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3、明目张胆? - 圣武星辰

0703、明目张胆?

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何止是丢人。 他觉得自己的脸,简直就像是被踩了狗屎的鞋底狠狠地拍一样。 尤其是当【白云仙子】不顾一切地投入到了李一刀的怀抱里的时候,皇甫承道觉得自己的心,大概都碎掉了。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虽然他也曾听【白云仙子】说过,她有一个心上人,她浪迹在星河之间,就是为了寻找这个人,但他非常自信的以为,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容貌才情,天赋实力等等,只需要一段时间,就绝对可以取代那个素未蒙面的倒霉鬼,成为【白云仙子】生命之中真正的真命天子。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白云仙子】口中的心上人,竟然会是李一刀。 更没有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竟然比不上李一刀的一首诗。 巨大的羞辱,失望,以及难以掩饰的愤怒,让天神族少主整个人,处于快要爆炸的边缘。 看到【白云仙子】眼眸之中流转着从未出现过的笑意,紧紧地抱着李一刀的胳膊的时候,皇甫承道有一种将李一刀的胳膊砍掉的冲动。 周围所有人投来的好奇、嘲笑、怜悯以及幸灾乐祸的目光,对于皇甫承道来说,都不算什么。 他现在,只在乎【白云仙子】的姿态。 眼前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噩梦一样。 只有当这个女人,冲到了别人的怀抱里的那一瞬间,皇甫承道才清楚地意识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已经是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女人,有一种失去了她,就像是失去了整个世界一样的感觉。 如果可以,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去换取【白云仙子】的心。 但是…… “皇甫公子,对不起啦,我之前和您说过,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如今,我找到他了。”【白云仙子】声音柔软,带着温柔歉意,道:“很感谢这段时间以来,你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你是个好人,希望你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一张毫无悬念的好人卡。 皇甫承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看着【白云仙子】,尤其是那双明媚的眸子,心里哪怕是有再多的怒意,再多的悲恸,都无法爆发出来了,那眸子里就好像是有天河之中神奇的水,一下子,将他内心里所有的暴躁和怒火都浇灭。 “没事,我永远都不会后悔,我照顾过你。”皇甫承道英俊的脸上,浮现出很有风度的笑容,道:“但是,我也不会放弃对于你的追求,只要你一日未婚,不,就算是你已经嫁人了,我也会一直都等待着你,我相信,我的真心会得到回报的。” 【白云仙子】一下子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而周围酒会上的众人,也都一阵惊讶的喧哗议论。 天神族少主这样的话,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说出来,就等于是在发誓了。 很多人都以为,天神族少主这样注定会成为未来星河之中呼风唤雨纵横捭阖的枭雄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真的对一个女人动心,之前他对【白云仙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不惜废弃了修炼的时间,抛弃了族中的事物,伴着【白云仙子】游历天下,这种行为,只不过是他在枯燥而又漫长的修炼与权力生活中的一剂调味品而已。 等到他得到了,他终究会腻。 但是没有想到,这位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绝代天骄,竟然是玩真的。 尤其是,在【白云仙子】已经明确地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并且委婉地拒绝了他之后,他还是如此痴情地进行表白。 这个皇甫承道,莫非还真的是一个痴情种子不成? 很多人都觉得,从此刻开始,要对这位天神族少主重新看待了。 就连白元狩,也非常惊讶地看着皇甫承道。 这个由天神族培养出来的最佳接班人,未来天神族的主人,在这一瞬间表现出来的东西,令他感觉到非常意外,和天狐族对于他的评价,完全不一样……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变化? 难道真的是所谓的爱情? 白元狩心中暗暗地摇摇头,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丝笑意。 对于天狐族来说,这或许是一件好事? 而当事人之一的李牧,看着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想象之中的气急败坏并没有发生,心中也颇为惊讶。 这和之前他心里对皇甫承道做出的人设不一样啊。 不过,虽然皇甫承道深情款款的表白,有点儿令人动容,但这特么的是和自己抢女人啊,所以他当然不会感动。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李牧直截了当地道。 这个时候,谁要风度说什么公平竞争之类的,那才是傻逼呢。 真没有风度啊。 【七曜神钟】段神屏等人在心中腹诽。 天神族少主看着李牧,道:“德不配位,必受其殃,你卑微低贱,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白云这样的女神,也保护不了她,如果你有自知之明的话,就自己早点滚,不然,最后头破血流,后悔都没有机会了。” 李牧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天神族少主又道:“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蒙蔽欺骗了白云,但是,我很快就会把你的底细调查清楚,让白云知道,你的真面目,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李牧打了个哈欠,懒得争辩什么,挽着花想容的手臂,直接转身离开了。 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双目喷火,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经历了这样一个小插曲之后,酒会继续。 不过,各方的心思,却又都不同了。 谁都没有想到,天神族少主最后竟然吃了这样一个大亏。 这个李一刀,到底是什么人物,竟然与【白云仙子】有一段情史,现在的他,真的是春风得意,不但坐上了天骄榜第四,更是抱得美人归,要是在不到三个月之前,他还只是籍籍无名啊。 这种气运,这种机缘,真的是让人眼红。 …… 李牧带着花想容,在神殿里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互诉衷肠。 “皇甫承道知道你的来历吗?”李牧问道。 这个问题必须先搞清楚,然后才能安排其他步骤。 花想容摇头。 李牧曾经和她说过罪民之事,所以来到了星河之后,她非常警惕,对于自己的出身来历,从未提及,几次天神族少主问起来,她也是闭口不谈。 李牧听了,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就好办很多了。 “对了,白莫愁呢?这个老女人,已经离开你的身躯了吗?” 李牧手一挥,布下一个隔音结界,说了几句话,突然想起来,在神州大陆的时候,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仙白莫愁,曾经占据了花想容身躯,做了很多的事情。 花想容点了点头,道:“白姐姐和龙儿,一起去办一件大事,说很快会回来找我。” 李牧道:“龙儿?那头蛟龙精?她也破碎虚空进入星河了?” 花想容捂嘴笑道:“是呀,龙儿妹妹修炼千年,一朝得道,就可以破碎虚空,她的实力很强呢。” 李牧想想也是。 如今他已经知道,那个白莫愁在太白县外捡来的小妖精,正是九龙瀑布深潭之中的那条蛟龙,当初,那条蛟龙差点儿被他围殴至死,还打断了一根龙角……这算是不打不相识吗? 李牧想起来也是一阵汗颜。 尤其是当后来知道,这条蛟竟然是母的,而且化形之后,如此青春美丽。 从花想容的语气来看,她与龙女之间的关系,极为不错。 “那老女人竟然舍得从你的身体里出去?”李牧又问道:“她找到了合适的身躯了?” 花想容点点头,道:“嗯,白姐姐说要去找一具仙人躯壳,大概再有一段时间,就能回来了。” 李牧哼道:“她倒是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花想容又笑了起来,道:“你以前不是一直都嫌弃白姐姐占据我的身体嘛,现在她走了,你还不高兴呀?” 李牧道:“高兴是高兴,但一切都以你的安全为第一啊。” 白莫愁虽然是个性冷淡,对男人不假辞色,还一直都在教唆花想容,想要把她掰弯,但有一点李牧也得承认,这个老女人的手段,不容小觑,有她在花想容的体内,至少花想容是绝对安全的。 花想容笑着道:“白姐姐说,天神族少主皇甫公子,勉强算是一个君子,有他在我身边,可以保护一段时间,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切。 李牧听了很不屑。 这老女人对皇甫承道的评价,竟然这么高,一定是眼睛瞎了。 不过,李牧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 白莫愁姓白,而白元狩也姓白,整个紫薇星域之中,姓白的大家族,并不多,莫非白莫愁竟然也是出身于天狐族不成?或许白莫愁真的是一个‘狐狸精’? 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 眼看着宴会就要结束,李牧又有些焦急起来。 他看向大殿舞池另一边,正在和【剑神】王言一有说有笑的小公主妲己,今日是和妲己相认的最好机会,一旦错过就会,妲己回到白狐族,想要再单独见到她,绝对没有机会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李牧叮嘱花想容一句,然后起身,朝着小妲己走去。 酒会上很多人,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去了。 什么情况? 得到了【白云仙子】之后,李一刀竟然还不满足,要当着【白云仙子】的面,去沾惹妲己小公主? 这么明目张胆的吗?

上一篇   0702、什么情况?

下一篇   0704、煽风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