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1、自取其辱 - 圣武星辰

0701、自取其辱

事实上,整个酒会上,几乎所有人,都非常期待【白云仙子】的到来。 因为这一段时间,【白云仙子】的名气,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昔日,紫薇星域之中有来自于各大星区和种族的女武神、美人,被列出一个明珠榜,能够名列其上的,无一不是才华与颜值并存的女神级人物,其中任何一个走出来,都会引得无数天骄俊彦疯狂追求追逐。 但是自从【白云仙子】一舞出世之后,就彻底压住了这明珠榜上的所有女神。 如今,神秘的【白云仙子】已经彻底成为了紫薇星域第一美人。 据说排在明珠榜上第一的女神【飞霜神剑】凌天霜,曾亲因为不服,亲自去见【白云仙子】,而见了之后,两人密谈许久,最后离开时,公开承认,自己不如【白云仙子】。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白云仙子】的名气,冲天直上。 再加上天神族少主这种绝代天骄,都拜倒在了【白云仙子】的裙裾之下,更是让【白云仙子】的形象和魅力,充满了神秘色彩。 片刻之后。 天神族的几位侍女,带着一位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缓缓地走进了神殿大厅。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女子的身上。 刻意宽松的白色纱裙,难掩其完美的身形曲线,头上带着宽大的圆形纱帽,将面容完全遮盖,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到她的身形轮廓,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 不愧是星河第一美人。 说不出来这个白衣纱帽的女子,具体到底美在哪里,但就是给人一种感觉,她就应该是星河第一,毫无争议。 就好像是很多修士,在看到了一位成名许久的前辈高人,仅仅从一种气度,一种气息上,就可以看出来,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实力强大绝非自己所敌。 李牧的心,也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太熟悉了。 太熟悉了。 哪怕只是看一个身影,李牧都可以在一瞬间,认出来,这个【白云仙子】,绝对是花想容无疑。 “等我回来,我们再次见面,我就娶你。” 这是李牧当初离开神州大陆的时候,留下的话。 现在,又见伊人。 李牧原本以为,自己对于花想容的感情,并不是特别炙烈。 但是在这一瞬间,他心底里,突然冒出一种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个女子露在怀里的冲动。 尤其是那一袭白衣,衬托着广寒宫一般的清冷,让人能够感觉到她骨子里的那种寂寥。 这一瞬间,李牧又有点儿失态。 他不知不觉之中,一步一步地朝着花想容走过去。 “嗯?止步。”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面带杀意,挡住了李牧的脚步,冷笑道:“给我滚开。” 李牧神绪一震,猛然回过神来。 他看了一眼天神族少主,目光相对,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雄兽保护配偶般的愤怒,很显然,皇甫承道已经将【白云仙子】当成是了自己的禁脔,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染指。 只是…… 李牧笑了笑,也不理会他。 此时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先不用和这种注定要失败的人置气。 李牧于是绕到了另一边,站定了舞池边一个相对显眼的位置,端起一杯酒,安安静静地观察着花想容。 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心中已经是怒不可遏。 若不是今日场合特殊,只怕是他已经早就出手杀戮了。 而这样的一幕,落在了其他人的眼中,自然是又验证了【刀神】李一刀好色的标签。 很多修士在看到了【白云仙子】之后,都无比的惊艳,有一种心甘情愿为这个女人而死的冲动,但却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唯有李一刀,在对小公主妲己无礼之后,又因为【白云仙子】,差点儿和天骄榜上排行第一的皇甫承道当场动手…… 足见这个李一刀,美色面前,是何等的意志不坚定。 【七曜神钟】段神屏和【紫焰神枪】叶天邪等人,就直接嗤笑出声。 很多修士看向李牧的眼神中,也带有了一丝轻蔑之意。 好色是修士的致命缺陷。 李牧对此,内心毫无波动。 他慢慢地品酒,脑中构思着,该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之下,与花想容,还有小妲己相认。 此时,仙乐响起。 舞池中,【白云仙子】已经翩翩起舞。 她依旧是白纱遮面,宽大的白色舞袍也不显窈窕,但舞姿却如玄女天上来,优美无比,似是广寒宫中的仙子在月光下消遣寂寞,每一个动作,都有一种圣洁完美的味道,令人生不出丝毫的亵渎之心,越发地想要将她捧在手心,完美呵护。 无耻周围,一众修士,皆尽失声。 所有人,都如痴如醉地看着舞池中起舞的仙子。 就连白元狩这样的武道强者,星河巨头,此时也都面露欣赏之色,频频点头。 李牧的心中,也在赞叹。 花想容修炼的是,是自己后来进行了补全和修改的【精简版先天功2.0】版本,虽然不如完整版的先天功那样效果神秘,但却是将她的先天光之道体的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更是李牧感觉到惊讶的是,她的修为,赫然已经是将级境界。 这个修炼进境,可要比李牧都要快了。 莫非是因为光之道体尤其与先天功契合? 还是因为花想容的心境原因? 亦或是在进入了星河之后,她又有新的机缘? 不管如何,李牧在心中,替花想容感到高兴。 恍惚之中,一曲结束。 花想容的舞蹈结束。 因为先天光之道体的原因,她整个人,具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先天魅力,仿佛是自体发光一样,哪怕是什么也不做,都会是所有人瞩目的中心和焦点。 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第一个迎上去,为【白云仙子】递上披风,关切的表情溢于言表。 【白云仙子】很客气地接过披风,自己披上,谢绝了皇甫承道想要亲手为他披上的好意。 这个动作让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略有尴尬,但依旧表现的很热情。 落在其他人眼里,却都产生了一个念头:都说天神族少主与【白云仙子】伉俪幸福,早就已经私定终生,极为恩爱,但是看起来,并不是这样啊,【白云仙子】隐约保持着与天神族少主的距离,这种小细节上表现出来的,绝非是恩爱情侣之间的关系啊。 李牧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一乐。 自从他知道【白云仙子】就是花想容之后,不管听说了多少【白云仙子】与天神族少主结伴同游,恩爱幸福之类的传言,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百分之百确定,花想容是绝对不会对其他男子动心的。 哪怕这个男子是天神族少主这样显赫的星河绝代天骄。 神殿里,掌声雷动。 各种喝彩之声,不绝于耳。 很多修士、天骄们,这时才从观舞的震撼和陶醉之中回过神来。 白元狩亲自走过去,向【白云仙子】敬酒。 这位天狐族的教皇,表现的非常有风度,一点儿都不迂腐,和很多人想象之中那种主宰大权生人勿进高高在上喜怒不形于色的刻板形象完全不同,更像是一个随和亲切的小师叔一样,难以将他和‘教皇’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而有了白元狩的带头,其他一些人,也都过去,和【白云仙子】打个招呼。 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阴沉着脸,好几次想要阻拦,但又忍了下来。 他虽然身份卓然,但是在这个时候,也不能做的太过。 这时,李牧端着酒杯,缓缓地走过去,无视了天神族少主宛如吃人一样的眼神,到了花想容的跟前,道:“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白云仙子】不愧是紫薇星域第一女神。” 白色面纱之下,【白云仙子】面纱之下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礼貌性地微微点头。 这样的反应,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然而李牧说完,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继续道:“不知道【白云仙子】仙乡何处?” 在其他人听来,这就是很可耻的没话找话,很低级的搭讪手法了。 果然【白云仙子】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边的皇甫承道走过来,目光如刀,盯着李牧。 李牧如若未见一般,又道:“我曾经,见过一个故人,他说,自己是【白云仙子】的朋友,不知道【白云仙子】有没有兴趣,知道这位朋友的名字呢。” 【白云仙子】微微皱眉,道:“没有。” 唷,几年不见,这丫头的姿态,变得冰冷了许多啊。 李牧还想要再说什么,就听【白云仙子】直接道:“我什么都不想知道,这位少侠,请你离开吧。” 李牧一怔。 周围其他人,尤其是段神屏、叶天邪等人天骄,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什么叫做丢人现眼? 这就是。 李一刀这一次,可是真真正正丢了大脸。 对付女人,可不像是在诛仙台上那样,直接摸一摸刀柄,然后击败对手那么简单。 所谓的【刀神】的名头,在【白云仙子】面前,真的是没有什么意义啊。 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也笑了。 李一刀,你这是在自取其辱。 ------ 第二更,还有一更

上一篇   0700、明争暗斗

下一篇   0702、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