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0、撕破脸 - 圣武星辰

0690、撕破脸

那两名王级初阶的青狐长老,也无比的兴奋。 “哈哈哈,天助我也,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哈哈,真的是天助我也,哈哈哈,一位新的青狐圣女出现。“ 青狐少主显得非常的兴奋,近乎于难以自控。 他很少这么失态过。 李牧看着他,没有说话。 青狐少主在这一瞬间短暂的表现出来的疯狂,让李牧觉得,事情并不像是这个人一开始所说的那么简单。 “哈哈哈,这是天意。” 青狐少主无比激动。 他死死地盯着碧言,仿佛是在用最挑剔的目光,观察一件刚出炉的艺术品一样,越看越是兴奋,道:“完美无瑕,真正的返祖,没有留下任何的后遗症,这种气息,纯净无垢,和祖书之中的记载,一模一样,哈哈哈,李兄,你可真的是我青狐族的福星啊,多谢了,多谢了!” 李牧安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圣女,恭喜你大功告成,请随我们前往青狐神庙,拜谒我族狐神吧。”一位白发白须的青狐长老冷静下来,上前对碧言道。 碧言怯怯地看了李牧一眼,然后站在了李牧的身后,摇摇头。 “圣女,不可意气用事,你有今日,乃是狐神庇佑,也耗费了青狐神庙的资源,怎可不知感恩?”另一位白须白发的青狐长老也往前一步,盯着碧言,语气开始变得生硬了起来。 碧言依旧站在李牧的身后。 “你……”那位青狐长老的神色,有些不善,上前,就要强行带走碧言。 李牧皱了皱眉,右手微微一抬。 这位青狐长老看到李牧这个表情,身形一僵,心中无端地涌起一丝寒意,立刻就后退了一步。 另一位青狐长老也是心中一颤,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之前在木阁楼之中,他们二人联手,本以为必胜,谁知道却被李牧一刀斩出木楼阁,差距巨大,因此心中极为忌惮,对于李牧,绝对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李牧当然没有出手。 他在想另外一件事情。 按理来说,小狐女碧言成功返祖之后,掌握了青狐始祖的力量,成为那个什么神庙的圣女,身份地位绝地是不同凡响,一飞冲天,整个青狐族都应该对碧言毕恭毕敬才是。 但这两个白须青狐长老,对碧言说话,竟是如此的不客气不尊敬。 有点儿不太对啊。 青狐少主笑了笑,制止了两个长老的进一步行动,道:“圣女,你才刚刚返祖,体制不稳,血脉浮动,需要前往青狐神庙中,接受香火淬体,才能真正发挥出始祖的力量,兹事体大,不可意气用事啊。” “我不要去神庙,我要留在公子的身边。” 碧言站在李牧的身后,像是躲着一样,语气很坚定。 “这……恐怕由不得你了。”青狐少主摇摇头。 李牧也不再说话,心中计议已定,直接牵着碧言的手,就朝着院落外走去。 青狐少主的身形一动,拦在了大门口,微微一笑,语气淡然地道:“李公子,你这是做什么,不要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啊。” 李牧道:“让开。” “李公子,望你三思而行。”青狐少主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李牧反手握住了左肩的轮回刀刀柄,道:“我不想太多废话,最后说一次,闪开。” 他此时,已经隐约猜出来,事情绝对不像是青狐少主说的那么简单,只怕碧言不简单是什么返祖以及觉醒始祖。 这个所谓的圣女,在青狐神庙之中到底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地位,不会如字面上这样简单。 用最简单的话来概括的话,那就是碧言留在青狐主府,有危险。 碧言想要离开,那李牧就要带她离开。 至少不能这么简单,就将这个女子,交给青狐少主。 不管是因为他与碧言之间的情谊,还是因为令狐神翼的那一夜的交代----至少,李牧还收了人家一册刀谱呢。 青狐少主脸上的表情,变得倨傲了起来。 “李一刀,你将碧言带回【狐神之据】,为她点破返祖关隘,这些都是于我族有恩之事,所以,我才对你礼待有加,但你若是不知好歹,执意要带走碧言,那便是与我青狐族为敌了。” “为敌又怎么样?” 李牧的无脸面孔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声音也冷静的像是一块冰。 青狐少主笑了笑:“那我只能说,所谓的巅峰天骄,在我青狐族面前,不过是一缕烟灰而已,不值一提。” 李牧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笑意:“是吗?那就让我手中的刀,来说话吧。” 他也不愿意再废话什么,牵着碧言冰凉的小手,大踏步地朝着院落大门走去。 “止步!” 两个青狐族长老出手阻拦。 他们浑身浮现出青色的神甲,面目都掩盖在盔甲之中,各自手中一柄青鳞长剑,浑身气息弥漫开来,青光符文组成了玄之又玄的图案,在周身拂动。 比之在木楼阁之中的交手时,这两大青狐长老不用再担心交手的能量波动震碎了木楼阁从而影响到碧言的返祖过程,因此爆发出来的气势波动,比之前强横了数倍,也暴露出来了为他们对于李牧的忌惮。 李牧什么话也不说,拔刀,一刀斩出。 他的右臂瞬间变成了晶莹白骨,唯有手掌指骨,红芒闪烁,轮回刀上弥漫着银色的光焰,正是白骨之力催动了刀身之中的银山奇石的力量。 噗! 两大青狐长老,直接被这一刀劈飞。 青色的身形,吐血撞开了院墙,倒在了血泊里,生死不知。 青狐少主瞳孔微缩。 李一刀的实力,比他之前的评价,还要更高出几分。 而此时,李牧的第二刀已经出手。 刀锋所指,正是青狐少主。 李牧急于突围,出手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白骨之力和轮回刀之力,更是毫无保留,催动到了极致。 一瞬间,青狐少主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危险感觉,将他笼罩。 “青狐之灵,现!” 青狐少主双手浑圆一撑,一个青色的球形光罩幻现出来,将他笼罩在了其中。 轰! 他直接被轰飞。 青狐之灵圆罩在半空之中,碎裂开来一道道蜘蛛网一样的裂缝。 李牧带着碧言,身形化虹,如一道流光,直接朝着青狐主府外面飞遁。 他的心中,已经在盘算,如何从【狐神之据】和天狐族母星上逃出去了。 和青狐族交恶,想要再参加天骄战和白狐族的比武招亲,显得不太可能。 但为了碧言,却是顾不得这么多了。 李牧已经从青狐少主的姿态之中,察觉到,碧言若是继续留在这里,绝对会有危险。 至于小狐狸妲己…… 李牧只能先将碧言带出去,然后再想办法潜回【狐神之据】了。 “拦下他。” 青狐少主有点儿狼狈,在半空中大吼。 警钟声,在青狐主府中响了起来。 四面八方一道道身形,朝着李牧两人围攻而来。 “挡我者死!” 李牧杀意爆发,出手不再有丝毫的保留,轮回刀一刀一刀劈出,将周围所有围过来的青狐族高手强者,全部都劈飞。 碧言的小手,被李牧握着。 她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从那双大手中,传到了自己的全身,传到了自己的心灵,传到了自己的灵魂。 遇到他之前,她的生命平淡无奇,宛如虫蚁。 而遇到了他之后,她看到了惊涛骇浪,亦感知了人世温暖。 从遇见到爱上,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故事,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则是第一眼就注定了的命运。 当他如此意志坚定来参加小公主妲己的比武招亲的时候,她也曾心痛,但如卑微的萤火,只能仰望皓月的光华,她又如何,能够将自己的心思,表达出来? 而现在,看着他,为了保护自己,不惜与整个青狐族为敌,碧言觉得,自己的生命,在这一瞬间,变得如此的完美无缺。 即便是返祖成功,也不如他这样握着自己的手。 碧言紧紧地跟在李牧的身后,疾冲时李牧的头发,掠过他的脸颊,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 她明媚无双的眸子,痴痴地看着李牧。 轰! 恐怖的能量波动爆裂开来。 李牧疯狂前冲的身影,被阻挡,震的倒飞。 前方,烟尘散去,密密麻麻的青狐族高手强者,宛如汪洋,出现在视野之中,阻挡了去时路。 一个身穿青袍的英俊中年人,站在队伍的最面前。 他缓缓地收回手掌。 虚空之中,一个巨大的青狐爪印消散开来。 李牧手中握着轮回刀,刀身兀自高频震颤不休。 他的脸上,浮现出惊疑不定之色。 对面这个青袍中年人,实力可怕,竟然挡住了自己白骨之力加持的轮回刀一刀。 这是什么人? 李牧意识到,真正的危机,到来了。 “父王!”青狐少主身形闪烁,出现在了青袍中年人的身边,恭敬地行礼。 原来是青狐族长。 怪不得。 李牧手握轮回刀,白骨之力再度催动,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战意,同时【破绽之瞳】也催动到了极限,想要窥视青狐族长的功法和修为之中的破绽。 只要能够击败此人,那今日逃出的最后一关,就算是破了。 然而---- “看不透?” 李牧吃了一惊。 【破绽之瞳】竟是无法窥探到这位青狐族长体外的护身力场? --------- 今天第一更 ,还有更

上一篇   0689、手臂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