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2、都是李一刀干的 - 圣武星辰

0742、都是李一刀干的

王言一站在广场外围,隐匿了行迹,也在等待着。 他其实早就出来了。 只不过是因为那一道神秘的紫金色光华的原因,他不仅实力大增,突破桎梏,气息也发生了变化,趁着广场上混乱的时候,已经离开人群,到了外围,所以并没有人发现。 “他怎么还没有出来?” 王言一看着广场中,并没有发现李一刀的身影。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他的心里滋生。 这时,又两道神光,从天空之中降落下来。 无数人的关注之下,天神族少主皇甫承道和关震从神光之中走出来。 关震现身的瞬间,立刻直接施展神通,将自己的行迹隐藏了起来。 因为护道人进入秘境,大多数的公众并不知道。 这是巅峰种族势力们玩得游戏,涉及到公平问题,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之中曝光。 “诸位,李一刀残忍无度,在秘境之中,大开杀戒,所有天骄,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皇甫承道一现身,看到周围广场上众人的目光,立刻就大声地道。 这是早就商量好的说辞。 一切黑锅,都丢给李一刀去扛。 这话,如一颗巨石砸进了本就不平静的湖面。 周围众人,都狂暴了。 “什么?李一刀做的?” “是李一刀杀了其他天骄?” “天杀的!” “他人呢?” 处于背上悲痛之中的各方势力首领们一听,直接炸了一样。 皇甫承道道:“李一刀杀人无数,被我发现,一番追杀,直接轰杀成为了齑粉,形神俱灭,也算是为了各位天骄兄弟报仇了,但是很遗憾,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迟了,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他大言不惭地道。 那些恨不得将李一刀油炸火烤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的‘家长们’,顿时有一种满腔仇恨无处发泄的失落,但看向皇甫承道的眼神之中,也带着感激之色。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为儿孙们报仇了。 而那些幸存天骄的父母长辈们,看向皇甫承道的眼神,就更是感激了,因为这样来看的话,如果没有皇甫承道击杀李一刀,那最后的结果,说不定他们的儿孙,也很难活着走出来。 皇甫承道看着廖碧婷的父母,心中微微一笑。 廖碧婷是被他逼死的。 但表面上,他却极为沉痛地道:“伯父,伯母,节哀顺变吧,我当时去迟了,亲眼看到,李一刀那个畜生,为了争夺令爱身上的宝物,将他杀害,出手时,已经迟了……” 廖父廖母沉痛流泪,点头无声地致谢。 而人群中,【白云仙子】花想容,在听到了皇甫承道的话之后,眼前一黑,直接软绵绵地就昏死了过去。 “姐姐……”旁边的步非言,赶紧将花想容扶住。 她自己心中,也是一阵绞痛。 李一刀死了。 被杀死了。 这意味着她苦苦期待着的【补天回魂草】,根本就没有机会得到的,而妹妹她……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但步非言深知,【白云仙子】绝对要比自己更痛彻心扉。 毕竟李一刀乃是她的爱人啊。 经过这些天在驿站之中的接触,步非言身为一个女人,都被这位紫薇星域第一美人给迷住了,这样单纯痴情的女子,为何命运如此之苦啊。 难道这就是红颜薄运吗? 更远处,打扮的像是乞丐一样的瘸腿中年人,在人群中,呆立了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悄悄地往后退,离开了广场。 奇怪的是,那些安无声息包围在了广场周围的天狐族军士,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个瘸腿中年人一样,任由他离开了这片区域。 “大人,不如先送白云姑娘回去?” 步非言看向驿丞东方漂亮。 东方漂亮胖乎乎的脸上,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逐渐浮现出一种极为奇怪的表情。 他摇摇头,道:“不对,不对,他在说谎。” “什么?”步非言一愣。 东方漂亮道:“皇甫承道在说话,李一刀,肯定没有死。” 步非言心中一跳,道:“大人的意思是……” “李一刀就算是死了,就算是被打成齑粉,形神俱灭,但是他的刀,还有他的面具,都应该被传送出来,到现在为止,你看到了有神光,将这些东西传送出来吗?”东方漂亮皱着眉头,极为肯定地道。 是啊。 步非言眼睛一亮。 她之前是关己则乱,忽略了这一点。 天狐秘境的法则,进入其中的东西,等到秘境关闭只是,全部都会传送出来,之前那么多死去的天骄,不管是尸体,还是破碎衣物、兵器,乃至于血雾,都被传送了出来。 但有关李牧的一切,哪怕是一片破布,一块碎刃,都没有出现在这广场上,这就有疑点了。 两人对于李牧的气息,可是非常熟悉的。 这时,就听皇甫承道又大声地道:“诸位请听我说,我们大家,都被这个李一刀所蒙蔽了,他的真正身份,乃是英仙星区的罪民余孽【狂刀】李牧,借用了李一刀的身份,混入天骄大比之中,包藏祸心,屠戮无辜,他之所以如此丧心病狂,就是为了报复我们,此人,极度危险,灭绝人性。” 周围一片轰然喧哗之声。 这一下子,就把李一刀为何行凶杀人的动机,也解释的清清楚楚了。 甚至,之前发生的星辰客栈惨案,都已经被一些人,下意思地朝着李一刀的身上联想,所谓的暗部杀手,只怕便是李一刀吧。 天衣无缝的解释啊。 远处,广场边缘,飞舟上的小公主妲己,顿时脸色一片煞白。 皇甫承道又道:“今日起,全城通缉一切与罪民李牧有关的相关人等,剿灭罪民,不容姑息。” …… …… 李牧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仿佛做了一个怪诞的梦。 梦里,他成为了一尊神明,无所不能,所向无敌,手拿日月摘星辰,太阳都被他握在手心里,只要略微一捏,就可以将其捏爆。 他梦见自己的手中,握着一柄赶星鞭,驱赶着宇宙星辰中的群星,像是放羊一样,走到了宇宙的边缘。 宇宙的边缘,是一条长长的时空长河。 这长河无比诡异,吞没了时间,空间,吞没了光线和黑暗,吞没了这个宇宙之中的一切,但凡是这个宇宙的东西,一切物质,都无法跨过这条‘长河’。 李牧梦到自己挥动着长鞭,将一颗颗的星辰赶入了这长河之中,想要将其填平,跨越河流,到达宇宙另一头的地方。 似乎在宇宙另一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迫切地想要过河。 但不管如何,都过不去。 李牧越看越着急,越看越着急,然后一股混沌混乱之意一下子扑面而来,他大叫一声,直接睁开了眼睛。 清风拂面。 绿水青山。 灵气如潮。 所有的感观,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世界。 他猛然想起,自己还在天狐秘境之中,在战神白君的指引之下入定冥想,接受神血灌注,然后就处于空灵无物的状态之中,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牧四周一看,灵气潮汐和天地法则无比熟悉,景色以没有什么变化,显然是还在天狐秘境之中。 但战神白君呢? 李牧发现,战神白君已经不见了踪影,而自己还在九头神鸟的背上。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耳边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注意了,他们快要追到了,你融合了神血了吗?” 是凤鸟的声音。 李牧之前听到过。 他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点头道:“好像……融合了一部分,谁要追来了?六大种族的老祖吗?战神白君……人呢?” “只融合了一部分吗?那看来,无法正面力敌了。”凤鸟似是在自言自语:“不管如何,都要延存这一丝血脉……似乎,只能这样了。” 李牧不明所以,正要再问,突然九头神鸟的身上,冒出一缕奇异的九色神火,没有丝毫的温度,如活着一样,直接窜起来,没入到了李牧脸上,没入到了他的眉心之中。 这是什么? 李牧只觉得莫名其妙。 这时,却见前面,微光闪烁,六道人影,似是神魔,撕裂了天穹虚空壁障,直接从四面八方,堵住了一人一鸟的去路。 “逃不了的。” “天狐秘境如囚牢,一直都在我们六大族的掌控之中,你们又能逃到哪里?” 六大老祖终于现身追了上来。 他们看着李牧和神鸟,如视瓮中之鳖,脸上都带着冷意。 李牧的目光,却是一下子,凝住了。 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一种无法形容的悲痛和愤怒,瞬间将他整个人全身心都吞噬。 因为他看到,在天神族的老祖手中,拎着一颗头颅。 战神白君的头颅。 六大老祖的神态略有些狼狈,明显是经过一场恶战赶来,能有什么样的人,将他们逼到这种程度,大难不言而喻。 李牧瞬间明白,战神白君之所以不见了,是去抵挡六大老祖了。 但失去了两滴神血精华的他,实力大损,又岂是六大老祖联手的对手?最终的结果……战神,终于还是死在了战场上了。 这是他的心愿。 但李牧,如何能不怒。 联想到之前曾经在天穹画卷上看到的那些阴谋和背叛,看着战神白君的头颅,李牧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燃烧着体内的所有能量,状若疯狂地朝着天神族老祖冲去。 惊天杀意,沸腾盈野。 “唳……” 九头神鸟也是浑身九彩羽毛竖起宛如尖刺一样,炙热的神火缭绕,遮天蔽野,犹如狂潮,朝着六大老祖冲去。 一人一鸟,在这一瞬间,彻底疯了。 失去了理智。 “呵呵,杀了他。” “战神白君体内的神血之能,比预期的少太多,必定是灌注到了这个罪民后裔的体内,杀了他,取血抽髓。” 碧涛族和东林族这两个人族的老祖,都盯上了李牧,阴冷地笑着,直接抢先出手。 ----------- 谢谢大家的支持。努力恢复状态中。

上一篇   0740、秘境结束

下一篇   0743、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