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4、煽风点火 - 圣武星辰

0704、煽风点火

众人的目光,又落在了【白云仙子】的身上。 然而他们想象之中醋海生波失望愤怒的反应,并未在【白云仙子】的身上出现,这位星河之间的第一美人,依旧安安静静素洁如雪的地坐在那里,娴雅温婉,有一种神圣般的气息,眼神之中,似乎还带着微笑,远远地看着李一刀。 这…… 在很多人的心目之中,李一刀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 御女有术啊。 连星河第一美人,竟然都心甘情愿看着他去撩骚别的女子,这个李一刀,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些修士心中已经琢磨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向李一刀请教一下如何调教妻妾,尤其是那些家大业大,妻妾极多的大人物,有时候难免后院失火,学会了这御妻之术,会自如很多。 也有很多修士的目光,盯着李牧。 这是李一刀第二次去搭讪小公主妲己。 会和第一次一样,无功而返吗? 还是说,会出现奇迹? 有了之前【白云仙子】的前车之鉴,一些人觉得,李一刀这个人的身上,有一种神秘的魔力,看不懂,看不清,看不透,总是可以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是在擂台上,还是在擂台下。 …… 看到那个戴着面具的‘狠人’再次走过来,小妲己本能地有点儿惧怕。 之前李牧嚣张跋扈地喝退了叶天邪、段神屏等人的事,可是真的吓到了她的。 王言一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也转身过来,看着李牧,目光之中带着询问的意思。 李牧道:“我只说一两句话,说完如果小家伙还不愿意见我,那我转身就走。” 王言一的脸上,突然就浮现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他点点头,在小妲己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什么。 小妲己看向李牧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警惕和戒备,转而是出现了一丝丝的疑惑。 接着王言一转身离开了。 李牧缓缓地走过去,先天功真气弥漫开来,无形之中,隔绝了其他人的偷听。 小妲己抬头看着他。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李牧传音。 小妲己的脸上,一下子,迸发出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光彩。 就仿佛是,失去了家人的小兽,在这一瞬间,突然找到了爸爸妈妈一样。 当年她被人追杀,倒在了陋室院落门口,被李牧所救,这四句诗,正是【陋室铭】的开头,所以小妲己印象深刻。 她死死地盯着李牧,就好像是在重新认识了一样。 “爸爸?”她神色疑惑,清纯清澈的大眼睛里,一下子,有水雾弥漫开来。 这种眼神,让李牧直觉的,自己心底里最柔软的部分,一下子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他轻轻地点点头。 小妲己一下子发出了一声逾越的欢呼,跳了起来。 她想要和以前那样,跳起来冲到李牧的肩头,但在最后时刻,却克制住了。 因为她突然想起来,王言一之前说过的话。 “爸爸,我现在很好,也很安全,你不要担心我。”小妲己压低了声音,眼睛里的水雾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流转着快乐的光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浑身上下都流转着开心快乐的气息。 李牧自己倒是眼睛有点儿湿润了。 小妲己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她的第一句话,是担心李牧,而不是她自己的处境。 这是一个真正的纯真赤子。 赤子之心。 “嗯,他们对你好不好?不好的话,爸爸带你离开。”李牧很小心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也笑着,挤了挤眼睛。 小妲己压低了声音,模样非常可爱,眼睛像是又明又亮的月牙儿,道:“还算好呀,就是一直逼着我练功,还要给我选丈夫,我才不嫁呢,要嫁,我也要嫁给爸爸。” 李牧差点儿笑喷。 “放心,你要是不想嫁,那爸爸会想办法带你离开。”李牧道。 “嗯嗯。”小妲己如小鸡啄米一样,乖巧地点点头,道:“我想回到太白山上去呢,自由自在,不喜欢这里,只有姆妈陪着我,平时白叔叔很少见,还有一些自称是我的哥哥姐姐的家伙,很凶呢。” 说到后面的时候,她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丝心有余悸的样子。 李牧立刻就明白,小妲己在天狐族的处境,只怕是并不像是表面上这么风光。 实际上,这在情理之中。 天狐族之所以将小妲己带到母星,带到【狐神之据】神城,连白元狩这样的人物,也收小妲己为女儿,得到了小公主的地位,但实际上,还不是因为小妲己的血脉高贵,具有远大的修炼天赋和潜力,否则,一个从下界走出来的小妖精,如何会引动整个【狐神之据】风云? 野生的天才,如何比得上亲生的? 这也正是李牧一直都担心的,也是他为什么非要冒险和小妲己相认的原因。 天狐族毕竟是星河大族,如果真的是对小妲己视如己出,全力栽培的话,那李牧当然也希望小妲己可以留下来,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酒会上的冒险相认,还是很有价值的。 “爸爸,我会乖乖等你来接我,你要注意安全,姐姐说了,你现在身份暴露的话,会很危险。” 小妲己眼睛里都是对李牧的不舍,但她说完,还是拉开了和李牧之间的距离,直接离开了。 李牧看着这个乖巧小家伙的背影,又欣慰又心疼。 自从认识这个小家伙以来,她就一直都这么乖巧懂事。 李牧看着小妲己的身影,在几个天狐族女侍卫的带领之下,直接离开了神殿,心中怅然若失。 他转身回来,撤去了结界,抬头一看,突然一怔。 因为王言一一直都站在不远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身影,恰好将自己刚才和小妲己对话时所处的角度的大部分都挡住,让酒会上大部分人都无法看到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要轻视了任何人。”王言一开口道。 李牧心中一肃,琢磨他这句话中的意思。 “星河大族的底蕴和手段,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王言一与李牧擦肩而过,最后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李牧微微皱起眉头。 王言一话中有话,似是在提醒自己什么。 但是在提醒什么呢? 除非他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乃是罪民,否则的话,自己在宴会上的这一番举动,大概也暴露不出来什么。 就算是天狐族或者是天神族去调查,也需要一段时间。 只要打一个时间差,就可以把事情弄清楚。 李牧边思考,边来到了花想容身边。 “没事吧?”看到李牧眼神中似是有思虑之色,花想容关切地道。 李牧微笑着轻轻握住了她的玉手,摇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在王言一提醒了之后,李牧心中有了警觉,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 但到底忽略了什么呢? 一时之间,李牧也想不清。 而此时,酒会上大部分的人,看向李牧的眼神都变了。 虽然他第二次去接触小公主妲己,似乎是依旧没有博得美人心,最后妲己直接离开了,但实际上一些人还是看到了妲己离开时,那种带着小欣喜和小雀跃的姿态,就知道,实际上李一刀还是取得了成效。 这个人,不简单。 而【七曜神钟】段神屏、【紫焰神枪】叶天邪等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今天,先是被李牧一摸刀柄就吓跑了,然后又嘲讽李牧自不量力和天神族少主抢女人结果被打脸,现在想一想,他们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幼稚,但更记恨李牧这个‘罪魁祸首’。 “叶兄,天狐秘境中,你我只怕是要联手一次了。” “怎么?段兄,你一个人没有信心对付李一刀?” “哦?这么说来,叶兄有信心一对一击杀李一刀?” “呵呵,杀一个人,不一定是要正面搏杀,也可能是出其不意。” 两个人在暗中传音交流。 而不远处,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则是死死地盯着李牧和【白云仙子】,尤其是看到【白云仙子】的玉手被李牧紧紧地握在掌心里的时候,内心里的极度和愤恨,快要压制不住爆发。 这时,之前一句话逼着皇甫承道不得不将【白云仙子】请到现场献舞的第二天骄【幽冥】风行云,像是一个幽灵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过来,语气怪异地道:“呵呵,别看了,你就算是再看,女人也已经被李一刀抢走了,能被别人抢走的东西,说明一开始就不属于你,除非你能够让李一刀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用你这个影子来教我。”皇甫承道怒视道:“不管是谁,我想要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就必须消失,包括你。” 【幽冥】风行云微微一笑:“是吗?那我很期待。” 说完,他转身离开。 皇甫承道心中杀意大炙。 他将风行云的名字,写在了心里的死亡名单上。 然后,他又死死地盯向李牧两人。 李一刀,你必须死。 这是皇甫承道心中最炙热的念头。 只是今日酒会上是没有机会下手了。 出了就会,也不能动手,否则会引起天狐族和天神族的争端。 但是一旦进入天狐秘境……呵呵,李一刀,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白云她,一定是我的。 他内心里已经开始计划了起来。 而也是在同一时间,【幽冥】风行云却又来到了李牧的身前。 李牧坐在椅子上,抬头看向他。 他对这个风行云,并没有什么好感,觉得此人,像是一个隐藏在阴影之中的阴谋家,浑身充满了阴郁的气息,甚至还不如天神族少主。 风行云看了看【白云仙子】,又看看李牧,微微一笑,道:“呵呵,恭喜,失散多年的情人相聚,可是,据我所知,但凡是经过皇甫承道之手的女人,只要是在一起超过三天,没有不被他占有的。” 他这话声音不小,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一下子都看向花想容。 李牧面色大变,霍然起身,眼中杀机迸射。 “你什么意思?”他眼深如刀,盯住了风行云。 ------- 第二更

上一篇   0703、明目张胆?

下一篇   0705、真正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