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3、叛徒? - 圣武星辰

0733、叛徒?

食蛟魔猿力大无穷,那黑色的锁链,足有数万米长,其中一头刺入他魔神一般的身躯,因为时间太长,导致血肉和锁链都已经生长在了一起,被他当做是武器,挥舞之间,宛如黑色的龙蛇,不断地朝着‘死去的神明’抽打而来。 李牧也是以肉身之力强横而著称的,但力量和这头食蛟魔猿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远。 ‘死去的神明’猛地站起来。 他将原本握在手中的一截黑色断剑,插在了地面上,然后反手拔出了身边破损的战戈。 瞬间,他整个人的气势就变了。 李牧也觉得眼前的景象一变,呼吸一滞,似是有千军万马在冲阵一样。 这个百米高的小巨人,浑身散发出了金戈铁马的血煞之气,似是一位百战归来,浑身浴血的铁甲将军一样,令人不敢逼视。 叮! 战戈挥动。 一击之下,就将抽过来的一根铁索,直接点为废铁,化作黑色粉末铁屑,在半空之中迸射开来。 一些铁屑碎片甚至弹飞出去,倒射进了食蛟魔猿的体内,鲜血淋漓。 同时,‘死去的神明’反手挥戈,轰击在一柄飞来的石斧上,直接将石斧震飞出去。 长戈如急电,刺破云海虚空。 丢失了石斧的巨型尸魔,只能以草盾阻挡。 轰! 矛尖所刺的位置,迸发出一层层肉眼可见的光圈,朝外辐射。 那草盾的藤蔓疯狂地闪烁绿芒,强横的冲击波迸发,巨大的尸魔直接被轰飞,撞塌了身后无数山峰,犁开了大地。 ‘死去的神明’身高不过百米,而那巨型尸魔则是数千米高的怪物,但这一击之后,力量强弱,高下立判,差距太大。 九头神鸟的唳吼之声传来,无形音波破开云海。 七彩神火,化作龙鸟之形,疯狂地席卷而来。 同时,神鸟利爪如雷,撕扯抓过来。 ‘死去的神明’以战戈挥舞,将神火击散。 他直接从天空之中,腾跃而起,犹如神禽,动作刚猛霸烈,至极一击,就将九头神鸟其中的一个头颅,一戈点碎。 同时,他的身形,也落在了九头神鸟的背上。 这个时候,李牧才注意到,九头神鸟的背部,竟然安装个一戈奇异的神座,完全可以容纳‘死去的神明’坐下,甚至还有一些大。 “唳!” 九头神鸟……不,此时应该叫做是八头神鸟,疯狂吼叫,然后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想要将‘死去的神明’直接甩出去。 然而‘死去的神明’一手抓住战戈,一手揪住神鸟背羽,竟是如履平地一样。 他单手挥动战戈,矛尖宛如流星一般,数次闪烁。 砰砰砰! 白骨迸射,鲜血飞溅。 三颗头颅崩碎。 八头神鸟瞬间变成了五头神鸟。 七彩火焰从神鸟的体内爆发出来,将它自己瞬间笼罩,化作了一头巨大的火鸟,灼烧之力,连空间壁障都犹如铁水一样融化了开来! ‘死去的神明’脚下猛然发力,一下子将五头神鸟踩的朝大地坠落下去,七彩鸟毛乱飞,而他则借势直接再度腾跃起来,凌空一戈,刺向了重又冲来的食蛟魔猿。 李牧观战的非常仔细。 食蛟魔猿偌大的身躯,宛如天柱,结果直接被‘死去的神明’一脚踢翻,重重地摔在地上。 不过,数十条巨型黑色锁链,浸润着食蛟魔猿的鲜血,似乎是被赋予了某种奇异的威能,有生命了一样,直接蜿蜒过来,将‘死去的神明’层层捆住。 这时,巨型尸魔的战斧,破开云海,直接朝着一时难以挣脱的‘死去的神明’的脖颈砍去。 “小心……” 李牧忍不住大喝。 嗖! 插在大青山之巅地面山的黑色断剑,突然自动飞射,挡住了这一斧子,同时断剑一个飞旋,宛如黑色闪电,似是利刃切豆腐一样,将缠绕‘死去的神明’的黑色带血铁索,全部都斩断了。 ‘死去的神明’脱身而出,手中的战戈犹如鞭子一样抽出去,直接在食蛟魔猿的脸上,抽出一道深可及骨的带血裂痕,将其右眼,直接被抽爆了。 轰隆。 半径数十米的眼球,直接掉下来,掉在了李牧的身前,在地面上砸了一个坑。 李牧心中一阵恶寒。 这眼珠子似乎还有活力,在滴溜溜地转动,似是要飞起来,重新飞回到食蛟魔猿的眼眶里面去一样。 李牧二话没有说,直接拔刀,一刀就斩在了这巨型眼球之上。 一道缝隙,在刀锋之下裂开。 眼球的坚韧程度,比李牧预想的强悍很多。 不愧是王者之上生灵的眼球啊。 他正要挥出第二刀,突然意外的变化出现。 一道金银相间的流光从旁边飞出来,速度极快,落在了这个巨型眼球之上。 “老大,自己人,别出刀。” 是金银幅王的声音。 李牧手中刀一抖,勉强收住。 “老大,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金银幅王谄笑一句。 她的尖嘴,直接顺着李牧斩开的缝隙,探进了眼球的内部,就像是在吸椰汁一样,奋力地吸了起来,一脸陶醉的表情,好像是瘾君子在吸烟一样。 李牧一怔。 金银幅王这货,绝对是无利不起早。 难道这眼球,竟然是宝贝不成? 刚才金银幅王也不知道是藏在哪里,但能够这么快出现,必然是不远,也许就在大青山之中,为了这眼球,它不顾一切地冲出来,眼球的价值,肯定不菲。 于是李牧毫不客气地一脚,就将金银幅王给踹飞了。 正在汲取眼球浆汁的金银幅王,挨了这一脚,有些懵逼,又有些恼火,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给你面子,你是我大哥,不给你面子……” 李牧指了指远处正将巨型尸魔按在云海之中爆锤的‘死去的神明’,道:“你给我不给我面子无所谓啊,他说他要保护我。” 金银幅王就沉默了。 接着它猛然抬起头来,道:“妈的,这魔猿的眼汁,怎么像是酒一样,度数还这么大,我差点儿喝醉了,刚才说醉话了,大哥你别介意,我永远都是你胯下……额,不,是你脚下的小弟。” 李牧也沉默了。 过了会他指着巨型眼球,道:“吃的这么香,这玩意儿有什么妙用吗?” “能有什么妙用啊,就是好吃……”金银幅王随口应付,不过一看李牧那刀子一样的眼神,当即又谄笑了起来,道:“天狐秘境之中有一则古老的传说,吃啥补啥,我们血蝠一族,其他什么都好,就是先天性在视力上,有所缺陷,所以,这王级之上生物的眼球,对我们很重要。” 说完,它连忙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对大哥你来说,它没有任何意义,就是垃圾。” 李牧无力吐槽。 “好了好了,吃你的吧。”他挥挥手。 “谢大哥。”金银幅王大喜,狂扑上去,又汲取吞噬了起来。 李牧则又开始关注正面战场的战斗。 巨型尸魔已经快被‘死去的神明’给捶爆了,身躯破烂,它的石斧砍在了自己的胸膛上,镶嵌进去,拔不出来,黑色的液体似是尸液一样,流淌出来,持草盾的左手,被震碎了,只剩下几根骨头,勉强撑着草盾。 食蛟魔猿的两只眼睛都被打瞎了,一条腿也断了,站不起来,兀自怒吼。 九头神鸟只剩下了最后一刻头颅,不敢靠近,远远地喷火。 ‘死去的神明’,实在是太强大了。 三头超越王级的生物,俩手围攻,竟然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就被他碾压。 李牧心中轻松了许多。 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之前‘死去的生灵’,要让他来到大青山上,这似乎是在庇护自己,却是为何? 轰隆! 这时,之前曾经救过皇甫承道的金色大手,再度出现,似是从遥远的星空之中探出来,巨大无朋,就来数千米高的食蛟魔猿,在这大手之下,像是一只小虫子一样。 这金色巨手拍下来,仿佛是要将‘死去的神明’,连同下方的蕴含,巍峨的天柱大青山,都彻底拍碎,从这 世间抹除。 “战!” 一直沉默着战斗的‘死去的神明’,身体里突然迸发出这样的一个声音。 他的扬戈指天。 虚空中,仿佛是来自于远古虚无的战鼓之声,有韵律地擂动,若有若无之间,还有枪炮轰隆,人吼马嘶,犹如千军万马的声音出现。 这一片白色云海里,云气沸腾,顿时有云雾组成的军阵,士兵,还有战兽、战车等等虚影,腾空而起。 这一幕的画面,无比的震撼。 云海似是活了,分离出无数的灵魂虚影,对抗金色巨手。 最终,金色巨手还未到‘死去的神明’面前,就被冲撞的淡化,最终湮灭在虚空之中。 “战!” ‘死去的神明’身体里再度发出怒吼。 他将手中的战戈,投掷了出去。 战戈射入九霄之上的虚空。 一簇血花,在虚空中绽开。 然后空间波澜如水流一般流转,一尊浑身都闪烁着金光符文的巨大身形,从虚空深处走出来,手中握紧了矛尖,掌心被刺穿,鲜血滴落下来。 李牧看到这个身影,瞳孔骤缩。 强大。 可怕。 这又是一尊超越了食蛟魔猿等三大怪物境界的强者。 那是天神族的气息。 难道是天神族的始祖不成? 不等李牧反应过来,虚空涟漪再度闪烁,又有五个身影,从虚空深处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能量波动和色泽,都不相同,但唯一相同多一点,是他们的气息,都很强大,远超食蛟魔猿等怪物。 ‘死去的神明’看到这六个人,以左拳捶打自己的胸膛,右手指天,口不能言,但胸膛中,却迸发出一张来自于悠远时代之前的愤怒指责---- “叛徒!” --------- 更新一天比一天晚,我得检讨。

上一篇   0732、罪民杀神

下一篇   0734、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