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3、天巫鬼界 - 圣武星辰

0693、天巫鬼界

第二日。 也无风雨也无晴,微阴。 天气清爽。 一号诛仙台。 当【剑神】王言一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悬浮在半空之中的诛仙台时,周围响起了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之声。 这个五官俊逸的削瘦年轻人,具有着巨大的人气。 无数年轻的修士,在这一次的天骄战之中,疯狂地崇拜上了两个人。 一个是【刀神】李一刀。 另一个就是【剑神】王言一。 这两个人,都是崛起于微末,充满了传奇色彩。 而此时,两大偶像另一的李牧,坐在西侧的贵宾观战台上,静等大战开启。 一号诛仙台是所有诛仙台之中最为恢弘的一座,也是巅峰天骄的专属战场。 它如一座浮空山一样,悬浮在半空。 无形的天道符文密密麻麻地流转在周围,传闻其强度,可以承受王者之战。 作为收到了交战双方之一观战请帖的人,李牧可以登上贵宾观战台。 这里距离最近,视线最好,也拥有最好的观战体验。 擂台上,王言一的对手,也已经登台。 百大星区天骄榜上排名第十位的天骄,是【鬼蛊圣子】幽琅。 他一个全身都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中,面色苍白的像是抹了面粉一样,眼眶深陷,眼睛黝黑犹如深渊,看不到眼白,浑身鬼气森森,让人怀疑,那宽大的黑袍之下,是不是只是一个骷髅,而不是有血有肉的生灵。 【鬼蛊圣子】出身于圣蛊星,修炼的蛊术道法一脉,以蛊术入道,手段神出鬼没,深不可测,在紫薇星域之中,早就闯下了赫赫凶名,哪怕是没有这一次的排名,他也是紫薇星域的风云人物。 李牧看到了这鬼蛊圣子的模样,心中已经大大地打了一个x。 就这幅尊荣,还想要娶小公主妲己? 耳边有响起欢呼。 战斗已经开启。 王言一双剑在手,右手正握,左手反握,身如狂风,直接强攻。 这样的战斗风格,让李牧有点儿意外。 从外貌来看,王言一身形削瘦,个头也不高,容貌俊雅,愿意为走的是以技入道的技术流路子,谁知道,战斗一开始,他瞬间化身为一尊暴力战神一样,大开大合,力量爆棚,竟是力量型的路线。 鬼蛊圣子低喝一声,。 袖中有两团黑色的雾气流转出来,在半空中一晃,化作了两个与他本体一模一样的黑色身影,身披玄甲,手握枪锤,朝着王言一扑来。 这两个黑影甲士,竟然每一个,都拥有与鬼蛊圣子相近的战力。 李牧看了,心中微微吃惊。 这是分身术? 一气化三清? 有一些门道啊。 但转瞬之间,就看王言一的双剑之上,明光流转,三招之内,就将两个黑色玄甲身影直接斩碎了。 四个黑点,掉在了地面上。 那是两个被斩开杀死的黑色神秘蛊虫。 好剑法! 李牧又吃了一惊。 各路修士将【剑神】这两个字,冠在了王言一的身上,李牧之前还未觉得如何。 但此时一看,李牧顿觉这个年轻人的剑法,当真是可怕到了极点。 一招一式,大巧不工,大智若愚,天然入道。 招式转化之间,并不精妙,也没有其他繁杂的变化,但效果威能,却胜过万千变化。 真的是厉害到了极点。 李牧自忖,自己在刀法方面,已经算是大家,尤其是最近的天骄战,让他的刀法,更上一层楼,在同等境界的情况下,他自问没有人能够在刀法上,胜过自己。 但是现在一看,就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刀法,绝非是【剑神】王言一的剑法的对手。 此人剑法,已经通神。 “呵呵呵呵……这才刚刚开始,你没有让我失望。” 【鬼蛊圣子】并未因为两个蛊术分身被斩断而有任何吃惊。 饱含着对于生命的冰冷蔑视的笑声中,他快速地捏出两个手印。 龙吟阵阵,两条黑龙从他的袖口中咆哮而出。 真龙! 它们瞬间变化,膨胀,增大,化作了数千米长的巨龙,鳞甲龙爪,獠牙犄角,背脊龙尾,无一不活灵活现到了极点,宛如真龙一样的威压,落地的瞬间,便撼动了一号诛仙台。 擂台之外,各方修士,亦能感觉到,那龙威清晰分明,毫无术法变化出来的虚幻之物的气息,竟是真真正正有血有肉的黑龙。 剑光闪烁。 王言一的身影,一往无前。 剑光斩在黑龙身,有血光迸射。 黑龙怒吼,如二龙戏珠一样,朝着王言一席卷缠绕而来。 巨大的龙口,仿佛一下子,连整个诛仙台都能吞下去。 李牧眯起了眼睛。 很可怕的蛊术。 李牧在心中感叹,这个鬼蛊圣子,真的是将巫蛊之术,衍化催动到了巅峰,也真的是一个天才人物,原本用于暗算、阴人、谋杀和术杀的巫蛊伎俩,推进到了这种光明正大,近乎于召唤一般与对手正面硬憾,可以说是开创了巫蛊的一个新的流派。 果然进入前二十的巅峰天才,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在阵阵惊呼和喝彩声之中,王言一的剑,最终斩下了两颗黑龙头。 黑龙之血浸透了王言一的身躯,和他手中剑。 屠龙之威。 最终,那两条巨大的黑龙尸体,逐渐缩小,化作了两只蚯蚓大小的虫子,僵直在了地面上,黑色的液体从身躯断口之中流淌出来。 鬼蛊圣子的脸上,浮现出肉痛之色。 这两条【黑螈魔虫】是他花费了大代价找到,又费尽心血,才蛊化为黑龙,可以说是他身边的依仗底牌之一,结果竟然被王言一给斩了。 “你的实力,比我想象之中的强太多。” 鬼蛊圣子看着王言一,宛如深渊一样的黑色眼眶里,有幽蓝色的鬼火浮动。 王言一一语不发,拖剑在身后,急速朝着鬼蛊圣子侵近。 “势界……天巫鬼界!” 鬼蛊圣子狂笑着大喝。 突然之间,黑色雾气翻滚,宛如浓雾一样,将整个诛仙台直接都封锁了,一下子,外面观战的修士,根本看不清楚擂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势界! 李牧心中一跳。 这是王者掌握了天地借势之后,开创出来的独特领域。 果然鬼蛊圣子掌握了势界的力量。 每一个王者的势界,都具有独一无二的威能,都没有人可以比拟。 不同的势界,都具有着可怕的灭杀之力。 与王者对敌,一旦陷入其势界之中,除非是同样可以撑开自己的势界分庭抗礼,或者是用纯粹的力量境界碾压破势界,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如李牧那样,当日与东门吹雪一战,便是依靠白骨左臂的力量,将东门吹雪并不算是成熟的【暴雪势界】直接斩碎。 那也是借助了【破绽之瞳】的威能,窥视到了【暴雪势界】的一些残缺之处,所以才能做到。 若是换一个势界完整,境界巩固程度更高的势界,李牧那日,也没有那么简单取胜了。 而此时,【剑神】王言一被罩入【天巫鬼界】势界之中,危机瞬间到了。 一般的修士,根本看不清楚那黑色浓雾之中发生了什么。 但对于一些王者,以及李牧这样修炼有法眼的人来说,却还是窥视清楚其中的战况。 …… “入我势界,生死由我。” 鬼蛊圣子的声音,似是主宰天地掌控命运的神魔,与大道合,引发道音共鸣,法则回音。 诡异的变化出现了。 王言一的身形,骤然变得佝偻起来,脸上也瞬间充满了皱纹,皮肤失去了光泽,犹如风干的橘子皮,褶皱龟裂,头发像是霜染一样,瞬间变得灰白灰败。 苍老! 李牧大惊。 什么? 这是岁月之力吗? 鬼蛊圣子竟然掌握了这种力量? 王言一要败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王言一还没有撑开属于自己的势界。 难道他还未掌握势界之力? 李牧在脑海之中回想了一下,好像关于王言一的资料之中,并没有完全确定,他已经是王者境界,也未见王言一展示过属于自己的势界……即便是之前杀入前二十一战,也没有显露出太过关于境界修为的信息。 所以对于王言一的修为境界,各方争论不一。 如果他真的没有进入王者境,没有掌握势界的力量的话,那就很麻烦了。 李牧天眼催动,透过无脸面具,紧紧地盯着一号诛仙台。 他想要知道,在这样的绝境之下,王言一如何破局。 和他一样想法的高手强者,也都催动神通,仔细观察。 “破!” 仿佛是在一瞬间走完了生命历程的王言一低喝一声。 哪怕是沧桑苍老的像是黄土已经埋到了脖子里的老翁,外表看起来仿佛是一阵风能够将他吹倒,但是,他的气势,并没有什么衰弱。 他的步履,依旧平稳。 他的眼神,依旧犀利。 他的速度,依旧如狂风急电。 他的…… 他的剑,始终绽放神华。 长剑,光芒璀璨。 一剑闪过,破天开地。 剑光斩开了黑雾,同时,也刺过了鬼蛊圣子的身影。 但这身影迅速淡化下去,化作虚无。 只是虚影。 鬼蛊圣子的身影移形换位,出现在了右侧百米之外。 只是,他的肩部,有一簇血迹。 那是剑伤。 这一剑,鬼蛊圣子并未完全躲过。 “如我世界,病老由我。” 鬼蛊圣子的声音,阴沉像是来自于地下九幽冰泉。 就看原本已经无比苍老的王言一,突然之间,身形表面浮现出了血疮,苍老的皮肤开始糜烂,一条腿不知道为什么也瘸了,一只眼睛流出血水很快就化脓,整个人也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出了黑色腥臭的血液…… 病! 这是各种恐怖的绝症疾病,瞬间全都出现在了王言一的身上。 李牧心中凛然。 【天巫鬼界】势界的力量,竟然到了这种程度? 难道真的如鬼蛊圣子所说,‘入我势界,生死由我’? ------------- 第一更

下一篇   0694、排名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