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1、血丹 - 圣武星辰

0781、血丹

“上,杀了他。” 银蜥王陶源色厉内荏,并不敢第一时间与融合了佛宝的陆逊交手,而是让手下的半妖蜂拥而上,围杀陆逊。 “大慈掌!” 陆逊清喝一声,背后浮现万千佛手,金光璀璨,瞬间万千掌力齐发。 砰砰砰。 一簇簇的血光血雾,在半空中迸射开来。 一个个的半妖,被直接凌空轰爆。 天地之间,血雨弥漫。 就像是用机关枪扫射鸟群一样,根本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好强大的战技。 李牧点头赞许。 看起来,陆逊得到的佛宝,要比唐天等人手中的光剑之类的武器,要强大太多,乃是功法类的东西,融合之后,实力大增,而不是借助于外物。 这是他的机缘。 “该死。” 银蜥王陶源面色数变。 “银蜥血脉……变身。” 他的身形体表,瞬间浮现出无数密密麻麻的银色鳞片,每一个鳞片上,都有银丝一般的微型符文闪烁,他的大腿肌肉隆起,变为蜥后肢,双臂双手也变成了蜥爪,尾椎城破衣服,露出一条蜥尾,连眼睛眼睑,都化作了蜥蜴状。 这已经不算是半人半妖了。 而是真正的蜥蜴妖兽。 “这是你逼我的,完全体银蜥……小东西,想要为你的爷爷报仇,下辈子吧,啊哈哈哈,给我死。” 陶源化身妖兽,朝着陆逊杀来,浑身银色妖气翻滚,犹如巨潮。 “大慈掌……死。” 砰砰砰。 陆逊立身于白莲花花蕊之中,白衣如玉,身后佛掌层层叠叠翻滚,犹如孔雀开屏一样,一道道的掌劲神光,从陨华天降一样,万千神矢,将陶源直接淹没。 一簇簇血花,似是血梅绽放于半空。 银光流转。 浑身千疮百孔的陶源,眼眸猩红,冲了出来,蜥爪如神钩,瞬间到了陆逊身前,狠狠一撕,似乎是将虚空变成一张纸一样撕开。 “大悲拳。” 陆逊挥拳轰出。 嘭。 陶源的银蜥之体,直接被打爆了一只手臂。 “啊……”他惨叫,却越发疯狂。 碎掉的手臂瞬间还原。 蜥蜴的尾巴有再生的功能,银蜥成妖之后,最大的血脉异象,就是再生,远超同境界的修炼者。 陶源疯狂地朝着陆逊冲来。 “爷爷,看我为你报仇。” 陆逊从莲花花蕊上跃起,主动进攻,施展【大悲拳】,拳劲强横,直接碾压了化为银蜥之后肉身强大的陶源,一拳挥出,拥有着排山倒海一样的力量,双方肉身相交,便是嘭地一声,陶源的四肢便会爆裂开来。 砰砰砰。 陆逊一拳一拳地轰击在陶源的身上,就像是在打沙包一样。 这样的情况下,陶源的再生之力,反而更给陆逊增加了报仇的快感,一招就打死打爆,哪里有疯狂轰击发泄更加能够解心头之恨? “哈哈哈,我有不死之身,你就算是杀死我一百次,又能怎么样,陆浩然那个老匹夫,再也活不过来了,哈哈。” 陶源满脸是血,身形被轰来击去,犹如沙包一般。 陆逊的大悲拳,不知道多少次,轰击在了他的身上。 “银龙,助我。” 陶源大喝。 那头巨大的蜥蜴土龙,俯冲而来。 “大慈掌。” 陆逊背后,孔雀开屏一样的佛掌再现,整个人宛如一个人形自走火炮集群一样,掌劲如神矢,瞬间就将蜥蜴土龙轰杀成为渣渣碎屑。 而陶源趁着这个机会,怒吼一声,身形自爆,化作漫天的血雾。 嗯? 自绝了? 明知道逃不了,不想要再受折磨,所以直接自杀了。 陆逊身形回到佛掌莲座上,气息流转不定,刚才的大战,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他仰天长啸,泪如雨下:“爷爷,奶奶,三叔,还有小刚……我为你们报仇了。” 李牧突然道:“等一等。” 他的眉心竖眼睁开,一道神光,从竖眼中冒出来,一下子将大半片天空都照透,就看一个虚影,潜藏在逐渐飘散的血雾之中,宛如透明一样,鬼鬼祟祟地躲藏着。 是银蜥王陶源。 “他还没死?”陆逊震惊且愤怒。 差点儿被骗了。 那透明虚影可不是什么灵魂之类的,而是真真正正的妖术匿形手段。 被发现之后的陶源,也是一脸慌张,尖叫着,在银色结界之中逃窜了起来。 凝聚血雾,幻化出新的人形。 “定。” 李牧开口。 言出法随。 陶源的身形,瞬间就被定在了空中。 他一脸惊恐,哀求一般地看向李牧和陆逊。 他这一下子,是真的害怕了。 “死。” 陆逊毫不留情,再度出手,将陶源的身形打爆。 漫天的血雨纷飞。 李牧单手捏出一个印诀,直接将这漫天血液凝聚起来,竖眼中喷出雷霆符文之火,炼化了其中的妖力,将陶源一身血液凝聚为一枚血丹,表层奇异符文闪烁,脉络游走不定。 “这是银蜥妖血的再生之力凝聚,你服下,就可以得到快速恢复的能力。” 李牧将血丹交给了陆逊。 …… …… 敦煌市内,天空之中的阴云,逐渐散去。 但还是阴天。 不知道何时,天空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整个西北历史旅游名城,笼罩在烟雨朦胧之中,颇有宁静祥和气息。 城北的时空折叠通道入口处,光华闪烁。 来自于中国军方的数艘低空飞行载具,造型和外观,充满了科幻色彩,喷色出幽蓝色的尾光,穿越通道,在敦煌驻军的引领之下,一直朝着驻军大营的方向飞去。 载具舱内,一个身穿着雪白空军军服的短发丽人,手中捧着一封电讯文件,正在低头翻阅。 这位军服丽人,看起来只有二十一二岁,但眼神沧桑,似是百岁老人一样,肌肤如玉,娇嫩白皙,吹弹可破,五官精致美丽,个头不高,大约一米六五左右,但身形弧线极为完美,凹凸有致,黄金比例,全身上下带着一种寒意,令人敬而远之。 而在军服丽人的身边,另一位国字脸,看起来不到三十的魁梧军人,面色坚毅,剑眉星目,有一种英姿勃发之气,身穿的是陆军军服,职衔不低。 除了这两个军官之外,还有二十名其他士兵,从身上的装备和彪悍的神情来看,都不是普通军人,二十个人,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气势。 飞行载具在军方大营中的小型机场降落。 舱门打开。 国字脸军官和军服丽人率先走下来。 早就敦煌驻军指挥官唐海志第一时间迎上去,大笑道:“范司令,苏军长,你们终于来了,快请快请。” 国字脸军官叫做范祖昂。 军服丽人叫做苏措。 如果说在中国境内,政府和军方,有谁和李牧关系最好的话,那绝对就是这一男一女,这也是一得到李牧的消息,政府第一时间派遣两个人来到这里的原因。 “老唐,又见面了,现在情况如何?”范祖昂老远地就伸手握手,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唐海志道:“已经命人在莫高窟景区外面盯着,自从李顾问带人进去之后,过去这十个小时里,里面就没有再出来过人。” 苏措的声音,像是两块冷玉在撞击一样,有着女性独有的悦耳感:“确定进去的人,就是李顾问吗?有没有当时的影像资料?” 唐海志将事情经过描述了一遍,道:“没有影讯资料,但有目击证人。” “安排我和她见面。”苏措直接道:“现在就安排。” “好的。” 苏措被一位军官领着去见那位景区售过票的女军官。 范祖昂笑了笑,道:“苏军长与李顾问,乃是生死之交。” 唐海志道:“理解理解,李顾问再度入世,乃是我华夏之福啊。” 范祖昂点点头,道:“是啊,曾经力挽狂澜的民族英雄,只是,如今的局势又不一样,地下,海中,天空,名山,河湖……到处都有异族和太古势力出现,都是神仙一般的存在,敌友不明,也不知道李顾问,还能不能挽大厦于将倾啊。” 唐海志道:“乱世出英雄,李顾问不是一个人战斗,他还有千千万万的袍泽同胞,一起与他并肩作战,若有一日,需要我赴死,身为军人,我定然慷慨不辞。” 范祖昂拍了拍唐海志的肩膀,道:“老唐,你我这些年的准备,国家这些年的积淀,还有李顾问的苦心……希望能够国泰民安啊。” 两个人的心头,都有些沉重。 地球迎来了自从人类诞生以来最为可怕的黑暗时代。 这种黑暗,甚至有可能来自于人类自己。 而对于很多知晓如今大局机密的人来说,李牧,或许就是解决问题的那一缕光明了。 …… 一把伞。 一把黑色的伞。 一把黑色的油纸伞,黄竹伞柄,握在一个身穿着黑色女款西装,脚蹬平底皮靴,带着墨镜的年轻女子的手中。 白皙如羊脂玉一样的手指,指甲涂着红色豆蔻,在黄竹伞柄的衬托之下,有一种炫目的美丽。 女子很美丽,全身上下带着一种神秘感。 黑色油纸伞与她的穿着不搭,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伞面上,似是一曲低沉的乐谱,让敦煌阴沉的天气,多了几分忧愁和哀怨。

上一篇   0780、努如野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