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9、手臂变异 - 圣武星辰

0689、手臂变异

李牧若不是有天眼 ,也看不到这隐形的血脉锁链。 那一条条蕴含着天道之力的血色符文锁链,乃是碧言体内的后天血脉和道则。 返祖是一种打破先天桎梏,逆向获取先祖血脉记忆、神通乃至于力量的行为。 因此,它其实是不被天地所容的。 犹如武者提升修为境界,要渡劫的道理一样。 这些先天后天的血色符文锁链,将碧言化为青色巨型狐妖的本体直接禁锢,就是要组织她突破返祖,获得青狐始祖的力量。 而碧言则在奋力地挣扎着。 巨大犹如小山峦一样青色狐妖本相,流转着凶唳暴戾的气息,宛如陷入陷阱中上古凶兽一样,疯狂地挣扎,浓郁的妖气澎湃浩瀚,似是暴风雨之下的汪洋汹涌,要淹没天地。 她此时,已经陷入了一种极度混乱分疯狂的状态之中,并没有认出来李牧。 青色的妖气,幻化为狐尾,朝着李牧绞杀过来。 对于这个奇异空间里的一切生物,她都本能地存在着敌意。 “力量都快耗光了,这样下去,返祖会失败的。” 李牧施展筋斗云,不断地变换位置,躲避着青色狐尾的疯狂攻击,一边用天眼观察,意识到碧言的情况并不太妙。 “破绽之瞳,开!” 李牧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揭开了面具。 先天功运转到了极致,天眼也催动到了极致。 眉心之间的竖眼,猛然睁开。 一道神光从竖眼中爆射出来,落在了青色巨狐妖身上,犹如探照灯一样,穿透了皮毛血肉,不断地观察,也在观察那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血脉锁链。 不断有血脉锁链被碧言巨大妖体挣断。 但不断又有血脉锁链再生。 青狐少主选择的这个碧绿色奇异空间,已经极大程度地将外界的天道法则隔绝,将碧言返祖的阻碍和压力,降到了最低,但是很显然,碧言血脉之中蕴含着的秘密,超过了青狐少主的想象,以至于返祖的难度,也数倍地增高。 但如果不是在这个奇异空间里,只怕是碧言的返祖尝试,已经彻底失败了。 失败的后果是什么? 李牧不清楚。 但只要想一想渡劫失败的后果,就令人不寒而栗。 大概类似。 以筋斗云之术,极速闪避,躲避腾挪了许久。 最后,【破绽之瞳】终于窥破了层层妖气的阻碍,看到在巨大青狐妖本体之内,有一些宛如红日一般的光团,正是这些光团,在源源不断地分解迸发出血色符文锁链,将碧言庞大的妖躯不断地捆缚! 李牧大喜。 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若是消掉这些红日光点,就一定可以帮助碧言正式返祖成功。 但如何消除呢? 李牧不断地游走,躲避碧言无意识的袭击。 他先后数次尝试,以刀意,先天功,真武拳,都无济于事。 为了避免重创碧言,出手也不敢太发力。 “不行,这样下去,碧言的精神耗尽,返祖就会彻底失败。” 李牧着急了。 必须铤而走险了。 他将轮回刀握在手中,催动了白骨右臂的力量。 银色的光焰流转,将整个轮回刀都包裹。 而李牧的右臂,也完全化作了银骨骷髅。 然而,就在他准备挥刀,如做手术一样,将碧言巨大妖体之内的红日光团切取出来时候,意外的变化,突然出现了。 白骨右臂之中,突然释放出一种奇异的力量。 李牧还未反应过来,就见这股力量,将碧言妖体之上笼罩着的血色链条,直接摄取吸引了过来。 在这种吸引之力下,那坚不可摧的血脉符文锁链,似是不堪一击,瞬时间化作了丝丝缕缕,像是气雾氤氲,朝着李牧的白骨右臂,如如燕归巢一样凝聚而来。 “这是?” 李牧大感意外。 丝丝缕缕的红色氤氲,宛如血线,附着在白骨右臂上,血色的发丝缠绕烙刻,然后白骨上,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血脉符文图案,宛如是雕刻大师,用血色细笔直接描绘雕刻上去一样。 青狐族的血脉符文,凝聚在了李牧的白骨右臂上。 这是什么样的变化? 李牧心中惊疑不定。 但容不得他细想,也容不得他做出其他的选择。 因为这个过程,开始变得不受控制。 白骨右臂就像是一头贪吃的猎狗遇到了美味的血肉一样,主人如何呼唤控制,都无济于事,散发出来的吸引牵扯之力,越发的强大清晰。 缭绕在碧言妖体上的血脉符文链条,开始分崩化解。 这些密密麻麻的锁链,化作丝丝缕缕细线,就像被扯开线头的毛衣一样,不断地朝着李牧的白骨右臂上凝聚,不断地在白骨上,描绘出青狐族的血脉符印,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地堆积在李牧右掌的五根指骨上。 到了最后,右掌五根指骨已经被染成了刺眼的鲜红色。 缭绕碧言妖体上的血脉符文锁链,已经被彻底吸收完毕。 “吼!” 青狐巨妖怒吼。 没有了血色符文链条的束缚,她的力量,再度暴增。 而她体内的数十个红日光团,也被白骨右臂的吸引牵扯之力作用,像是一个被不断地扯开的毛线团子一样,连绵不绝地被抽离,从体内分离出来,烙印在了李牧的白骨右掌五指上。 时间流逝。 碧言妖体躯内的红日光团,逐渐暗淡,缩小,稀薄下去。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的红日光团,彻底消失消弭。 李牧的白骨右掌,已经殷红如雪,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图案,层层叠叠百万千万个的青狐族血脉符印,堆叠在骨头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空白。 “吼吼吼!” 青狐巨妖腾跃而起。 她的吼声之中,带着欢愉和兴奋。 充塞整个奇异空间的青狐妖气,瞬间全部都没入到了她的体内,最终升华为一种全新的力量,原本缭绕在她身体周围的暴虐杀戮之气,也全部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仙灵之气。 全新的符文符文光华,有着神圣光辉,在天地之间流转着。 青狐巨妖的身形中涌出青色的光华,将她巨大的身形包裹。 成了! 李牧松了一口气。 他第一时间,戴上了自己的无脸面具。 当他再度试图控制白骨右臂的力量时,一切恢复正常。 白骨之力很快就沉睡下去。 李牧的手臂,也恢复了原来有血有肉的样子。 就连那被青狐族血色符印完全覆盖了的手掌五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此时青色光团散去。 碧言的娇躯在破开青光,走了出来。 “公子,是你……救了我?你还活着?呜呜,太好了。” 碧言那充满了无线风情的美丽眼睛里,一连串晶莹的泪珠儿滚落下来。 她浑身上下,不着寸缕,躯体完美的像是造物主的最佳作品。 在英仙星区天狐辖星的时候,那个献身的夜晚,李牧也见到过碧言的裸。 但和现在相比,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返祖成功,获取了青狐始祖之力的缘故,此时的碧言, 身形完美到了极致,美艳不可方物,浑身上下,每一寸部位,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光辉,有着绝世的风情和魅惑。 如果说之前的碧言,是一个容貌娇丽清纯可爱的少女的话,那眼前的碧言,彻底变成了一个风华绝代,魅惑如神的神女。 李牧第一瞬间,就看呆了。 明明人还是那个人,气息没有变,样貌也没有变,但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 风华绝代,魅力无穷。 她看着李牧,毫无介意地赤裸着身躯,眼睛里涌出泪花,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向李牧,到最后,变成了奔跑,冲向李牧的怀里。 李牧的心脏狂跳。 碧言此时的魅力,那种无边的魅惑,令李牧也几乎招架不住。 他连忙取出一件白色长袍,给她披上。 “啊……公子,我……”碧言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全身赤裸的。 她连忙裹紧了身上的长袍,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红晕,然而这一连串的自然反应,却更是平添了一种足以令得修行数十万年的道高僧也瞬间为之融化的魅惑气息。 李牧不得不强行催动先天功,来强行克制自己心中的旖念。 怎么回事? 难道青狐族的返祖,就是增添这种致命的女性魅力吗? 这或许是青狐族的天赋本能之一? 李牧有些明白了。 正说话之间,突然两人所在的奇异青色空间,开始动摇,天穹裂开,大地龟裂,开始变得分崩离析起来。 “先出去再说。” 李牧下意识地牵着碧言的手,光门方向遁去。 穿越光门,就来到了木楼阁的二楼楼梯口。 身后的光门消失,二楼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小空间而已,一枚碎裂了的青色狐牙,掉在地板上,刚才那个奇异的青色空间,相比就是这个青色狐牙演化而来,必是一件秘宝,不过能量耗尽破碎消散了。 碧言此时已经在体表,幻化出来一层青衣纱裙,飘飘如仙,清纯中带着魅惑,美丽到了极致。 青狐少主等人,也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 “始祖青牙碎了……” 青狐少主的脸上,有着罕见的焦急之色。 但看到李牧和碧言之后,他突然就说不出来话了。 尤其是他的目光,落在碧言的身上,越看,眼睛越亮。 “成了?”他看着碧言,表情忐忑之中带着巨大的兴奋:“和传说之中一模一样,果然是神庙选定的血脉之体,哈哈,真的成了,我青狐族又出一位返祖天才,哈哈哈,果然是始祖保佑!”

上一篇   0688、青狐巨妖

下一篇   0690、撕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