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5、后会无期 - 圣武星辰

0765、后会无期

“谢谢你,放过他。”百米大佛前,长公主向李牧行礼,充满了歉意,道:“这一年多时间,他变了,我已经劝不住他了。” 李牧道:“每个人都会变,在他那个位置,变得更快。” 长公主看着眼前这个英姿勃发的男子,恍惚之间,想起了与他初见面的时候,在平安镇那个素面摊上,恍如昨日。 如今,人是物非。 “也许我错了。”长公主面色悲苦,道:“当初,就不该让他立志当一个皇帝,如果在太白城中做一个普通人,也许现在无忧无虑,会非常快乐,而不是整日里醉心争霸天下主宰一切,渐渐地,被权力欲望迷失了本心,做出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李牧没有说话。 有些人,生下来注定就要走一些路,没法避免。 秦政的路,与其说是秦蓁帮他选的,不如说是天生就注定的。 唯一可惜的是,他在这条路上,走偏了方向。 用曾经地球上非常流行的一句话说,那就是秦政最终变成了当初他自己非常讨厌的那一类人。 权力熏人醉。 大秦帝国的实力版图扩张的太快,李牧当初几乎将整个神州大陆都打穿,北宋经历了神墓一役之后,都城都没有了,八王之乱让帝国元气大伤,而南楚本就纷争不一,后来被李牧斩杀了曲王党羽,以及南楚的护国神宗,也是一蹶不振。 大秦虽然说皇室成员被李牧杀的更多,皇子皇帝杀了好几个,但最后,李牧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扶持秦政上位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政今日的命运,也有李牧的一些因素在内。 “大秦的未来,会怎么样?”长公主看着李牧,又问道。 “没有未来。” 李牧抬头看着大佛那无悲无喜的恬静面容,脑海里有无数画面闪过。 最终,他还是开门见山地道:“从此之后,神州大陆无大秦,也无北宋,更无南楚,唯有太白城。”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彻底颠覆如今神州大陆的局势,将整个大陆的控制权,完全掌握在玄黄族的手中,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时不我待。 李牧不能再有任何的妇人之仁了。 长公主看着李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说她对于这个国家,没有留恋,那是假的。 不管如何,她的头上,都冠着一个秦字,体内都流淌着秦氏的血脉,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帝国,这个皇族,竟然会终结在这个无意之中在素面摊上遇到的少年的手中。 不过…… “也好,起码政儿可以得到善终。” 她笑了起来。 每一个皇朝,不管曾经多么辉煌,多么璀璨,终有一日,都会盛极而衰,最终被取代更替,从来没有过例外。 秦蓁从来都不觉得,大秦帝国也可以千秋万代永恒存在。 早晚都有被覆灭的一日。 覆灭在李牧的手中,起码秦氏一脉,可以得到保全,秦氏的血脉,不会断绝,覆灭在其他势力或者是人的手中,亡国皇室又岂能有任何的侥幸之理? 或许,这是秦氏一脉的最好结局? “我会保全秦氏一脉,也不会为难忠于秦氏的臣子,秦都以后还是秦氏的,不过,有一些话,说在前头,秦氏不能掌握太多的军队,也不能再与我太白城为敌,我接下来有一些大事情要做,如果有人敢在背后耍花枪,就不能怪我无情了。” 李牧直视长公主的眼睛,坚定决绝地道。 这一瞬间,长公主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质疑的意志,从李牧的身上爆发出来,犹如主宰一切的神魔仙佛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凡人所能违逆的。 她也终于清晰彻底地明白,自己和他,早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好,秦氏会做到的。” 长公主双手合十,在李牧面前,郑重地行礼承诺。 “阿弥陀佛,施主,保重,后会无期,再也不见。” 她垂眉肃目,咏唱佛号。 然后转身,走向了大佛的脚下,重新盘坐在蒲团上,咏唱佛经,敲打木鱼,一下一下,缓慢又稳定的节奏,犹如古井水面,毫无波澜。 李牧看着她的背影。 窈窕如玉,灼灼其华。 正是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美的年级。 但这个天之骄女,最终选择了与青灯古佛为伴,寻求精神世界的慰藉,命运对于她来说,有些残酷,当年那个雷厉风行高傲倔强的女剑侠,手中的剑,斩不透这滚滚红尘,最终还是难逃命运的捉弄。 李牧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做点儿什么。 但最后,他还是转身离开了。 自己已经是一身情债。 还不起,就不能再欠了。 李牧离开了这里。 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待他去做。 察觉到了李牧的离开,木鱼的节奏声,骤然顿了顿。 一滴晶莹清泪,滴在木鱼上,摔碎,滑落。 咚!咚!咚!咚! 木鱼声又响起。 似是风吹树叶,雨打芭蕉,凌乱纷纷,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节奏可言。 …… …… “哈哈哈,李牧,你是说当初那个打遍神州大陆无敌手的诗武仙吗?”年轻人看着重伤之下依旧不服的徐盛,大笑了起来。 “我知道他,但那又如何,时无英雄,是竖子成名耳。他的时代,早就已经过去了,就算是他现在,回来了又怎么样?” 年轻人站起来,一脚踩在徐盛的肩头,缓缓地乡下压去,道:“我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 “你会后悔的。”徐盛的肩头,直接被踩碎了,他双手撑地,不让自己跪下去,冷笑道:“如果你知道,他在星河之中,坐了什么事情,那你就会后悔的。” “哦?星河之中吗?呵呵,我也曾听说过,他的确是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说,他做的那些事情,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幼稚可笑,还不值一提。” 年轻人微笑着道。 徐盛怒吼着,双手撑住地面。 这一对手臂,是后来生长出来的,又快要碎了。 “还真是条汉子,一把年纪了,也不容易。” 年轻人抬起脚,看着徐盛,道:“我知道你很不服气,呵呵,但是没有用,我知道李牧,他那些本事,我都清楚,但是李牧不知道我,我的本事,他想都不敢想,所以,老头子,别想着李牧来了翻盘什么的,我把你扣下来,就是要等他来,他在英仙星区那些狗屁事情,道德金身之类的,对于我,根本没有用,哈哈哈……” 徐盛的心,突然悬了起来。 对方似乎是……有恃无恐? 难道真的是早就布好了局,等着李牧来跳? 这样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啊。 神州大陆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开始隐藏着这种程度的人物? 该怎么办? 徐盛出身于岳山派,而岳山派乃是当年地球先贤所创建的门派,从渊源上来说,与玄黄族是天然的盟友,因此对于李牧的感情,更加真挚。 在这样一瞬间,徐盛突然希望,李牧不要来这里了。 但事与愿违。 兵营之中,突然暗青色的真空氤氲流转,虚空仿佛是被融化开了一个漩涡一样,李牧的身形,一步踏出,就降临了。 “嗯?徐老哥?” 李牧一眼看到重伤的徐盛,再听到周围的喊杀嘶吼之声,眉毛立刻就皱了起来。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764、你是兵境?

下一篇   0766、这都是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