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7、杀穿 - 圣武星辰

0747、杀穿

步非言一下子,就愣住了。 狱卒们的目光,就像是毒蛇一样,令她感觉到恶心。 但她却也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 颤抖的手,颤巍巍地抬起,摸到了腰带的位置,似是有千钧重。 她曾经是一个何等骄傲的女子,在英仙星区之中,被看作是女神一样的人物,但是在这里,现在却要被这些低贱的狱卒所凌辱。 步非言可以想象得到,一旦自己脱下了衣服,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可怕的下场----不仅仅是肉身的凌辱,更意味着彻底放弃了一切尊严,完全按照对方的要求来配合。 她扭头看了看躺在冰冷粗糙石床上的妹妹,看着那张本该活力十足但却苍白羸弱的脸,最终,步非言缓缓地抽开了自己的腰带。 衣袍一下子,变得宽松了起来。 外袍在瞬间滑落。 隐约可见窈窕优美的身形弧线。 “继续呀,哈哈哈哈。”光头中年狱卒头领笑着,眼中有冰冷的残忍。 他觊觎步非言的美色,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但并没有在一开始就急于动手,而是在等待着机会,将这样骄傲的一个女子,必入绝境,再胁迫她主动献上一切。 这种过程,才是最佳的心理享受。 步非言的手,又搭在了内袍的系带上。 她心中天人交战,正要咬牙解开系带,下意识地抬头的时候,突然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呆呆地看向狱卒们的身后。 有几个狱卒,还在淫.笑着催促,但光头中年狱卒首领,却是察觉到了不对。 他心中一惊,转身看去。 却见一个一袭白衣的陌生英俊年轻人,正在一步一步地走来,手中握着一柄刀,眼神犀利的令人感觉到刺痛,炙热的杀气外泄,犹如沸腾之潮。 “你是谁?” 狱卒首领大喝,手掌一瞬间就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但对面的白衣年轻人,身形一闪,狱卒首领只觉得眼前一花,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身体就僵硬了下来,犹如被施展了定身术。 不只是他,所有的狱卒,都是如此。 “对不起,来迟了。” 赶来的人,自然是李牧。 闲话少说,他挥刀,直接斩断了有着符文神术阵法加持的牢门,直接走进去,道:“我已经找到了【补天回魂草】,应该还来得及,不要担心。” 说着,人已经是到了石床之上,从玉珏中,拿出【补天回魂草】,脑海之中回想起之前东郭药师曾经说过的补救之法,开始争分夺秒地救人。 而这个时候,呆滞状态之中的步非言,才反应过来。 她颤抖着捂住嘴,擦了擦眼睛,回头自己看李牧,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眼眶里泪水犹如大颗大颗地流淌下来,喜极而泣。 不是做梦。 这一刻,奇迹终于降临了。 这个男人,真的完成了他的承诺。 巨大的惊喜之后,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擦掉脸上的泪珠,捡起地上的外袍,披上,然后快步来到石床边,也不敢打扰李牧,这是屏住呼吸,静待结果。 有了【补天回魂草】,治疗弯刀luoli的过程,就比较简单了,李牧这个半吊子的医师,也可以做到。 片刻之后,当第三片【补天回魂草】之中的绿色能量,被李牧催动注入到了弯刀luoli体内之后,整个治疗过程,就结束了。 脸色惨白的小luoli,呼吸逐渐变得平稳了下来,生命气机正在缓缓地恢复着。 更为重要的是,从她体内传出的微弱精神波动,证明了她近乎于破碎消散的神魂,终于是被补足了,最致命的伤势,得到了解决。 不过小luoli并未就此苏醒。 所以步非言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她……怎么样?” 李牧松了一口气,道:“之前沉睡太长时间,所以恢复相对缓慢一点,精心调养小半年,即可苏醒,按照东郭药师那本古籍上记载的内容来看,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步非言闻言,心中彻底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连忙向李牧行礼,道:“多谢李公子,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死了吗?”李牧笑道:“抱歉,来晚了,不过,我说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先不说这个,你背着她,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步非言也知道天牢之中危险,连忙背起依旧昏迷中的妹妹,紧跟在李牧的身后。 出牢门的时候,不小心碰了碰僵直在门外的狱卒。 扑通扑通! 所有的狱卒,在这一瞬间,全都倒地。 他们早就死了,只是李牧的刀太快,掠走了他们的生命,不但让他们来不及反应,死后还僵直在原地。 步非言跟在李牧的身后,一路提心吊胆地朝外走去,却看到,外面的狱卒,驻守在天牢深处的天狐族高手,一个个都像是化石一样,僵直呆力在原地,都是死去多时了。 她的心中,极度震惊。 这里可是天狐神庙的天牢啊。 这里驻守着这么多的高手强者,其中不乏是一些半步王者乃至于王者初阶的可怕存在,但却都被李牧,无声无息之间,斩杀在了原地。 尤其是看这些人死之前,表情安详,并无多大的惊恐,武器都没有来得及使出,说明李牧之前一路闯入天牢,完全就是瞬间的碾压秒杀,没有人是李牧的一刀之敌。 “李牧他,已经强悍到了这种程度吗?” 在知道了李一刀的真正身份,竟然是李牧之后,步非言不知道有多么震惊。 当年,她可是去过神州大陆世界,那时的李牧,虽然彪悍勇猛,但实力还在她之下,而如今,这才过去多少的时间,她被一个小小狱卒拿捏威胁无计可施的时候,李牧却已经可以在无声无息之中,将整个天狐神庙的天牢杀穿。 士别三日,难以望其项背。 一直等快到了天牢大门口的时候,李牧才停了下来。 “外面什么情况?” 他开口问道。 “啊?”步非言一怔。 她刚要说自己被关久了,并不清楚,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酥酥脆脆的女声,在前面的空气里,响了起来。 “放心吧,我一直都在这里看着呢,外面没动静,那些傻子,还什么都没有发现呢。” 步非言惊讶地看到,一只金银双色的硕大老鼠,从虚空之中显露出身影来。 之前,它是隐身藏在空气里的。 一种非常高明的隐身秘术。 她明白了过来,这只金银老鼠,应该是李牧的帮手之类的。 果然就听李牧道:“嗯,辛苦了,还得麻烦你的秘术,再带我们出去。” ‘金银大老鼠’嘿嘿地笑着,道:“大哥和我客气什么,放心,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 话音未落。 轰隆! 剧烈的能量波动和爆裂之声,就从天牢外面毫无征兆地响起,让整个天牢,都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李牧和金银蝠王面色惊讶。 而步非言则是心中一紧,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的妹妹,生怕在最后关头,被天狐族发现,从而功亏一篑,毕竟天狐族可是有着整个母星的第一强者白元狩。 轰隆隆! 能量爆裂爆炸之声,越来越剧烈。 是有顶级强者在交手。 “哈哈哈哈,【白云仙子】,本座久等你多时了。”一个爽朗而又霸气的声音,在天牢之外响起。 随之出现的,是一股可怕的宛如狂涛怒澜覆盖天穹一样的雄浑强势的妖气波动。 是白元狩的声音。 李牧一下子,就听清楚了这声音的来源。 天狐族在明面上的第一强者白元狩。 李牧想起了之前郑伟安说过的话,天狐族在天牢之外,设置下了重重埋伏,要伏击前来救人的花想容,看样子,这是花想容再度杀来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好消息。 这一下子,根本不用辛辛苦苦再去寻找花想容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步非言,道:“你跟着它先离开这里,去客栈找东方驿丞,他会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办,我要去解决一些其他恩怨了。” 步非言看了看金银蝠王,有点儿惊讶地道:“这只大老鼠,它能带着我们两个人出去?现在外面的可是白元狩。” 金银蝠王一听,当时就不乐意了:“谁是大老鼠,我乃是血蝙蝠,蝠王好吗?见过这么魅力无穷的长着翅膀的老鼠吗?” 李牧道:“放心,它的实力,可不比白元狩弱,之前正式它提前探知了这天牢之中的虚实和你们的位置,我才能这么容易进来,它又潜行秘术。” 步非言不由得对这只大老鼠刮目相看。 “李公子,我知道我们留下来,也不过是累赘,你自己小心。”步非言非常理智,叮嘱了一句,就随着金银蝠王离开。 就看金银蝠王悬浮在二女的头顶,嘴巴微微张开,发出无声的音波频率,然后他们三个的身形,就彻底地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任何能量波动和生命气息,也都感觉不到了。 这是金银蝠王的种族秘术之一,比任何的遁术以及虚空潜藏术都要厉害。 李牧之所以可以瞒过白元狩的感知,进入天牢之中,就是因为金银蝠王的这种秘术立下了功劳。 送走了这三个,李牧想了想,决定还是谨慎为妙,换了一身狱卒的银甲,这才趁乱,从大门之中,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外面,大战正在继续。 天空之中,一身白衣,白发如雪的花想容,与白元狩这位天狐族第一强者正面交手硬憾,竟是丝毫不落下风,剑光如雪,剑意森寒,强大的气息,宛如汪洋一样澎湃在数十米的高空。 “花儿,她的头发,竟然……”李牧一看之下,心中骤然一疼,心脏好像是什么无形的大手狠狠地揪住了一样。 这时---- “呵呵,白族长,竟然连一个小女孩都奈何不了,还是让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吧。”数名身穿着天神族服饰的强者,现身在了半空之中。

下一篇   0748、了却旧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