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4、诡异 - 圣武星辰

0664、诡异

小狐女碧言怔怔地站在这个破败的小院落外面,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淌下来。 多少次魂牵梦绕的地方啊。 原以为一辈子都回不来的地方,现在终于看到了。 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有那么几个瞬间,碧言甚至都不敢呼吸不敢出声,生怕就像是以前,那些梦境里一样,只要她跑向这个小院落,或者是只要有一点点的声响,这个美丽的梦境,就要破碎了。 李牧在旁边,看到小狐女的神态,默不作声,非常理解。 当初,他初次回到地球的时候,也是这样,越靠近地球,心中就越慌。 近乡情怯啊。 就在这样的气氛之中,突然院子里破败的竹房的门打开了,一个岣嵝的身形,一边咳嗽,一边拖着一条伤腿,缓缓地走出来,步履阑珊。 这是一个有些苍老的中年人,面目看起来不过是中年状态,但头发提前灰白,精神状态很差,仿佛是被生活折磨的对于身边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眼神呆板而又麻木。 他拄着一截竹子,当做是拐棍,面容削瘦,脸上的皱纹略多,好像是用刀剑砍出来的刀缝剑痕一样,左腿好像是完全失去了知觉一样,脚脖子扭曲,在地面上拖着行走。 李牧在这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混乱的狐族妖力。 也许他曾经是一个修为不错的狐族修士,但现在,紊乱的妖力不仅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还在折磨着他的肉身,令他时刻都处于痛苦之中。 在看到这个人出现的一瞬间,小狐女碧言眼中的泪水,就像是涌泉一样流淌出来。 她难以控制自己地痛哭出声,一下子就冲到了院子里,噗通一声,跪在了这个中年男子的面前,哭泣着道:“爹亲,爹爹,我回来了……” 娇俏玲珑的身躯,跪在地上,无法控制地颤抖着。 李牧心中叹息着,也走了进去。 中年人一手拄着拐棍,另一手中捧着一个煎药的小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碧言,神色有些茫然,呆板麻木的眼睛里,并没有多少的感情色彩变化。 “你是谁?”中年人开口。 一股沧桑而又沉重的气息,在这声音里扑面而来。 碧言缓缓地抬头来,道:“爹爹,是我啊,碧言,您的女儿啊,我回来了,我从英仙星区白羽皇朝回来了,爹,您的病还没有好吗?” 中年人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很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是碧言,爹爹,你不认识我了?二十三年前,我被……”碧言心中悲苦,将昔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用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看着中年男子。 然而,中年男子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摇头道:“姑娘,你可能真的是认错人了,我在此地,居住了四十多年了,是有过两个女儿,但都已经去世了,是我亲手埋葬的她们,我的妻子也在十年前就死了,我并没有一个被卖到白羽皇朝的女儿。” 碧言怔住。 李牧也在一边有些惊讶。 这个中年人说话的时候,情绪没有任何的波动,也没有欺瞒的意思,真的就是在陈述事实一样。 这一切,在他【先天功】的感知之下,一清二楚。 难道碧言真的认错了? 李牧看向碧言。 碧言的神色,在短暂的错愕迷茫之后,迅速变得坚定了起来,道:“不,我没有认错,绝对没有认错,这里的一切,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爹,你仔细看看我,仔细看看啊,我真的是碧言,你的女儿啊。” 中年人摇头道:“姑娘,我看的很清楚,你真的不是我女儿,你认错人了,我一个死瘸子,废物残废,要是真的有你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那该多幸福,可惜,你真的不是我的女儿。” 碧言难以接受。 “不,爹,您再仔细想一想,我真的是您女儿啊,我小的时候,你带我去大青山,带我去捉山豹,又一次,我们在大青山灵泉峰下,发现了一个受伤了的母豹子……” 碧言说起一些以前小时候的趣事,试图唤起中年人的记忆。 但中年人只是摇头,神色麻木地道:“姑娘,你走吧,我真的不认识你。” 碧言呆住。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昔日的家,看到多年不见的父亲,但对方竟然不认识他了。 “娘,娘,碧言回来了,娘您出来看看我啊。”碧言大声地哭喊起来,有点儿情绪失控的样子。 李牧神识一扫,就知道,整个破败的院落里,只有这个中年男人一个,在没有其他人了。 难道真的是碧言认错了? 但也不应该啊。 因为之前一路走来,说起一些标志性的建筑物,还有一些这个村子里的许多景点,小路,还是建筑布局,都一清二楚,完全对上了。 这一切,分明就是她记忆深处的样子,绝对不是性口胡诌啊。 而且,她显然是认出了中年人的外貌。 那为何中年人不认她呢? “爹,您认我啊,爹,我真的是碧言,是您的女儿啊。” 这个时候,院落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看着碧言和李牧,指指点点。 那中年人似是终于恼怒了,将抱着他腿的碧言,直接推开,道:“哪里来疯丫头,快走,都说了不认识你,还在这里胡搅蛮缠,我还要煎药,滚!” 碧言一下子被推开瘫坐上地面上。 她面色悲苦,下意识地又要冲过去。 中年人直接扬起手中的竹杖,就往碧言的身上打去,道:“疯丫头,好好和你说话,你听不清楚是吧?今天还讹上我了?” 李牧过去,抬手架住了竹杖。 中年人怒视李牧。 李牧也不说话,拉起一边悲苦难言的碧言,就朝着院子外面退去。 …… “我爹他为什么不认我啊?” 碧言坐在村子外的一条小河边,看着自己的脸倒映在河水里,心情难受到了极点,脑子里一团乱麻。 这么多年以来,一只支撑她的心中的希望,仿佛一下子就轰然倒塌了。 李牧安慰了她几句,道:“可能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或者是说,你真的认错了?” “我认错了吗?”碧言呆呆看了李牧一眼,然后又到:“不,不可能,一切都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一切都和当年一模一样,我就算是认错了人,也不可能记错整个村子啊。” 李牧道:“这样吧,我陪你再到村子里去,找其他人问一问,就算是你父亲因为某些原因,装作不认识你,但如果你真的是从小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话,其他村民,尤其是其他一些老人,应该认识对你有映象啊。” 碧言眼睛一亮。 两个人又回到村子里,找人去打听。 半个时辰之后。 两个人再回到小河边。 碧言的面色晦暗,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连哭都快哭不出来了。 而李牧也是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神色。 他们在整个村子里问了一圈,结果令所李牧大为震惊。 整个村子里的人,说法和那中年人,一模一样,都说没有碧言这样一个人,那中年人也的确是极为不幸,两个女儿都已经死了,是整个村子都接济着埋葬了的,十年之前,中年人的妻子也去世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碧言真的记错了? 连碧言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精神状态,哪里出现了问题。 “先回去吧。” 李牧安慰碧言。 原本一件很简单的寻亲事情,结果竟然发展到了这种程度,朝着灵异悬疑的趋势发展了。 在李牧的安慰之下,两个人走出村落,顺着来时路,找到了在远处静候着的两个驿站护卫,乘坐飞舟,回到了驿站中。 “好好休息一下吧。” 李牧将碧言送到了房间里。 经过白日里的事情,碧言很精神疲惫,很快就沉沉地睡去。 李牧也回到自己的静室之中,开始练功。 入夜。 李牧走出静室。 小狐女碧言还在沉睡之中。 李牧小心地走出驿站,确定没有被人发现跟踪之后,御刀而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穹之上。 下一刻,驿站的驿丞,胖乎乎笑呵呵的东方漂亮从驿站门口走出来,看着李牧消失的方向,脸上笑呵呵的,没有说什么。 …… 李牧又回到了那个村落。 夜色之中,这个宛如世外桃源一样的小村落,静谧祥和。 李牧施展身法,如鬼魅一样,来到了破败竹屋小院落外。 竹屋里,灯火点燃。 一阵阵咳嗽声,隐隐传来。 那中年人还未入睡。 一股淡淡的药味,从屋子里传出来。 李牧在外面暗中观察了片刻,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像,心中暗忖: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这中年人的身上,其实并没有什么秘密? 他整整暗中观察了一个时辰,都没有什么发现。 正当李牧准备暂时离去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四道身穿着黑色劲装夜行衣的身影,从村子远处飘飞而来,速度极快,无声无息,宛如四片落叶一样,飘进了小院子里,四下占据了不同的方位,将竹屋给围了起来。 “令狐神翼,还在煎药呢?你活不了多久时间,何必挣扎,”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口,冷笑着道:“听说今天你那个女儿回来了,你没有认?怎么,你怕连累到他吗” ----------- 今天第一更,还有一更。

上一篇   0663、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