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3、英雄梦 - 圣武星辰

0063、英雄梦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张宁和王冲,一个是天龙帮的一代核心弟子,一个是虎牙宗的三牙也就是最高级别的弟子,一个擅长刀法,一个擅长枪术,在各自的帮派之中,小有名气,在西北武林道上,也有点儿名气。 两个人的心情,此时都很忐忑。 因为大魔王李牧,派人将他们两个,单独请到了刑讯暗室之中。 刑讯暗室是用来干嘛的? 拷问犯人的啊。 进入到这种地方,能够有什么好事? 说实话,一盏茶时间之前,两个人被从各自的牢房之中拖出来,被兵卫拽着朝刑讯暗室走去的时候,两个人的表情那种悲壮,那种恐惧,简直就像是上断头台的死囚一样。 张宁还好一点,在这么多武林同道囚犯的注视之下,虽然腿肚子有点儿哆嗦,但好歹还算是硬气,一句话都不说。 而王冲则是吓得哇哇大叫,一个劲儿地和兵卫告饶求情,鼻涕眼泪都快下来而,以为是要被抓进去受各种酷刑的折磨,当真是被吓尿了。 不过,真的进入了刑讯暗室之中后,两个人逐渐冷静下来,发现事情可能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所有的暗黑色血腥刑具,都被放置在了一边。 刑讯暗室的中央,腾出来了一片空地。 他们心目之中的魔鬼,太白县主李牧,正笑眯眯一脸和气地坐在太师椅上。 “【燕子刀】张宁,【无回枪】王冲?” 李牧手中拿着一个册子,看向两个人。 不管多硬气的武林好汉,此时被李牧看一眼,都觉得腿肚子在转筋,所以张宁和王冲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他们想象之中的硬气,都不争气地点了点头。 旁边的有衙卫走过来,给张宁一把刀,给王冲一柄枪。 “你们两个打一场,赢的人,可以毫发无损地离开。” 李牧面带笑容,看着两个人。 但语气不容置疑。 张宁还略微迟疑。 但王冲听了之后,却是一声不吭地就抢过长枪,随手一抖,抖出三五个枪花,一脸杀意,朝着张宁的咽喉前胸位置扎来。 生死关头,张宁也不犹豫了。 他闪身错开,接过单刀,一招【夜战八方】起势,展开反击。 叮叮锵锵! 暗室之中爆起火星。 两个二流高手,在暗室之中,展开了生死搏斗。 李牧说过,活着的人,可以离开,这让两个人没有了侥幸的余地,而两大宗门本来就是仇敌,打起来也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燕子刀法】和【无回枪法】在两个人的手中,被施展到了极致。 两个人影,化作一团枪影和刀光,滚来滚去。 寒气森森。 李牧在一边,斜倚在太师椅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 他看的津津有味。 对于活着离开的渴望,和对于死亡的敬畏,让两个二流高手身上所有的能量都爆发了开来,张宁和王冲可以说是各展所学,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毫不留守。 这样的战斗,要比当日生死擂台上的比斗,更加惊险和拼命。 约莫一盏茶之后,胜负分晓。 却是张宁打掉了王冲手中的长枪,单刀架在了对手的脖子上。 这一刀,并未斩下去。 王冲面色死灰,浑身颤抖。 李牧摆摆手。 两个衙卫过来,将面如死灰的失败者王冲,从旁边另外一个门中带了出去。 咣当! 铁门关上。 “王冲会被处死吗?” 张宁盯着李牧。 李牧站起来,耸耸肩,道:“也许会,也许不会,看我的心情吧。” 他走到近前,脚尖一点,将掉在地上的长枪握在手中,随手一抖,九个枪花出现,竟是【无回枪法】的第一式,精妙程度,比之前的王冲更加高明。 枪芒寸寸,朝着张宁点来。 “你……”张宁面色大变:“言而无信,你说过,获胜的人,可以毫发无损地离开。” 他便说,说中的单刀,下意识地招架反击。 几招之后,张宁逐渐冷静了一些。 因为他发现,太白县主李牧并未展露出来那种碾压式的力量,而他施展的枪法,正是之前王冲施展的【无回枪法】,招式精纯,竟然要比淫浸这套枪法七八年的王冲更加娴熟,而且招式的衔接变化之间,多了几分随意和灵活。 张宁奋起反击。 但是一套【燕子刀法】施展完毕,这一次,战败的人是他。 长枪的枪尖,则是点在了他的咽喉之前。 而他的单刀,却连最后的变式还未完成。 相同的招式,相同的变化,相同的最后一次兵刃交错,最终获胜的人,却不同。 冷汗,从张宁的前额后背流淌下来。 但李牧并未真的刺透张宁的咽喉。 他随手一丢,将长枪丢回到墙壁下的兵器架上,然后手一伸,有一位兵卫递过来一柄单刀。 单刀在手,李牧一言不发,再度展开了攻击。 张宁被逼着再度反击。 但很快,他心中的震惊,几乎难以掩饰。 因为李牧施展的,正是他修炼了十几年的【燕子刀法】。 刀光滚滚。 二十息之后,张宁再败。 他败于最后一式【燕子抄水】。 这一招,两个人同时施展出来,李牧的变化更快更准,也更加高明,正是张宁修炼了许多年而不可得的精妙之处。 所以当张宁的刀锋才刚刚撩起的时候,李牧的刀刃已经抵住了他的下巴,再往上一点,就会将张宁的脑袋剖开。 如果说之前李牧用【无回枪法】击败他,他的心中,还有一丝侥幸的话,那此时,败在自己最熟悉的【燕子刀法】之下,那张宁心中,可以说是真的一片死灰,也彻底无话可说了。 他最无法接受的是,在太白县主李牧压制了己身力量,保持与他相同水准的情况下,相同的刀法,他自己勤修苦练整整十二年,竟然还不如别人旁观一遍就施展出来的威力。 张宁大概已经猜到,太白县主李牧的目的是什么了。 他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天才,可以过目不忘,看一遍别人施展,就能学会别人的功法战绩。 这简直就是妖孽。 “走吧。” 李牧将手中单刀丢回兵器架,摆摆手。 旁边的铁门再度打开。 两个兵卫过来,卸下张宁手中的单刀,然后示意他进去。 张宁犹豫了一下。 因为这个门,正是之前失败者王冲被带进去的门。 作为那场比斗的失败者的王冲,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那说明这个铁门背后,绝对蕴藏着巨大的凶险,如果自己也被带进去,那岂不是凶多吉少? 学去了自己两人的战技,要杀人灭口吗? 张宁惊恐而又愤怒。 “你说过,获胜者,可以毫发无损的离开。”他死死地盯着李牧。 李牧没有说话,只是笑着。 在两个兵卫的拉拽下,张宁被朝着那铁门中拖去。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张宁大吼。 李牧哈哈大笑。 这笑声,在张宁的耳中,犹如魔鬼的狞笑。 他愤怒到了极点。 …… 大约一盏茶时间后。 刺眼的眼光中,张宁沉默着。 他心中的愤怒,早就烟消云散。 手脚上的镣铐,都已经撤去。 他站的地方,也是牢房之外。 换句话说,他自由了。 “县尊大人说,你在太白县城中,未有恶迹,依照帝国律法,不加惩戒,可以自行离去了。”一名年轻的兵卫,说起李牧的识货,脸上会浮现自豪而又镇定的表情,看着张宁,道:“你要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内,离开县城,县尊大人说,这段时间的太白县城,并不欢迎江湖中人。” 张宁机械地点点头。 他也说不上自己此时是什么心情。 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他木偶一般地朝着挪动脚步。 走了几步,他突然又想起什么,回头问道:“王冲……就是刚才被带进铁门的那个虎牙宗高手,他也被放走了吗?” 年轻兵卫点点头,道:“走了。不过,王冲在城中有恶迹,虽然是小恶,但也必须接受惩罚,缴纳了足够的罚金之后,已经离开了。” 果然如此。 原来王冲也没有死。 得到这样的回答,不知道为什么,张宁心中,突然松了一口气。 之前,太白县主李牧说‘获胜者可以毫发无损的离开’,但其实并未说失败者就必须要死,只不过是当时,在那样的环境之下,他们下意识地产生了不好的联想,以为是赢者生败者死。 现在想想最后时刻,太白县主李牧的哈哈大笑声,仔细回味,其实恶作剧的成分更多,而并非如当时他认为的那种丧心病狂的狰狞嚣张。 张宁抬头看了看天空。 天色很蓝。 阳光很亮。 空气温热。 “也许是我退出天龙帮的时候了……” 他的心头,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十年来,厮杀争夺,虚名假利,只是为他人卖命而已,但是,也要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有一个行侠仗义的英雄梦啊,为何如今变成了一个仗势欺人的帮凶?” 张宁这一次真的是浑身大汗淋漓。 他产生了一种发自于灵魂的颤栗和反思。 初心啊。 我的初心,是什么时候丢弃的呢? 恍然大悟之间,他突然很想哭。 “也许,真正刀光剑影,傲啸天地,行侠仗义,仗剑天涯,那是给太白县主李牧那种绝世天才们准备的生活吧,而我……差的太远啊,为何要在江湖中非好勇斗狠争一个名头呢?” 张宁的心中,萌生了退意。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一念及此,他顿觉天地宽阔,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位小兄弟,如果可以的话,请转告仙尊大人,日后江湖中,再无【燕子刀】张宁这个人。” 说完,阳光下,他大踏步地离去了。 ------------- 第一更,还有一更。

上一篇   0062妖气大的没边

下一篇   0064、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