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8、变局 - 圣武星辰

0718、变局

随着五头王者巅峰级别的怨灵的出现,李牧的处境,可以说是到了极度危险的时候。 他尝试着利用白骨右臂的力量,全力催动轮回刀,想要从几大王者巅峰怨灵的缝隙之中冲过去,但每一次,在快逃逃脱包围圈的时候,又被抽打、撞击回来,重新陷入包围圈。 渐渐地,李牧也觉得一阵阵精疲力尽。 平日里的战斗,哪怕是十天十夜,他也不会有这种脱力感,但此时面对的是王者巅峰级的存在,每一次撞击,抵御,冲锋,都是用尽全力。 “这几个怨灵之王,好像是在猫捉老鼠一样,在玩弄我?” 李牧觉得情况有些不太妙。 后来出现的四个巅峰王级怨灵,再加上一开始那个章鱼怨灵魔怪,堵住了四面和头顶,就像是四只玩性极重的猫,将李牧这只大老鼠堵在中间,在玩捉了方放了捉的游戏。 这样的情况下,周围那些密密麻麻宛如海浪一样的普通、低等怨灵,都停止了进攻,虽然看向李牧的表情,依旧充满了对食物的疯狂渴望,但却摄于对这五个王者巅峰怨灵的敬畏,并不敢破坏这五大王者的兴致。 所以李牧暂时还未出现生命危险。 但毫无疑问的是,一旦这五个巅峰王级的怨灵,其中有任何一个,彻底爆发出杀性,李牧觉得自己只怕是瞬间就得嗝屁。 不过这也让李牧冷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 怨灵都是以血肉为食,一旦遇到任有血肉的活物,都会迫不及待地冲上来啃噬。 但这五大王者巅峰怨灵,在明明可以瞬间将他生死吞噬的情况下,却还有玩的兴致,这说明……这五大王级巅峰怨灵,其实是有神智和智慧的? 在李牧的了解之中,普通的怨灵,没有灵智和意识,有的只是对于血肉的鲜活渴望。 就如同地球上末日电影生化危机里面的丧尸一样,只知道吃人和破坏。 但王者巅峰级别的怨灵,似乎是已经摆脱了对于血肉的渴望? 这些念头,一瞬间,都在李牧的脑海里闪过。 但似乎对于他的脱身,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猫戏老鼠,总有玩腻了的时候。 而一旦玩腻,那就是老鼠被扑杀的死期。 李牧可不想成为那只被玩腻了之后杀掉的老鼠。 他像是皮球一样,被五大巅峰王者怨灵抽来抽去,不断地撞击,白骨右臂和轮回刀的光焰,再加上强横的肉身,能够保证他不受伤,但想要逃走,却是根本没有可能。 “这样下去,要挂。” 李牧飞快地想着办法。 有什么办法,可以克制这些怨灵的力量呢? 这些怨灵,都是死物。 或者说,半生半死? 肉身都已经腐烂成为了白骨,本源也都消散了,唯有一缕执念不灭,所以才附着在身躯白骨上,说起来,和百鬼星世界之中的灵魂极为相似……等等,百鬼星世界? 李牧突然想到,轮回刀来自于百鬼星,它的力量,可以克制普通的怨灵,甚至在刚才一击之下,连巅峰王者级别的章鱼怪,都被斩下了一段触手。 这意味着…… 李牧突然想起来,自己在百鬼星世界的时候,修炼过阴气鬼气。 他是以骨圣山的【碧落黄泉两象经】以及先天功秘术,共修鬼气,将其炼如体内。 如果现在褪去混沌真气,化作鬼气,当如何? 李牧想到了这里,觉得有必要冒险一下。 在不断地被轰击中,李牧心念一动,体内的混沌真去悄然收敛于丹田海的深处,宛如消失一般,那许久未曾修过,也没有运转过的百鬼星死气的力量,瞬间遍布全身。 接着李牧整个人的气息,骤然就变化了。 正在兴高采烈地‘玩’李牧的五大王者巅峰级的怨灵,突然各自都尖叫一声,像是遇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一样,惊慌失措地后退。 “咦?” 一个惊呼声,在虚空之中响起。 这个声音,并不带任何的针对,但不知道为什么,李牧的心脏,像是被这声音狠狠地重创了一下一样。 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远处天柱骨山顶端血海云层的方向。 直觉告诉李牧,这个声音,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退。”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还没有等李牧弄明白怎么回事,那五个巅峰王级的怨灵,身形瞬间虚化,消失在了原地,化作光华,朝着天柱骨山的方向飞射而去。 而周围的如汪洋巨浪一般的怨灵大群,也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如果之前五大王者巅峰级的怨灵现身,只不过是让它们克制了自己对于血肉的渴望,但依旧觊觎李牧的话,那刚才那个声音的一个‘退’字,就让这铺天盖地成千上万只的怨灵,瞬间连嗜血肉本能都消散了个干干净净。 一阵风吹过。 李牧看着周围空荡荡的山坡,一阵错愕。 刚才还是生死危机的关头。 结果现在搞得就像是海啸降临之前的沙滩一样鬼影子都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啊。 李牧觉得莫名其妙。 他刚才只是想要尝试一下,催动鬼气,伪装成为和怨灵一样的‘自己人’,谁知道竟然闹出这么这么大的动静,这算是怎么回事? 吓退了敌人? 还是说……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 那个奇异的声音,莫非就是金银王口中的那个‘死去的神明’? 李牧呆了呆,第一时间转身就朝着外围飞奔。 不管怎么样,现在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先逃到安全地带再说。 这时,天空之中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多。 一道道血色闪电,疯狂闪烁,密密麻麻地出现在了天柱骨山上空,劈到了血海云层里。 血色的云气宛如被烧开了的油锅一样,疯狂地翻滚着,似是有什么可怕的怪物魔神,要从里面挣脱出来一样。 李牧在狂奔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那些阴寒死气的区域,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了绿树花草,之前他走过的枯叶堆积的区域,竟然也是已经被茂盛的草木所覆盖,根本不像是刚刚生长出来,而像是已经生长了数十年数百年一样。 原本的破败荒瘠之地,变的水草肥美生机勃勃。 而这些树木和野草,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生长着。 有什么大事,就要发生了。 李牧加快了速度,疯狂地朝着外围区域飞射。 一炷香时间之后。 他终于到了安全区域,脱离了天柱骨山之境。 李牧停下来,回首望,一下子,整个人就惊呆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 原本死气阴沉白骨堆积的可怕骨山,已经彻底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古木参天,绿草凄凄,瀑布如玉龙,白云似银带,美丽到了极点,仙气飘飘的仙境之山。 血海云层消失了。 漫天的血色闪电,也消失了。 在那宛如绿色天柱一般的山顶上,远远看去,有一个百米高的模糊身影,盘膝而坐。 一开始李牧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或者是有什么石头树木之类的,远距离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影而已,是一种视觉假象。 但是当他运转功法,以天眼看去时,那的的确确是一个真正的‘人’。 按照身形比例来看,那‘人’大概有百米高,算是巨人一类,身上穿着鲜红色的战袍,身边插着一柄战戈,盘膝坐在山巅,似是坐在神仙云海之中一样,应该是闭着眼睛,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李牧一看之下,莫名其妙心跳的厉害。 心脏砰砰砰砰像是在战鼓上擂出一曲将军令一样。 他连忙运转先天功,强行压下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心脏狂跳。 那人,就是刚才开口说话,一个‘退’字,令五大王者巅峰级的怨灵退去,也令数以亿计的怨灵消失的干干净净的人,是金银王手口中的‘死去’的神灵? 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哎哟,大哥,你还活着?安全走出来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 胆小怕死的金银王,带着一群血蝙蝠小弟们,从远处鬼鬼祟祟地飞来。 看到李牧,金银王一副万幸大喜的样子,飞过来,一双骨翅抱着李牧的大腿,道:“太好了,大哥,您可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啊,我正要调集孩儿们去救你,哪怕是死,也要与你死在一起呢,谁知道你竟然出来了,呜呜,感谢上天。” 这货说着,眼睛里,竟然还真的是挤出来了几滴眼泪。 李牧二话不说,抓住金银王就是一顿胖揍,砰砰砰打的它两个眼眶地黑了,这才罢手。 “大哥,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贪生怕死丢弃你,而是跑出来调集军队啊。”金银王一副甜美女声,谄媚地向李牧解释。 挨一顿打算什么,只要是能够让李牧愿意在未来出手,为它破除净化障碍,突破兽王级,别说是挨打,就算是吃屎,它也不会在意的。 李牧道:“什么误会?我知道你是去找小弟救我啊……咦,你不会以为我刚才打你,是因为你丢下我逃跑的原因吧?” 金银王脸上一阵懵逼:“大哥,那为啥啊?” 李牧伸了一个懒腰,道:“没啥,就是看到你太高兴,忍不住想要打你。” 金银王:“……” 阴险无耻的人类。 它无语了。

上一篇   0717、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