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7、破宗(1) - 圣武星辰

0797、破宗(1)

看到那个白面无须,气度不凡的年轻人的瞬间,洛玄心眼中喷出愤怒的火光,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 这个被称为之太玄少主的人,正是将她带回太玄仙门的罪魁祸首。 对方的实力修为,非常可怕。 李牧敏锐地察觉到了洛玄心的变化。 他伸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又是一股柔和的混沌真气渡入。 刚才洛玄心在修为已经被废掉的情况下,连杀四名太玄男弟子,还砍掉于婆婆一只胳膊,除了因为这几个人都被李牧的气机封锁镇压无法反抗之外,还是因为洛玄心的体内,方才还有李牧为他祛除淫.性能量时剩余的混沌真气,李牧给她的那把刀,刀口锋利无比。 “小贱婢,竟敢带进来外人,还敢在渡素宫伤人?”太玄少主一眼扫过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盯着洛玄心,冷冷地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洛玄心刚要开口说话,李牧抢先道:“我来吧。” 他往前几步,看向太玄少主,道:“自命仙人,实则邪魔,太玄仙门,藏污纳垢之所,从今天开始,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哈?”太玄少主好像是听到了笑话,失声冷笑:“我认得你,你就是那个李牧,对不对,嗯,修炼者协会的人,说起过你,你竟然可以偷偷潜入我山门之中,怎么混进来的?” 李牧不想再和这些人废话。 神识宛如潮水一般覆盖开去,将一路走来,需要保护的几个地方,全部都笼罩在其中。 太玄少主看李牧不说话,也没有什么耐心了,一挥手,道:“给我拿下。” 身后两名太玄宗核心精英弟子,飞跃而出,背后长剑出鞘,一左一右,指向李牧左右双臂双腿,要先废人,再拿人。 “哼!” 李牧冷哼一声,屈指一弹。 刀芒闪烁。 砰砰! 这两名弟子人在半空,手中仙剑先折断炸裂,然后身形就像是被高爆弹击中的西瓜一样,在半空之中,炸开一团血雾。 瞬秒! “什么?” 太玄少主的瞳孔骤缩。 这是什么手段? 而不等他在有行动,李牧再度出手。 指风刀芒流转闪烁,犹如索命的死神镰刀一样,所过之处,太玄仙门的弟子一个个炸裂,鲜血迸射之中,化作风,化作雪,化作雨,化作尘,死亡,消散。 “不好,此子实力,超乎想象,只有宗主或者是太上长老,才可以匹敌。” 太玄少主魂飞天外。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人。 一个世俗界有点儿名气的后辈,对于他们来说,原本应该是滚滚红尘中的蚂蚁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手段和神通? 他一语不发,转身就逃。 地上杀猪一样嚎叫的于婆婆,看到这一幕,也完全傻眼。 她也意识到,今次,绝对是踢到了铁板。 这个李牧,完全就是一个杀神啊。 真的是来自于凡尘俗世吗? 不会是嵩山世界某一个大仙门的传人吧? 她强忍着断臂之痛,一点儿声音也不敢发出来,躺在地上直接装死,心里在祈祷,千万不要引起李牧或者是洛玄心的注意。 “逃得了吗?” 李牧把一切都收在眼底。 他先不管于婆婆,直接施展神通,周围的天地灵气,化作一只半透明的巨手,将已经飞到了数千米之外的太玄少主,直接捉虫子一样,给捉了回来。 “啊,该死,太玄剑,给我斩。” 太玄少主吓得魂飞魄散,心中默念剑绝,背后那柄温养了数百年的太玄剑,冲天飞起,化作万千光影,连绵不绝,割裂空间,朝着李牧刺来。 这是在围魏救赵。 太玄少主的战斗经验,并不缺少,选择了最正确的战法。 李牧冷冷一笑,随手一抓,就在万千剑影之中,抓到了太玄剑的真身,以肉掌,将剑刃握在手中。 “什么?这怎么可能……给我斩。” 太玄少主怒吼。 太玄剑嗡嗡嗡震动,迸发出万千剑光,犀利破灭剑气迸发,要将李牧的手掌斩碎。 “给我碎。” 李牧五指发力,随意一捏,就将太玄剑的剑身,捏为铁泥,直接断裂。 叮当。 断裂的剑身,被随手丢在地上,失去了活性灵性。 “这不可能。” 太玄少主彻底懵逼了。 这柄太玄剑,乃是宗门重器,请了铸器大师打造,花费了不少的太玄神铁,他随身携带,温养了数百年,可以收拾开金断玉,削铁如泥,乃是太玄宗中有名的利器,在整个嵩山世界也排的上号,是他赖以成名的宝贝。 但竟然被李牧随手一捏,就给捏废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不是太玄剑破碎的反噬,清晰地传来,体内错乱的真气,还有剧烈的痛楚,真切存在,太玄少主绝对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个荒诞无比的怪梦而已。 这个人,太可怕了。 他是魔鬼。 太玄少主看着李牧,眼中满是恐惧。 他意识到,这一次,只怕是给整个太玄宗,招惹了一个毁灭性的敌人。 就算是父亲和宗中的各位长老,太上长老都联手,怕也不是对手。 轰! 半透明巨手将他狠狠地惯在地上。 太玄少主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摔裂了。 他却也顾不上这些,大声地道:“等一等,李牧,先不要动手,李牧,我错了,我愿意认错,我愿意做出任何的补偿,你放过我,我太玄仙门也愿意与你华干戈为玉帛,我们愿意全力支持你在凡尘俗世的地位……” 他是真的怕了,不顾一切地求饶,抛出橄榄枝。 李牧摇摇头:“我不愿与邪魔为伍,何况,支持我?你们也配?” 太玄少主连忙道:“我太玄仙宗,在嵩山世界中,也有一些地位,我们……” 李牧懒得再听他说什么,直接对洛玄心道:“你来处置。” 一柄锋利的神刀,又交到了洛玄心的手中。 洛玄心拎着刀,举起,又放下,犹豫了起来。 她当然是恨不得将太玄少主碎尸万段,这个人根本就是一个杂碎,但若是真的杀了他,只怕是会为李牧招来无法化解的麻烦,同时,对凡尘俗世的国家和民族,也极为不利。 李牧一眼就看穿了洛玄心的心思。 “还是我来吧。” 他拿回刀,一刀就将太玄少主劈翻。 一刀了账。 “太玄宗主,还不给我滚出来。” 李牧开口,其音如滚滚神雷,在整个太玄宗的山门中激荡开来。 …… …… 太玄神殿。 身为宗主的郭阳,正在与宗中长老一起,款待来自于嵩山世界三大仙宗之一的明心剑宗的天之骄女田馥。 这田馥在整个嵩山世界,也极为有名,是明心剑宗三大剑峰之一的空剑峰之主田拾亿的独女,地位尊崇。 嵩山世界广袤无边,存在了千万年,其中有三宗两山一阁,是实力最强,传承最深,高人辈出的顶级宗门,而明心剑宗就是三宗之一,地位远在太玄仙门这样的宗门之上。 其实在嵩山世界,太玄仙门被称之为太玄宗,勉强的二流宗门而已,平日里太玄宗的弟子,根本不敢在自己宗门前面加一个仙字,也就只有在面对凡尘俗世之人时,才会倨傲,以仙人自居。 神殿中,鼓瑟悠悠,宾主尽欢。 田馥看起来像是一个二八少女,容貌出色,气质强势,眉眼凌厉,一看就是那种刚愎自用独断专行的性格,与太玄宗主郭阳各坐左右主座,高高在上,气场很足。 她的身后,立着两位白眉白须白发的老人,都是修为精深的老怪物。 “哈哈,难得圣女能够垂青小儿,那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老夫明日就送小儿前往明心剑山去入赘,此乃是两宗大事,可喜可贺,哈哈哈哈。” 郭阳非常高兴。 能够与明心剑宗结盟,而且这种联姻形式的结盟,对于太玄宗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哪怕是而他最疼爱的儿子,去入赘,也是可以接受的。 “好,如此,就多谢郭宗主了。” 田馥淡淡一笑道。 丝毫没有儿媳在准公公面前的尊敬。 郭阳也不以为意。 “对了,少主呢?怎么还没有来,给去派人去召,怎么能让田天女等在这里呢?真是不懂事。”郭阳一看,自己儿子还没有来,心中不悦,立刻命人找找,心中暗暗责怪,这孩子平日里很机灵,这次怎么这么不懂事,竟然拖延这么久还没有来神殿。 就在这时---- “太玄宗主,还不滚出来?” 一个神雷般的声音,轰鸣而来,响彻整个太玄宗的山门,震得太玄神殿中的众人,耳朵嗡嗡嗡乱想。 怎么回事? 郭阳一下子长身而起。 “呵呵,郭宗主,看来你遇到了一些麻烦啊。”田馥眉毛斜飞,不动声色地道。 郭阳勉强笑了笑,道:“无妨,一点儿小事,很快就可以解决。” 话音未落。 一个弟子冲进来,跌跌撞撞,道:“宗主,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慌慌张张,仪度失态……成何体统?”郭阳喝道:“有什么事情,这么沉不住气?回头再说,岂能打扰到田天女?给我滚出去。” “这……”那弟子呆了呆,还是没有忍住,道:“可是,宗主,少掌门他……少掌门他被人杀了……” 什么? 此话一出,满室皆惊。 郭阳身形晃了晃,道:“你……你说什么?” --------- 第一更。

上一篇   0798、李牧赶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