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2、我回来了 - 圣武星辰

0642、我回来了

闪烁着银色光纹的石纹古剑,在道懒的手中,发出了压抑已久的阵阵剑鸣之音。 单云秀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这是才是他。 这才是当初的那个他。 他,回来了。 魏西敏狞笑着,盯着道懒,道:“当年,你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也不是,我会再一次狠狠地将你,踩在脚下,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什么才是真正的骄傲……杀!” 他浑身黑色的氤氲缭绕,一指点出。 “魔渊吞天指……一指吞天地!” 一条凝若实质的黑色魔蛇,在他的指尖缠绕,吐出红信。 灭世魔气缭绕。 “烟雨迷离驾白鹤!” 道懒手中的石纹古剑挥出。 同样的剑法,他之前施展过一遍,但被道懒随手击败。 而这一次,再次施展出来,天空之中烟雨迷离,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凄美之感,在每个看到这一剑的人的心中升腾起来。 “啊……” 惨叫声响起。 魏西敏如避蛇蝎一样后退。 他的指尖,被剑光削掉。 一招即败。 怎么会? “我不信。”魏西敏看着自己的断指,面色越发的狰狞。 道懒并不愿意多说。 石纹古剑再度挥动。 “南朝烟雨十九州。” 又是同样的剑式。 道懒身法气度,早就变化,同样的招式,再度从他的手中挥洒出来,仿佛是一个在烟雨迷离之中撑伞而行的绝世书画家家,手中剑,便是他的笔。 笔走龙蛇。 剑惊鬼神。 魏西敏的表情,竭斯底里:“魔渊吞天指……二指撼苍穹!” 他两只手指按出,天地仿佛是被这两指按动,要碎裂,被撼动。 但---- 噗! 血光溅射。 两根断指在血花中飞起。 魏西敏如白日见鬼一样,踉跄后退。 两次出招,施展的都是他最得意的指法。 他以【魔渊吞天指】不知道击杀过多少的强敌。 但今日这两次出招,换来的,却是他的右手,只剩下了两根手指。 一种令他感觉到苍白无力的差距感,涌上心头。 这比杀了他,还令他难受。 “我不信……你这个废物,妄想站在我的头上?休想!做梦!”魏西敏盯着道懒,整个人彻底竭斯底里了起来。 原本年轻而又英俊的面孔,变得狰狞扭曲宛如最丑陋的魔鬼。 “魔渊吞天指,三指……” 他怒吼。 但一柄剑,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也直接打断了第三招的凝聚。 石纹古剑。 剑柄,握在道懒的手中。 “嗬嗬……”鲜血从魏西敏的口中难以遏制地涌出来。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道懒。 道懒面色平静地道:“前两剑,是为了告诉你,真正的【南朝烟雨剑】,足以碾压你的【魔渊吞天指】,而这一剑,则是为了告诉你,现在的你,在我面前,已经不堪一击,杀你,如杀鸡而已。” 他一脚踏在魏西敏的胸腹,将他踏倒。 石纹古剑缓缓地抽出来。 “你……嗬嗬……”魏西敏还想要挣扎,但顺着石纹古剑涌入他体内的烟雨迷离剑意,已经瞬间摧毁了他的真气,破灭了他的经脉丹田,令他根本提聚不起来一丝一毫的力量,只能颓然倒在地上。 道懒一脚踩在魏西敏的胸膛,居高临下,俯瞰,道:“今日,送你这个满手血腥的扭曲屠夫上路。” 石纹古剑的剑尖,对准了魏西敏的额头。 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魏西敏脸上的愤怒和惊恐,反而是逐渐消散。 “好,你动手吧,哈哈……我……我欠你的一切,还给你了。”他疯狂地笑着,看着道懒:“动手吧,给我应有的尊严和荣耀。” 生命的最后时刻,魏西敏似乎是平静了下来。 道懒摇头,一字一句地纠正道:“错,不是你还给我了,而是我亲手拿回来的,这,是两回事。” 他眼神之中那种不屑和鄙夷,深深地刺痛了魏西敏原本平静下来的心。 “至于最后的尊严和荣耀?”道懒冷笑道:“呵呵,你配吗?” 魏西敏骤然又剧烈地挣扎起来:“怎么不配?你说什么,你毕竟曾经击败过你,你曾是我的手下败将,我……” 话音未落。 石纹古剑彻底洞穿了他的头颅。 剑意摧毁了所有的生机。 “我……我不服!我不甘啊!” 魏西敏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扭曲呐喊。 但一切已经画上句号。 道懒缓缓地抽出石纹古剑,站在魏西敏的尸体前面,用魏西敏的黑衣,拭去了剑上血。 这一场峰回路转的大战,终于至此彻底结束了。 道懒转身回到李牧的身前,长长地一揖。 李牧笑了。 当初他只是觉得道懒这个人,有点儿看不透,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而今日,这位炎黄战部的第一天才,终于拿回了失落已久的荣耀。 如今的道懒,半步王级的修为,一人一剑,足以横扫整个英仙星区,便是紫薇星域之大,亦可去得。 单云秀喜极而泣,在一边,轻轻地抱住了道懒。 一切的苦难和折磨,终于消散而去了。 “哈哈,无量寿佛,老弟,我们又见面了。”老道士出现在了自由之剑号上,朝着李牧挤眉弄眼。 李牧认出来,这个面目猥琐的道士,正是当日自己在金阳宗星辰驿站上解石的时候,在人群中围观的那个猥琐老道士,从声音听来,他也是在星风城之战中,出现在天空混沌气团之中的猥琐天尊。 果然是同一个人。 “前辈。”李牧回礼。 老道士嘻嘻哈哈地道:“哟,别别别,咱们如今差不多,八斤八两,别叫前辈,叫我天尊哥就好。” 天尊哥? 这么骚的名称吗? 这时,那浑身在黑色斗篷之中的身影,也落在了自由之剑号甲板上。 “又见面了。” 宛如两块生满青苔的原石摩擦一样的奇异声音。 李牧眼睛一亮:“是你?” 这黑色斗篷身影,竟然是当初鎏金镇上集市里出售原石的神秘黑色斗篷摊主。 “原来你也是炎黄战部的人,那岂不是……”李牧大感意外。 这么说来,那这个连神级原石都有的黑色斗篷摊主,竟然也是罪民? 李牧突然恍然大悟。 他在仙网上看到,当日在苦星世界外太空,有过一场将级的大战,双方不分胜负,除了三头地狱恶犬一方,那另外一方必然是以天尊为首的罪民.阵营,只是除了天尊之外,其他将级强者并未现身,而黑斗篷神秘摊主那么巧的出现在鎏金镇,不是偶然,而是如猥琐道士天尊一样,在大战之后,来到鎏金镇修整? 黑斗篷神秘摊主点点头,道:“后生可畏啊,没想到,当日混在下界门派中打杂的小家伙,竟然是今日力挽狂澜的英雄。” 此时,十万鬼修已经列阵后退。 炎黄战部的战士,也都来到了自由之剑号旁边。 当他们掀起面甲,李牧看到,这些战士有年轻的修士,也有面带沧桑的老人。 容貌不同。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眼睛里那无所畏惧的战意,和对于袍泽,对于种族的忠诚。 或许他们的铠甲已经破损,他们兵器已经缺口,他们的神态中略有疲惫,但他们的意志,却支撑着那一杆炎黄血神龙大旗,成就了紫薇星域之中排名前三的精锐战部的威名,鼎盛时期的他们,踏破星空,兵锋所指,万族颤栗。 李牧的心中,无法遏制地涌起一种敬意。 当他以为自己在神州世界,在地球,在苦星,在星风城中孤军奋战的时候,其实却有这样一支不畏死的铁血战部,也在苦苦支撑者炎黄血神龙种的存续。 相比自己做过的,这些看似平凡的甲士们,付出更多,也更加伟大。 看着那一张张期待、尊敬、崇拜的面孔,看着他们的眼睛,李牧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没来由地一酸,然后又是一阵热血澎湃。 “你们……辛苦了。”李牧向这样一支铁血战部行礼。 战士们没有说话。 他们将自己的头盔摘下,托在左胸,然后用右手中的兵器,紧紧地贴在右胸,然后轻轻地撞击。 锵! 锵锵锵! 兵器撞击铠甲的声音。 也是忠诚撞击心脏的声音。 这是玄黄战部对待英雄最为崇高的致意。 便是面目猥琐的老道士天尊,在这一刻,也都神情肃穆地将拳头贴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们都听过你的故事,知道你的传奇。”黑斗篷神秘摊主走到李牧的身边,道:“举世皆敌的漫漫星河之中,唯有忠诚不灭,唯有热血不朽,每一个罪民反抗的故事,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激励着他们前行的最大动力,世事如棋,人生如卒,炎黄血,神龙种,漫漫星河,谁曾见过炎黄战士后退半步?” 猥琐道士天尊也道:“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我们罪民的男男女女,不管是身在何方何地,从来未曾忘却过身上的使命,炎黄战部,永不屈服。” 道懒也看着眼前这些百战带伤的战士,以石纹古剑贴着自己的胸口,道:“兄弟们,今日,我回来了,我会用我的手中剑,用我的身内血,捍卫炎黄战部的尊严和荣耀。” 锵锵锵! 战士们回礼。 单云秀轻轻地站在道懒的身边,一句话都没有说,但却已经表明了一切。 周围在这场战争之中幸存下来的单家甲士和高层,或许无法理解罪民们心中那一份荡气回肠至死不渝的热血激情,但却也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撼了,看着这些人,看着这一张张平静中蕴含着绝世狂热的面孔,上至家主单争锋,下至每一个水手小卒,都觉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在震撼中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李牧笑中带泪:“我也回来了。” --------- 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

下一篇   0643、千年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