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真正的神 - 圣武星辰

0705、真正的神

风行云似笑非笑。 对于李牧的威胁,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呵呵,我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嘛,皇甫公子的手段,可不像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有的时候,被他玩弄过的女人,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哦。”他看似随意地又说道。 一瞬间,无数道奇异的目光看向花想容。 风行云这句话,翻译过来很简单,那就是也许【白云仙子】花想容已经被皇甫承道玩过了,但是她自己还不知道呢。 这话,可以说是今晚最恶毒的一句话了。 花想容原本平静的眼眸里,也闪过一丝怒色。 她紧张地看向李牧,想要说什么。 李牧摆摆手,盯着风行云。 风行云笑嘻嘻地看着李牧,道:“不要生气,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一下……” 话音未落。 刀光一闪。 李牧手中的轮回刀,已经出鞘。 这一道,快如流光闪电,乃是李牧含怒而发。 风行云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之中,李牧真的敢毫无顾忌地直接出手。 鬼神一刀。 李一刀的刀。 梦醉神迷的刀光。 风行云刚要躲避,但这个念头升起的瞬间,眉心之间,已经是一凉。 李牧在这一瞬间,收力,停刀。 一滴殷红的鲜血,从风行云的眉心之间缓缓地沁出来。 刀锋划破了风行云眉心一丝肌肤。 “你……”风行云怒视李牧。 李牧手中微光一闪,轮回刀回匣,一脸的不屑。 “今日是天狐族的酒会,看在白族长的面子上,饶你一条狗命,救你这下三滥煽风点火的伎俩,也配位列天骄榜第二?与你为伍,简直是我李一刀的耻辱。” 满室皆寂。 风行云面色阴沉的简直能够滴出水来。 他眉心的那一缕刀痕,已经瞬间恢复,沁出来的鲜血,也已经融合了回来。 李一刀的那一刀,根本杀不了他。 那一刀的威力,到极限,也只是在他眉心之间划出一道刀痕而已。 这还是在风运行万万没有想到李牧竟然敢在酒会上直接悍然出手的缘故,他没有想到李一刀会疯狂到这种程度而已。 如果略有准备,那一道,连他的身,就近不了。 只要李牧继续出刀,风行云幽冥功法运转的瞬间,完全可以彻底避开,甚至施展雷霆反击。 但李牧偏偏停住了。 等他再想要动手的时候,白元狩已经过来了。 “李公子,今夜的酒会,你连续数次闹事,做的有点儿过了吧?”白元狩看着李牧,语气之中似乎是带着质问,但眼神中,却并没有多少怒意,显然是走个过场而已。 李牧道:“白前辈,我也不想闹事,但有疯狗,朝着我未婚妻狂吠,我不得不打回去。” 说到这里,李牧看了看周围,故意一副很奇怪的样子,道:“说起来也是奇怪啊,如此高雅高品的酒会上,为何会有疯狗出现?” 周围响起一片哄笑。 “你说什么?”风行云气的牙疼,盯着李牧。 李牧冷笑道:“说什么,你自己听不明白吗?好好一个人不当,非要当狗,长舌妇一样,自以为智慧满腹?呵呵,那我只能说,你对智慧的理解,可能出现了偏差。” 风行云怒极反笑,道:“李一刀,你真以为你可以无法无天……” 李牧直接打断,道:“我能不能无法无天,你很快就会知道,如果不是看在白前辈的面子上,你现在已经是一团死尸,我现在就把话放在这里,从今日起,只有要任何关于白云的流言蜚语传播开来,不管是谁说,说的人,死,你,也死,明白了吗?“ “哈哈哈,”风行元大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啊?运气好走到天骄榜第四,真的以为,这星河之中,就没有人可以制得了你吗?” “我是谁,你现在还不知道,但你很快就会知道。”李牧紧紧地握着花想容的手,道:“刚才那一刀,只不过是一个开胃菜,我们废话少说,有什么阴谋诡计,天狐秘境之中见吧,希望到时候,你这只见不得光的蛆虫,还能笑的这么开心。” 说完,李牧挽着花想容的手,转身就走。 整个神殿中,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一男一女的身上。 拔刀一怒为红颜。 有些人,尤其是一些女修,突然明白,为什么【白云仙子】会如此死心塌地地对李一刀了。 因为她爱对了人。 别的不说,就凭李一刀为了维护她的名誉,在这样的场合之中,敢对【幽冥】风行云这样的人直接出刀,这样的男人,就值得倾心与爱慕。 有些女修,甚至都开始羡慕起【白云仙子】来。 一生难得痴情人。 便是美貌之名传遍星河,无数俊彦追捧,不如一人舍生忘死独宠一人啊。 就连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看向李牧的目光,都有些复杂。 风行云侮辱【白云仙子】,他刚才也震怒之下,想要出手,但却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结果被李一刀抢了先,起码从这一点来看,李一刀倒也不是骗【白云仙子】,不过,他还是不会放弃的。 就在李牧和花想容快要走到走到神殿门口的时候,风行云终于忍不住了,抬头,满脸的怨毒,道:“呵呵呵,天狐秘境,李一刀,你以为,你今天可以活着走出这大殿吗?” 他想来自诩聪明,只有他玩弄别人,没有别人玩弄他。 结果今日却被李一刀处处压制,不仅是在语言上,还是在胆色上,都遭到了凌辱,李牧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刀,狠狠地刺在了风行云的心上,尤其是揭穿了他的逆鳞,让他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 李牧转身,看向风行云。 这就是号称以智计见长的第二天骄? 紫薇星域的人都是脑残,也轮不到这个人吧? “呵呵呵,李一刀,今日,我就算是拼着受罚,也要杀了你。”风行云的身形,流转淡黑色的光晕,奇异的力量波动,在他的周围散发开来,眼眸之中猩红宛如血液在流溢。 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白元狩皱了皱眉。 这个李一刀,真的是一个惹祸精啊,今日的酒会,抢走了所有人的风光,先后逼得天神族少主和风行云先后暴走……要不是答应了那个人,要护一护他,真的是不想管了呀。 他正要开口阻挡。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突然之间,在酒会上响起。 “呵呵,幽冥影一族,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要在我天狐族的酒会上杀人?”一个清丽清脆的女声中,身穿着青色神袍的绝美女子,一步一步地走到中心,看着风行云,道:“有在此神殿中杀人渎神者,死。” 风行云吃人一样的目光,落在这个青色神袍的绝美女子身上。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他戾笑。 白元狩一看此女出现,心中一跳,皱了皱眉,也不好再旁观,走过去,轻轻地在风行云的肩膀上拍了拍,瞬间风行云那种强横无匹的能量波动,完全消失,白元狩道:“贤侄,切莫失礼,此乃是我天狐神殿,青狐一族的新神,谨慎言语,否则,渎神之罪,我也保不住你。” 风行云面色一呆,再看向青色神袍绝美女子的时候,眼神里就带着忌惮和敬畏之色了。 而神殿大殿里,顿时一片嗡嗡嗡的议论惊呼声。 在紫薇星域,有一些关于神明的传说,源远流长。 其中,关于天狐族之神明,就有这样的传说。 数百万年以来,天狐族由数大分支组成,其中以白狐、青狐和火狐三大分支为最,都曾出现过狐神,横扫过整个星河,每一次有狐神出现,都是天狐族的盛世,传闻狐神会转世轮回,到一定的年龄岁月,可以觉醒前几世的记忆和力量。 在此之前,未曾听说有狐神现世。 所以这个青狐族狐神,莫非是最近才刚刚觉醒? 天狐族有狐神觉醒,这可是震动四方星域的大事情啊。 一瞬间,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青色神袍的绝美女子身上。 李牧看着她,心中讶然。 没想到这个时候,碧言竟然现身了。 自从当日在青狐主府一别,已经是月余,再未见过,今日看来,碧言觉醒的血脉力量,要比自己当初想象的更加不可思议,连白元狩这个狐神殿的教皇,都颇为敬畏的样子。 神明吗? 李牧看着她。 昔日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此时艳光四射,明艳不可方物,风华绝代,玉骨仙肌,恍惚之间,仿佛真的是高高在上俯瞰凡尘俗世的神明一样。 “天狐族定天骄榜,天狐秘境之前,若有人再敢屠戮榜上天骄着,夷族,灭种,斩尽杀绝。”碧言声音空灵,不带感情:“之前已经发生的惨案,我亦必追究。” 神威浩荡。 并不算是如何强横的力量波动,但在场的每个人,不管修为高低,都有一种想要跪下来顶礼膜拜的冲动,那是一种发自于生命灵魂深处的生物本能。 这就是神。 强如白元狩,在这一瞬间,都也得微微低头。

上一篇   0704、煽风点火

下一篇   0706、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