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2、三千青狐尽低头 - 圣武星辰

0692、三千青狐尽低头

青狐族长浑身涌动着难以形容的妖气力量,撼动天地,远超王级,想要从这奇异青色仙辉之中挣扎站起,但是却根本无法对抗,这仿佛是一种天然克制的青狐族功体的力量,哪怕他再强,都无法与之对抗。 “还不触动傀儡诅咒?” 他看向青狐少主,怒喝道。 青狐少主跪在地上,咬牙切齿,暗中催动布置好的傀儡咒术。 “幸亏我早就有所防备,每一次的返祖人选,事先都在体内,埋藏下了傀儡咒术,就算是返祖再成功,也还不是,任我摆布,我……” 他说话时,催动秘术。 就看一道道细细的血线,从他的十指之间,迸射出去,朝着碧言的头颈、四肢、腰腹等部位飙射而去。 这血线,宛如木偶提线。 碧言浑身散发出来的青色仙辉,竟是不能阻挡这血线的样子。 “小心。” 李牧正待挥刀。 他本能地意识到,这种木偶提线一般的血线,很有可能,对碧言极为不利。 但碧言只是微微一笑。 她头也不回,反手一抓。 无细细密密的血线,就像是遇到了磁铁的铁丝一样,瞬间都凝聚到了碧言白嫩纤细柔美的手掌之中,化作了一个血色圆球,缓缓转动。 “纵然算天算地,但总有你,掌握不了的事情。” 碧言回头,看着青狐少主,犹如俯瞰一蝼蚁。 她掌心之中,青焰流转,将这一团血线圆球,直接炼化,联袂为飞灰。 “不,这不可能。” 青狐少主死鱼一样瞪大了眼睛。 血咒秘术,竟然被破解的这么轻松? 这怎么可能? 而血线圆球被炼化的瞬间,他如遭电弑,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瞬间就萎靡委顿了下去,似是被抽掉了体内的力量一样。 青狐族长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沉。 这是反噬,傀儡咒已经无用。 这一次,这女子到底获得的是什么样的始祖血脉之力,竟然连这种号称是百分百克制控制返祖的傀儡血咒术,都被如此轻松地炼化? 麻烦大了。 青狐族长见过太多的诡秘辛秘,所以清楚地知道,一旦返祖之后的青狐,不被控制的话,意味着什么。 尤其是,碧言的返祖,明显要比之前任何一次血脉返祖更加纯粹和原始。 怎么办? 强如他,此时脑海之中,也是一片空白。 而李牧此时,已经意识到,原来返祖之后的碧言,已经强大到了根本不需要自己保护的程度。 虽然青狐少主设置了阴谋手段,但对于碧言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事情发展到这一阶段,对于青狐族来说,一切都已经失控了。 “公子,多谢你,若不是你关键时刻,又一次地从天而降,助我突破先天和后天的桎梏,直接进入原始始祖的血脉纯度,得到原始始祖的血脉记忆和力量,我也无法摆脱这傀儡血咒的控制,只怕此时,会如昔日其他一些返祖的同类一样,被操控,夺取力量本源,成为受制于他人的牵线木偶……公子,是你,又一次救了我。” 碧言回过头来,看着李牧,眼中的泪水,缓缓地流淌。 李牧下意识地抬手,拭去她脸庞的泪珠。 美丽的脸庞,触手柔软,略微冰凉,犹如羊脂玉,令人心中一荡。 “我们是朋友,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李牧说完,才猛然觉得,自己这样做,可能有点儿不妥,连忙想要收回手。 但碧言抬手,按住了李牧的手掌,将自己的脸,贴在李牧的掌心,轻轻地摩挲。 那张清丽绝世的绝美脸庞上,有着一种外人难以理解的幸福满足。 “如果可以,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碧言笑着流泪。 李牧心中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是透过小狐女冰凉的小手,他能够感受到,碧言心中,有一种透骨的悲伤,无声无息地弥漫着。 可是他偏偏最不擅长,就是安慰人。 尤其是不擅长安慰这样一个哭泣中的绝世魅惑的美人。 “公子,谢谢你。” 碧言微笑着,抬起脸庞,看着李牧的眼睛。 说着,她缓缓地朝后退去。 “你?”李牧不解地看向她。 “公子,我不能跟你走,你不要怪我。” 碧言微笑着流泪。 对不起,只能到这里,不能继续和你一起走下去。 你为我拔刀,为我与整个青狐族为敌。 为了我,你不惜死战。 但是,公子啊,对不起,碧言不能和你走。 原谅我的自私和任性,所以这个时候才出手。 我只是,想要感受一下,被你保护和关心的那种感觉。 想要感受一下,被你牵着手,挡在身后,一路狂奔,任由风拂动彼此的长发,衣袂在天空中猎猎飘摆,白云过身畔,大地在脚下…… 也许,这是这一生之中,最后一次,距离你这么近,可以嗅到你的气息了。 晶莹的泪珠儿,在天空中坠落。 碧言一步一步地走向青狐族众人。 她浑身散发着青色仙辉,仿佛是从仙界走出来的女神。 一头巨大的远古九尾青狐的图腾虚影,在她的身后,缓缓地浮现。 “狐神?” “是青狐祖神!” “狐祖显灵了!” “这是……始祖原始血脉之力啊,他觉醒的是第一始祖的力量。” 青狐族的高手强者,立刻就明白了。 青狐族长面色惨白,骤然回头,死死地盯着青狐少主。 而青狐少主则是浑身都在颤抖着,仿佛是一个等待着宣判罪犯。 碧言来到了青狐族众人近前,低头俯视。 “尔等还不臣服么?” 她的声音,犹如来自于九天之上,不容违逆。 密密麻麻的青狐族高手强者,在这一瞬间,纷纷叩首,山呼‘狐神’二字。 之前他们被青色仙辉所压制,不得不跪,而此时,却是发自内心。 青狐族内有传说预言已经数万年,一旦第一始祖的血脉出现,就意味着绝对的统治,不只是族长和宿老们需要顶礼膜拜,便是青狐神庙之中的长老们,也得低头。 身具第一始祖血脉的人,不管男女,不分贫贱,都将主宰青狐族。 因为第一始祖,便是狐神啊。 作为最重视血脉传承和力量的妖族之一,这样的预言和传说,具有着堪比宗教教义一样的威力。 青狐族长和青狐少主,也不得不低头,叩拜,行礼。 “您卑微的后裔子民,参见伟大的狐神始祖,愿为您奉献我的一切。” 碧言站在虚空中。 风撩动她的长发。 她背对着李牧。 她面对着青狐族。 风华绝代女子身,三万青狐尽低头。 李牧远远低看着,看着,心逐渐就沉下去。 他知道,碧言是真的不会随自己走了。 觉醒了青狐族第一始祖的血脉,显化了狐神之灵,她得到的不仅仅是可以镇压青狐族的磅礴力量,还有血脉之中的记忆,还有尘封在历史尘埃之中的往事。 当狐神的血脉完全流淌在这个小狐女的体内,从那一刻开始,她就肩负起了一些本不该由她来承担的东西。 就像是李牧自己,踏出地球的那一刻,不管愿意不愿意,地球上陆拾亿生灵的命运,注定肩负在他的身上。 李牧突然就明白,为何碧言会流泪,被悲伤。 当她一步一步地走向青狐族,当她站在密密麻麻的青狐族高手强者面前,接受膜拜和叩首,这一刻开始,就意味着,以前的那个懵懂无知的小狐女,已经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从今以后,她不再是小女妖碧言。 而是青狐神碧言。 李牧笑了笑。 远远地,他对着碧言的背影,挥挥手。 再见,我的朋友。 他转身,如一道光,离开了青狐主府。 没有了青狐族长这样的强者的阻挡,李牧离开这里并不难。 今日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或许永远都无法传到外界,不会为人所知,但却会永恒地铭记在很多人的心里。 感知到了李牧的离去,碧言的眼角,最后一颗泪珠儿滑落。 然后,她的神色,就逐渐变得冷静冷酷了起来。 “你可知罪?”她看向青狐少主。 青狐少主惊慌失措:“知罪,知罪……吾神恕罪。” 碧言一步一步地走向青狐神庙。 “你后裔之身,计算狐神血脉,这些年,你以傀儡咒术,夺取他人血脉之力,填补己身,造出天才之名,罪大恶极,本该让你魂飞湮灭,不得超生,但念在你心知悔改,留你有用之身,为我效力,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一道青焰,直接注入到了青狐少主的体内。 “若你敢有背叛之心,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碧言冷酷地道。 “罪人不敢。”青狐少主浑身颤抖,但也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活下来了。 只能日后好好表现,争取狐神的宽恕了。 …… …… 李牧回到驿站,驿丞东方漂亮第一时间就迎上来。 “公子,怎么样,主府那边……”他看李牧安全回来,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未见碧言一起回来,又觉得事情可能不太顺利。 李牧道:“还好。” 他也不想多说。 东方漂亮察言观色,连忙转移了话题,道:“公子,【剑神】王言一,派人送来请帖,邀请您明日前往一号诛仙台观战。” “恩?观战?”李牧一怔。 他去青狐主府太着急,所以并不知道王言一约战之事。 东方漂亮将事情的原委,都说了一遍。 “哦?”李牧眼睛一亮:“好,这是大事,我去。” 观摩巅峰强者之战,也是难得的机缘。 东方漂亮又将新出的【百大星区天骄排行榜】排名变化,转告李牧。 “竟然是第十六名?”李牧也有点儿意外。 他本以为,这个排名,比自己想象的高一些。 --------- 第三更

下一篇   0693、天巫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