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8、李牧赶至 - 圣武星辰

0798、李牧赶至

只要摧毁了羞耻心,很多人都会自暴自弃。 太玄仙门在嵩山世界中存在了这么多年,与其他一些仙门宗门都有过冲突,调教仙娥也不是一次两次,比洛玄心更加强硬的烈女,于婆婆也都遇到过,最后还不是都调教的服服帖帖。 这个叫做‘游仙台’的诡异雕像,就是专门用来对于一些不听话的女子的。 除此之外,她还有各种各样的手段,术法,来对付这种女孩子。 而今天,她就是要彻底摧毁洛玄心的羞耻心,杀鸡儆猴,让其他女孩子都丧失抵抗排斥的勇气。 “你,你,还有你……”于婆婆指了指其中几个女孩子,道:“你们几个,给我出来,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 被点的几个女孩子,一个个都面色大变。 在于婆婆的胁迫之下,她们战战兢兢地来到了游仙台跟前。 洛玄心露出屈辱的眼神,勉强维持着自己的神智,没有发出呻吟,但神态已经近乎于迷离。 “不不……”一个女孩子摇着头后退,道:“不,我不能这么做,不能。” 其他女孩子也都无法下手。 因为游仙台的旁边,就站着四名男弟子,脱掉洛玄心的衣服,岂不是意味着……几个男人那种迫不及待的表情,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太禽兽了。 “不动手?” 于婆婆眼神一冷,抬手一巴掌,就将第一个说‘不’的女孩子,抽的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啪啪。 剩下的几个女孩子,也是被一人一巴掌。 于婆婆是修炼者,手劲极大,几个姑娘一下子被打的,全部都瘫软在了地上,娇美的容颜,肿的不成人形,有几个,连牙齿都被打掉了。 “我告诉你们,别不知道好歹,我仙门中折磨人的手段,多着呢,我可以把你们,一刀一刀地剐到剩下最后一口气,再治好你们,再剐一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嘿嘿,你们几个小贱人,信不信?” 于婆婆的话语,带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大恐怖。 女孩子们被吓得瑟瑟发抖。 “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不听我的命令,是什么下场。”于婆婆目光重新落在洛玄心的身上,冷冷一笑,对那四名男弟子道:“动手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到剩下一口气就行。” “哈哈,多谢婆婆。” 四名男弟子欠身,行礼。 其中一个,更是迫不及待地伸手,抓住洛玄心的胳膊,刺啦一声,就将衣袖扯掉,露出了一截白生生宛如新剥水嫩小绿葱一样的胳膊。 “哈哈哈。” “真是个美人啊。” “水灵水嫩。” 其他三名男弟子,也都淫.笑着凑了过去。 洛玄心剧烈地挣扎着。 她迸发出惊人的毅力,以最后的神智,张口大喊道:“李牧,李牧……” 于婆婆闻言一怔,旋即冷笑道:“想要让李牧来救你?哈哈,你做梦。” “李牧,李牧……” 洛玄心用最后的力量和毅力,奋力地挣扎,不让那四个男弟子碰她,疯狂大声地喊着。 已经半昏迷状态的她,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喊这个名字,在意识就要涣散的最后时刻,她发现,自己的脑海里,记忆里,甚至是潜意识里,这个叫做李牧的人,都深深铭刻。 仿佛这个名字,可以给她勇气,给她力量。 就在这时---- “来了。” 李牧的声音,好似是回应洛玄心的呼喊一样,突然就在百米之外响起。 还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一道流光闪烁,瞬息即至,化作两道人影,落在了游仙台边上。 澎湃的力量,从这两人身上爆发出来,犹如气浪,向思念辐射席卷,瞬间就将那四名猝不及防的男弟子,直接掀飞出去,撞在大殿石柱上,狂喷鲜血。 最最最后最关键的时刻,李牧终于赶到了。 他单手按在游仙台上,嘭地一声,偌大的雕像,化作飞尘散开,衣不遮体的洛玄心,被他抱在了怀里,一个白色披风出现,将她包裹了起来。 在李牧的身边,还站着苏措。 “什么人?” 于婆婆反应过来,不由得大怒,手中蛇拐一顿,面容狰狞,盯着李牧,喝道:“竟敢闯我渡素宫,伤人行凶,找死不成?” 李牧眼神一冷。 “老虔婆,该死。” 话音落下,于婆婆只觉得随着对方的眼神,一股无形的可怕力量涌来,她心中生出一股无法遏制的寒意,手中的蛇拐瞬间断裂为数段,咔嚓咔嚓的骨裂声从胸前传来,一瞬间胸骨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巨大的力量,将她直接击飞出去…… “啊……噗,你……” 于婆婆惨叫着。 她狠狠地撞在身后的石柱上,轰隆隆撞断了五六根直径一米的柱子,在止住身形,死狗一样摔在地上。 周围的其他太玄仙门男女弟子,一下子都乱作一团。 哪里来的入侵者,强悍的有些可怕。 作为渡素宫的掌控者,于婆婆竟然连对方一个眼神都扛不住? 警钟声被敲响。 那些被抓来的女孩子们,也都不明所以,惊惶惊恐。 苏措连忙上去安抚。 “嗯……啊……”洛玄心状态不对,脸颊潮红,呼吸粗重,发出诱惑的呻吟声。 她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如条美女蛇一样,在李牧的怀抱里扭曲着,又如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紧紧地缠着李牧的身躯,不断地摩擦,摩擦…… 体内被注入的那种淫.性能量,彻底爆发,吞噬了她的理智。 炙热柔嫩的胴.体,隔着淡薄的披风,在李牧的怀里扭动。 这场面实在是太旖旎。 虽然已经不是男女之事的初哥,但李牧还是感觉到了尴尬脸红,身体本能地有了一些反应,同时也一下子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皱了皱眉。 一股混沌真气渡入洛玄心的体内,将那股异种淫.性能量直接祛除瓦解,同时,李牧也察觉到了,洛玄心修为被废的事实。 “啊……” 随着淫.性力量被祛除,洛玄心长长的一声喘息,仿佛是长夜苏醒一样,睁开眼睛,渐渐地恢复了自我意识。 “李……李老师?” 看到李牧的瞬间,她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在做梦,眨了眨眼,然后感觉到了身上丝丝凉意,以及从李牧的胸膛和手臂位置传来的温暖,顿时明白,这是现实。 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下子都涌上她的脑海。 高耸弹性的胸部,还紧紧地贴在李牧的胸膛,薄薄的一层披风,并不能当那种近乎于赤裸相对的肉感。 “你醒了,没事了,放心吧。” 李牧不着痕迹地松开手臂。 洛玄心这一下子,脸比之前更红了,站在地上,觉得腿有点儿软,稳住了身形,第一时间向李牧行礼。 毕竟她与李牧虽然没有师徒之实,但却有师徒之情。 一直以来,她都是将李牧当成是自己最崇拜,最尊敬的人,在她的心目之中,李牧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李老师。” 她是个干练的女孩子,短暂的失态之后,很快就让自己冷静下来。 李牧点点头,给她一套宽松的外袍,换上遮体,然后道:“放心,今日,我一定为你讨一个公道。” 一路走来,寻找洛玄心时,在太玄仙门之中的所见所闻,已经彻底触怒了李牧。他发现,有很多现实世俗界的人,被抓到宗门中,各种虐待和凌辱,被当成是牲口一样对待。 这个所谓的仙门,表面上似乎是名门正派,但实际上,就是一个魔窟。 这样的宗门,该杀。 他目光一扫周围。 说话的功夫,就看那四名男弟子,强忍着重伤,爬起来,看局势不对,悄悄地往外爬,而于婆婆疯狂地运转功法,强压自己的伤势,面色怨毒地盯着李牧。 “给你报仇的机会,你来解决他们。” 李牧想了想,手中出现一柄刀,递给洛玄心。 他气机稍微一放,压制住了周围所有的人。 洛玄心是一个非常干脆利落的人。 她恨极了这四个太玄仙门的男弟子,所以也没有和李牧客套,接过刀,直接走过去,一语不发,一刀就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男弟子劈成了两片。 鲜血横流。 她拎着到,又向另外一位男弟子走去。 “不,不要杀我……” “我是被逼的。” “我错了,女侠,饶了我。” 在连续的求饶哀嚎声之中,洛玄心一语不发,也没有心慈手软,而是神色坚定,如冷酷的死神一样,一刀一个,将其他三名男弟子,也一一劈死。 然后,她杀气未泄,拎着刀,朝于婆婆走去。 “小贱人,你……你想干什么?” 于婆婆色厉内荏,神色恶毒地盯着洛玄心。 洛玄心走过来,沉默片刻,突然一脚踢起,将失去反抗能力的于婆婆踢翻,刀刃按在她的脖子上。 “没有人性的老东西,到现在,你还要摆威风,这一次,绝对不会轻饶你……” 她一刀斩出。 噗。 于婆婆的左手臂被斩掉了。 “啊啊啊啊啊……”于婆婆杀猪一样嚎叫。 洛玄心道:“刚才只是利息而已……现在送你上路。” 她刚要把长刀直接刺入这个老女人的嘴里,将她彻底杀死。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 “贱婢,怎敢如此放肆,还不住手。” 一个霸道强横的声音出现。 一缕黑色的流光,呈品字形,带着杀意,朝着洛玄心手中的长刀袭来,嘭地一声,将洛玄心的长刀,直接给震飞震碎了。 李牧身形一闪,将洛玄心保护在身后。 对面,人影重重。 太玄仙门的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大量涌来渡素宫。 为首一个面色白净的年轻人,颇具气度。 半死的于婆婆,看到这人,立刻就像是被打断了脊梁的狗看到了主人一样,尖叫了起来。 “少主,少主,您终于来了,太好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杂碎,闯入渡素宫,杀了我们的人,还抢走了你亲自选的那个仙娥……少主,你可要为我做主,千万不要放过他啊。” ----------- 第二更晚安

上一篇   0797、调教仙娥

下一篇   0797、破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