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3、愤怒的李牧 - 圣武星辰

0753、愤怒的李牧

“贱婢,真的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公主,可以违抗无视老祖的命令不成?” 白不复看着妲己,鄙夷且不屑。 他的外貌俊美无比,简直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绝品人物一样,不论是身形还是五官,找不到丝毫的瑕疵,绝对是一露面仅凭外形,就可以让无数女修士都疯狂追逐的那种绝世美男,但气质却极为冰冷,微微皱起的眉头,给人一种阴鸷且残忍的气息。 这是一个薄情而又残忍的天才。 妲己挣扎从床上爬起来,雪白的脸颊肿起来老高,鲜血从嘴角溢出来,但没有丝毫害怕的表情。 她倔强地仰起头,美丽天鹅颈雪白诱人,冷声道:“你杀了我吧,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嫁给你。” 白不复摇头,冷笑着,道:“呵呵,你以为你是谁?我要求着你嫁给我?笑话!像是你这种外星区跑来的野生杂种,如果没有老祖指婚,我会娶你?老祖只不过是想要接你身上的血脉,为我天狐族添丁而已,你愿不愿意,又能如何?老老实实地做你生育工具的工作,或许还能过的好一点,否则……你连最卑贱的下人,都不如。” 妲己冷笑道:“做梦。” “做梦?”白不复舔着嘴唇,鄙夷地笑了起来:“你的修为被封住,想死都死不了,我现在就强上了你,你又能如何?” 他一步步地逼近,带着危险的气息。 小妲己面色变了。 她下意识地后退:“你别过来,我……死给你看。” 她手中拿出一柄锋锐的短剑,直接横在自己的脖颈间,眼看着对方依旧一步步地逼近,将心一横,直接要自刎。 反正牧爸爸已经死了,不如去九泉之下陪他。 小妲己不想活了。 白不复随手一抓,无形的力量,就将短剑直接摄过来,半空之中震成了金属粉末,不屑地道:“我不想让你死,你死不了。放弃挣扎,接受你沉沦的命运吧,可怜虫。” 他伸手,朝着小妲己的衣衫抓去。 小妲己尽量躲避,但刺啦一声,一截袖子,已经被撕下来,露出了晶莹如玉的雪白臂膀。 “呵呵,小野种,真可怜,你能逃到那里去?”白不复直接上去,抓住了妲己的双臂,眼看着就要将妲己的衣衫,完全撕裂。 但就在这个时候---- “滚开。”妲己低吼。 她的双眼之中,有猩红色的光芒骤然爆发出来,身后亦有白色九尾骤然爆开。 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直接将白不复的双臂震开,令他后退五六步。 什么? 白不复满脸的惊讶之色。 刚才那股力量……令他灵魂深处,有一丝不可遏止的悸动。 妲己站在原地,状态非常诡异,双眸之中,红芒若隐若现,背后的九道雪白的狐尾,也实现实现,一股断断续续的可怕力量,在她体内弥漫出来,但是很快,红芒消失,狐尾也暗淡,这种力量有削弱的迹象。 白不复小心凝神戒备,观察。 “这个小野种,体内果然是隐藏着古怪,看来老祖让我娶她,就是看出来了什么,想要成全我。”他隐隐心惊,也有一丝丝的期待和垂涎。 妲己吼叫着,似是失去了自主意识,眼中的红芒,又浮现,狐尾也开始出现,那种力量逐渐增强。 但很快,她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最终身形软绵绵地倒下去,是确立意识。 “是了,这个小野种,肉身太弱,无法承受那种血脉苏醒的力量,所以昏死过去了,哈哈哈,这是天助我也,没想到一番刺激,还让她唤醒了血脉中的力量,若是此时,我取了她的红丸,那增益效果更好,哈哈哈。” 白不复狞笑了起来。 他脱下自己的衣服,朝着妲己走去。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诡异的变化,出现了。 一只手掌,不可思议地出现,按住了他的肩膀,一下子,几乎将他整个人,都钉在了原地,令他无法动弹。 “谁?” 白不复这一惊,可是魂飞天外。 妲己闺房之中,守卫森严,除了自己之外,也就父王白元狩才可以进来,但这手掌的主人,却绝对不是父王……是谁?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闯入到了这里,侵入到了自己的身边,而自己还毫无所觉。 “你!知!道!什!么!是!痛!苦!吗?” 一个因为愤怒而略显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从身后传来。 然后,白不复就痛苦地嘶吼了起来。 一股灼热的焚烧之力,顺着那手掌,涌入到了他的体内,炙烤血肉灵魂的痛苦,让白不复一瞬间,就好像是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大汗淋漓,身躯颤抖,直接情不自禁地蜷缩了起来,疯狂地嘶吼挣扎哀嚎,像是被捅了一刀没有杀死的猪一样尖叫着。 这声音,惊动了外面的侍女和侍卫。 嘭! 门被推开。 “你是谁?” “快救少主。” 一阵慌乱中,侍卫们抽刀,冲向了敌人。 一袭白衣,丰神如玉的男子。 自然是关键时刻赶来的李牧。 刀光一闪。 数十名天狐侍卫,就被斩为两段,倒飞出去,人在空中,又爆开化作飞雪,飘散空气里,瞬间身死道消。 二十四节气刀法之大雪刀。 李牧弯腰,为妲己披上宽大的披风,将她抱在怀里。 “不……放开我……”昏迷中的妲己脸上带着绝望挣扎着,下意识地叫着,不过,当她突然睁开眼睛,看到了李牧的脸庞,呆了呆之后,升起小手,摸了摸李牧的脸庞,道:“李爸爸,是你吗?爸爸你还活着?” 李牧微笑:“不怕,爸爸带你回家。” “嗯。”妲己确认不是自己的幻觉,欢呼一声,脸上一切的惊恐都消散,将小脑袋朝着李牧的怀里拱了拱,满足而又舒适地笑了笑,道:“爸爸,妲己好累,妲己想要休息,爸爸,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你也不要离开我,好吗?爸爸。” 李牧亲吻她的额头,道:“不离开,走,我们回家。” 此时,外面已经涌来了层层叠叠的天狐族卫士强者。 白不复浑身燃烧着火焰,但这火焰却很奇怪地不会烧毁他的衣服和血肉,仿佛只是炙烤着他的灵魂一样,在几个侍卫的搀扶之下,他疼的全身痉挛,面容扭曲,哪怕是以功法和宝物,强行镇压,也只是略微减少痛苦,却不能扑灭那火焰。 “啊啊,给我杀了他,宰了他。” 白不复竭斯底里地怒吼着。 天狐侍卫犹如潮水一样,冲向李牧。 李牧怀中抱着妲己,单手握刀,大踏步地迎上去。 普一接触,重重叠叠的人影,倒飞出去,血水洒落在房间内外。 刀光爆发。 整个房间,瞬间被夷为平地,烟尘四起。 李牧犹如杀神下凡,好似是开了无双一样,直接割草一样斩杀天狐族甲士。 几名亲卫长和供奉,惊慌失措地扶着白不复往后退去,纵然有千军万马守护,在那个人那炳刀的面前,仿佛像是纸糊一样不安全,凌厉的刀意和冲天的杀气,令他们感觉到了死亡的侵袭。 “你是谁?到底是谁?”白不复大吼着问道:“擅闯我天狐主府,你可知道后果?” 同时,天狐主府之中,警钟长鸣,各处的侍卫和强大的长老、供奉们,都在朝着这边赶来。 府内的各种阵法,也在第一时间被启动,释放出令人颤栗的力量。 从天空之中俯瞰下去,四面八方的甲士和天狐族高手,仿佛是潮水一样,朝着李牧的方向,疯狂地涌来,宛如惊涛骇浪,就要将他彻底淹没。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752、白不复

下一篇   0754、摧枯拉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