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8、输血 - 圣武星辰

0738、输血

李牧以为在下了军令之后,战神白君也会发起绝地反击。 毕竟从之前的战斗来看,指望着食蛟魔猿一个人击败六大种族的老祖,是不可能的。 六大种族的老祖,也是这么认为。 他们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将战神白君刺激到了极度愤怒的程度,战斗之中燃烧的热血,才会将神之血的威能,澎湃到极致,取血之后,他们得到的效果才会最好。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战神白君却后退了。 他非但没有选择战斗,反而是身形急骤缩小,化作了与正常人一样大小的模样,一伸手,将一直都藏在了大石柱之后的李牧抓住,跳上了九头神鸟的背部。 整个动作过程,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 “走!” 他喝到。 同时,更多的神血,从他的手掌裂痕中喷出来,滴落在了九头神鸟的背部。 神血之中蕴含着的能量,仿佛是火焰一样,瞬间就燃断了控制九头神鸟的所有黑色丝线,让其彻底摆脱了六大种族老祖的控制。 神鸟的神通,在不断地恢复。 它与战神白君心意相通一样,速度极快,载着李牧和战神白君,脱离了战场。 “什么?” “战神……逃了?” “这……” 六大老祖一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 这可是号称战无不胜,在战场之上,不管是面对任何的强敌,都从来不会退却的玄黄族战争之神啊,竟然在被刺激到了如此愤怒的程度之后,没有拼死一战,而是选择了逃走? 完全不符合他们的了解啊。 轰! 食蛟魔猿已经杀了过来。 它搬起一座石山,双手一握,无尽的符文光华涌动,就将这座石山,瞬间祭炼为大杀器,抬手扔出去,仿佛是要将天穹砸破,砸出了一片时空漩涡。 “该死!” 天神族老祖又惊又怒。 碧涛族和东林族的老祖,也是大声地道:“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但食蛟魔猿的实力,似乎是恢复到了昔日未死之前那种纵横捭阖强无敌的状态之中,肉身强悍到了极点,一时之间,竟是将他们拖住了。 “杀!” “解决掉它。” 眼看着九头神鸟已经飞出了视线之外,六大老祖都愤怒了,各自施展神通,极道之招,都倾泻在了食蛟魔猿的身上。 “啊啊啊啊……”食蛟魔猿怒吼。 他已经进入了一种疯魔状态,狂暴的意志,加上澎湃着神血的肉身,不顾一切,能够拖延多少时间,就拖延多少时间。 天穹画卷之中展示的一切,让他彻底愤怒。 愤怒的力量,有的时候,难以估量。 他以肉身承受轰击,毫不退却,一往无前,冲入了六大老祖之中。 这,就叫做陷阵。 在昔日的玄黄战部之中,陷阵之令,等同于去一去不回的送死,曾经,在那场最后的战争之中,有无数的同族和朋友,慷慨赴死,陷阵一去不再回。 当年,身为星猿族第一强者的食蛟魔猿岩石,也是为了掩护袍泽,陷阵战死。 今日,在接到了大帅的陷阵之令后,他已经明白了大帅的意思。 再次陷阵,他仿佛是回到了昔日的峥嵘时光。 为了玄黄族,为了自己的种族,再死一次,又如何? …… 大青山上。 金银蝠王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原本在自己身边的李牧,突然就消失了。 “大哥?大哥等等我。” 看着远去的李牧和战神白君,金银蝠王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追了下去。 它感觉到,自己继续停留下去,可能会有绝大的凶险。 而且,李牧的身上,掌握着它超进化的血脉桎梏奥义,它必须得赶着李牧,不然想要成为王者之上,乃至于神灵的执念,只怕是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而就在它腾空而起大约两三息之后,这片区域之中,瞬间无数的白骨怨灵,腾空而起,从地面下钻出来,原本覆盖着大地的青草绿树,勃勃生机,完全都犹如雪融一样消散,漏出了充满了死亡气息的白骨区域。 大青山也化作了白骨天柱。 无穷无尽的白骨怨灵,还有数千头怨灵之王,疯狂地朝着六大种族的老祖扑去,将他们的身形淹没。 “啊,该死,快逃。” 更远的皇甫承道看到这一幕,一阵阵的后怕,魂飞魄散,第一时间转身就想要逃走。 他已经被白骨怨灵之海给吓破胆了。 关震一把拉住,低声道:“怕什么,老祖们都在,你这个时候,要沉住气,不能在老祖们面前,表现的太过于怯懦,关键时刻,克服心魔。” 说实话,他心中,对于皇甫承道是否可以成为真正的天神族接班人,已经非常怀疑了。 皇甫承道面色苍白,勉强站在原地。 …… …… “你的体内,有神族的血脉,你是从混乱战场之中,走出来的吗?” 战神白君站在九头神鸟背上,看着李牧。 李牧这个时候,才能看清战神白君的真容。 是一个典型黄皮肤中国人体貌特征的人,且与先秦时代关中地区的古人相貌相近,李牧之所以这么认定,是因为他地求生很多兵马俑的相貌,与战神白君极为相似。 这种相貌,令李牧一看之下,便生好感。 因为李牧自己出身宝鸡,是妥妥的关中人,有一种老乡见老乡的感觉。 不过,这都不重要。 面对战神白君的疑问,李牧点点头,道:“我是从地球走出来的。”他解释了一下地球的来历,与最终一战,混乱战场上那个星系息息相关。 战神白君皱了皱眉,道:“混乱战场被众神之力封印,那片星区之间,并无天地灵气和宇宙潮汐的存在,不适合修炼,乃是当年众神为了隔绝六大种族入侵,而设置的禁武结界,你如何能够从那片区域之中走出来?” 若非是他暗中观察李牧许久,李牧被各方追杀的经过,都落在他的眼中,只怕是此时,李牧已经被当成是六大种族的阴谋棋子直接被斩杀在当场了。 李牧讶然道:“怎么可能,我并非是第一个走出地球的人,还有其他古人。” 他将老子、李白等先贤通过仙路,走出地球,并且在紫薇星域之中,留下各种痕迹和传说的事情,也介绍了一遍。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战神白君有些意外。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道:“大概是诸神留下的手段,可以让玄黄后裔进行修炼,看来当年诸神封印混乱战场,并不是完全没有留下后手。” 诸神的手段,还远在他之上。 不过,此时深究此事,已无意义。 战神白君知道,岩石加上天柱骨山的白骨怨灵,也不可能阻挡六大老祖太长的时间,他们很快就会追来。 所以,要抓紧时间了。 “我需要检测你的血脉。” 战神白君说话之间,一抬手,李牧只觉得胸口一凉,绽出一道血花,竟是已经被他刺破了肌肉,取出一滴血来,挑在了指尖。 李牧大惊。 他的肉身强度,已经非常可怕,寻常的神兵利器,就算是砍在身上,也只是留下一道白印,结果战神白君只是一抬手,就有随便刺破了他的皮肤。 好可怕的力量啊。 李牧感应的清楚,战神白君刚才出手,并未动用内气,也就是说,他是依靠肉身之力,破了李牧的防。 神明的肉身强度,果然是还在李牧之上。 也不知道战神白君使用了什么法门,就看李牧的那滴血,在他的指尖,绽放出金色的神圣光芒,极为刺眼,内湖更是有级细微的符文光束锁链,缭绕宛如游龙。 “竟然是……” 战神白君看着李牧,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有一种激动的情绪,在他的身体里弥漫出来。 “哈哈,竟然是传说之中的这种体质,当年,也唯有那位,才可以与之媲美,哈哈哈,没想到竟然被我遇到,真是天不绝我玄黄族。” 他大笑着。 李牧隐约猜测到了什么。 战神白君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牧对于这位,极为尊敬,道:“晚辈李牧。” “李牧吗?好名字,为我玄黄族,巡牧万民,巡牧星河……李牧,你听我说,我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这一身神血,蕴养了千年,比我当日全盛之时的血液,更加雄浑,我为你灌注神血,为你改换血髓,等你彻底炼化,便可造就神明之躯,为你的成神之路,铺平根基。” 他说着,反手一插,右手竟是直接插入到了自己的心脏之中,直接将自己的心脏,掏取了出来,一股馨香的血液味道,弥漫开来。 仔细看时,这心脏根本就没有跳动。 但心脏呈现出紫金之色,连同血液,有隐隐有紫金色泽浮动,甚至隐隐一种奇异的药香味道,在血液里散发出来。 李牧大惊,正要说什么。 战神白君道:“抱元守一,神识空灵,心无杂念,气沉如高山不动,气浮如流水不止……凝神,静心,聚气!” 他做当头棒喝之状,左手按在了李牧的头顶。 李牧只觉得一股奇异的感觉涌来,将他心中的一切杂念,全部都剔除了,唯有昏昏沉沉,欲睡欲醒,清明与糊涂之间,那种记事又忘事的感觉之中,他闭上了眼睛。 同时,战神白君右手之中的紫金色心脏,期内光华流转,血液凝聚,一缕缕的细碎符文光束,密密麻麻,浮动缭绕,最后整个心脏,都化作了两滴纯度极高的紫金色血滴。 “去吧。” 他张口一吹,将两滴犹如两轮紫日一般的紫金色血滴,朝着李牧的眉心吹去。 第一滴紫金色血滴,触及李牧的眉心肌肤,宛如薄雪融于清水之中一样,瞬间就渗入了进去。 战神白君满意地点点头。 但这时,第二滴血滴碰到了李牧的眉心,却出乎他预料地弹了回来,再也难以融入。 “嗯?” 战神白君无比意外。 ---------- 第一更,还有一更

上一篇   0737、陷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