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6、凡华夏武盟之人杀无赦 - 圣武星辰

0776、凡华夏武盟之人杀无赦

“这……是西天的佛祖吗?” “活着的佛陀?天啊……” “不不不,我们不是坏人,为什么佛祖要杀我们?” 华夏武盟的弟子们,面对这样一尊活生生的佛,心中都有点儿惊慌。 佛陀在中国人的心中,是智慧善良和仁慈的象征,尤其是眼前这尊巨佛,原本慈眉善目,一身佛性,但看到他们,却怒目言杀,将他们斥为邪魔,给人的感觉,好像自己真的是罪业深重一样。 李牧皱了皱眉。 “回去。” 他开口清喝。 这巨佛的脚步猛然就停顿了下来,静止在原地,呆了呆,突然全身上下的杀意,快速消退,对着李牧双手合十行礼,然后就真的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去,坐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化作了一尊感到的岩石佛像。 武盟的弟子们,震撼无比地看着李牧。 连佛陀都可以命令? 武神大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一切都是幻象,壁画的世界,精神虚妄构筑,你们见到的佛,不是真佛。”李牧道:“紧守本心,不为表面虚妄所惑,这里的一切,对于你们修心,有极大的帮助,前提是不要堕入其中。” 他带着众人往前走。 越过华丽的梵宫楼阁,行走在高耸的佛塔之间。 沿路有战斗的痕迹。 再次遇到了各种战死的尸体。 其中,不乏一些半人半妖的怪物。 “是万妖盟的人,它们果然也来了。” 唐天等武盟弟子们,看到这些半妖的尸体,露出仇恨之色。 万妖盟如今是华夏武盟的生死仇敌。 再往前走了片刻。 前方传来了激斗打斗之声。 抬眼看去,正前方,数千米之外,一片佛塔梵宫之间,有修炼者正在大战,秩序混乱,烟尘冲天。 其中两个身影,在低空交错,变换方位,速度极快,一边交手,一边朝着李牧等人的方向飞来。 令人瞩目的是,这两人的手中,各自拿着一团光剑,一绿一红,无比显眼,而且这光剑的威力也很惊人,随意一挥,光雨洒落,成片成片的楼阁佛塔,就像是风中的沙雕一样,快速地坍塌下去。 “是秘宝,他们得到了秘宝。” 唐天惊呼起来。 这两个修炼者的实力极高,但却没有达到随意挥洒之间,毁天灭地坍塌建筑的地步。 很显然,是两人手中那宛如光剑一般的武器,发挥出的威力。 小世界的佛陀秘宝。 “哈哈哈,赵飞龙,交出佛陀秘宝,你可以不死,否则,我万妖盟已经彻底包围了这里,你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逃不出去的。”其中一个腋下生出了两条猴臂的身影,大笑着,出招凌厉,红色的光剑挥洒,不顾一切攻击,余波摧毁周围的建筑,佛塔和梵宫不断地倒塌。 另一个人,身穿青色长衫,手中一柄绿色的光剑,竭力抵挡,相对克制,朝着秘境之外的方向逃走。 “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我说了,你逃不了的……”猴臂半妖修炼者疯狂地攻击:“整个莫高窟,不,整个敦煌市,都已经在我们万妖盟的掌控之中了。” 激斗纷乱,佛国化作废墟。 唐天等人变色:“他们朝我们这边来了。” 武盟弟子都警戒了起来。 “杀。”猴臂修炼者对于那光剑的操控,越发得心应手,一剑斩出,数百米长的赤红色剑影无坚不摧,直接凌空乱斩。 光剑的余波,犹如潮水,朝着李牧等人涌来。 他们正好站在了通往秘境之外的路上。 而那个奔逃的叫做赵飞龙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穿青色长衫,颇有古韵,边打边逃,在疾驰之中,余光看到了李牧等人。 “中国人?不好……小心!” 他原本是要夺路而逃,但看到李牧等人,是中国人外貌衣着,而且傻乎乎的不知道躲避,暗道要糟糕,一咬牙,身形一闪,挡在了李牧等人前面,手中的绿色光剑挥洒,将那漫天轰来的红色剑影,全部都挡住。 轰隆隆! 剧烈的能量爆炸声,烟尘冲天。 赵飞龙只觉得喉头一甜,脚下一软,不由自主地朝后狂退,双脚在地面上犁开两道沟壑,一口鲜血喷出来,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你们快走……” 他头也不回地朝着李牧等人大吼。 对面,猴臂妖人已经冲杀而至,半空之中看到这一幕,顿时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不逃了?想要保护自己人?嘿嘿,你们这些自命侠义的人,就是这么多的羁绊束缚,哈哈哈,不过我喜欢,乖乖交出佛陀神宝,否则,我就杀光这小秘境之中的每一个中国人。” “无耻,你自己也是中国人……”赵飞龙怒道。 他故意多说,是在为李牧等人,争取逃走的时间。 “哈哈,以前是,现在不是了……我已经是妖国之人了,哈哈哈,凌驾于人类之上,掌握着强横力量,终将成神的存在。” 猴臂妖人步步逼来。 远处人影闪烁。 都是万妖盟的半妖修炼者。 “你们……怎么还不走?”赵飞龙回头一看,李牧等人还在身后原地,顿时急了。 这十几个年轻人,难道是被吓傻了不成。 “哈哈哈,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猴臂妖人大笑,注意到了唐天等人身上的华夏武盟制服,狞笑道:“盟主已经下令,凡华夏武盟之人,杀无赦。” 数百名半妖,潮水一般围过来。 妖气环伺,浓郁如潮。 “快走,不要怕,拼命逃,逃出去几个十几个,我掩护你们。”赵飞龙转身,对着李牧等人怒吼。 但这些人,并没有逃走的意思。 李牧伸手拍了拍这个已经受伤的年轻人,笑了笑,从他的身边走过去,看着猴臂妖人,道:“你刚才说,凡华夏武盟之人,杀无赦?” …… …… 敦煌市内。 一种奇怪的气氛,正在整个市区蔓延。 距离之前天空之中那个宛如神明一样的声音出现,已经快要一炷香的时间了。 闯入敦煌市的各大洲修行者,有一多半,在这样的神威恐吓之下,已经离开了,毕竟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可怕,蕴含着高高在上帝王一般的威严,一字一句敲击在他们的身上,令他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修炼者对于危险的直觉,极其敏锐,没有绝对的把握,许多来凑热闹的各大洲修士,并不想拿命冒险。 但,也有一些外国修士,依旧坚持留在了敦煌市。 “哼,不知所谓,真以为转身弄鬼,就可以将我们吓走?中国人,就喜欢玩这样的把戏。” 敦煌市最豪华的一间酒店内,一个卷曲长发的壮硕中年白人,身穿白色长袍,手中握着一柄金色的权杖,站在行政套房的窗前,嘴角挂着冷笑。 他的身后,站着数十位北美修炼者,都是实力极为强大之辈。 “快要一炷香的时间了,我倒是要看看,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看了看旁边快要燃尽的一根香。 这是那声音在天空激荡之后,他故意命人点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