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6、诛神? - 圣武星辰

0726、诛神?

诛神。 这是一个古老而又惊悚的名词。 从影长老的口中说出来,多少有一种大逆不道的味道。 但也带给了一些人莫名的兴奋。 李牧看到很快就反应过来,而且做出了如此胆大包天举动的关震和影长老,突然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仿佛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对付一尊神灵一样。 这么有信心? 李牧在一瞬间,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些事情。 而眼前的战斗,已经彻底展开。 两大王者境圆满的强者,联手围攻青狐神状态之下的应媛媛。 应媛媛往前两步,站在原地,一掌一章,不断地击出。 那纤纤美丽的玉掌,拥有无与伦比的威能,便是遥遥一击,关震与影长老两人,都不敢缨其锋芒,不敢正面硬接,只能躲避游斗。 玉色纤巧的手掌,每按出一次,虚空之中,就有道音雷鸣,天穹犹如沙滩,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凹陷掌印痕迹。 “父亲,你没事吧?”青狐少主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惊喜地过去,扶住了青狐族长。 青狐族长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原本温文尔雅英俊秀逸的中年人,此时犹如从血池中爬出来的死人一样,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然后运功,略微调息了片刻,摇头,道:“我为狐神大人掠阵,小彦,你去保护李公子。” 青狐少主闻言,极为犹豫。 毕竟是李牧的刚愎自用,让大家陷入如此险境。 他心中,已经是不满至极。 青狐族长瞪了他一眼,喝道:“什么时候,怎么能再意气用事?” 青狐少主沉默地转身,来到了李牧的身前。 李牧看了看他,想要说什么。 但青狐少主直接冷哼了一声,站到了李牧身后,显然是并不想要与李牧对话。 李牧嘴角微微一撇,也就没有再辩解什么。 倒是廖碧婷觉得,有必要替李牧解释一些什么。 但当她回头的时候,青狐少主冷冷地盯着她,一副免开尊口的架势,廖碧婷只好真的闭嘴了。 毕竟她的身份,和青狐少主比起来,天差地远。 甚至她自己也想的很清楚,自己与李一刀之间,同样天差地远,更是不可能。 天狐秘境之中发生的一切故事,大概也只是她生命之中的一个小插曲吧,如果能够活着离开天狐秘境,那这样的插曲,只会是尘封的记忆而已。 一路上以来,很多次,她都想要为李一刀做点儿什么。 但哪怕是将珍若性命的仙丹交出去,似乎也都帮不上太多。 廖碧婷很沮丧。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好像只有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给予他力所能及的支持,哪怕这种支持,只是一种苍白的表态而已。 阵营分明。 伤痕累累的归顺青狐族的天骄们,在四面隐隐将李牧簇拥,形成一个保护圈。 而归顺了天神族、幽冥影族、魔龙族、紫焰族的天骄们,则是又在外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李牧等人包围了起来。 青狐神与两大巅王者境圆满强者的交锋的最终结果,毫无疑问,将决定着两个阵营的人命运。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神二王的战斗之中。 而李牧的目光,却是扫过其他敌对天骄,一张一张的面孔,有熟悉的,但大部分陌生,脸上有着不同的表情,怀着不同的欲望。 但有一点,却是无一例外。 都很年轻。 这些年轻的天骄们,每一个,都代表着各自所在星区新生代最优秀的一层,身上承载着无数同辈的期望,也拥有着璀璨的光环。 “你们都来杀我?” 李牧看着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开口问道。 风行云冷笑了起来。 皇甫承道道:“怎么?李一刀,你怕了?” 叶天邪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噬灭魔龙】敖九川也如盯着死人一样,盯着李牧。 但李牧对于这几位巅峰天骄的姿态,没有任何的回应,而是对其他普通天骄道:“念在你们与我并无深仇大恨,再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转身离开这里,我可以既往不咎。” 数十名天骄,面色不一。 皇甫承道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了起来:“李一刀,你真的以为,你现在高枕无忧了吗?哈哈……” 李牧依旧不理会,只是对其他天骄道:“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各位依旧不珍惜,勿谓言之不预也。” 其他天骄的神色,各有不同。 但依旧是没有人离开。 风行云等人依旧在嘲讽,但李牧不再说什么了。 他再度看向一神二王的惊世战斗。 天眼观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所以李牧其实并不怎么担心。 果然,胜负很快就揭晓。 轰隆! 巨大的爆裂声之中。 关震吐血倒飞出去。 影长老也尖叫着,身形被打散,化作稀薄的魔气,逃逸出数千米…… 二王败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幕,来的这么快。 风行云、皇甫承道等人则是面色大变。 “天神剑式;神剑斩妖曲。” 关震再祭神剑,施展禁忌之招。 漫天剑华,犹如暴雨。 “影流无限杀。”影长老也是拼了。 漫天黑色魔气,化作疯狂军阵,各种魔神影像重重,汹涌而来。 双王都是活出了老命。 青狐神浑身青色神辉弥漫,犹如光圈,一层一层,神辉弥漫出去,她依旧是很简单地抬起纤美玉掌,直接一掌,按出去。 极道之招的对撞。 神与王的交锋。 天空之中,再度响起了关震的痛呼和影长老的尖叫。 狂乱的能量乱流,弥漫辐射。 在这一瞬间,李牧捕捉了一幕奇怪的画面。 以先天功法眼之术,他突然看到,败退中的关震和影长老的表情,略有一些诡异,仿佛并不是惊慌,而是一种…… 是一种期待和冷笑。 一道闪电瞬间掠过李牧的脑海之中。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李牧大声地道:“小心……” 话音未落。 一截青色的尖锥,从李牧的右胸部位冒出来。 锥尖,滴着血。 “哈哈哈哈哈哈……” 青狐少主的狂笑声响起。 青锥刺的尾部,握在他的手中。 这样的变化,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廖碧婷疯狂地冲向青狐少主。 青狐少主松开锥柄,第一时间后撤。 但李牧的目光,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伤势。 他脸上浮现出愤怒和震惊之色,眼睁睁地看到,在同一瞬间,原本站在青狐神身后的青狐族长,也将一个青色的剑状尖锥刺,插入了青狐神的后背。 然后,青狐族长疯狂后退。 青狐神反应过来,反手一掌击出。 “哇……”青狐族长硬抗了这一掌,狂喷鲜血,却也借力,倒飞出去数千米,在半空之中,与关震,影长老三人,并肩而立。 他擦拭着嘴角的血迹,面色苍白,但眼神却有着前所未有的疯狂,似是发癫一样狂笑:“哈哈哈哈……” 这是一种阴谋得逞的狂笑。 青狐族父子近乎于相同的狰狞癫狂的笑声,在黎明时分的山岭之间,显得无比的刺耳,无比的可怖。 谁都没有想到,在此之前,哪怕是死,也要完成青狐神命令的两人,在最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同时选择了背叛,用最卑鄙的暗算方式,成功地刺杀了青狐神和李一刀。 从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英雄,到心思诡秘卑劣无情的刺客,不过是一次抬手以刺的距离而已。 这是一次……赤裸裸的背叛。 这是一次叛神。 青狐族长偷袭了青狐神。 信徒出卖了偶像。 青锥刺闪烁着奇异的符文光束,神秘而又苍老,仿佛是历经了岁月沧桑变迁一样,斑驳的纹理,甚至还有一些脱落的青皮,但刺在应媛媛的体内,却造成了不可思议的效果。 青狐神想要将这青锥刺拔出来,但无论她如何用力,竟是无法拔出丝毫。 青色的神辉,飞快地散去。 神力在弥散。 “诛神锥,专门为你准备的神物,就算是真正的神灵,中了这样一锥,也会重创,何况你只不过是灌体附身。” 青狐族长面色阴毒地道。 “你竟敢渎神?”青狐神张口,依旧是应媛媛的身躯,但是声音却有了变化,属于碧言的声音,开始变得不稳定。 “渎神?哈哈,虽然你的真身未来天狐秘境,但为了保护李一刀,你灌注了太多的神力,被诛神锥刺中,你的本体,不死也是重伤,哈哈,很快就会有人去青狐神庙中灭杀你的真身,我不只是要渎神,更是灭神,哈哈哈哈……从此以后,青狐族,我就是神。” 青狐族长嚣张疯狂地大笑着。 青狐神扭头,看向李一刀,身上的青色神辉,已经消散的差不多,声音也是断断续续,艰难地道:“李……李……李公子,对……对不起,你……快逃……” 说完,所有的清辉神力,瞬间消散。 青狐神的神力和意识,彻底从应媛媛的身躯之中消散,退了出去。 应媛媛缓缓睁开眼,看到自己的胸口,插着一只青锥,顿觉前所未有的剧痛,眼前一黑,身体一软,直接倒下去。 “媛媛……”廖碧婷大叫着,疯狂地冲过来,抱住了自己的闺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