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5、历史 - 圣武星辰

0735、历史

李牧明显感觉到,六大种族的老祖,在这一瞬间,都有一些紧张,一种如临大敌一般的感觉。 食蛟魔猿挣扎着,看向战神白君,眼神略有茫然,但很快就又变成了野兽一般的凶狠,爬起来,朝着战神白君冲来。 巨型尸魔以石斧擂动草盾,朝着战神白君冲过来。 唯有那九头神鸟,踟蹰盘桓,似是想起了什么,发出一声声的鸣叫声。 战神白君口中,发出悲愤之音:“岩石,你曾追随我,征战星河,捍卫种族,是我麾下最勇猛的战士,玄黄的战鼓声,你是否还记得……” 这话是说给食蛟魔猿的。 食蛟魔猿被他击飞出去,摔在地上,眼神中又有茫然之色,但身上有奇异的黑色符文光束闪烁,勒在了它的皮毛之上,剧痛之下,它再度恢复了凶性。 “而你,我的义子历天,你曾经开山劈岳,曾经斩落过星辰,紫薇星域之中曾传遍了玄黄甲字军第一勇者的名字,纵然死去,战意可还在?勇者身躯,怎可被叛逆玷污控制?还不醒来。” 战神白君以长戈架住了石斧,呵斥这有了头颅的青面僵尸。 青面僵尸咆哮着,口鼻中喷出黑雾,无动于衷,依旧挥动斧子大战,最终被震飞出去。 九头神鸟看着战神白君,发出清脆的鸣叫声。 六大种族的老祖,则是都神色紧张了起来。 因为他们深知,战神白君的实力,是多么的可怕,一尊真正的神明,曾经是整个星域无敌的存在,横扫一切敌人,至少不是他们所能抵抗,今日敢出现在这里,无非是这个人已经死了,昔日的神通所剩无几,一旦他真的活过来,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和噩梦。 不过,观察了片刻之后,他们有了新的发现。 “不,不对,并未真的活过来,只是一缕执念而已。”魔蛇渊老祖道。 “嗯,昔日的一些记忆片段,不是精神的记忆,是身体的记忆,神明的身躯,果然是令人惊讶。”碧涛族老祖也冷静了下来,松了一口气。 只要这个人,不是突然‘活’过来,那一切就都还在掌握之中。 而大青山上的李牧,却是陷入到了一种莫名的震惊之中。 从战神白君突然开口兽化的内容来看,这食蛟魔猿、巨型尸魔以及九头神鸟,竟然曾经都是他的麾下,是他的部署? 也就是说,这三个凶物魔怪,与罪民,与玄黄战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李牧一下子,对于它们的印象就改观了。 再看它们时,感觉也一下子不一样了。 但是很可惜,战神白君的呼喊呼唤,并不能让着三头凶物魔怪觉醒昔日的记忆。 它们已经都被六大种族的老祖利用秘法控制,失去了昔日的荣耀,也忘却了前世的过往,向着曾经的统帅发起了致命的攻击。 “今日,我送你们解脱。” 战神白君语气有一种超越了远古洪荒的沧桑悲戚之感。 他以黑剑,割开了自己的手掌。 鲜红色的血液,在掌心里弥漫出来。 “神血!” 东林族老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炙热了起来。 其他几个老祖,也都动容。 如今战神白君的身体之内,流淌着的都是真正的无主之神的血液啊,蕴含着成神的奥秘,也是他们布局数千年所期待能够收割到的最终成果。 那鲜红的血液,仿佛是带有奇异的魔力,让六大种族的老祖,呼吸都不知不觉变得急促了起来。 战神白君以自己的鲜血为墨,以指为笔,直接在冲过来的食蛟魔猿的额头,印了下去。 轰! 符文的神秘力量,爆发出来。 一瞬间,食蛟魔猿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清明了起来。 就如同一个沉睡昏迷了许久许久的人,突然醒来,短暂的愕然之后,他看到了眼前的战神白君,突然激动万分,单膝跪地:“大帅,我这是怎么了?东林的战事如何了?请您下令,末将一定……” 它的记忆,停留在悠远年代之前的那一战,激烈的一次交锋中,他重伤昏死,不知道身后事。 战神白君并未说话,而是再度以自己的血,画出一个符号,强行按在了冲杀而来的巨型尸魔的头颅和心脏位置。 那巨型尸魔脸上的青色气息瞬间散去,伸出嘴角的獠牙也缩了回去,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的相貌,也是一阵失神,道:“我……我不是战死了吗?我被那卑鄙的东林军将领给暗算了,占掉了头颅,我……啊,父帅?” 这年轻男子,看到战神白君,顿时大喜,却又惊讶,习惯性地单膝跪地。 战神白君再度屈指一弹,将一滴神血,直接送入到了九头神鸟鸣叫时张开的口中。 九头神鸟浑身一颤,九色神火忽明忽暗,然后似是挣脱了某种束缚一样,飞快地朝着这边冲来,最终化做一只九色小鸟,落在了战神白君的肩头。 局势至此,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李牧大喜。 战神白君竟然以神通收复了三头魔怪,这其实不是意味着,局势被逆转了? 远处的皇甫承道看到这样的一幕幕,心中也震惊了起来。 “这……怎么办?情况不对啊。”他有些焦急。 关震道:“稍安勿躁,老祖在此,布局千年,岂会出现意外?” 而实际上,在看到了食蛟魔猿、巨型尸魔和九头神鸟竟然脱离了控制之后,六大种族老祖,也只是微微一惊而已,并未有什么慌乱或者是震撼。 “倒是一个好机会。”东林族老祖道。 碧涛族老祖笑了起来:“没想到神血,还有这样的功效,真是不亏我们等待这么久,今日,不如让昔日往事重现,或许可以刺激神血,让其发挥最大的而威能。” 天神族老祖一怔之后,明白过来。 “哈哈,也好,这么感人的画面,许久不见,往事重现,战神白君的战意怒火,定然可以将神血的力量,发挥到极致。”他笑着道。 …… “大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食蛟魔猿只觉得自己的头脑之中,浑浑噩噩,有诸多的记忆,并不完整了。 “父帅,此时为何?我灭魔大军,可还在征战?” 巨型尸魔所变化的年轻人,也察觉到了诸多不对劲的地方,他昔年乃是战神的义子,从小被战神收养,后来以勇猛无敌的天资,成为玄黄战部灭魔军的先锋,四处征战。 生命记忆的最后时刻,他乃是被从属于灭魔君的东林军首领,突然袭击,背叛了他,将他的头颅斩掉。 但是现在? 怎么回事? 战神白君还没有回答,这时,天穹之上,突然传来了一片惨叫、怒吼之声。 李牧下意识地抬头看去。 却见一副全息投影一般的浮云画卷,徐徐展开。 “那是……”年轻人历天,看到画卷之中,闪过一幕,却正是当日,自己率军剿灭域外天魔,关键之战中,被东林军首领暗算的画面。 那时的东林军首领,正是如今的东林族老祖,数千年时间过去,容貌一般无二,手中一并斩刀,从背后偷袭,将年轻人的头颅,直接斩掉。 “啊……”年轻人大叫。 那种看着自己被人暗算斩杀的感觉,非常糟糕。 接着,他看到了更加卑劣残忍的画面,玄黄战部精锐的灭魔君,被背叛了的东林军展开突袭,很多玄黄战士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身边昔日并肩作战的东林军士兵所暗算,屠戮。 惨叫声中,怒吼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战神白君,岩石,历天,还有那只九头神鸟,抬头看着天穹,因为愤怒,身躯都在颤抖。 这就是千年之前著名的‘东林之叛’血案。 这支炎黄战部先锋军,在被他们当成是袍泽的东林军发起的突然袭击之中,毫无防备地全军覆没。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最终,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该死,东林人背叛了我们?这些卑劣的杂碎,若不是我们玄黄战部,将他们从域外天魔的屠刀之下救出,他们已经灭族了。” 历天忍不住怒吼咆哮。 “这是真的吗?”他看向战神白君。 天穹画卷上展示的,乃是他被暗算之后的事情,他之前并不知道。 “哈哈哈,当然是真的,不仅你死了,战神白君也死了,今日,你们都是一群死人而已,你在这天穹画卷上看到的一切,都是昔日的历史,被记载下来的画面。” 天空中,东林族老祖大笑起来。 “当年,斩你那一刀,直接将你这玄黄战部的猛将,当场杀死,我还将你的尸体,炼化为僵魔,为我所用,哈哈哈。”他笑的很嚣张刻意,显然是在故意刺激对手。 历天的身躯,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这不算是什么,继续看下去吧。”天神族老祖道。 天穹画卷上,正在演示着一幕幕的画卷。 “啊,救命,妈妈,救救我……”小女孩惊恐万状地哭泣,还没有跑到妈妈跟前,就看到自己的妈妈,被身披着绿色战甲的武士斩为两段。 她放声大哭。 周围都是哭喊和大骂声。 耄耋老人的头颅被挑在枪尖上。 这里是一处玄黄战部的一处后勤分支基地,碧涛族的军队,正在进行屠杀,他们原本被派遣在这里的守卫,却突然发动了叛乱。 -------- 虽然又更新迟了,但请相信,刀子真的是很努力地将每天两更的底线守住,欠更等调整好了一定补。

上一篇   0734、活了?

下一篇   0736、最终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