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8、嚣张跋扈为谁雄 - 圣武星辰

0798、嚣张跋扈为谁雄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里可是太玄宗啊。 在太玄宗山门之内,自己的少掌门,竟然被人杀死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你说什么?”郭阳一把拉住那名弟子,道:“你胡说什么?睿儿他乃是将境的修为,有谁可以杀他?” 那弟子战战兢兢,旦还是道:“是哪个叫做洛玄心的女人的同伴,好像是从凡尘俗世来的,于婆婆和少掌门,都折在他的手里了。” “这不可能。” 郭阳一把将那弟子震飞出去,吼道:“众人随我去看。” 嘭! 神殿的大门,直接被轰的四分五裂,门口的巨型雕像轰隆倒塌。 “不用去了,我来了。” 陌生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一片惨叫声之中,数十个太玄宗的弟子,身形像是跌落的纸鸢一样,从外面飞撞进来,落在地上,于鲜血之中滑行。 灰尘冲天之中,一个修长的身影大踏步而来。 白色李宁牌运动服,运动球鞋,短发,面容俊朗,浓眉大眼。 这人浑身上下,带着勃勃英气,一身凡尘俗世的打扮,看起来不像是高手,但是这破门而来,无人可挡的气势,却让神殿之中,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一种窒息般的压迫感,呼吸在这一瞬间,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正是李牧。 嘭! 两颗人头,直接被扔到了大殿中央。 鲜血淋漓,在大殿之中翻滚,最后静止在血泊之中。 是太玄少主和于婆婆的头颅。 “啊……” “少宗主死了。” “娘嘞,真的是少宗主的人头……” 大殿里的太玄宗弟子,一下子都疯了。 少宗主真的被杀了。 这下子,天都塌下来了。 宗主郭阳,一眼看到自己儿子的头颅,眼前一黑,步履踉跄,差点儿昏倒:“我的儿啊……” 至于于婆婆的死? 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睿哥……”明心剑宗田馥瞬间站起来,看着地上的头颅,脸上浮现出愤怒之色,盯着那杀进来的男子,道:“何方狂徒,竟敢在太玄宗山门行凶?给我拿命来。”只是觉得愤怒,自己看上的男人,竟然被杀了,这等于是在打她的脸,至于悲伤?好像并没有。 她背后一道紫色的神光冒出来,绽放犀利无双的剑气,朝着李牧斩杀而来。 李牧眉心之中,竖眼震开,一道雷霆,直接将剑气击为飞灰,同时连那紫色神光,也击飞,半空中化作一柄紫色的洗剑,然后炸开来,落了一地金属碎屑,黯淡无光,失去了活性。 “你不是太玄宗的人?”李牧微微皱眉,道:“今日,我只诛杀太玄宗的邪魔,其他外族之人,都退下,以免自误。” 从对方的招式功法真气,李牧看出,这个女人,并不是太玄宗的人。 他不想误杀无辜。 一抹鲜血,从田馥的嘴角溢出。 “我的紫灵剑,你竟然毁了我的紫灵剑?”她死死地盯着李牧,神态像是一只暴怒的母猩猩一样,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敢让我受伤,你死定了,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你。” 李牧被这个女人的张狂所激怒。 “希望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他一扫场中众人,道:“谁是太玄宗掌门人,给我滚出来。” 郭阳从痛失爱子的愤怒之中缓过来,盯着李牧,道:“给我启动大阵,封禁山门,别让这个狂徒跑了,我今天……” 李牧没兴趣听他的复仇宣扬,直接打断,点点头:“看来是你了,上路吧。” 他屈指一弹。 空气之中,顿时暑意大作,整个大殿里都变得炎热了起来,空气扭曲滚烫。 一抹肉眼可见的赤红色刀光浮现。 二十四节气刀意之大暑刀斩出。 李牧如今的实力修为,何其恐怖,太玄宗朱郭阳,不过是将境巅峰而已,哪里经得住他这样一刀,被无形刀意一刀斩中,整个人呆了呆,然后体内有熊熊火焰焚烧出来…… “啊,不……” 剧烈的痛苦,让他大呼。 但是嘴一张,喷出来的却是赤色的火焰。 风一吹,火焰越大。 在短短不到数十秒的时间里,所有人的注视之中,这位高高在上的太玄宗掌门,就在火焰灼烧之中,化作了一团飞灰,飘散风中。 恐怖的画面,令周围所有人,都感觉到犹如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啊啊啊啊,风雷二老,给我上,杀了他。” 田馥怒吼道。 她身后那两位银发银须的老怪物,这时,突然齐齐睁开了一直都闭着的眼睛。 强大的气息,从两人的身体里澎湃出来。 这两人的修为,竟是远在太玄宗主之上,他们只听命于大小姐田馥,其他任何事情,都难以引起他们的兴趣和注意力。 所以,哪怕是刚才太玄宗主被杀,这两个人都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 李牧傲然屹立:“天玄宗藏污纳垢,残害凡尘俗世的无辜子民,这宗中各处,都有被迫害的无辜者,这种邪道宗门,就该诛除,你们不是太玄宗的人,就不要自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这已经是连续提醒忍让了。 但田馥擦着嘴角的血迹,冷笑了起来,道:“天玄宗做什么,和我明心剑宗没有关系,你刚才弄碎了我的紫灵剑,现在就得拿命来陪,至于什么迫害凡尘俗世的人,呵呵,那些俗世中的蝼蚁,死就死了,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李牧摇头,怒意暗生,道:“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来,你们明心剑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放肆,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评价我明心剑宗。”田馥冷笑道:“风雷二老,还不出手?” “嘿嘿,小子,你修为不错,但不该得罪我明心剑宗,死吧。” 左侧银发老者怪笑道。 李牧皱了皱眉,道:“你二人修为不俗,能够触摸到王境边缘,也算是得道高人,太玄宗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可能不知道,难道也如此不分是非吗?” “嘿嘿,什么是‘是’,什么是‘非’?我们说了算。”右侧的老人,捏动剑诀,食指和中指骈在一起,一挥,背后一刀青色风剑,悬浮而出,震动不止,释放出层层剑光,冷笑道:“小子,别问什么是非,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风剑聚集,幻化无形,直接朝着李牧眉心斩来。 李牧不再说什么。 他看出来了,这个明心剑宗,只怕也不是什么得道仙门,不管是田馥,还是这两个老人,说话的语气和逻辑,宛如一群强盗一样,根本没有办法讲道理。 屈指一弹。 大殿之内,突然寒意大作,飘飞气片片雪花。 一道银色刀光,凭空生出。 二十四节气之大雪刀。 大雪刀与那风剑一撞,瞬间高下立判。 风雪携裹着风剑,倒飞了出去,飞一半,风剑彻底消散,右侧老人被风雪一吹,体表直接凝结出一层霜华,僵硬在了原地,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一动不动,瞬间就没有了声息。 “什么?” 左侧老人震惊,大喝道:“雷剑,杀。” 一柄紫色雷光,从他的背后浮起,漫天雷霆流转,其中一柄紫色的雷剑,阳刚爆裂,乃是万雷之源,衬托的左侧老人,宛如一尊雷神降临一样,声势力量,还在之前风剑老人之上。 但是,李牧根本懒得和他纠缠。 “死。” 心念一动,屈指再弹。 空气突然湿润了起来,雨水纷纷,蚕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之中打落了下来。 诡异的天气异像。 大殿有穹顶,怎么会下雨? 这个念头,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冒出来的一瞬间,这些雨点,哗啦啦往雷剑长老的身上一落,沾湿了他的衣衫,还未等他和所有人回过神来,就看那些被雨点打过的地方,一道道的密密麻麻的刀痕刀孔,包裹雷剑长老的身上。 “你……到底是……是谁?” 雷剑长老全身上下,宛如筛子一样,布满了雨点大小的刀孔,漫天雷光已经消散,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他惊骇地看着李牧,难以置信道:“凡尘俗世中,不可能走出你这样的强者,你,你……啊,这是为何……” 一句话没有说完,他身形晃了晃,突然消散开来,化作一团雨点,消散,飘零,就此陨落。 原本混乱的太玄神殿之中,此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太玄宗的弟子们,先是雷暴风雨之中被吓傻了的母鸡一样,呆呆在站在原地,忘记了逃跑。 而田馥更是震惊难言。 风雷二老的修为,在明心剑宗之中,也算是超一流的高手了,结果两个人各自连李牧一刀都没有接下来,就战死了……这是什么样的神通手段啊? 她意识到,自己这一回,遇到了真正恐怖级别的存在。 但震惊过后,更多的是愤怒。 长久以来,在明心剑宗被众星捧月、说一不二的惯性之中培养出来的狠劲儿,在她的心里滋生,过往,哪怕是诸多实力远超她的前辈、高人,在她的面前,都和颜悦色,已经让她丧失了身为一个真正武者的判断力和警觉性。 因此,即便是李牧已经连杀太玄宗掌门人和风雷二老,田馥依旧觉得,李牧不敢杀自己,太玄宗是小宗,掌门人弱鸡一个,而风雷二老实力虽高不过说到底只不过是侍卫仆人而已,她自己,乃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嵩山世界最尊贵的血脉之一,有谁敢杀她? “你竟然连我明心剑宗的人,都敢杀?”她盯着李牧,口气蛮横,冷笑嘲讽道:“你这么厉害,有种你就连我这个空剑峰的大小姐也杀了吧,看看我明心剑宗,会怎么对付你。” 到这时候,还这么嚣张? 李牧有点儿惊讶。 这个女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呵呵,怎么?不敢动手了?”田馥看到李牧的表情,以为他被自己的身份吓到了,当下更是嚣张,道:“我告诉你,就算是现在不敢杀我,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你,你和你的亲朋好友,都会痛不欲生,不得好死。” ------- 第二更,大家晚安

上一篇   0797、破宗(1)

下一篇   0799、破宗(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