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6、刀谱 - 圣武星辰

0666、刀谱

黑衣人首领并没做察觉到这一幕,狂奔着朝院落外面逃逸。 院子里的阵法结界存在,导致他一身将级修为,竟然无法飞遁,只能用腿跑。 令狐神翼状态不对,但眼神冷森,杀机盎然。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绝对不能让此人逃走。 否则,女儿真的有危险。 他不顾体内的伤势,强行催动还未修炼完成的功法,再度强行出手。 青狐爪再放光芒! 奈何爪印拍倒一半,真气反噬,瞬间失控,身体一晃,脸上又是三色诡异气息一闪而逝,浑身气息完全消失,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眼看着黑衣人首领,就要逃出院落。 令狐神翼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就要做出某个对他来说,一旦踏出再也无法挽回的决定。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 咻! 一道刀光,突然从黑暗之中,毫无征兆地绽放出来。 “啊……” 黑衣人首领突然发出惊呼。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明明还在往前冲,但突然上半身从腰腹之间分裂开来,坠落在地上,而下半身还在奔跑。 他被人一刀斩为两段了。 而刀法太快,以至于中刀了五六步之后,他竟还是在奔跑。 最终,无边的黑暗,将他淹没。 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只看到,一张无脸的面孔,在刀光收敛又乍现的地方出现。 令狐神翼眼神一转,没有选择继续催动体内的那股力量,转而颇为警戒地朝着外面看去。 李牧从黑暗阴影之中走出来。 “是你?” 令狐神翼看到李牧,颇为意外。 他认出来,这个无面人正是白日里,陪着女儿前来认亲的人。 李牧拱手,道:“前辈实力如此强横,已经是王道境界中的人物,为何却要委屈己身,滞留于此,还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相认?” 到这个时候,李牧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小狐女碧言绝对是令狐神翼的亲女儿,否则,令狐神翼隐忍了这么多年,绝对不会在今晚冒险出手,击杀四个黑衣将级,来杀人灭口。 而且还看得出来,令狐神翼的状态不太对。 他似乎是付出了某种代价,才活到了这样强大的实力。 尤其是最后时刻,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无法在出手,差点儿被黑衣将级的首领跑掉。 好在之前令狐神翼与黑人首领的交手过程之中,李牧已经用【破绽之瞳】看出了这个黑衣人将级首领的破绽所在,正是在腰腹之间。 所以他突然出手,一击必杀。 当然,这也和黑衣人首领已经被爆发的令狐神翼给吓破胆,丧失了战意、警觉和警惕有原因。 李牧此时,对于令狐神翼充满了好奇。 这个人的身上,潜藏着太多的秘密。 而听到李牧的问话,令狐神翼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上下打量着李牧,尤其是盯着李牧的无脸面具许久,白日里时那种电呆板麻木的眼神,此时如刀似剑,仿佛是直接可以剖开李牧脸上面具,直透人心一样。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女儿的身边?”令狐神翼声音冰冷。 这算是承认了。 在那么一瞬间,他的身上,甚至有一缕杀机,一闪而逝。 李牧道:“英仙星区李一刀,前来参加天狐族小公主的比武招亲大会,碧言以前是我在白羽皇朝皇宫的侍女,而如今则是我的朋友。” 他大概将白羽皇朝之中发生的一些事情,略述了一遍,最后补充道:“碧言非常想念她的家人,今日前辈拒绝相认,令她备受打击。” 令狐神翼沉默了片刻。 最终,也不知道是相信了李牧所说的事情,还是为伤害到了自己的女儿感觉到内疚,他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为了她好。” “前辈,到底你是在躲避什么,你……”李牧张口想要问原因。 令狐神翼神色变化,直接打断,冷声地道:“不要问,好奇心害死猫,有些事情,不是你现在的层次所能接触到,如果你知道了,那就离死不远了。” 李牧心中略有不服气。 但一想到,刚才令狐神翼展现出来的实力,举手投足之间,近乎于碾压式的收个将级强者的手段,只怕绝对是王道境界的存在,但却依旧还小心翼翼地待在这里,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若不是那四个黑衣将级威胁到了碧言的生命,只怕令狐神翼就算是实力再强,再被羞辱,也都会忍着。 连令狐神翼的这样的大高手,都得忍。 这背后的水,有多深? 只怕的确不应该是自己现在去知道了解的。 李牧于是没有再问。 “多谢你替我照顾碧言。”令狐神翼再度开口,道:“告诉她,不要再来找我了,好好过她自己的生活。” 李牧点点头。 令狐神翼一扫地面上的四具尸体,手中捏出一个印诀,直接打入院子中间的一座假山上。 让李牧感觉到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那假山竟然像是活了一样,几块岩石咕噜噜地滚动着,组合起来,长出了手脚,变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岩石人,然后开始收敛掩埋尸体,打扫地面上的血垢污渍。 就真的像是一个活人一样。 石人将四具尸体,埋在了院子里的四根竹子下面。 这四根竹子猛然就无风自舞,舒展腰肢,像是在跳舞一样,竹叶哗啦啦地作响,给人一张很诡异的感觉,就好像是有四个美人在月夜之中原地起舞一样。 竹叶和竹竿的色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莹润翠绿了起来,鲜翠欲滴。 它们竟然在吸收将级强者的精血能量? 李牧看着这个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突然之间就有一众毛骨悚然的感觉,就仿佛这些看起来美丽的花花草草,都是从鲜血白骨之中一点一点生长出来的一样。 整个破败的竹院子,有一股邪性。 “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 令狐神翼语气萧索地摆摆手。 他身上的气息,快速地衰落下去,之前秒杀将级强者的那种强悍,仿佛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身形也越发岣嵝了起来。 李牧敏锐地发现,和白日里相比,令狐神翼好像是又苍老了一分。 虽然他心里,还有很多的疑问,但看这架势,就算是他问出口,令狐神翼也不会回答,所以也就忍住了。 李牧拱拱手,转身要走。 却在这时,令狐神翼突然开口,道:“等一等。” 李牧心中一震,回头过来。 令狐神翼的眼神中,突然多了一种很奇异的光芒,再一次细细地打量着李牧,明奇妙地来了说话的兴致,道:“你今年,刚刚二十出头吧?” 李牧一怔,下意识地点点头。 令狐神翼道:“英仙星区,呵呵,那地方,我曾经去过,穷乡僻壤而已,能够出你这样的人物,倒是让我意外,你……练的是刀法?” 李牧再度点头。 他有点儿摸不准,原本意性寂寥不愿多说的令狐神翼,突然变得话多了起来,话里话外,似是有别的意思。 “真气凝练的不错,但刀法太稀疏平常了。”令狐神翼一抬手,丢出一本线装小册子,掷向李牧。 李牧下意识地接住册子。 一看,书页上写的一个字---- 【刀】。 翻开一看,是一本刀谱。 “拿去练吧,这本刀谱,乃是我三十年之前,在一次历练之中,无意得到的刀谱,昔日,它的主人,号称紫薇第一刀,后续它对你有用。” 令狐神翼道。 李牧刚才随手一翻,就看得出来,刀谱之中记载的,当真是绝世刀法,非常珍罕,尤其是刀谱的一些页面上,还有一些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记载,似是修炼刀法的心得。 听令狐神翼这么说,李牧就知道,这本刀谱的加之,只怕是还远远超乎他一开始的想象。 “好好练这本刀谱之中的刀法,以你的天赋和年龄,,一年之内,你就可以在紫薇星域刀法大家中,跻身前四了。”令狐神翼道。 李牧还未说话,令狐神翼又大有深意地又补充了一句,最终,才道:“如果方便的话,请阁下多多帮忙,照顾好碧言,她是个好孩子,可惜我连累了她。” 说完,令狐神翼转身进入了破败的竹屋院落。 那石头人收拾好了院子里的一切战斗痕迹,来到之前假山所在的位置,往下一躺,瞬间石头有井然有序的滚落下来,重新又变成了之前的假山模样。 李牧站在院子之外,安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答案,但这还不够。 等到他回到驿站的时候,还是半夜。 但驿丞东方漂亮不知道为什么,笑呵呵地站在门口,就像是一个跑堂的一样,李牧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这位东方漂亮驿丞,非常的热情。 等李牧回到自己的院落里时候,发现小狐女碧言,还在昏昏沉沉地睡着,并未醒来过。 李牧心里放心了许多。 他回到自己的练功房之中,先按照每日功课,练完功法之后,开始尝试修炼【刀】上面记载的绝世刀法刀术。 一夜时间过去。 第二日,一位身份奇特的不速之客,前来拜见。 ---------- 今日一更,欠一更,回到宝鸡了补上。

下一篇   0667、暗部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