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有人鸣冤告状 - 圣武星辰

0006、有人鸣冤告状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而人群中,典使郑龙兴则是神色阴郁。 他本来做好了各种计划来刺杀李牧,谁知道李牧竟然一直都缩在县衙中不出去,血月帮虽然实力雄厚,也有官方背景,但是闯入县衙刺杀一位九品县令,还是有风险的,所以只能等待机会,可是看这个架势,这李牧竟似是要一直龟缩在县衙内,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得想个办法,将李牧引出来。” 郑龙兴心中想着,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 时间一天天过去。 转眼,就是半个月一闪而逝。 县衙后衙的练功房中,李牧一拳轰在了一人多高的花岗岩上。 砰地一声。 刀剑难伤的花岗岩就像是面粉捏的一样碎裂了开来,变成了一地的碎石块。 这样的威力,简直堪比超人了。 “这一拳,不知道有多大的力量。” 李牧满意地吹了吹拳头上沾上的石屑。 这些日子,他白天修炼真武拳,终于可以完整完美地完成真武拳的起式桩功的动作。 同时,第一式【冲天锤】,李牧虽然也可以勉强施展一遍,但却颇不得这一式的神韵,且每次施展之后,肌肉犹如撕裂一般,若是强行推动这个招式,会导致肌肉撕裂甚至是脏器受伤。 李牧尝试过几次,最后就放弃了。 到现在,他已经对真武拳和先天功都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真武拳似乎是一种锤炼肉体的锻体之术。 每一招每一式都具有神奇的强化肉体的作用。 这半个月时间里,李牧仅仅是修炼了一个起式和一半左右的第一式【冲天锤】,就察觉到了自己的肌肤皮膜变得坚韧了起来,用锋锐的碎石棱角划在皮肤上,根本划不破,只留下一个淡淡的痕迹而已。 而先天功的作用,则与真武拳截然相反。 它可以修复内伤,强化精神。 每一个夜晚,李牧都在修炼先天功。 这种呼吸法,可以让李牧精神旺盛,哪怕是整夜整夜都不睡觉,依旧精力充沛,还可以让李牧五官能力变强,变得耳聪目明,听力、视力和反应能力都大幅度增强。 且先天功具有极强的伤势恢复作用,好几次李牧强行推动真武拳造成内伤和肌肉上,都是用先天功修复了。 修炼先天功时,通过奇异的呼吸节奏和法门,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进入己身,荡涤脏器,然后将体内的杂质,通过呼吸排出体外,这有点儿类似于神话传说之中的伐毛洗髓,一点一滴地改变李牧的体质,达到一种脱胎换骨的味道。 隐约之中,李牧也可以明白老神棍的用心。 先天功和真武拳一内一外,相辅相成,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体质。 李牧在环境污染严重的地球上生活了十四年,呼吸浊气,饮食亦含有有害物质,体内还是留下了不少的暗伤和杂质,如今通过修炼这两种功法,可以逐渐恢复最原始天然的先天状态,只有这样,日后他才有可能踏入星际武道之路,与诸天星辰的绝世天骄们争锋。 唯一让李牧稍微感觉到郁闷的是,不论是先天功还是真武拳,似乎都不具备实战的威力? “咳咳……”李牧想着想着,忍不住咳嗽几声,吐出一口痰。 痰中带着一些暗红色的血丝和黑色的污垢。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刚开始吐出血痰的时候,李牧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后来他才慢慢明白,这是因为先天功在荡涤脏器,将五脏六腑中的杂质和暗伤驱逐出来,吐出血痰,是因为先天功正在强化和清理肺部,才会有如此下人的现象。 “已经在衙门中龟缩了二十多天了,也该出去透透风了。” 李牧一边咳嗽,一边活动身体。 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热闹的好动少年,要不是害怕血月帮的武林豪客来刺杀,只怕是早就去外面县城中逛哒了。 如今个人实力稍微提升一点,也算是有了一些自信,思前想后,李牧决定去县衙外面透透气。 老神棍也曾说过,修炼武功,最忌讳的就是闭门造车,埋头苦练一年,有的时候,不如与他人切磋一次,在对敌厮杀的生死线上走一遭,或许比得上十年苦工。 李牧当然不想与人生死搏杀,但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总要尝试融入其中。 李牧正这样想着,还没有来得及招呼两个小书童,突然---- 咚咚咚! 县衙大门口的方向,轰隆隆宛如雷鸣一般的敲鼓声传来,将整个县衙都震动了。 小书童清风气喘吁吁地跑来:“少爷,有人敲鸣冤鼓告状……” 李牧眼睛一亮。 “鸣冤鼓……这是有人告状啊。” 他想起了地球影视剧里出现的县令升堂审案的画面。 哈哈哈! 李牧在心中狂笑了起来。 正好借这个机会,过一过官瘾,顺便装装逼,放松一下。 嘿嘿,想当初,大宋提刑官、洗冤录等电视剧,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这一回可以派上用场了。 闹到击鼓鸣冤的份上,必定是疑难大件,看我来自地球的外星人李牧虎躯一震,用地球古人的智慧结晶来碾压这个低等武道世界的渣渣们。 一边修炼提升武力值,一边为民做主当一个刚正不阿百姓膜拜的李青天。 这种感觉,想一想都觉得美滋滋啊。 “来人,升堂,升堂!” 李老爷迫不及待大踏步地朝着前衙公堂走去。 “誒?少爷,等一等,您好像忘了换官服了……”小书童清风气喘吁吁地追了上去。 小家伙有点儿精力憔悴。 自从来到太白县城,他就有一种又当爹又当妈的感觉。 后衙的花园里,小女孩书童明月正举着一个网兜捕蝉,听到雷鸣一般的鼓声,一怔之后,立刻明白过来,顿时露出了兴奋之色,哇哈哈,有人敲击鸣冤鼓,这岂不是有好戏看了? 她一张嘴,将一只趴在树干上的蝉直接吞掉,津津有味地咀嚼。 整个动作,快如闪电,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 根本不似是人类。 …… …… “升堂……威武……” 六个衙卫们,松松垮垮地站在两侧,以杀威棒拄地,有气无力地呼着威武。 公堂之中,有那么一点点的庄严肃穆气氛蔓延开来。 李牧兴致勃勃地坐在公堂之上。 啪! 惊堂木一拍。 “带原告上来。”李牧进入角色很快。 旁边一个衙役犹豫了一下,面色古怪,凑过来,低声咳嗽了一声,道:“大人,师爷不在,无人记录,无法升堂啊……” “啊?那师爷呢?为何不来?” “这个……师爷身体不适,前几日就告假养病去了。” “这事为何本县不知?” 那衙役的神色更加古怪了,道:“师爷亲自来呈假条三四次,大人您都拒不接见。” 李牧的脸就红了。 原来这事儿怪自己啊。 这可咋办呢? 正好,这时气喘吁吁地捧着官服送过来的小书童清风到了,李牧眼睛一亮:“过来,小家伙,你先当一会儿师爷,在那边记录案情……”李牧指着旁边师爷位置道。 “啊?少爷……这不合适吧?”清风呆了呆。 李牧嘿嘿一笑:“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说你合适就合适。” “哦。”小书童当然是拗不过主人,不过,他高举着官服,道:“少爷,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李牧:“我这不是穿着衣服吗。” “可审案要穿官服啊。” “那衣服穿着难受。不穿不穿,我是县长我说了算。” 小书童:“……” 片刻,原告被带上来。 却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满脸泪痕,身穿孝服,搀扶着一位同样身穿白色孝服,但却浑身鲜血染红衣衫、伤势极重的妇人,两个人一步一串血脚印,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大堂。 卧槽! 什么情况? 这原告怎么这么惨? 难道是命案? 李牧心中一跳。 “请县老爷为小民做主……”那妇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嘴角流出血迹,放声哀嚎,坐也坐不稳了,张口又吐出一滩血。 一边的小姑娘吓得面色苍白:“娘,娘,你不要吓我,爷爷奶奶爹亲都不在了,你不要……呜呜呜,娘,芹儿害怕。” 李牧看这状况,也吓了一跳。 有衙役将带血的状纸递上来。 李牧在过去的二十多天里,对这个世界的文字,亦进行了一番粗略的了解,大致与中国古代的官书繁体字差不多,他掌着状纸一看,对于案情基本了解。 这案子,是地球上电视剧小说里极为常见的仗势欺人巧取豪夺桥段。 堂前重伤的妇人张李氏,与公婆、丈夫张胜,在太白县中经营着一家小药铺,因为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而生意极好,被城中第一药行神草堂视做眼中钉,找了个理由仗势强买,要以不到十分之一的价格,将张家这个小药铺盘下来,张李氏公公拒绝,结果被活活打死,丈夫张胜和婆婆气不过去讲理,亦被殴致重伤而死,少妇张李氏和女儿小芹孤苦无依,被从药铺之中赶出来…… ------------ 谢谢兄弟们的支持呀,很多兄弟都问更新时间,是这样的,中午和傍晚各一更,新书期保证每天2更。

上一篇   0005、怂了?

下一篇   0007、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