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6、强无敌 - 圣武星辰

0756、强无敌

魏斯年脸上的笑容,更加开心了。 “杀。” 他挥了挥手。 “鸡犬不留。” 就算是青狐神,死了也无所谓。 只要得到神血即可。 一尊活着的神明,也不一定好控制,万一血脉再度突变进化觉醒,说不定会更麻烦。 所以,他一点儿都贪心。 只要得到了青狐神的部分神血,熔炼化为神通,慢慢发掘神血的威力即可。 令狐神翼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也罢,今日,你我父女,并肩一战,也许,是最后一战……” 话音未落。 一片刀光,宛如天河之水从九天之上落下。 “啊……” “什么人?” “不!” 眼看着就冲进了小院子里的魔蛇渊修士们,被这雪白的刀光一卷,瞬间化作了漫天的血雾炸裂飘散开来,不管是将级还是半步王者,只要与这雪白刀光一触,全部被绞成为了粉末,没有任何的区别。 同一时间,一道白衣身影,落在了小院落入口处。 素洁如雪,冰冷如岩。 刀在手。 刀光凛冽。 “什么人?” 一名王者高阶的魔蛇渊护道人,身形一闪,瞬移一般,就来到了这白衣人的身前,一掌拍出。 王者境的力量,石破天惊,符文光华犹如狂涛怒澜,一下子,几乎将整个小院落都淹没。 然而,又是刀光一闪。 漫天的符文光华似是滚汤泼雪一样,瞬间消散。 而那王者高阶护道人的身影,突然似是空间折叠一样,分裂为数十块不规则的形状,从白衣持刀身影两边冲过去,还未有血液流散出来,也未坠地,骤然化作了一蓬风雪,飘散,落在了院子里。 身死道消。 王者高阶护道人,陨。 “什么?” “怎么可能?” “这……” 周围一片惊呼声。 魏斯年脸上平淡自信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 他心中升腾起一股难以形容的危机感,目光落在那白衣持刀之人的身上,微微一怔,立刻反应了过来,道:“你是……李牧,李一刀?” 魏斯年没有见过李一刀的真面目,但是他知道,李一刀是李牧的化身。 至于李牧的面目,他却是知道的。 “魔蛇渊?”李牧盯着魏斯年,道:“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李公子?”身后,碧言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看着李牧的背影,如此熟悉而又清切,忍不住惊呼出声。 李牧回头,微微一笑,道:“我的护道女神,我活着回来了,还好没有来迟,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啊……”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碧言看着这张从未见过但却如此熟悉的脸,尤其是那双蕴明亮的似是璀璨星辰狗一样的眸子,一下子百感交集。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捂住了嘴,泪水现实决堤的洪水一样,再也控制不住,哪怕是身边众人,有青狐族的后辈,有自己的父亲,有魔蛇渊的敌人……以青狐神自居的她,不顾形象地捂着嘴,原地大声地哭了起来。 那是一种压力,一种思念在一瞬间的宣泄。 一种如释重负,于绝望之际突见光明的欣喜。 李牧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他与碧言之间,从认识到现在,也就不到半年时间而已。 但就是这短短不到两百天的时间里,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用一句患难与共来形容,可以说是无比贴切。 这种感情,不是男女之情,但却远超一般的男女之情。 “不哭,神怎么能哭呢。”李牧笑着安慰道。 令狐神翼突然面色狂变,道:“小心……” 话音未落。 一道剑光,宛如矫龙,突袭而至。 却是另外一位魔蛇渊护道人,趁着李牧回头说话分心的时候,突然持剑突袭。 “死吧。” 这护道人面色凌厉。 然而李牧似是早有所觉一样,头也未回,直接反手一刀斩出。 刀光如梦。 这偷袭的护道人,手中剑从剑尖部位一分为二, 然后是握剑的手,以及眉心,鼻尖,唇中,胸腹一直到腹股,左右对称,不偏不倚,直接分为两片,擦着李牧的身形,左右俯冲过去,脚步踉跄,最终扑倒在了小院落之外的地面上,鲜血流淌出来,但还未散开,就化作了银色的寒霜,覆盖在地面,而他的两片身躯,则是化作了冰雪质地的雪人一样。 二十四节气之寒露刀,大雪刀。 又一尊王者境界的护道人,被随手秒杀。 魔蛇渊的甲士高手,如白日见鬼,面如土色,惊恐万分。 魏斯年也是鬓间冒汗,心脏狂跳。 李牧的实力,竟然这么强了? 一个从英仙星区中走出来的小角色,曾经被他视之为蝼蚁一样的货色,现在竟然这么强了? 王者境的存在啊,像是切瓜一样被砍死了? 那自己岂不是也危险了。 魏斯年不动声色地慢慢往后退,拉开距离。 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李牧回过头来,看着他,道:“我记得,你弟弟魏西敏曾经说过,魔蛇渊一族,近年以来,屠戮杀害我玄黄族子民,最为卖力,他以猎杀玄黄族年轻高手为乐趣,而你,曾经亲自出手,扑灭过玄黄族三个临时驻扎基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鸡犬不留……这笔债,今日正好都算一算吧。” 魏斯年脑海之中,一道闪电闪过,骤然反应过来,道:“你见过我弟弟,是你杀了他?” 李牧点头,道:“不错,百鬼星区域,一刀了账。” 魏斯年眼中流露出凶狠恨毒的光芒,道:“果然是你,你真的是那个凶手……” 他还想要再说狠话,但突然意识到,眼前这样的场合之中,强弱易势,自己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徒增耻辱而已。 “不对,你为何没有被诅咒标记,我当初调查了,你……”他猛然想起,自己之前利用黑蛇币,调查过李牧化身的李一刀,并无反应,但是的李一刀,可没有抵挡诅咒印记的实力。 李牧道:“去地狱问你弟弟吧,我没有兴趣回答你的问题。” 他持刀杀去。 “拦住他,快拦住……” 魏斯年惊恐地大吼,再无之前那种运筹帷幄,动辄剥夺他人生命的淡然。 但一个‘拦’字才刚刚出口,他的人头,就已经飞上了半空。 --------- 保底还有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