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3、猎蛟 - 圣武星辰

0073、猎蛟

同一时间。 县城一处庄园中。 【仙面】周可儿浑身赤裸在站在窗边,面色惊讶地看向县衙后山方向。 高挑窈窕身躯上一切的美好曲线,都在月光下展露无遗。 【魔心】凌厉从床上下来,在背后为她披上纱衣。 “有意思……这个小小的县城之中,竟然隐藏着这么多有趣的事情,表哥,你感觉到了吗?”【仙面】周可儿拢了拢运动之后湿漉漉的头发,风情万种地道。 凌厉点点头:“月华倾泻,有兽成精,暴戾苍远,非蛟即龙。” “应该是蛟。”周可儿回到床边,将衣服一件一件地穿起来。 她穿衣的动作,都无比优美。 凌厉面色半阴半阳,黑白对比触目惊心,极为丑陋。 此时,看着情人穿衣,他原本肃穆的神色之中,闪过一丝温柔痴醉之色。 虽然已经看过了千万遍,但再看,依旧是如同心中的神女那样完美。 “若真的是蛟龙出世,只怕是九大神宗的一些人,都会被惊动。我们近水楼台先得月,过去看看,”【仙面】周可儿白了一眼表哥,道:“你还看,看不够啊……真龙翱翔九天,传闻可以打破天地桎梏,破碎虚空,若是沐浴龙血,即刻肉身不坏,吃一口真龙之肉,即可延寿一甲子,就算是未化龙的蛟,也是浑身都是宝,机不可失。” “好,哪怕是拼一条命,也要为表妹抢到龙血龙肉。”凌厉笑道。 “不许拼命,你的命,是我的。” …… …… 当愤怒的蛟,张口那血盆大口的时候,李牧就知道,这回乐子真的大了。 他不假思索地拉着明月,横移了百米。 轰! 一道银色光华从蛟的口中喷出来,喷在了老乞丐原先所站的位置。 狗叫声中,一个直径二三十米的大坑出现。 冰冷的湖水倒灌了进去。 “呃……好像不是针对我。”李牧才发现这自己自作多情,反应有点儿过头了。 老乞丐并么有被喷死。 他出现在百米之外,惊慌失措地从一堆乱石中爬起来。 轰! 蛟张开巨口,又吐出一道银色光华,犹如日炎一般。 老乞丐再度连爬带滚地躲开。 他的动作看似笨拙,但总归是没有受伤,玄之又玄地避开那恐怖的银炎力量,灰头土脸的样子。 蛟怒吼。 它连续喷出银色月华。 李牧躲在一边看戏。 很显然,蛟将老乞丐和盲眼道人,看成是一伙了。 不过,这种口中喷吐的银华,难道是龙息……哦不,蛟息不成? 老乞丐连爬带滚,在湖滩上抱头鼠窜,一边躲,一边大叫道:“等一等……哎?住口,你他妈的看清楚啊,刚才戳你的是老瞎子,又不是我……” 而这时,半空之中,又是一道银色光华闪烁。 盲眼道人竟是未死,犹如疯狂了一样,再度捏出手印,吟唱咒语,催动了某种神秘法术,化作一道银色光剑,再度朝着蛟展开了自杀式攻击。 “昂吼……” 蛟大怒,挥出一爪,硬憾那光剑。 轰隆! 一层层的银色辐射光圈扩散开来。 整个山谷都在动摇。 蛟巨大的身躯,在湖泊之中震荡着后退了些许。 而盲眼道人则是被蛟爪拍的犹如倒飞的流星一样,轰隆一声,狠狠地撞在了对面的山壁之中,直接撞开了一个大洞,像是钉子一样被钉了进去,也不知道深入多少米…… “卧槽,好惨……这下子,应该死翘翘了吧。” 李牧忍不住在心里为盲眼道人默哀一秒钟。 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不是被攻击对象的李牧,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可想而知,老乞丐此时有多么狼狈。 还有那条大黄白肥狗,简直和人精一样,见机的快,远远地离开老乞丐,还朝着老乞丐狂吠,一副狗大爷不认识你你千万别靠过来的架势…… “快帮忙。”老乞丐大喝。 李牧看看四周,再无他人,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帮你?” 老乞丐道:“咱们好歹还有书面之缘……” 李牧听了,非但不上前分担压力,反而立刻往后退。 切,神经病啊。 别说是数面之缘,就算是一起喝过酒,我也不可能帮你去挑战一头暴怒中的蛟啊,而且你之前开口,是想要拐走明月的,和盲眼道人那么熟,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自求多福吧。 李牧拉着明月,继续往后退。 连大黄狗都在这个时候和老乞丐撇清关系,他的智商不可能还不如一条狗啊。 “妈的,小东西……”老乞丐气急败坏。 轰! 一团银色龙息又喷了下来。 老乞丐后面的话都没有说出来,立刻又抛头鼠窜。 水潭中,蛟咆哮,身形如山峦一般,搅动了巨浪,恐怖的气息弥漫,一双血池般的眸子,射出鲜红色的眸光,方圆数千米之内,似是变成了一个修罗领域一样。 任何生物,在这样的鲜红领域中,都感觉到一种发自于灵魂的颤栗。 李牧犹豫了一下,决定先离开。 但就在这时---- “孽畜,看剑。” 一声大喝。 一道剑光自悬崖峭壁上斩下,似是一道从银河之上落下来的瀑布一样。 轰! 蛟被这一剑劈头斩中。 蛟角上爆起一簇火星,庞大的身躯摇晃,发出阵阵怒吼。 嗯? 又有强者出现了? 他抬头看去。 却见峭壁之间,一道身影如星丸跳掷一般,急速而下。 一头雪白的其腰长发,在夜风之中闪烁。 是一个面容白净英俊的年轻人,身形如电,踩踏在峭壁凸出的岩块上,飞速地靠近,直接朝着蛟冲了过去。 “很强大的气息。” 李牧心中凛然。 他以前并未见过这个白发年轻人。 很显然,这一次横扫太白县城之中江湖中人的行动,并未波及到这个年轻人,不管是冯元星还是清风的调查结论之中,都没有提到县城中有这样一位白发年轻高手。 但从他到来的方向看,分明是从峭壁深渊顶端的县衙方位而来。 “看他的架势,竟然是猎蛟不成?” 李牧惊讶地看到,那年轻人犹如飞蛾扑火一样,朝着暴怒之中的蛟冲去。 而被这白发年轻人攻击之后,蛟的仇恨值,立刻就被拉到了他身上,不再追杀老乞丐。 数道皎月般的龙息光华,朝着白发年轻人喷去。 老乞丐得到了喘息。 他大吼道:“天狼啸月身法?莫非是【天狼道】传人白如霜少侠?在下双月双日之下第一强者左路意……”老乞丐自报家门,口气比天都大。 然而,白发年轻人并未理会他。 看都没有看老乞丐一眼。 白色的长发,犹如白色火焰一样在夜空之中跳跃。 白发年轻人的身法极为高明,忽明忽暗,不断地闪烁,避开了一道又一道的龙息,最后竟是直接跳到了蛟的头顶,双手抓住了蛟角。 “又一个和蛟有仇的?” 李牧咋舌。 这也太拼了。 “你知道个屁。”老乞丐鬼魂一样出现在李牧的身边,道:“即将化龙的蛟,浑身上下都是宝贝啊,一滴血都可以增加功力,一口肉可以延寿,祛除百病……神仙都会垂涎,这个天狼道的小白毛,这是想要屠蛟斩龙夺宝啊。” 李牧一听,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老乞丐没好气地道:“我骗你个毛线团团啊,不然,你以为我刚才为什么不跑,还要和这畜生缠斗啊。” 你那是跑不掉吧? 还双月双日之下最强者? 这种牛逼都吹得出来。 李牧腹诽。 他在心中,衡量着得失。 有【先天功】和【真武拳】在手,他不愁寿元,也不用担实力无法提升,所以从投资学的角度来讲,没有必要冒险去猎蛟。 不过,如果老乞丐所谓的功力,是指内气的话,那李牧到时可以先作壁上观一阵儿,万一这个天狼道传人真的是个狠角色,弄死了这条蛟,那他也不介意在旁边喝点汤。 但是,李牧很快级失望了。 因为天狼道传人白如霜,没有支持太长的时间,就被蛟从头上甩了下来,重重地摔入到了湖水之中,溅起巨大的水花。 不过,变化再度出现。 不知道何时,半空之中,又多了一个身影。 一个身穿着青色书生服的中年书生,面容清癯,双手捏出手印,并未吟唱咒语,浑身流转着青色的气流漩涡,背后更是有层层叠叠的风刃组成了一对青色的巨大羽翼。 这一对风刃羽翼,扇动之间,卷动气流,让他可以凝滞悬浮在虚空。 这是一个术士。 一个丝毫不比盲眼道人弱的术士。 “道法无常,流风无极……斩!” 中年书生的选择与白如霜一模一样,直接选择了攻击。 无形的风刃在他的身边聚集,然后化作漫天无形刀刃风暴一样,旋转着,呼啸着,破空席卷,朝着蛟斩杀而去。 “妈的,又一个抢蛟身上的宝贝的……怎么你这小破县城中,藏了这么多高手。”老乞丐站在李牧身边,骂骂咧咧地道。 李牧挠头。 是啊,这不科学啊。 太白县是出了名的偏僻小县,哪里跑来这么多的强者啊? 明显都是生面孔,不是本县的人啊。 怎么一有动静,什么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 轰! 一道水柱,从湖面之下爆发出来。 却是天狼道传人白如霜破水而出,重新杀回来。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奇异的古剑,并未出窍,挥动之间,剑气纵横,隐隐有天狼啸月一般的凄厉之音,震动心魄。 这是天狼道的天狼剑气---- 第二更,晚安。

上一篇   0072、风起之夜

下一篇   0074、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