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9、青狐陨落 - 圣武星辰

0729、青狐陨落

原本李牧想要保护的人,除了应媛媛和廖碧婷之外,还有青狐父子,以及归顺了的其他十几个天骄。 他表面上看起来不近人情,刚愎自用地为难青狐父子,实际上一方面是为了考验这两个人,另一个方面则是为了来到这片变化了的死亡之地,利用沉睡在地下无情无尽的白骨怨灵,来作为最后的底牌。 这张底牌,在天狐秘境之中,可以说,基本上是无敌的。 只要是心怀善意的和忠诚的朋友,李牧催动百鬼星死气之力,都可以保护。 但李牧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到最后,自己还是被青狐父子精湛的演技给欺骗了。 不只是他,就连青狐神碧言,也被欺骗了。 突如其来的背叛和暗算,打破了李牧的计划。 更加之命的是,如果不是青狐少主刺入李牧体内一枚【诛神锥】仿品,镇压了他的肉身之力、真气修为等一切力量,就算是无法救下青狐神碧言,但至少可以救下廖碧婷。 但现在,死的死,伤的伤。 李牧就像是一个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桶。 愤怒,无处发泄。 必须发泄。 他将以百鬼星死气为媒介,在地面上,描绘出一个阴气森森的百鬼星阵法,将廖碧婷和应媛媛的身躯,都保护在其中。 然后,他手握着轮回刀,缓缓地站了起来。 身上的伤口,千疮百孔,鲜血在流淌。 他毫无所觉。 天眼撑开,透过重重叠叠无穷无尽的白骨怨灵,李牧盯上了在怨灵之海之中,疯狂地挣扎、反抗,惊恐地怒吼着的风行云、皇甫承道、青狐父子等人。 “死在白骨怨灵的手中,便宜了你们。” 李牧身形一动,全身死气缭绕,化作一个幽影一般,融入到了白骨怨灵之海中。 这样的环境,就算是关震、影长老和青狐族长这样的王者圆满境界的修士,超过了百米,也无法视物,就犹如陷入到了昏暗的海水之中一样。 但对于李牧来说,天眼加上百鬼死气,他如鱼得水。 李牧手中握着轮回刀,如一条捕猎的深海狂鲨一样,寻找着猎物,小心翼翼地靠近着。 …… “该死,必须冲出去。” 青狐族长又惊又怒。 他尽力催动一颗青色的眼珠,悬浮在头顶,形成青光护罩,将自己和青狐少主保护在其中。 这是他连续被破数件防身至宝之后,最后的手段了。 密密麻麻的白骨怨灵,疯狂地冲击碰撞着,甚至在接触之后,会被青色护罩灼伤炼化,但却前赴后继舍生忘死地冲来。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 如青狐族长、关震以及影长老等人,不是无法杀死白骨怨灵。 他们的一些手段,可以瞬间一灭一大片。 但问题是,不管威力多大,不光杀伤多少,这些白骨怨灵却偏偏不害怕他们。 而李牧催动了百鬼死气阴气的力量之后,未见得灭杀了多少,但白骨怨灵却对李牧恐惧无比,不敢靠近他,就好像是老鼠天性骨子里惧怕猫一样。 李牧在白骨怨灵海之中,游弋片刻,最终盯上了青狐父子。 对这两个人,李牧恨之入骨。 他悄悄靠近,到了跟前,突然一刀斩出。 轰! 青色的光照,被斩出一道道的裂缝。 其中的青狐父子,巨震之下,隔着青光护罩,看到了外面带着杀意和冷笑,置身于白骨怨灵之中,但是却安然无恙的李一刀。 摘去了面具的李一刀,令他们有点儿陌生。 但这张脸上,那种刻骨明心的疯狂仇恨和杀意,却领他们不寒而栗。 为什么李一刀不会被白骨怨灵攻击? 他们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画面。 “你……李一刀,你想干什么?” 看到李牧再度缓缓地举起刀,青狐少主尖叫了起来。 他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骨不可遏制地升腾起来,顺着脊柱,直冲后脑勺,最后几乎将他的天灵盖给掀飞。 李牧用实际行动回答。 这一刀,狠狠地劈斩在了青光护罩上。 咔嚓咔嚓。 青光护罩在李牧纯粹狂暴肉体之力的轰击下,弥漫出越来越多的白色裂纹,蔓延开来,仿佛是随时都会破裂。 “不……别,不要。” 极度的恐惧淹没心头,青狐少主心胆俱裂地大叫了起来。 一旦护罩碎裂,会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用脚指头,都可以想到。 李牧没有理会他。 又挥出一刀。 咔嚓! 清脆的响声,像是琉璃破碎一样。 这一下子,就连青狐族长也都有点儿慌了。 为了演戏,骗过青狐神,之前他们父子都收了不轻的伤势,那可是实打实的伤,而非是伪装出来,因此导致实力受损,还未完全恢复,在支撑白骨怨灵围攻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些吃力。 哪怕是青狐族长王者境圆满,也全力施为才勉强撑住。 但现在有了李牧这个杀星,一旦击碎护罩,他们父子,危在旦夕。 “李一刀,有话好好说,切勿动手。”青狐族长这个时候,脸都绿了。 谁能想到,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的李一刀,竟然能够用这种手段翻身呢? 现在,他们得求着他了。 李牧冷笑道:“这话,不可能好好说了,你们两个,都得死。” 他再度挥出了第三刀。 “该死……杀!” 青狐族长抬手,击出一道青色流光。 是一颗青色的狐牙,昔日供奉在青狐神庙之中的宝物,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李牧以轮回刀一挡。 他被震飞出去数百米。 但也就仅此而已。 困兽犹斗的青狐族长,想要隔着护罩击杀李牧,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 李牧很快再度飞来,一刀斩杀在了青色护罩上。 肉眼可见的白色裂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等等,等一等,李一刀,一切都好商量……”青狐族长大声地恳求,道:“你要什么都可以,不要动手,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他怕了。 怂了。 李牧道:“让去青狐神庙对付碧言的人,撤离,不要动手,能做到吗?” “这……”青狐族长道:“此事不是我所能控制,且如今与外界断绝了联系,这……只怕此时,已经迟了啊。” “迟了?”李牧再度挥刀,斩在青色护罩上,护罩向内凹陷,触目惊心,道:“那你就去死吧。” “啊啊啊,不要,李一刀,你到底想要什么,”青狐少主尖叫了起来,道:“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放过我们,我愿意此生为奴,供你差遣,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放过我,我不想死。” 他已经频临崩溃,彻底放弃了自尊。 李牧手中的刀,缓缓地收起来。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残忍的神色,道:“想活命?好啊,杀了你身边的那个人,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你们自己选吧。” 青狐族长和青狐少主,顿时都一愣。 旋即,青狐族长怒道:“李一刀,你竟然用这种卑劣的挑拨手段,我们乃是父子,血浓于水,你的诡计,不会得逞的,你……” 话音未落。 他的表情,突然凝固。 一柄长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青狐少主握着剑柄,神色苍白,有些癫狂,但却大吼着,面对着父亲震惊的米光,他像是在辩解地道:“对不起,父亲,对不起,但是我想要活下去,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你……我……我是你父亲,是你爹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孽子。”青狐族长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哀和愤怒,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青狐少主狂吼道:“你既然是我爹,那就为了我,去死吧,你死了,我才能活着。” 他抽出长剑,挥剑再刺。 青狐族长终于无法忍受。 巨大的愤怒和绝望之中,他出手,一掌拍在了青狐少主的天灵盖上,王者圆满境界的修为爆发,瞬间就将青狐少主斩杀。 软绵绵的尸体,从几乎支离破碎的青色光罩之中跌落出去,然后瞬间就被包围在外面的白骨怨灵,啃噬成为一片片白骨,从半空之中跌落。 李牧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李一刀,你好毒啊。”青狐族长怨毒地盯着李牧。 李牧面无表情,道:“被背叛和暗算的滋味,如何?” “哼,废话少说,你刚才说过,只要杀了身边的人,就可以活,我已经杀了我儿子,李一刀,你乃是正人君子,说话要算数,快救我。”青狐族长语锋一转,神色焦躁地道。 李牧闻言,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充满了嘲讽,讥诮,轻蔑和鄙夷。 青狐族长一下子,面色变了,道:“你……难道你要出尔反尔?” 李牧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为什么不呢?你们父子,口口声声说要保护青狐神,将碧言是做是宗族之神,愿意奉一切命,最终还不是背信弃义?我是正人君子?哈,可笑啊,你这种无信无义之人,也配拿这种话来挤兑压我?刚才,你品尝到的,是背叛的痛苦,现在,我要让你明白,被别人欺骗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滋味。” 话音落下。 李牧狠狠地挥刀。 咔嚓。 青色的护罩,最终彻底破碎。 疯狂的白骨怨灵,宛如无孔不入的水银一样,从裂缝之中钻进去,犹如跗骨之蛆,将青狐族长密密麻麻地覆盖。 “啊,不……” 绝望而又惊恐地哀嚎和尖叫。 他在拼命地挣扎,施展各种神通,想要抵挡无穷无尽的怨灵。 身为王者圆满境界的强者,他坚持的时间,要比青狐少主和其他天骄坚持的时间长了许多,足足被无穷无尽的白骨怨灵,啃食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在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之中,最终完全化作了白骨,彻底死亡。 青狐父子,死。 李牧目光一转,看向了风行云、皇甫承道等人所在的方位。 今日,谁都跑不掉。 都要死。

上一篇   0728、李牧的复仇

下一篇   0730、李牧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