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3、猜错了? - 圣武星辰

0723、猜错了?

李牧冷笑看着他:“怎么?不好出手吗?” 青狐族长心中知道,李牧对于自己父子有成见,防备之心未必彻底松懈,这也正常,在天狐秘境之中,大敌环伺,何况双方曾经有过龌龊。 “好,既然李公子要我出手,那我便出手,只是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了,青狐神大人让我保你,若是你死了,我也有很大的麻烦。” 青狐族长说完,又对青狐少主道:“不要大意,小心行事,我们父子的性命,就全牵系到李一刀的身上了。” 青狐少主面色严肃地点点头。 青狐族长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李牧若有所思。 这时,应媛媛小心翼翼地靠近,道:“李公子,你……没事吧?”她看着李牧身上的伤势,尤其是那个依旧前后透亮的剑孔,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关切。 李牧点点头,道:“无妨。” 这时,廖碧婷走过来,冷哼道:“哼,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你太多杀戮的结果,杀人者,人恒杀之,李一刀,希望你以后,能够设身处地地为他人想一想……” “婷儿,你别说了。”应媛媛连忙制止她。 廖碧婷大声地道:“为什么不说,这就是教训……哼,这个吃了,可以祛毒疗伤。”她一扬手,一个碧绿色的丹丸,丢在了李牧的膝盖上。 应媛媛吃了一惊,道:“婷儿,这可是你的……” 廖碧婷直接大声地道:“没错,就是我随手炼制出来的小玩意儿,试验品,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她瞥了李牧一眼,冷冷地道:“爱吃不吃,不吃就扔了吧,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 应媛媛惊讶地看着廖碧婷。 廖碧婷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就朝着远处走去,留下一个骄傲的背影。 应媛媛看向李牧,还想要说什么,但李牧摆摆手,她就只好把话重新放回到肚子里。 “唉,这又是何必呢,这个丫头啊。” 应媛媛叹息着。 很快她却惊讶地看到,李牧并没有如她想象那样,将膝盖上的绿色丹丸丢掉,而是拿起来,看了看,没有犹豫,将其直接丢进了嘴里。 然后,李牧继续运功疗伤。 应媛媛呆了片刻,然后心中,不由得对这个男人,有了更高的评价。 因为只有她知道,婷儿丢过去的那颗丹药,哪里是什么随便炼制的试验品,分明是这一次进入天狐秘境之前,人族廖家为婷儿求来的【九转生生丸】,三品仙丹,可治疗毒伤、创伤,有奇效,有了这样的丹药,几乎等于是多了半条命。 那是太珍贵的丹药。 婷儿这个傻丫头,明明心中,那么在乎李一刀,曾经因为李一刀的离去而痛哭出声,巴不得再见李一刀,真正见了,却又是嘴上不饶人,明明是一番好意,却说的如此随意…… 还好,李一刀并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盛气凌人又刚愎自用的人,他显然是看出来丹药的价值不凡,也体会到了婷儿的一番用心,所以才接受了婷儿的好意。 这个男人,表面上看起来杀戮冷酷,一张银色面具,似乎是将他与这个世界隔绝开来,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神秘感,但实际上,内心里,还是很温暖的。 这样的人,比那些表面上看起来仁义道德,温文尔雅,背地里鸡鸣狗盗、男盗女娼的人,实在是好太多太多了。 轰隆! 远处突然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爆裂之声。 青狐少主眼睛里,猛然有精芒流转。 其他十几名天骄,还有应媛媛廖碧婷等人,也都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是青狐族长出手了。 天空之中一只巨大的青色妖狐幻象,似是要吞噬天地一样,释放出可怕到了极点的威压,正在与一道黑影战斗着,难分难解,恐怖的能量波动,犹如蘑菇铅云一样爆裂辐射开来。 胜负难料。 李牧站起来,只看了一眼,便道:“我要离开此地了,你们最好不要跟来。” 说着,他直接朝着山岭更深处走去。 青狐少主脸上浮现出怒色。 这样不配合的对象,真的是不好保护。 自己一直以来,也算是身居高位,各方追捧,现在拉下脸来,给人当保镖,结果对方还这么不领情……但他也不敢呵斥李牧,只能带着其他人,一起跟上。 “李公子,你要去哪里?”青狐少主强忍着怒气道。 李牧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距离战场越远越好,免得被波及。” 其他人都无语。 这位爷还真的是把青狐父子当成是劳工来使用了啊。 青狐族长还在远处拼命,结果你现在就直接要逃了? 青狐少主道:“也好,去了安全的地方,等到秘境结束,就没有危险了。” 李牧也没有理他,直接往前走。 为了避免被敌方强大的护道人发现,所以只能采取在地面上行进,无法高空飞行。 翻过几座山岭,李牧停了下来。 因为前面,又出现了一个人。 【剑神】王言一。 他的手中,拎着一颗带血的头颅。 一张没有什么表情的僵尸脸,神态已经凝固。 是鬼蛊圣子。 砰! 王言一将鬼蛊圣子的头颅,丢在李牧的脚下。 “送你的礼物。”王言一道。 李牧面具下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走过去,道:“多谢了……” 话音未落。 他突然一刀斩出。 刀光如月光。 “你……”王言一的脸上,浮现出极度震惊之色,整个人一瞬间,就被这刀光劈为两片。 李牧按刀而立。 眉心之间,竖眼睁开,周围观察。 原本被丢在地面上的那颗头颅,突然竟是长出两只小脚,带着头颅,化作一道流光,飞快地逃去。 李牧抬手,又要出刀,却突然闷哼一声,左肩的剑孔伤口,被牵扯到,又有血水迸射出来。 最终那鬼蛊圣子的头颅飞逃走了。 而被李牧一刀劈为两片的王言一,身形却像是漏气了的气球一样,飞快地干瘪下去,没有什么血肉,最后化作了两张皮,铺在雨地上。 鬼蛊术;皮影。 这种手段,惟妙惟肖,真假难辨。 可惜李牧有【破绽之瞳】,自然是一眼看出。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引起了李牧的怀疑。 当日在诛仙台上,王言一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鬼蛊圣子击败,当日受限于擂台决战,鬼蛊圣子还有许多手段,没有施展,蛊术在野战之中,才会发挥出真正不可思议的威力,到了天狐秘境之中,王言一想要击杀鬼蛊圣子更难,所以当王言一全身上下毫发无损地拎着鬼蛊圣子的头颅出现,李牧心中,当然会警惕。 看着地上的人皮,李牧心中越发警惕。 各大隐世家族、奇术世家,很多手段,真的是防不胜防。 这个鬼蛊圣子,得堤防着一点了。 “我要再休息一下。” 李牧捂着自己左臂上的伤口,背靠一颗大树,盘坐下来,调息运功。 青狐少主道:“李公子何不忍耐片刻,等到了安全区域,再疗伤也不迟,否则的话……” 但任他说什么,李牧却是理也不理。 他只能摇着头闭嘴。 一边的应媛媛和廖碧婷两个人,有些担忧地看着李牧。 刚才李牧伤口崩裂,无法出刀的那一幕,被他们都看在眼里。 为何他服用了【九转生生丹】,伤势还是没有明显的好转? 廖碧婷皱着眉头。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自己手中的疗伤之物,好像没有更好的了,如果【九转生生丹】都不能治疗李牧的伤势的话,那……该怎么办? 青狐少主吩咐周围的天骄,开始警戒,布置暗哨。 暴雨夜,冰雹不断。 一般的恶劣天气,对于强大的修士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但是青狐少主和天骄们,惊讶地发现,寒气袭来,他们哪怕是运功抵御,竟然也会感觉到寒冷,像是普通人置身冰窖的那种感觉。 怎么回事? 廖碧婷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应媛媛连忙递过去一颗火龙珠,帮她御寒。 廖碧婷才觉得有些温暖了,扭头一看,十几米外属下的李牧,发丝之上,竟是凝出了冰霜,面具上也有冰层覆盖,她想了想,咬着嘴唇,走过去,将火龙珠丢在了李牧的脚边。 “不要多想,我这是可怜你,哼,一个重伤的病残,可别冻坏了。” 她咬着嘴唇小声的解释,声如蚊呐,也不管李牧有没有听到,又站的远远地。 应媛媛真的是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这位好闺蜜。 明明有爱,内心里柔软的要死,却骄傲的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带刺的玫瑰。 等到黎明的时候,远处暗哨的一位天骄,急匆匆地跑来,汇报说,有敌方的天骄,正在朝着这边靠近,而且人数还不少。 青狐少主听了,当即来到李牧跟前,将情况一说,道:“李公子,我们得赶紧撤离了。” 李牧睁开眼睛,看了看他,道:“我疗伤的关键时刻,不能动。” “可是……”青狐少主急了。 李牧道:“你不是来保护我的吗?是时候,展现你的诚意了。” 青狐少主又急又气。 最后,他抽出腰间的长剑,道:“应媛媛廖碧婷,还有张猛蔡司,你们四个人,留下来保护李公子,其他的人,随我拦截,争取时间。” 他带着人,去拦截了。 李牧没有说话,但表情却是有一些疑惑。 难道之前猜错了?

下一篇   0724、合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