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7、喝下去 - 圣武星辰

0677、喝下去

“胆敢阻挠我族办事,格杀勿论。” 青甲修士极为强势,刀剑出鞘,指着弯刀luoli的鼻尖。 无形的杀气流转开来。 “且慢,且慢,且勿要兴雷霆之怒……这两位,乃是神殿所选的天骄,身份特殊。”驿丞东方漂亮一看不对,连忙上去劝说,暂时拦住了青甲修士。 然后,他又扭头,好说歹说,想要将弯刀小luoli和黑衣负剑少年拉开,因为青狐族办事,向来很强势,如果不知好歹,很有可能惹出大麻烦来。 “不行,不给任何交代,就想要带走碧言姐姐,等到李一刀兄出关之后,老娘我等如何向他交代?”弯刀luoli很强势,绝对不退。 黑衣负剑少年也寸步不让,道:“总要给出一个交代,为何带走碧言小姐。” 东方漂亮当时就急了。 怎么这还是两头倔驴,这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啊。 那边的青甲修士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其中两位,直接出手。 这两人的修为,竟然都是将级,所以在三五招之间,就将伤痕累累还未复原的弯刀luoli和黑衣负剑少年,都击倒在地,只是碍于这两个人的天骄身份,所以并未下死手,但给了一些教训是肯定的。 “既然你们想要知道,那也不妨不告诉你们,是少主想要这个女子,也不是要害她……青狐主府办事,从不向人解释,拦者杀无赦,所以……下不为例。”青甲修士为首之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弯刀luoli和黑衣负剑少年,看到两个人纵使受伤不能起却依然倔强而又坚持的神色,心中也是有点儿动容。 最终,他丢出两颗疗伤药,交到驿丞东方漂亮的手中,然后带着青甲修士,将小狐女碧言,强行带出了客栈。 东方漂亮手里拿着疗伤药丸,仔细辨别之后,眼睛里流露出震惊之色。 竟然是赐下了这种药?! 这时,【仙圣子】、血海圣子等其他天骄,闻讯从各自的住处出来,看到弯刀luoli和黑衣负剑少年,重伤躺在地上,不由得都幸灾乐祸了起来。 几日以来,英仙星区的天骄们内部,也有分裂。 分裂的最大根源,自然是李一刀。 李一刀越是强势,血海圣子等人,就越是尴尬。 而作为倾向于李一刀阵营的唯二两个天骄,弯刀luoli和黑衣负剑少年是被其他人排挤的,因此看到两个人竟然又因为保护李一刀身边的一个小小婢女,竟然与青狐主府的强者发生冲突被打的如此凄惨,其他英仙天骄忍不住地指指点点,说一些风凉话,笑了起来。 驿丞东方漂亮摇摇头,看着其他英仙天骄的眼神中,就带着一些同情。 他们根本都不知道,刚才那位青甲修士首领留下的丹药,到底是什么。 如果知道了,只怕是会羡慕疯掉。 不过,东方漂亮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命驿站中的侍卫,将弯刀luoli和黑衣负剑少年扶起来,带回到他的静室中,喂下丹药,治疗体内的伤势。 丹药喂入两人的体内,顿时犹如紫气丹霞,在两个人的体内,直接化开。 密密麻麻的符文光束光华,仿佛是透体而出的神光,在弯刀luoli和黑衣负剑少年的体内流转出来,又在他们的肌肉骨骼之间凝练凝结,澎湃的能量波动,宛如惊涛骇浪。 东方漂亮一直非常安静地为两个人护法。 一直等到丹药彻底融化在了两个人的体内,再无其他意外可能发生之后,他才从静室之中,退了出来。 结果他刚来到外面,就有驿站的卫士来报,又有人送上了挑战帖,要挑战英仙星区第一天骄李一刀,扬言要将李一刀的头,直接砍下来当做是夜壶。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啊!” 东方漂亮将这个挑战帖,代李一刀收下来,颇为感慨。 这已经是二十天以来,送来的地六十七封挑战帖了。 尤其是这几天以来,仿佛是向李一刀递送挑战帖这种事情,已经蔚然成风,成为了很多排名靠后的一些星区的天骄的的取乐方式,明知道李一刀闭关,无法出战,却依旧乐此不彼。 很多天骄的心态是,反正李一刀或许已经死了,挑战一下无所谓。 东方漂亮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李牧的院落之外。 他推门走进去,来到了李牧闭关静室之外,伸手推了推大门,依旧是纹丝不动。 “唉,英雄总被苍天妒。” 东方漂亮叹了一口气。 “你到底什么时候出关啊,我的李公子。” 他苦笑着。 在李一刀的身上,他可是压了很大的宝。 到了今天,他也开始怀疑,是不是外面那些传言是真的,李一刀只怕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才闭关如此之久的时间,时间已经太长了啊。 …… “嗯?还没有找到那凶手?” 【幻灭黑魔】神色有些愤怒。 “为何这么长的时间了,那诅咒黑蛇的气息,好像是突然又消失了一样,不应该啊,就算是王者级别的存在,也不一定可以压下这诅咒之力的气息。” 这位身穿黑色鳞甲的年轻人,皱眉愁思。 这些日子,青狐族也未有消息传来,就更加诡异了。 青狐族乃是天狐族中的第二大族,利用黑蛇币在【狐神之据】找了这么久,竟然都无法找到任何的端倪,令【幻灭黑魔】愤怒之余,又有些费解,玄黄战部伏击了弟弟,这是确凿无疑的事情,但问题是,如今的玄黄战部还有王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 …… …… “你……你们做什么?” 小狐女碧言,站在一尊青色狐神雕塑面前,神色惊恐地看着几个逐渐靠近的身影。 为首的身影,极为年轻,男儿身,有喉结,但却眉目如画,有着许多妙龄女子都难以媲美的莹润肌肤和精致五官,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春风拂面温润如玉一般的感觉。 “少主,就是她了。”将碧言强行来带的青甲修士首领,很恭敬地跟随在那年轻漂亮的男子的身后。 被称作少主的男子,面带微笑,看着碧言,上下打量,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你是谁?”小狐女碧言盯着少主,道:“为什么要抓我来这里?放我回去,我要去伺候我家公子。” 青狐少主摇摇头,道:“你家公子,你说的是李一刀?算了吧,此时,李一刀应该是已经死了,被人暗杀于练功密室之中,你根本早就不用等他了。” “什么?”碧言呆滞,身形微微颤抖,道:“你说……李公子他,你……骗我。” “外人只是猜测梗概,而我却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李一刀已经死了。”青狐少主看着碧言,语速缓慢郑重地道。 碧言脚下一个踉跄,斜斜靠着青狐神像,身体软绵绵地倒下去。 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一瞬间的痛苦,绝望和愤怒,像是潮水一样,难以遏制地涌上心头。 “是谁?”她呆呆地看向青狐少主,道:“是谁派人暗杀了公子?你告诉我,是谁?”她抓着石像,指甲陷入到了石像的纹理之中,手指骨关节因为太用力而发白。 青狐少主有些意外。 在听到了李一刀已死的噩耗的一瞬间,近乎于崩溃的小狐女,在这一瞬间,却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仿佛是有一股什么神秘的力量,注入到了她那纤弱瘦小的身躯里面。 “你想要为他报仇?” 青狐少主看着碧言。 “你现在的实力……啧啧啧,差的太远,一个小小的凡境,翻不起什么水花来,如果你真的想要为李一刀报仇的话……”说到这里,青狐少主的掌心之中,缓缓地浮现出一个青色玉瓶。 青狐少主将青色玉瓶丢给了碧言。 “把里面的东西喝了,你也许就可以为他报仇了。” 青狐少主道。 碧言下意识地接过玉瓶,打开瓶塞,嗅了一口,一股难以形容的奇异幽香,扑面而来,她抬头看着青狐少主,问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以让你脱胎换骨的东西,或者也是夺你性命的毒药……总之,你自己选择。”青狐少主道:“也许会很痛苦,但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勇气了。” 碧言死死地盯着青狐少主。 片刻之后,她毫不犹豫地将玉瓶里面的液体,都喝了个干干净净。 如果这玉瓶里的液体,真的可以让她为李公子报仇,那必须要饮。 如果李一刀真的死了,那她自己活着,感觉也没有什么意思,连亲生父亲都不认她,还不如死了,或许可以永远地就陪伴在公子的身边了。 这就是碧言最简单的想法。 但很快,体内真气开始暴躁了起来。 一种奇妙的变化,在小狐女碧言的体内,逐渐出现。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牧从昏迷之中,悠悠转醒。 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立刻就想到了,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 “嗯?” 李牧第一时间身站起来,脑子里依旧有点儿。 自己竟然被活活地疼晕过去,那一瞬间,右臂的疼痛,有多么可怕,李牧觉得自己是一个钢铁男子汉,结果右臂的疼痛让他昏死过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我的手臂……” 他低头看向自己原本应该被绿色氤氲笼罩的右臂,结果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李牧呆住了。 右臂发生了诡谲的变化。 ---------- 这是8号第二更,更晚了,抱歉抱歉

下一篇   0678、白骨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