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0、秘境结束 - 圣武星辰

0740、秘境结束

“怎么回事?” 王言一揉着自己的眉心,脑海之中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幕,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仔细体会,这股热流暖洋洋涌动,带着最为纯净的能量,暂时并无什么不适之感。 他这才略微安心。 但那紫金色的光芒,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为什么会偏偏选择自己? 王言一觉得有些头疼。 然而很快,他就顾不上去想这些事情了。 因为体内的这股热流,竟然是越来炙热,奇异的能量,深入到了他的四肢百骸,形成了某种奇异的回路,顺着体内的真气通道,开始澎湃激荡。 最后,这种热流,直接融入到了本身的真气之中,不受他的控制,按照大小周天,在丹田和识海泥丸宫之间,来回地运转。 王言一觉得,自己的修为,就好像是吹气球一样,飞快地疯长了起来。 奇异热流与真气融合,不断地自然运行大小周天,每运行一圈,王言一都觉得自己的修为,仿佛是要跨越一个小境界一样。 不可思议的修炼速度。 潜意识告诉王言一,自己大概是获得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绝世机缘。 但也不能大意。 他直接将自己的身形,沉入大河的深处,开始观察己身。 随着热流的涌动,王言一察觉到,那热流似是丝线,开始从真气通道之中蔓延出去,穿行在血肉之间,初始时有痛感,但很快就化作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到了后来,连骨髓之中,亦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是因为新的真气通道,末梢循环被开辟了吗?” 王言一也是武道大家,曾经阅读过诸多的武道典籍,因此对于这样的情况,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在度过了最初的将信将疑之后,确定这种热流,对于自己,并无任何的损害之后,他开始沉下心来,以自己所修炼的功法,主动沟通引导这种热流,尝试主宰这种修炼的过程。 时间缓慢地流逝着。 一日之后。 大河之畔,一道身影,突然出现。 这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岣嵝老人,看到了河岸的血,以及岸边鬼蛊圣子的尸体与头颅,呆了一呆之后,愤怒大吼。 “是谁?是谁杀了我族圣子?” 他乃是鬼蛊圣子的护道人。 没想到,才离去不久,鬼蛊圣子竟然死了。 他的目光,看向河面。 一团剧烈的能量波动,正从河水之中弥漫出来。 “什么人躲在河中,给我出来。”岣嵝黑袍施展神通,符文光华涌动,直接将这苍茫大河从中截断,可怕的劲气,袭向那团能量波动处。 但一道剑光,从河水之中崩出,一闪而至。 嘭! 这个王级高阶的护道人面色一变,瞳孔中剑光瞬间放大哦,未有任何反应,直接被剑光斩碎,化作了血色齑粉。 他一身神通,基本上没有施展出来任何一点。 王言一披散着黑发,赤足如雪,从大河之中走出来。 强大的气息,缭绕着他。 “一跃而至王者中阶,而体内那股暖流力量,还未完全炼化,至少还有五分之四,需要去融合……天啊,这是何等的机缘?” 他的脸上,惊容难消。 至今他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份机缘,来的也太随意了一些,有一种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直接砸进了嘴巴里的感觉。 就算是天选之子,也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吧。 “不管这么多了,先找一个地方,炼化体内的力量……” 王言一看了看岸边的狼藉和血迹,知道此处并非是久留之地。 然而,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突然,身上的天狐秘境密匙,闪烁出奇异光华,神芒大作,下一瞬间,直接将他的身体包括,传送离开。 “糟糕,天狐秘境要关闭了。” 与此同时。 河岸上,死去的鬼蛊圣子的身体,头颅,还有被一剑斩碎的护道人的残肢断臂,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在了原地。 整个天狐秘境之中,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地方,处于不同状态之下的天骄们,几乎是同时,被神光一缭,瞬间消失,离开了天狐秘境。 “诶?” 飞行中的金银幅王,突然觉得背上一轻,然后就发现,被它驮在背上的应媛媛和廖碧婷的身躯,都消失不见了。 它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它逃离大青山的时候,临时想起,李牧似乎对于这两个雌性非常的重视,所以一时念起就将她们都带着了,好歹也可以取悦李牧。 结果现在,突然就弄丢了? 这……搞个毛线啊。 人是从它的背上弄丢的,这回算是黄泥抹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怎么向李牧解释? 还不如当时直接就把这俩雌性生物丢在大青山不管呢。 一脸懵逼的金银蝠王,四处寻找了起来。 …… …… 密匙缭绕起神光,环绕在李牧的身体周围。 就在他要被传送离开的时候,凤鸟突然张口吐出一团九色火焰,在李牧的身体周围一缭,天狐秘境密匙嘭地一声,直接炸裂成为粉末。 李牧没有被传送离开天狐秘境。 “六大种族一定在外面,结网以待现在离开天狐秘境,太危险了,如自投罗网。” 凤鸟振翅,在茫茫秘境之中,急速飞行。 不能落定,也不能停下来。 就这样一直飞,不断地变换着位置。 …… …… 天狐秘境关闭了。 【狐神之据】神城中,等待在秘境入口之外的广场上的各方人马,看到天空之中,闪烁一道道的涟漪,落下一束束的神光,化作了一个个的人影。 “回来了。” “出来了。” “天狐秘境终于结束了,我家麒麟儿,必然是得到的天大的机缘,哈哈哈哈……” 周围传来了兴奋的议论声。 广场上都是来自于紫薇星域各大星区的大小势力首领高层们,在等待着自己一袭后辈的凯旋归来。 现实世界之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终于到了这一日,接到了天狐族提前通知的‘家长们’,就像是在高考考场外面迎接子女的家长一样,翘首以待。 随着一个个人影出现,广场上响起了欢呼声。 人群中,胖乎乎笑呵呵的驿站驿丞东方漂亮,垫着脚尖往里看,想要找到李一刀的身影。 他的脸上,略有一些着急。 因为在天狐秘境开启之前,传出的一些消息非常不好,他担心李一刀在秘境之中遭遇危险。 在东方漂亮的身边,【白云仙子】花想容也痴痴地看着广场,等待心上人的出现。 一别经月,相思磨杀人。 除了花想容之外,步非言比他更加紧张地期待着李一刀的出现,距离最后的时间,还剩下不多几天了,如果找不到【补天回魂草】,那妹妹就危险了。 她一颗心揪着,一大早,就来到了这里等待。 远处的人群中,还有一个披着破烂的袍子,走路一瘸一拐,有点儿像是个乞丐一样的身影,乱发遮住了脸面,也似是在寻找着什么人。 天狐族小公主妲己的飞舟,悬浮在广场西侧边缘。 小妲己双手紧握栏杆,俯瞰下方,在等待着归来的人群中,出现那样一个身影,娇美的脸蛋上,写满了焦急。 身后的两个侍女,紧张地看着小公主,生怕她突然跳下去到广场上找人。 很多焦急焦躁的‘家长’没有注意到的是,整个广场周围,天狐族的银甲神卫大量涌来,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将整个广场,悄悄地包围了起来,如临大敌一样。 “啊……” 广场上突然有人发出了绝望的尖叫,然后嚎啕大哭了起来。 众人看去,却见有几个老年修士,围着一具已经死去冰凉了的尸体,痛哭不止。 “有天骄死了。” “死在了秘境中。” “那是他的父母吗?唉,真的是太可怜了,一下子,整个种族的希望,都断了。” 就在其他人议论怜悯的时候,这种痛哭,尖叫,突然变得多了起来。 一开始出现的十几个人,都是活着走出来的天骄,但后来,再有声光闪烁,落在广场上,送出来的却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冰冷的尸体,还是血腥的残肢断臂,还有鲜血,有白骨…… 在天狐秘境最终关闭的那一刻,进入其中的天骄,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管是生是死,是完整还是残缺,都会被传送出来。 就算是被实力大涨之后的王言一,一剑斩为齑粉的鬼蛊圣子护道人,他所变成的粉末,也被传送了出来。 那些满怀希望的‘家长们’,看到自己的儿子,女儿,或者是子孙,残缺不全地被送出来,其中一些,只能依靠服饰兵器,才能勉强辨认出来,顿时如坠深渊,痛苦和绝望,将他们笼罩。 “是谁,是谁杀了吾之爱孙?” “啊啊啊,儿子啊……” 不同的身份,相同的悲呼,这些平日里在各自星区之中,一言九鼎的大人物们,此时心中冰凉。 “女儿,我的女儿……” 廖碧婷的父母,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尸体,顿时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无法接受这一切。 而应媛媛的父母,发现女儿只是重伤,还有救活的希望,狂喜,连忙施救。 一幕幕的人间的悲喜剧,在广场上上演。 “不对啊,前几次天狐秘境试炼,没有这么大的伤亡啊,为何这一次,天骄的折损率,超过了七成。” 驿丞东方漂亮仔细观察,得出了这样一个令他震骇难以置信的结论。 天狐秘境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之中,闪烁着的传送神光,越来越稀疏,被传送出来的人也来越越少。 接近尾声。 各种消息,在广场上传播开来。 青狐少主死了。 【幽冥】风行云也死了。 叶天邪,鬼蛊圣子,敖九川,段神屏…… 这一个个显赫的人物,都死了。 巅峰天骄的死亡率,简直要比普通天骄还可怕。 各大高等种族痛失辛苦培养的传人,无比震怒。 到底是谁,杀死了这么多的天骄? 各方修士势力都注意到,到了此时,天神族少主,【剑神】王言一,还有【刀神】李一刀,都没有被传送出来。 他们,是生是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