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3、膨胀的帝王 - 圣武星辰

0763、膨胀的帝王

秦都。 皇宫深处。 “啊……” 完全漆黑的环境之中,一个宛如阴鬼一样盘坐着的身影,闷哼痛呼一声,突然睁开了雪亮的眼睛,眉心有一缕殷红的血迹,缓缓地沁出,流淌下来。 呼啦。 周围的四盏鬼火浮灯,突然自动点燃。 幽蓝色的灯光,将这个阴鬼一般的身影轮廓,描绘的像是半透明的雕像雕像一样,非常诡异,巨大的头颅占据了身体的三分之二,躯干只有四分之一,手脚短小。 “是谁?竟然可以这么快就破解我的魂术……嗯,得小心了。” 他伸手抹了抹自己眉间的血迹,舌头伸出来,竟是直接可以舔到眉心,舌尖分叉,宛如毒蛇的信子一样,似人非人,宛如魔怪。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国师大人,陛下派人送来的食物到了。”一个尖细的声音,一听就是宫里的太监,带着一股子阴气。 “好,送进来吧。”国师开口道。 他的声音,比太监还要尖细,就好像是一根被拉长了的丝线,给人的感觉随时都会有断裂的可能。 接着,门外想起了年亲女子尖叫啜泣和求饶的声音。 …… …… 皇帝秦政在大殿里来回踱步。 他的表情,有点儿焦急,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旁边伺候的宫女和太监,明显地感觉到,今天皇帝陛下的心态,非常急躁,和平日里那种运筹帷幄,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霸气,截然不同,所以也都小心翼翼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大约在一个时辰之前,一位平日里极为受宠的妃子,仗着陛下的宠爱,强闯议政殿,放在以前,大多也只是被略微责斥几句,然后会被留在一边伺候,但今日,这位妃子,直接被不耐烦的陛下令侍卫拖出去,杖毙。 最近一年多以来,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陛下的变化,失去了昔日的温和宽厚,而是变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狠辣。 就连长公主殿下,最近来皇宫的次数,也变少了。 据说,一年之前,这两位曾经相依为命的姐弟,关系就有点儿失和,曾经有过激烈的争吵。 “怎么还没有消息传来?” 秦政面色焦急。 今日,他决定做了一件大事。 初步的消息传来了,但进一步的消息,却还需要确认。 这让他有些忐忑不安。 吱呀! 议政殿的大门,突然被推开。 “混账,是谁竟敢不经通报,就闯进来?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杖毙。” 烦躁中的秦政,头也不回地喝道。 “你的脾气,变得太急躁了。” 一个平静中带着令人心悸的力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秦政面色大变,猛然转身,看到门外那个身披着金色阳光,一袭白衫轮廓边缘像是镀金了的修长身影,一下子好像是被无形的手掌遏住了喉咙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放肆,什么人,竟敢这么对陛下说话?”一个白眉白发的老太监,声音尖细地喝道。手中拂尘一甩,丝丝白线,宛如钢针一样,直接朝着那白色人影射去。 这赫然也是一位破碎境的太监。 “住手。”秦政反应过来,第一时间下令。 但已经来不及。 银色丝线还未到白色身影十米之内,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在半空之中,编制出一个拳头的形状,直接轰在了那破碎境的大太监身上,直接将他轰飞出去,撞在议政殿金碧辉煌的墙壁上,凹陷进入一个人形的大洞。 “李……李大人,朕不知道是你来了。”秦政面色有点儿慌张,逐渐冷静下来,道:“奴才无知,李大人不要见怪。” 来的人,自然就是李牧。 李牧站在议政殿的门口,看着里面神色有点儿紧张的年轻秦国皇帝,这张面孔与数年之前那个单纯上进,为了不让姐姐伤心就拼命学习的小男孩的面孔,已经完全无法重合。 人,都是会变的。 但有些人的变化,巨大的让人陌生。 李牧的目光,越过这个年轻人,落在了他身后,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金色的龙椅在模糊的阴影里凸显出尊贵,彰显着权力,但也有一些冰冷。 “第一,立刻停止对十城九地的攻击,第二,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派军队以祝贺为名,在酒中下毒,暗算大月王使团,袭击大月王鱼化龙和李安之小公主。” 李牧看着年轻的帝国皇帝,语气很慢地道。 “这……朕没有……”秦政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李牧打断他,道:“堂堂一国之君,想好了再说,不要敢做不敢说,另外,你自己听好了,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勿谓言之不预也。 秦政蹬蹬退了两步,心中狂跳。 他连忙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着一边的一位小太监,做了一个手势,让他赶紧去请人,然后,才慢慢道:“李大人,朕毕竟是一国之君,统御天下,你不召自来,强闯议政殿,已经属于犯忌之事,现在又用这种语气,对朕说话,你觉得这样对吗?” “统御天下?”李牧看着色厉内荏的年轻皇帝,道:“你觉得,这天下,是谁的天下?” “自然是朕的。”秦政昂首,理所当然地道。 李牧笑了笑,道:“错了。” “哦?李大人觉得呢?”秦政怒而反笑。 李牧道:“我说是谁的,就是谁的。” “放肆。”秦政大怒,道:“李牧,若不是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就凭你刚才这一句话,朕就可以诛你九族,你信不信?” 李牧摇摇头,道:“若不是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你早就是死人一个,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不知道天高地厚,别说你不过是小小神州大陆星的小国皇帝,就算是英仙星区的霸主宗主,在我面前,也如蝼蚁一般……蠢货。” 一股澎湃凌厉的气势,以李牧为中心散发出来。 秦政惊恐万状地蹬蹬后退。 “呵呵呵呵,哪里来的野狗,竟敢在帝国皇宫之中,在九五至尊面前,如此大放厥词。”一个仿佛是钢丝被拉长了随时会断掉的尖细声音,在议政殿里漂浮出来。 而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秦政脸上的惊慌,化作了如释重负的轻松。 “国师,你终于赶来了。”他兴奋地道。 那尖细的声音,在议政殿里漂浮不定,给人一种神秘幽森的感觉:“陛下放心,本座是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陛下的,如果有人敢在陛下面前胡说八道,那本座就让他,永远都说不了话。” 这声音冷笑着,刺耳,更刺心。 秦政连连点头,道:“不要杀他……他毕竟有恩于朕……废了他的修为就行了。” 废了修为,到时候,还不是任由自己揉捏? “唉,陛下就是仁慈,对于这种僭越的狂妄之徒,就应该赶尽杀绝……”那尖细的声音似是充满了遗憾地道。 话音未落。 李牧直接伸手:“不知死活的狗东西,给我滚出来。” 白色的真气巨手,显化出来,直接伸入议政殿,在黑色阴影涟漪之中探进去,就像是把手伸入水中摸鱼一样,瞬间就将一个头大身小的诡异身躯,从黑暗之中,直接拎了出来。 “啊,是你?你是那个家伙……” 那身影尖叫,挣扎,充满了恍然大悟的震惊和惶恐。 而年轻的秦国皇帝,则是直接震惊石化在了原地。

上一篇   0762、震怒的李牧

下一篇   0764、你是兵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