冲过来,抱着道懒,道:“是我错了,我错怪你了,原来你受了那么大的苦。” 这时,单天又红着眼睛,从废墟之中冲出去。 ”我要杀了你……“妻子和女儿的尸体,令单天也彻底丧失了理智,疯了一样冲过来。 魏西敏一伸手,将单天的脖子扼住。 “单大哥,对不住啦,不过,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你也应该好好感受一下呢。”他随手一丢:“我先不杀你,好不好?” 嘭! 单天狠狠地撞击在甲板上,咔嚓咔嚓声之中,骨头不知道碎裂了多少块。 他躺在血泊里,站也站不起来,浑身骨头都碎了,但他依旧奋力地按着头,眼睛里喷出愤怒的火焰,像是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一样,死死地盯着魏西敏,那种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魏西敏视而不见。 “知道吗?当年,我的亲人,就是死在了罪民的手中。”他目光扫过单天,扫过愤怒的道懒,扫过单云秀,扫过那些冲过来拱卫在单天身边的自由之剑号的水手们,道:“痛失亲人的苦难,我不比你们经历的少,当我怀抱着躺在血泊里的四岁的小妹,看着父母被罪民杀戮,我就发誓,终有一日,我要将这星河之间的罪民,全部都吊死,全部都绞碎。” 随着他的话语,一条雾气萦绕般的黑色小蛇,穿梭在空间里。 自由之剑号的水手,一个个面色痛苦地倒下。 倒在了单天的身边。 单天目龇欲裂。 这些人都是这么多年以来,陪伴在他身边的老兄弟,犹如手足。 现在,一个个地倒在了他的面前。 “单大哥,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去帮助李牧这罪民。”魏西敏看着单天,坦然地迎向单天那诅咒一般的愤怒目光,道:“其实我很佩服你的为人,自由翱翔在星河之中,快意恩仇,单家上下皆可杀,唯独你,本来不在我的死亡名单上,可你自己却偏偏做出那样的事情,所以,我请你也尝一尝痛失家人的滋味。“ 轰隆! 远处,突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能量爆破之声。 就看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的身影,破开黑甲魔渊战部的阵型,宛如破浪之舟一样,疯狂地朝着自由之剑号冲来。 是那位玄黄战部的首领。 “杀!” 天魔宗太上长老【魔吞八荒】战无极怒吼迎战。 两大强者在半空之中,撞击在了一起。 空中也是突然传来一阵狂热的呐喊。 就看原本节节败退的玄黄战部,突然爆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反攻高潮,都是朝着自由之剑号这边狂冲过来。 “道懒,坚持住。” 一个声音从远处的银色星船上响起。 身穿着道袍的道士,左手浮尘,右手长剑,一剑斩开了层层叠叠的黑甲魔渊战部大阵,朝着自由之剑号冲来。 “天尊?呵呵,又一个瓮中之鳖。” 魏西敏眼睛微微一眯。 他身后,一个黑色虚影幻化而出,犹如魔腾,迎向了那老道士。 恐怖的将级之间的战斗,在半空中打响。 魏西敏哈哈大笑:“太好了,罪民余孽,出现在的越多越好,本座正好毕其功于一役。” 道懒发出怒吼,双目赤红如血。 他甩开单云秀的阻拦,再度疯狂地冲向魏西敏。 手中的剑式,已然散乱。 “这么想死啊,可惜,我现在,还不想让你死呢。“魏西敏一指点出。 单云秀身形如电,后发先至,挡在了道懒前面。 砰! “啊……哇!” 单云秀胸腹之间,一道透明的孔洞,撞在了道懒的身上,飞出去,跌落在甲板上。 魏西敏脸上的笑容,仿若是魔鬼一样,道:“道懒,你得活着,看到玄黄战部最后一支劲旅全军覆没,然后,我要带着你,去看你们的最后母星上的屠杀,呵呵,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你们像是老鼠一样躲在哪里吗?” “云秀,云秀哇……”道懒抱着怀中奄奄一息的心上人,双目之中流淌下血泪,眸子里的赤红之色,逐渐退却。 魏西敏饶有兴趣地欣赏这一幕。 道懒抱着单云秀,缓缓地站起来。 他的双眸之中,渐渐有一丝清明之色。 “会有人为我们报仇的,炎黄血,杀不尽,神龙种,遍星河。”他盯着魏西敏,道:“今日,就算是炎黄战部全军尽墨,就算是天尊、原石和我,都战死在这里,你也灭绝不了炎黄龙种,这片星河,龙吟永在。” 魏西敏的面色,微微一变。 道懒看向天空之中的战场,怒吼道:“不要管我,撤!撤!撤!” 魏西敏眼眸渐冷:”撤?谁都走不了……今日,没有人能够逃出去……“ 话音未落。 突然之间,天地之间,异变浮现。 银色大阵之外,氤氲鬼气阴气突然像是海浪澎湃一样涌动了起来。 一艘艘浓黑如墨的鬼船,分开阴气块垒狂潮,像是遨游在大海之中的王者鲨鱼一样,极快的速度靠近战场。 最前一艘鬼船,以巨灵白骨铸就,主桅杆上,一干白骨大旗竖立起来,上面鬼气如布,有三团鬼火在闪烁飘摇,组成了三个打字---- 骨圣山! ---------- 今天第一更。 还有二更

上一篇   0538、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