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0、大开杀戒 - 圣武星辰

0750、大开杀戒

今日出现在天狐神殿周围的修士,都是天狐族和天神族的强者。 在明知道【白云仙子】会再度强攻天狐神殿的情况下,两族的戒备之严,又怎么会允许其他闲杂人等混进来。 天空之中的数十名王级强者,在两族之中的认可度和知名度自然是极高,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宛如神明一样的存在,结果现在,面对着传说之中的罪民余孽李牧,却像是路边的大白菜一样,被人家一刀一个,全部都斩杀----不,就算是砍白菜,也不可能砍的这么快啊。 这一瞬间,两族的修士们,觉得自己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原来王者境的大佬们,都这么弱的吗? 被颠覆了认知的,还有天狐神殿教皇白元狩。 他万万都没有想到,死里逃生的李牧,走出天狐秘境,竟然变得如粗可怕。 王境之内无敌吗? 好像并不是在吹牛啊。 这一下子,就麻烦了。 李牧拎着刀,凌空走向白元狩,道:“从今日起,我与六大种族,不死不休,先祖的血海深仇,永不敢忘,有我在一日,必灭六大种族,白教皇,你我在酒会上,有一面之缘,难得未曾交恶,且你对妲己,也有养育之恩,所以,今日,我只出一刀,你若是可以接住,那我今日不杀你,若是你接不住……那就怪你命不好吧。” 在距离十米之外站定,李牧气息如岳,澎湃浩瀚的压力,散发开来。 白元狩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李牧的气机已经锁定了他,令他根本无法躲避,亦无法开口说话,仿佛只要有任何动作,那石破天惊开天辟地的一刀,就会爆发出来,将他淹没。 所以,他只能运功,提聚劲力,正面迎战。 天地之间,一片静寂。 下方的两族修士和大军,屏息凝神地仰望天空的这两道身影。 谁都没有想到,原本是一场十拿九稳的伏击战,到了现在,却变成了李牧强势现身压境的碾压局。 一切都变了。 白元狩只觉得无形的压力,似是蓄积的山洪一样,澎湃在自己的身前,而自己就是那一道堤坝,也不知道可以坚持多久了。 已经有数百年,未曾有过这种感觉了。 自从登上了这教皇之位以来,大权在手,大势在手,实力在身,也曾遇到过一些强敌,争锋之间,却从未有人,给过他如今日李牧所带来的这种程度的压力。 天狐秘境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日酒会上,李牧虽强,但绝对没有到达这种程度。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白元狩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 等到李牧的气势越聚越高,到时候,石破天惊的一刀,可能他真的接不下去了。 “杀……白狐天下,白狐剑!” 白元狩主动出剑,凝聚出全身的妖气功力,发出了百年以来最强的极道之招。 李牧也在这一瞬间,挥刀。 刀光弥漫天地,银白色的神芒瞬间夺尽了昊日的光彩。 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为之失神。 梦醉神迷的一刀啊。 等到白色刀芒散去,视线恢复正常的时候,所有修士都第一时间,朝着天空中看去。 滴答滴答。 轮回刀上,有血滴坠落。 滴答滴答。 白元狩面色苍白,右手扶着自己的左肩,淋漓的鲜血已经将他整个左臂都染红了。 “你……你……”白元狩的剑已经被震飞,身体的气息急骤地衰落着。 而对面的李牧,右手臂的衣袖飘飞,白衫被斩破,但也就仅此而已,并无其他伤势。 胜负了然。 白狐族的修士、强者和甲士们,这一瞬间,有一种天塌下来了的感觉。 教皇输了。 教皇竟然输了。 这是一种心目之中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的感觉。 而他们看向李牧的眼神,则充满了畏惧和惊恐,这个亲手斩败了白狐族教皇的男子,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成为在场每一个天狐族修士心中的梦魇,让他们夜不能寐。 白元狩自己也没有想到,仅仅是一刀而已,自己就真的败了。 他以为,迸发出了百年以来最强的一击的自己,起码应该也只是略有不如,不会败的这么明显这么惨。 他也怕了。 一个罪民杀神,正在成长之中……不,应该是已经成长起来了。 这么多年以来,六大种族对于罪民明里暗里的围追堵截,虽然迫于誓言,不能赶尽杀绝,但也屠杀了不少,一直都在防备着,罪民之中有天才出现,一旦发现一些罪民天才的苗子,就立刻斩杀拔除,绝对不会给罪民崛起的机会。 但是这个李牧,崛起的太快了。 等到六大种族发现不对劲,已经是尾大不掉,有点儿难以解决了。 李牧收刀。 “我遵守诺言,今日不杀你。” 他回到花想容的身边,道:“花儿,我们走。” 走为上计。 闹得太大,万一将暗中融炼神血的老祖们给招出来,那就不太好对付了。 起码现在的李牧,并不觉得自己有与六大老祖其中任何一个单挑的实力。 且更为关键的是,必须赶紧返回英仙星区,甚至返回地球了。 要做准备。 融合了战神白君神血的六大老祖,有进入太阳系的能力,就意味着,地球的处境开始变得危险了。 李牧带着花想容,转身离去。 白元狩脸上浮现出狰狞之色,怒吼道:“想要走?哪里那么容易……皇甫承道,为何还不发动阵法?将他们给我困住。” 他大喝,发出暗号。 但是地面上早就布置好的棋盘阵法,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李牧回头,道:“天神少主已经上路了……白教皇,好自为之。” 白元狩心中一片冰凉,知道这一次的设伏,只怕是已经彻底凉了。 但若是让李牧两人,这么走了,老祖出关,如何交代? “杀,给我杀,耗死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白元狩身形急骤地后退,道:“我去请老祖出关,大军听我之令,众人,这一战,关乎我天狐族千年气运,绝对不能让李牧走脱了,给我杀。” 短暂的寂静之后,四周的天狐族大军,还有震惊中的银甲神卫,尽管心中依旧有敬畏和恐惧,但依旧如潮水一般,展开冲杀。 服从教皇之令,根植于每一个天狐族修士的灵魂之中。 李牧抽出长刀,看了一眼身边的花想容,道:“跟着我。” 既然要送死,那就不要怨我。 李牧大开杀戒。 天狐族也是昔日背叛玄黄族的叛逆之一,以后也绝对不会有和玄黄族和解的可能余地。 所以,那就杀一个血流成河吧。 同胞的血仇,早就该报了。 李牧和花想容,如天神下凡,冲去大军之中。 流血开始。 死亡降临。 刀与剑,收割生命。 李牧的眼神中,有残酷的凛冽。 而花想容也如杀戮剑神,不会有任何昔日那般的犹豫。 她早就想明白了,追随心上人,不只是身,还有心,想要一直都陪伴在李牧的身边,那就要跟上他的步伐,在成为强者之后,她也有了与自己实力相匹配的心境。

上一篇   0749、陨落如雨

下一篇   0752、白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