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0、十万鬼修当无敌 - 圣武星辰

0640、十万鬼修当无敌

骨圣山?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 魏西敏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愕然。 天空之中正在交战的黑甲魔渊战部和玄黄战部,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势力,第一时间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后撤警戒。 对于任何一方来说,最为稳妥的方式,都是将这突然出现鬼船舰队,列为潜在的敌人,做出警戒。 才是最佳选择。 而天空之中正在交战的四大强者,也都分了开来。 黑色斗篷身影与【魔吞八荒】战无极身形距离来开,之前的战斗之中,战无极落入下风,身上带伤。 而天尊与那黑色魔影交战看起来似乎是不分胜负。 虚空之中的战斗,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实力骤然停了下来。 单天躺在尸体血泊之中,茫然地看向那驶入到了大阵边缘停下来的白骨鬼船,然后,他的目光之中,骤然迸发出了璀璨的亮光,就像是在沙漠之中快要渴死的旅人,突然看到了一汪清泉一样,激动地挣扎了起来。 道懒的目光,也落在了最先那艘巨大的白骨鬼船上。 当他看到那个站在白骨鬼船最前段的那个人的时候,他突然怔了怔。 然后,道懒的目光变得震惊。 是李牧! 那个一袭白衣,背后背着石皮刀鞘的修长身影,不正是曾经将神州大陆闹得天翻地覆,然后又在英仙星区之中搅动风云的【狂刀】李牧吗? 数年不见,风采依旧。 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鬼船上? 他身边的那些……是鬼魂吗? …… …… 一刻钟之前。 怎么回事? 李牧站在骨圣山的鬼船上,十万鬼修浩浩荡荡,巡游百鬼星近地太空的阴气鬼气之海。 原本李牧已经准备与菜菜以及众鬼修挥别了,但谁知道突然感应到了前方阴气氤氲的不正常波动。 接着,李牧天眼看到,一个个游离的亡魂,在阴气氤氲之后总穿梭,一些朝着百鬼星的方向而去,另一些则逐渐暗淡,似乎是要永远都魂飞魄散一样。 这时,李牧认出来,其中一个亡魂,赫然正是当日在自由之剑号上认识的水手。 “赦!” 李牧催动道术符文,将这个水手的亡魂,摄取了过来。 魂魄成形,化作人身。 这水手的神智,也瞬间恢复了。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我不是死了吗?这是……李……李大侠?” 他看到了李牧。 此时,李牧又看到了无意识地游离在阴气氤氲中的另外数十个幽魂,赫然都是自由之剑号上的水手甲士。 他施展鬼术道术,将周围所有的幽魂,都摄取过来,令其恢复神智。 除了自由之剑号上的水手甲士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还有一个容貌清丽温婉的少妇。 “到底怎么回事?自由之剑号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牧大急。 他的心中,涌现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最先被救下的那位水手,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李牧的面前,道:“李大侠,求求你,快去救救单大哥,求你了……” 周围的水手们,逐渐也都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纷纷都跪在了李牧的身前。 很快,李牧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西敏? 紫薇星域的力量? 李牧看向单弦儿母女,心中惭愧万分。 “大嫂,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们了。”李牧向单弦儿母女鞠躬,心中惭愧到了极点,然后又向其他自由之剑号的水手们行礼,道:“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啊,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加快速度,我们冲过去。快!“ 李牧大声地道。 菜菜和宁靖夫妇在一边听了水手们的叙述,也都听得怒火沸腾,下令鬼船全速前进,赶赴战场。 “真的来得及吗?”单天妻子满脸的焦急,抱着单弦儿,忧心丈夫的安危。 李牧道:“一定来得及。” …… …… 鬼修大军强势现身。 李牧一眼扫过,就看到了这一片数千里的战场之中,正在厮杀着的两支战部大军。 李牧并不认识黑甲魔渊战部,也不认识玄黄战部,但他认出来了道懒,也看到了躺在血泊里的单天。 “单大哥?” 李牧大呼。 这时,他又看到了单天身边的血泊,那一个个面容熟悉的水手,也都已身首异处,死伤殆尽。 “李……李大侠,你……”单天挣扎着,浑身骨头都断裂了,只有脖颈还能抬起,他看到了站在李牧身边的女儿单弦儿,还有妻子,还有那一群兄弟,都面目鲜活,不像是死去了,音容笑貌宛然,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心中升起了希望,道:“你们都……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魏西敏的眼睛,眯了起来:“李牧,你就是那个李牧?” 他目光盯着李牧,上下打量。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手到擒来的小角色,就算是将级,对于他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威胁,但现在,李牧驾驭鬼船而来,却令魏西敏有些把握不住。 而且,李牧所在的鬼船之后,万千鬼影重重,还有一艘艘白骨星船,阴极煞气流转,在阴气氤氲之中若隐若现,仿佛是无穷无尽一样,无法看出来这支鬼影战部有多少战士,也不知道它们的战力如何,但这诡谲的气息,依旧令魏西敏难以捉摸。 “你就是那个魏西敏?”李牧眼神里,流转怒火杀意。 魏西敏淡淡嘲讽地笑了起来:“是又如何?” “是你就死定了。” 李牧冷哼。 他看到了抱着单云秀的道懒,再一扫周围的战局,知道此时不是许嘴炮的时候,一挥手,指向黑甲魔渊战部,道:”杀,杀光他们。“ 鬼船呼啸。 鬼修怒吼。 阴气鼓荡之间,鬼船狠狠地撞开了大阵,冲了进去。 十万鬼修,宛如洪流,朝着黑甲魔渊战部呼啸杀去。 天地之间,霎时间鬼气森森,阴气弥漫,鬼影重重,杀机弥漫。 黑甲魔渊战部的甲士,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敌人,那呼啸而来的鬼修,在无影无形一样,在阴气之中,虚实转化,凡俗的刀剑砍过去,就像是砍在空气里,而鬼修的刀剑砍在他们的身上,却是瞬间破开了铠甲防御,一股阴冷的鬼气灌注进入体内,极寒之力流转,瞬间就将他们冻僵,仿佛是连灵魂都冻裂了一样。 几乎是在瞬间,黑甲魔渊战部的甲士,就像是农夫镰刀之下的麦子一样,齐刷刷地倒下。 几无还手之力。 宛如洪流一般的鬼修所过之处,黑甲魔渊战部的甲士直接被淹没。 “杀!” 黑色魔影腾空,朝着鬼修战群杀去,想要依靠强横的个人战力,扭转颓势。 然而---- “死!” 一声轻叱。 神色剑士服的高傲马尾辫少女的身影,在虚空之中一闪,手中的刀剑,瞬间就将这黑色魔影斩为飞灰。 “什么?”另一边的【魔吞八荒】战无极看到这一幕,吓得一哆嗦。 那黑色魔影的实力之强,还在他之上,竟是被乘鬼船而来的马尾辫少女一招秒杀成为齑粉。 战无极心中,顿生退意。 但他已经没有了机会。 浓眉大眼的年轻军官宁靖,挥剑而至。 身为昔日骨圣山的双圣之一,如今百鬼星世界新的三圣尊之一,在阴气环境之中,宁靖的战力,近乎于可以秒杀将级,战无极如何是他的对手,同样是连一招都没有接下来,就身首异处,当场战死。 “嗯?” 魏西敏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强? 他眼前一花。 李牧已经出现在了自由之剑号上。 “单大哥。”李牧直接运转混沌真气之中的东方青帝木气,注入单天的体内,瞬间为他治疗好了伤势。 同时也一道东方青帝木气,打入到了道懒抱着的单云秀的体内,将已经频死的单云秀,救活了过来。 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很难做到的事情,对于如今的李牧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在天人境界的时候,修炼的【五帝长生经】五帝之气,具有着无与伦比的奇妙作用,其中东方青帝木气之力,对于疗伤,有着堪比神丹妙药的作用。 当然,单天和单云秀两个人,伤势太重,想要完全恢复本源,却是还需要一段时间。 此时,周围喊杀之声,已经逐渐停歇了下来。 黑甲魔渊战部的甲士,在最短的时间里,被骨圣山鬼修大军,横扫一空,彼此之间的战斗力,根本不是同一个量级的,尤其是在百鬼星区域之中,这支鬼修根本就是无敌的战部存在,只要不遇到专门克制鬼修的道术,这样的环境之中对上任何的生者战部,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只有单家的人马,还有玄黄战部的人,在无数鬼修大军的包裹之中,有些难以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黑甲魔渊战部的甲士,何其精锐? 转瞬之间,像是被割草一样,全部都收割了。 那鲜血之门直接自动关闭,在鲜血之门的深处,甚至还隐约听到了无比惊恐的声音。 千万鬼修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将魏西敏包围在了自由之剑号上。 局势逆转的令人猝不及防。 “呵呵……”魏西敏脸上浮现出招牌式的笑意。 但这一次,连他自己都察觉到,自己的笑意,有点儿僵硬。 “听说你要杀光这片星河之中所有的罪民?”李牧看着这个黑衣佩玉的英俊年轻人,一字一句地道:“就凭你?” -------- 第二更,还有一更。 令: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乱世狂刀】,今天发布的小luoli魅惑原画备受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