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1、谢谢你,公子 - 圣武星辰

0691、谢谢你,公子

李牧心中吃惊。 这还是他自从修成【破绽之瞳】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是因为青狐族长的修为实力,实在是太高了吗? 麻烦大了。 李牧凝滞在虚空之中,反手握刀,脑海中念头不断地闪烁,思考着离开的办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狐族长看向自己的儿子。 显然他并不知道青狐少主做的事情。 青狐少主低着头,面带一丝敬畏之色,上前,躬身行礼道:“父王,此人便是百大星区天骄排行榜上新晋的巅峰天骄李一刀,我邀请他来主府做客,谁知道,此人竟然见色起意,要抢走我收养的一名婢女。” “嗯?”青狐族长的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 李牧顿觉得是两道神剑,要将自己刺穿一样。 这青狐族长的实力,强的有些可怕。 到现在,李牧还没有看清楚此人的真正修为境界。 “李一刀?好,不愧是一日百斩,天骄榜上强势冲入前二十的英杰,呵呵,能够在我青狐主府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生可畏啊。”青狐族长看着李牧,颇为欣赏的样子,点头道:“一个侍女而已,要就给他嘛,不过,你说的事情,只怕不是侍女这么简单吧?” 他看向了青狐少主。 青狐少主心中一声叹息,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了了,于是只好越发恭敬的样子,低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青狐族长听完,面色微微一变,看向了站在李牧的身后的碧言。 如之前青狐少主一样,他越看碧言,眼睛越亮。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青狐族长笑了笑,然后对李牧道:“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女子,对于我青狐族的意义,这样吧,之前的事情,我不与你追究,你只要将这女子交出来,其他事情,一律揭过,以后你依旧是我青狐族的贵客,如何?” “父王,这……”青狐少主还想要说什么。 青狐族长直接摆手打断。 他看向李牧,等待着李牧的回答。 李牧对于青狐族长的这个提议,没有任何的兴趣。 青狐少主将碧言的事情隐瞒,甚至刚才第一次回答青狐族长的问话时,都敢撒谎,这说明,碧言对于他非常重要,对于青狐族长来说,只怕是也有吸引力,所以他才担心,事情说出之后,青狐族长会将碧言抢走。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碧言落入青狐族之手,都会很危险。 李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将手中的轮回刀,握的更紧了。 【破绽之瞳】亦在巅峰运转,不断地扫视,观察。 正面敌不过青狐族长,那就要采取其他办法,不一定非要硬杀过去。 “呵呵,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青狐族长笑了笑。 他接着又道:“我知你携诛仙台上的百胜之势,心中战意爆棚,武道信念亦在最巅峰之时,但你也要知道,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仅仅只是不怕而已,而最后的下场,逃不过被老虎吃掉 ,很多时候,只有信念和意志,并不能改变什么。” 李牧不说话。 先天功催动到了极致,隐隐有突破之兆。 眉心的疼痛辐射开来,扩散到了整个头颅,这是【破绽之瞳】强行催动到了极致导致的后果,简直如同要炸开了一样。 隐隐约约之中,可以看到,一层无形的涟漪,弥漫在青狐族长的身体周围。 正是这一层奇异的涟漪,挡住了【破绽之瞳】的窥视。 李牧在努力地尝试透过这一层涟漪,看到青狐族长的本体。 如烟似雾曲折氤氲浮动,任李牧如何催动,看的并不算是真切。 “唉,可惜了,一个天才的夭折,终究是令人遗憾啊。”青狐族长看李牧这一幅姿态,就知道已无化解的可能,叹了一口气,右手缓缓地抬起来,遥遥对着李牧这一方虚空,轻轻一握。 顿时天地云气流转,法则汹涌。 李牧只觉得难以形容的可怕威压,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 同时,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力量,亦是被压制一样,竟是丝毫不能调动。 一瞬间他的身形骨骼,发出啪啪的轻响声,像是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屋梁一样变形。 死亡的阴影一瞬间笼罩。 这已经不是王者势界的力量所能媲美。 宏大的宇宙天地意志,作用在了李牧的身上。 一种凌驾于王者势界之上的恐怖力量。 若不是自己肉身强度无与伦比的话,只是这一瞬,怕是已经被挤压成为了一团肉酱。 青狐族长的修为,远超想象,绝对还在王者境界之上。 一瞬间,李牧就明白了这一点。 他扭头看了一眼碧言。 还好,碧言并未受到影响。 显然是青狐族长对于力量的掌握,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遥遥一抓而已,就足以瞬间秒杀一人,而对另一人则是毫发无伤。 李牧觉得周围的天地空间 ,宛如天裂山崩,疯狂挤压而来,他的身体渐渐难以承受,开始变形。 拔刀,出刀! 白骨右臂的力量,轮回刀的力量,同时迸发。 周围的天地压力,骤然为之一轻。 就在李牧瞬间想要施展筋斗云之术,带着碧言遁出杀机范围的时候,周围的天地压力瞬间重新回来,一下子宛如定身术一样,将他又定在了原地。 “真是让我意外,你的刀,竟然有这样的威力,只怕是白打天骄排行榜之中,除了最巅峰的那一两位,只怕无人是你的对手,小小的英仙星区,竟然养出来你这样一条神龙。” 青狐族长看着李牧,欣赏之色越浓。 “真是奇怪啊,就在刚才,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我青狐族的气息,只怕是你体内,还有一丝丝我青狐族的血脉呢,这样吧,我还愿意最后问你一次,我不杀你,你拜入我青狐族如何,我会待你如亲生子女,位高权重,如何?” 这话一出,周围其他青狐族的高手强者,包括青狐少主的面色,瞬间都变了。 “父王?”青狐少主惊讶出声:“这个人,体内怎么会有我青狐族的血脉?” 但青狐族长并未回答他。 而是极为期待地看着李牧。 一丝青狐血脉? 李牧自己听了也觉得意外。 他身不能动,脑中却是瞬间闪过无数念头。 “你们要如何安置碧言?”李牧开口。 青狐族长摇摇头,道:“这是我族中的秘密,暂时不能告诉你,这个丫头,本就是我青狐族的一员,体内流淌着我青狐族的血脉,哪怕是为我族做出牺牲,亦是理所应当。” 果然。 李牧听了,立刻就知道,碧言如果落在青狐族的手中,绝对会非常危险。 青狐族似乎是要牺牲碧言,来达成某件事情。 所以这才是青狐少主不惜一切代价,想要让碧言觉醒青狐始祖血脉的原因吗? 李牧摇摇头,道:“话不投机半句多,想要动碧言,就问过我手中的刀。” 他准备动用最后一张底牌了。 青狐族长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道:“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说着,他微微探出的右手五指,开始握紧。 李牧顿觉得身体周围天地之力挤压过来,难以抵挡,体内骨骼发出哀鸣,似是要被挤碎一样。 看来只能用那最后一个办法了。 李牧心做出决定,就要施展。 这时,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小狐妖碧言,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了李牧的身前。 “到此为止吧。” 她道。 话音落下,周围澎湃挤压而来的天地之力,似是风中烟灰,骤然不可思议地消散。 李牧猛然觉得,身形一轻。 身体重新恢复了控制。 体内的力量,也瞬间完全可以操控自如。 他惊讶地看向碧言。 青狐族长的脸上,也露出了震惊之色。 “你……”他看着碧言,无法理解,为何这小狐女,竟然可以破解自己的极道意志? 碧言没有理会其他任何人。 她转身看着李牧,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美丽微笑。 “谢谢你,公子。”她看着李牧,眸子里的光彩,宛如这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李牧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意识到,碧言身上发生的变化,可能是远超自己的想象,也远超青狐族长父子的想象。 “谢谢你哪怕是拼掉性命,也要带我走。”碧言轻轻地拥抱李牧,眼里再度有泪水流淌:“我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是公子你让此一次我感受到了被珍惜和被呵护的感觉,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觉。” 她的身体里,散发出青色的仙辉。 这仙辉扩散出去,流转弥漫在天地之间。 青狐族长,青狐少主以及青狐族所有的高手强者,顿时身体不受控制地跪在了虚空之中,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就如同低等生命遇到了血脉之中注定了的王一样,是一种来自骨髓发自灵魂的臣服和膜拜。 “为什么会这样?”青狐族长震惊无比。 他扭头看向青狐少主,怒道:“你到底……让她觉醒了什么样的始祖血脉?你这和蠢货,到底做了什么?” 青狐少主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就是傀儡始祖血脉,只是,只是……这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不对,不应该啊,我还在她的体内,埋了傀儡咒呢。” ------ 第二更

上一篇   0690、撕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