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9、破宗(2) - 圣武星辰

0799、破宗(2)

李牧以前看电影《水浒传之英雄本色》时,对其中高衙内这个角色记忆犹新,他始终觉得,这个嚣张到像是一个弱智,任何时候都叫嚣着‘你能拿我怎么样’,带之后哪怕是被林冲劈成两片,依旧在叫嚣‘我现在死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的角色,只怕只会在电影之中出现,绝对不会在现实之中出现。 但是没有想到,现实中,他竟然真的遇到了这种人。 而且,还是一个嵩山世界的仙道大宗的高层。 怎么这些一直都被封闭着的名山世界里的修士,都是傻逼吗? 李牧想了想,抬手一指。 空气之中,暑意大作,气温骤然炎热。 二十四节气之小暑刀破空而出。 轰! 这一刀,轰在田馥的身前,却是被田馥身上涌现出的一层半透明的空气剑幕挡住。 有护身法宝? 李牧微微惊讶。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个女人出自于嵩山世界第一宗门之中,地位崇高,身上带着一些护身宝贝,属于正常,让李牧微微惊讶的原因在于,这一层空气剑幕,可以挡住自己一刀,极为不俗,看来所谓的明心剑宗之中,是有高人的。 “哈哈哈,怎么样?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田馥得意地大笑。 “招惹了我明心剑宗,你就算是神仙,也死定了,天上地下,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你最好现在就跪下来求我,好好磕头,或者我可以考虑,杀你的时候,少折磨你一两天。” 这个女人有着与她还算美丽的外表完全不相称的狠毒和跋扈。 李牧微微一笑,抬手又是一指。 空气之中,雷声大作,深沉悠远,似是从时空的远处传来一样。 二十四节气之惊蛰刀。 万物复苏,春雷阵阵。 轰! 一道刀意雷光击出,轰在了田馥身前的半透明空气剑幕上。 “哈哈,我这,尤其是你所能破……”田馥张狂地大笑。 但笑声到了一半,雷鸣之中,半透明的空气剑幕突然剧烈地震荡了起来,然后一道道银色的裂痕宛如蜘蛛网一样蔓延开来,她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骤然剑幕崩溃崩碎,雷光轰在她身上。 “哇……” 她狂喷鲜血,身形被轰的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神殿后方的神像上,将神像直接撞塌撞碎,余势不衰,又撞在大殿后壁上,直接撞出一个人形大洞,从神殿里直接飞了出去。 大洞的后方,雷声阵阵,血雨纷飞。 死了。 李牧感知到田馥的生命气息,在一瞬间消散。 对于这种睚眦必报,自找死路,拿李牧的家人和朋友威胁他的人,李牧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不管是谁,都得死。 要怪,就怪他们运气不好吧。 李牧今日,原本为救洛玄心而来,甚至都没有想过要对付太玄仙门,只是太玄仙门自己做出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激怒了李牧。 至于明心剑宗? 没办法,自找的。 田馥和风雷二老都是在傻逼作死的路上一路踩油门飙到了二百五十迈,根本不带踩刹车的,所以李牧也只好将他们解决掉了。 整个太玄神殿之中,还有数十名太玄宗的高层。 大殿外面,更是人影重重,不断有太玄宗弟子敢来。 李牧一眼看过去。 噗通噗通。 大殿里的高层,一下子,跪了一地,纷纷丢掉了兵器。 “神仙饶命!” “我们愿降。” 在目睹了掌门被像是杀鸡一样随手屠掉,风雷二老各自连李牧一招都接不下来之后,这些太玄宗的高层,斗志早已崩溃,恐惧将他们淹没,面对李牧,除了臣服,没有任何的想法了。 李牧眉心法眼开启,扫视一圈。 大殿之中,凉意阵阵,地面上水气结露,呈赤白色。 二十四节气之白露刀。 有十几名太玄宗的高层,只觉得凉意袭体,身上也开始凝结水露,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身形就像是雪糕一样融化,露出了体内的白骨,最终在地面上,只剩下一具具完整如艺术品一样的骨架,以及骨架之下一滩滩的血水流散开来。 这画面,恐怖袭人。 “不不,神仙,不要杀我们啊。” “饶命,饶命,愿意为神仙做牛做马……” 剩余太玄仙门的高层,战战兢兢,体如筛糠,吓得魂不附体,但依旧不敢反抗。 “他们业力缠身,必是造下大杀业大业障,罪无可恕,必须死。”李牧刀意一收,大殿里的凉意消散,地面上的水露也随之消失,道:“你们剩下的几个,虽然也有业力浮于体外,但尚可赎罪挽救,是生是死,看你们的表现了。” 其他人这才如蒙大赦,松了一口气,跪在地上,头如捣蒜,似是臣子谢恩一样,连连磕头。 “约束宗门弟子,各守其职,镇压宗中的动乱,我要太玄门安稳如昨,要是宗中弟子,胆敢任何反抗动乱,杀无赦,明白了吗?” 李牧看着这些软骨头。 “神仙请放心,太玄宗以后就是您座下最忠实的走狗。” 高层们异口同声地道。 李牧摆摆手,又补充道:“还有,宗中各处,被你们抓来的凡尘俗世的凡人,立刻补偿到他们满意为止,送回他们的家中,从此以后,再让我听到任何关于太玄宗为非作歹的事情,阖宗上下,斩尽杀绝。” “是是是,神仙请放心。” 一个看起来是幸存者中地位最高的中年人,倒也方面大脸,貌似忠厚,此时却陪着笑,谄媚的像是一条讨食的柯基一样,就恨不得长出一条尾巴来使劲拼命地摇起来了。 李牧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他一走,太玄宗的高层们,心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许久,他们才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个目光对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恐惧和屈服。 “从此以后,我太玄宗,就是李神仙麾下的走狗,唯命是从,神仙不在,我尹君泽就是他老人家的代言人,诸位,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约束各自分殿和门中的弟子,弹压动乱吧,不要等到闹出乱子来,到时候,你我的下场,可就要比他们还惨了。” 那方面大脸的中年人大声地道。 刚才他鼓起勇气,和李牧多说了一句话,所以此时,毫无争议地以李牧代言人自居,而其他人早就被李牧吓破了胆,也根本不敢反驳。 倒是其中,有一个年轻稍轻的长老,犹豫地道:“可是,神殿杀了明心剑宗空剑峰的大小姐,空剑峰的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若是杀来,我们该如何应对?” 尹君泽道:“你我是生是死,命在眼前,想那么长远干嘛?” 众人一听,也是,自己等人,已经无路可走,只顾眼前就好。 …… …… 渡素宫。 苏措来回踱步,心中紧张无比。 那些被抓来冲作仙娥的凡世女子,也是忧心忡忡地聚在一起,无比忐忑。 而洛玄心则是盘膝而坐在破碎的游仙台边,闭目凝神,正在修炼,浑身有丝丝缕缕的氤氲气息萦绕流转,清晰的力量波动,似是看不见的水波涟漪一样朝着四周辐射扩散。 李牧杀去太玄神殿之前,就已经为她疗伤,修复丹田,赐下丹药。 她的修为,正在快速地恢复着。 甚至可以说是因祸得福,破而后立,重新修炼更高的功法,让她未来的修炼之路,可以走的更远,更深,更高的层次。 光华一闪。 李牧出现在了渡素宫中。 “啊,李顾问,怎么样?”苏措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问道。 李牧道:“太玄宗已经不成威胁。” 所有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那些被抓来的普通女孩子,更是喜极而泣。 李牧赢了。 她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苏措悬着的心,也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 李牧道:“太玄宗不过是嵩山中的一个小宗门,不足为虑,除了太玄宗之外,嵩山深处,还有诸多大宗门,传承久远,强者辈出,而且,它们对凡尘俗世的态度,好像并不太友好,这一点,必须尽快让国家知道。” 苏措闻言,面色再变。 以她的聪明才智,自然是瞬间就反应过来李牧的意思。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不能再坏的消息。 嵩山只不过是华夏大地上诸多名山大川其中一个而已,而且还不算是最有名的名山,就有如此多的仙门仙宗,这意味着,在其他名山中,可能存在着更多更强的世外势力,比如泰山,华山,昆仑山,天山,黄山等等,名气都在嵩山之上。 如果这些名山之中的仙门,都对如今的凡俗世界不友好的话,那绝对可以说是中国有史以来面临着的最大危机了。 “我准备在太玄宗停留一些日子,彻底平地嵩山世界。” 李牧道。 如果华夏大地上的名山世界之中,都是如太玄宗、明心剑宗这样的所谓仙门的话,那就将他们一一扫灭,绝不留情。 如果这个新的世界充满了荆棘和坎坷的话,那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失望和颓废,只需要披荆斩棘,踏平坎坷,还那些真正善良和守序的人一个太平盛世,就好了。 玄黄血,永不绝。 李牧坚信,这个世界,应该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