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0、擂台战(2) - 圣武星辰

0650、擂台战(2)

这摆明了,就是在挑衅李牧。 而且是当众赤裸裸羞辱性的挑衅。 所有人的目光,从擂台上移下来,落在李牧的身上。 但那张无脸银色面具,遮挡住了李牧一切的表情,让别人根本无法从面部来看穿,李牧心里是如何想的。 但所有人都认定,这个李一刀,估计是真的死定了。 前两天发生的事情,天骄们或多或少都听说了,一位倒向【小天魔】阵营的管事被杀,后来六皇子、十一皇子都先后以不同的方式,吃了闭门羹,据说回去之后,都气的棍杀了数名宫女太监,连白羽皇朝的圣皇,据说都被惊动了,要论李一刀狂妄藐视之罪,但被天狐族的使者给拦住了。 “李一刀是入选天骄,擂台大战之前,不许任何人动他,若是擂台大战之后,他未入前十,也未死,你们随意处置。” 这是天狐族使者的原话。 李一刀的狂名,也因此,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 …… 擂台战继续。 【小天魔】第一战的血腥杀戮,给这一次的六十进十的擂台战,定下了残酷杀戮的基调。 第二战,是排名第二的破灭神殿的【仙圣子】,直接一口仙火,将对手焚烧成为了灰烬。 第三战,血海圣子将对手体内的鲜血,逆转化作杀气,活生生地撑爆了的一位将级初阶的熊妖。 鲜血,很快就将擂台染红。 以至于在第十场大战之后,擂台战不得不暂停,皇宫的卫士不得不登台清理鲜血和碎尸。 前十场擂台战,败者无一生还。 到了第十一场的时候,终于出现了弃权。 一位蟒牛族的半步将级直接弃权,退出了竞争。 作为第一个怯战退出的天骄,他自然是被无数道鄙夷的目光笼罩。 但他表情非常的震惊,丝毫不觉得羞愧,反而很是从容地道:“我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不是来送死的,明知不敌,还逞强登上擂台,那是去送死,而且死的毫无意义。” 背负着一根黑色蟒纹长棍,这个身形魁梧的蟒牛族的年轻人,转身大踏步地离开了皇宫。 身后一片嘲笑之声。 但李牧突然却觉得,这个蟒牛族的强者,日后或许会有一番作为。 杀戮继续。 当第十二场擂台战结束之后,败者的尸体从擂台上被踢下来,鲜血浸透了石板缝隙,这个可怜的人族年轻人临死之前凄厉的惨叫求饶声,仿佛还回荡在擂台上的上空,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残酷了起来。 第十三场对决中,排名靠后的一方,最终选择了直接认输。 之前,他还在嘲笑转身离开的蟒牛族天骄,而现在,他也终于理解了退一步的意义。 “这是没有意义的战斗。” 他也转身离开了。 有了这两个开头,后续的擂台大战之中,陆续有人在明知道绝非是对手的情况下,跟干脆地选择弃权认输。 当然,也有人选择死战,结果一败涂地,丢了性命。 据说擂台战的规矩,是还有败者组之分的,但现在看起来,败了就丢命,似乎败者组也不可能出现活人了。 终于,轮到了李牧。 李牧的对手,是那个挑战狂人林不言。 李牧一步一步地走上擂台。 林不言看着李牧,道:“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李牧没有说话,反手朝着身后刀柄握去。 林不言腰间的长剑,还未出鞘。 突然之间,擂台上,一道刀光一闪。 战斗结束。 林不言直接被这一刀,从擂台上劈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所有人都恍惚。 刚才那一刀,太快,如闪电,似梦幻。 没有人看清楚李牧到底是如何出刀。 甚至有人怀疑,那一瞬间,李牧到底有没有出刀。 反正林不言自己是万分懵逼的。 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劈下了擂台。 他爬起来,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儿伤势都没有,刚想要说什么。 嘭! 他腰间的长剑,突然嘭地一声,化作了烟灰齑粉,消散在空中。 林不言顿时面色狂变。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与李一刀之间的差距,何止天堑? “你……”他抬头看着李牧,最终苦涩地拱拱手,道:“多谢手下留情。” 说完,背影萧瑟地转身离去。 他是第一个从今日擂台上活着离开的败方。 而对比一下他在擂台上说的那具‘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就显得非常具有讽刺意义了。 李牧无脸面具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言不发地走下了擂台,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 “公子,你真厉害。” 小狐女碧言兴奋地握拳,过来给李牧捏肩。 她小脸蛋有点因为兴奋有点儿潮红。 之前李牧登上擂台的时候,她心里可紧张了,为李牧担忧。 自从那夜之后,这位宫女长身上,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之前那种经过无数次礼仪训练而培养出来的恭谨恭敬和顺从,已经彻底在她的身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仿佛小女孩天性释放之后的率性活泼,有一种洗尽铅华始见真纯的自然。 李牧闭目养神。 表面上不动如山神态从容,一派高手风范,令人侧目。 实际上,李牧心里想的却在感慨着。 唉,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腐蚀人啊,腐败啊,奢侈了啊,以前哪里享受过这种美女贴身服务和伺候啊。 下一场擂台战开启。 激烈的打斗撞击之声,在擂台上响起。 但很多人的心神,都还沉浸在刚才李牧那一刀上。 看不透。 看不穿。 看不清。 那是什么刀法? 有人心中暗自凛然,如果自己遇到李牧,该如何相抗。 也有人冷笑不已,对于这一刀不放在心上。 当天日落时分,第一轮擂台上结束。 也许是因为交战的天骄们,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最长的一场战斗,也只是进行了一盏茶时间而已。 原本进入前六十的天骄,共有八人弃权认输离开,二十一人当场战死,一人战败离开。 这战败离开的人,正是林不言。 也就是说除了嘴炮挑战狂人林不言之外,其他登上擂台的败者,全部都被残杀了。 李牧是唯一一个赢了并没有杀人的胜者。 夜幕降临,第一日的擂台战结束。 进入到了前三十名的天骄们,回到各自的石殿之中,修整调息,为第二天即将到来的更加残酷的战斗做准备。 李牧回到自己的石殿之后,在小狐女的伺候之下,泡了一个灵泉汤浴,然后回到静室之中,凝神修炼。 小狐女将石殿打扫干净,然后坐在石殿的台阶上,双手撑着下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她虔诚地跪在月色中,双手合十祈祷。 “尊贵的月神啊,请您保佑公子,明天擂台大战获胜,哪怕是不胜,也一定要安安全全……只要您答应我,碧言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月光照耀在这个娇俏的小狐女的脸上,就好像是蒙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芒一样。 …… …… 第二日。 擂台大战继续。 第一个登台的,又是【小天魔】。 这一次,他的对手,一个青蛇族的少年,直接选择了弃权认输。 这少年原本还幸存侥幸,一路上要是遇不到特别强横的对手,以自己的实力,或许可以‘混’进前十,但是谁知道第二轮就遇到了【小天魔】这个煞星,直接弃权,不敢心存任何侥幸。 【小天魔】站在擂台上,对着李牧勾了勾手指,道:“到时候,你就算是弃权,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李牧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一言不发,如若未闻。 而接下来,仙圣子和血海圣子的对手,也都选择了弃权。 接着是李牧的两个熟人登场。 以一个女子之身,却非要参加这次比武招亲的弯刀小luoli,昨日表现的非常残暴,因为被对手一句调戏话而暴怒将对手斩为碎片,今日再度登台,变得更加狂暴,仅仅是因为对手又下意识地冲着她笑了一下,就直接刺激的她进入了狂暴状态,直接生生地将雪狼族的少主,砍的重伤,逼着跳下了擂台。 而黑衣负剑的少年,也只用了三剑,就击败了星弯世家的世子。 李牧颇为惊讶。 这两个‘熟人’,昔日也就是和血海圣子差不多一样的修为实力,怎么数年不见,现在都变得这么强了? 实力增长之快,竟是丝毫不比多有奇遇的李牧自己。 看来,他们不是也有气运奇遇,就是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觑,至少不弱于血海。 最终轮到李牧登台的时候,小狐妖碧言紧张的拳头握起来,指甲都刺入掌心了,还没有察觉到。 李牧的对手,是金雕族的少族长。 昨日的大战之中,这位少族长,用一双利爪,将对手活活撕成了碎片,根本就是一场虐杀。 “你会死的很难看。“金雕族少族长盯着李牧,舔了舔嘴唇,道:“今日,我替天魔公子,杀你。” “哦?”李牧一脸面瘫,淡漠地道:“原来是【小天魔】养的狗啊。” “你说什么?我们乃至意气相投,志同道合,你……”金雕族少族长被李牧一句话,就怼的有点儿内伤,他的确是有心结交讨好天魔宗,金雕族与天魔宗有结盟,但被李牧这么说,还是有点儿吐血,气急败坏地怒吼了起来。 “嗯。疯狗和疯狗,应该收臭味相投吧。“李牧淡漠地道。 一张面瘫无五官脸,有一种莫名的吐槽嘲讽翻倍感。 金雕族少族长决定放弃这种对话的方式。 “我撕碎你。”他怒目,运转功法,双手化作黄金色的金爪,奥义符文密密麻麻地流转在爪指之间,莫名的神威流转,将级的威压弥漫,将整个擂台,都染成了黄金色。 金雕也是星河异种,天赋神通极其可怕,可撕裂虚空。 擂台周围,众人都微微变色。 金雕族少主的实力之强,绝对足以跻身前十。 看来昨日之战,他还是隐藏了一些实力的。 人群中,小狐女碧言紧张的忘记了呼吸,握着拳头,在内心里为李牧加油。 擂台上,李牧的手,缓缓地摸向了左肩后方的刀柄。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649、擂台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