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4、半刀 - 圣武星辰

0684、半刀

那青衣小帽的刀仆,还要再说什么,但是对上李牧的眼睛,顿时心中一凛,所有的骄横和跋扈,都烟消云散,那种感觉,仿佛只要是再多说一句,他就会成一个死人。 他赶紧转身离去,传话去了。 李牧站在诛仙台上,再无其他挑战者,他闭目养神。 一日百战。 这是一个奇迹。 但对于他来说,非常轻松。 这一次主要是为了刷【百大星区天骄榜】上的排名,所以他并没有说什么享受战斗,或者说是磨砺功法,不管是谁,上来就是直接一刀解决。 唯有那个叫做【潇湘雨歇】墨听蓝女子,实力的确是强悍。 若不是李牧修炼的是【先天功】,最擅长收敛稳定心神,说不定,真的是陷入到了她的【潇湘夜雨破阵乐】之中,不可自拔,堕入破碎,连那一刀都发不出来。 而且这个墨听蓝,本身的真气修为、战技和肉身强度,也很可怕,已经是窥视到了王者之境的天骄,李牧最后哪怕是看出来了她修炼的功法战技的破绽,也很难击败。 所以在与墨听蓝一战中,李牧是动用了一丝丝的【白骨右臂】的力量的。 只是一缕,也很小心地掩饰了。 从周围修士的反馈来看,并没有人发现这一点。 而与这位一战之后,李牧也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白骨右臂】的力量,真的是恐怖,王者境之下,完全可以横扫。 而对上真正的王者境,会是如何,暂时难说,但李牧隐隐觉得,也不会落什么下风。 这让他信心大为提升。 刚才的战斗之中,李牧出刀,多依靠【破绽之瞳】,刀意,以及肉身之力,真气为辅。 一百多个挑战者,也就是一百多刀而已。 挑战者大部分的实力,都与如今的李牧相差太远,所以就算是耗费真气,也不多。 李牧心中,连续回到击败了一百多位天骄之后,心中隐隐有所明悟。 这是一种积累。 【破绽之瞳】窥视勘破对方的功法战技的破绽,轮回刀斩破破绽,连续的挥刀,就好像是在连续打铁一样,打着打着,杂质被砸出去,然后生铁有了质的提升,变成了精钢。 李牧拔刀,出刀,挥刀,收刀。 连续数百次之后,他对于刀的感觉,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特的悟。 李牧闭着眼睛,先天功恢复真气,脑海中则是推衍着挥刀的那种感觉。 大脑泥丸宫之中,【真我法身】小人儿也在模拟挥刀的动作。 一举一动,逐渐带有天韵。 刀锋所指,有了之前未曾有过的道华流转。 很快,周围数十万修士们的嘈杂喧哗声又掀起了新的高潮,宛如海浪。 李牧猛然睁开眼睛。 就看远处,一柄长刀,划破天空,宛如太初圣光一样,俯冲而至。 排名第二十位的巅峰天骄【天启一刀】东门吹雪来了。 刀光一闪。 一个白眉白发的年轻男子,落在了诛仙台上。 他面部有细碎的银色鳞片,白发中有两个银角凸起,一身白衣,面部和手臂的肌肤,也白的像是雪片覆盖一样,站在对面,似是一个冰雕雪砌的的雪人一样,亦有闪烁不定的银色光点星屑流转,就似是一片片的雪花,在此人周围缭绕一样。 恩……这不是一个人族。 而是……类似于雪族或者是玉蛟族之类的其他种族? 李牧回想了一下,对于这个人的资料,他了解的并不足够。 还没有来得及向东方漂亮讨要此人的战斗影像,详细信息一片空白。 不过,单纯看外貌,真的是一个奇特的种族啊。 李牧原本觉得,东门吹雪这个名字,有点儿装文艺装成傻逼的趋势。 但是看到了真人之后,突然就改变了看法。 很配。 这个名字,还真的是配这个人。 “出刀。” 东门吹雪开口说话的时候,仿佛是有一股冰风暴,从他的口中喷出来。 霎时间,整个二十一号擂台之上,犹如化作了一个冰雪世界一样。 地面上冰纹像是蛇虫一样无声无息的爬行蔓延,很快化作厚厚的冰岩。 原本围绕在东门吹雪身体周围的白色光线星屑,骤然狂暴,变得急骤,似是一场暴风雪席卷诛仙台。 而在周围观战的修士眼中,白茫茫的风雪,已经彻底掩盖了整个擂台,让他们根本看不清楚擂台上的那两个人影。 李牧心中一惊。 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竟然就有这样的威势? 这个东门吹雪,绝对已经是王者境的修为了。 “这是势界?传说之中,王者掌握的力量。” 李牧心惊。 王者境,是可以化一方天地为己用,营造出属于自己的‘势界’。 这样的暴风雪范围,就是东门吹雪的‘势界’? 李牧毫不犹豫地直接开启了天眼,【破绽之瞳】施展,同时,手掌也反握住了轮回刀,整个人的境界,提升到了最高的层次。 这个东门吹雪,绝对是他遭遇过的最强者。 【破绽之瞳】捕捉周围风雪的轨迹,不断地进行解构,发现最基本层次的能量运转路线轨迹,同时也勘破风雪,在捕捉着东门吹雪的身形轨迹。 难以形容的寒意,侵袭而来。 李牧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自己的肉身强大,功法特殊的话,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普通将级强者,只怕是已经被早就冻杀了,连让东门吹雪出刀的资格都没有。 “出刀。” 东门吹雪的声音,又在暴风雪‘势界’中响起。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所谓势,便是天地之势。 它是宇宙大道法则本源的一种简单具象化,也是武道强者让己身武道之理,与宇宙大道相结合,从而借到天地宇宙之势的方法。 只有王级,才能在天地宇宙之中借势。 借势之地,变可以形成‘势界’。 李牧手握长刀,但是却无法出刀。 【破绽之瞳】还未完全勘破‘势界’的构成,这一刀,就斩不出去。 “出刀。” 东门吹雪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是他第三次催促李牧出刀。 “如果你这一刀,出不了的话,那你就败了。” 东门吹雪的身形,缓缓地从无边无际的风雪之中走来。 是的,的确是无边无际的风雪。 虽然李牧心中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此时依旧处于擂台上,但眼前所看到的,却是一个无边无际的暴风雪世界,脚下已经不是白石擂台地面,而是冻结了千万年的冰岩,一米深的积雪,吞没了李牧的膝盖,似是流沙,要将他掩埋。 这是李牧第一次身处‘势界’之中。 有一种自己被整个天地都压制排斥的感觉。 想要看到对方功法的破绽,很难。 东门吹雪随手在暴风雪中,摘取了一片雪花,化作了一柄晶莹剔透的雪刀。 “真可惜,让我很失望。” 他看着李牧,一刀斩出。 下一瞬间,漫天的暴风雪和弑神的寒意,疯狂地凝聚到了这一刀之中,恐怖的杀意和能量,化作天地之间最可怕的刀锋,朝着李牧斩来。 必须得出刀了。 否则,必败。 李牧心神肃穆,念头空灵,【破绽之瞳】捕捉到东门吹雪这一刀的轨迹。 锵! 刀匣振鸣。 轮回刀瞬间出鞘。 李牧体内爆发出一股扭曲旋转之力,正是他将【真武拳】千星碎的奥义,以这种方式,催发开来,瞬间身体周围的冰岩积雪和风雪,朝着周遭炸开辐射过去。 同时,轮回刀绽放一抹刀光。 锵! 石刀与雪刀撞击。 李牧只觉得身形巨震,手腕发麻,户口瞬间炸裂,露出白骨血肉。 轮回刀差点儿握不住,几乎脱手飞出。 “这就是‘势’的力量吗?” 李牧心中巨震。 借势。 这是东门吹雪从天地宇宙之中,借来的力量。 这种力量隐约已经超脱了真气、肉身的范畴。 这也是王者之所以强大的原因。 “嗯?” 东门吹雪眼中,颇有意外。 他已经看出来,李牧的真正修为,低的可怜,肉身或许强一点,但也无用,所以这一刀,蕴含着他【风雪势界】的九成力量,可以开天辟地,竟然是被李一刀给拦住了,而不是一刀将李一刀的手中刀斩断,将其重伤。 双刀相交,锋芒相对。 李牧感觉到雪刀之中,连绵不绝的力量,碾压了过来。 东门吹雪催动【风雪势界】之力,注入雪刀中,一点一点地压向李牧。 “你的刀,已经出鞘,却无法击败我,一刀神话,就此终结,你的路,也到此为止了。”东门吹雪淡淡地道。 李牧低喝,全力催动肉身之力。 脊柱犹如大龙一样轰鸣,手臂肌肉隆起,肉身之力,被催动到了极致。 轮回刀压着雪刀,缓缓地回推了过去。 “这只是半刀,一刀还未结束呢。”李牧低喝着,似是愤怒的狂龙,怒吼。 东门吹雪再次意外。 但也仅仅是意外而已。 “强横的肉身力量,但,在天地之势的面前,微不足道,如一粒尘埃。”他摇摇头。 【风雪势界】的全部力量,漫天的风雪,地面上的冰纹,天空中的星屑雪花,以及一切的寒意……势界的一切能量,瞬间完全灌注集中到了手中雪刀中。 李牧再次感觉到,沛然莫御的力量,又从雪刀之中爆发,碾压而来。 双刀相交,缓缓地又朝着李牧压来。 李牧怒喝,再度催动肉身之力。 但是虎口的鲜血浸红了刀柄,手掌手指的肌肉,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不断地裂开……肉身强度到了上限,如果再这样催动硬憾,那就要到了肉身崩溃的边缘了。 李牧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天地之势的力量,的确是不容小觑啊。 看来,最终还是得动用【白骨右臂】的力量了。 李牧唤醒了隐藏于手臂之中的那一股诡谲白骨之力。 瞬间,他那破碎虎口,裂开的手指和手背肌肉,以及……一切的血肉,瞬间就消失了。 从手指到大手臂,瞬间化作了晶莹的玉色白骨。 那一瞬间,东门吹雪觉得自己眼花了。 然后,这位排名百大星区天骄榜第二十位的巅峰天骄,一下子脸色就变了。 -------- 今天还有一更

上一篇   0683、前二十

下一篇   0685、半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