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2、那一刀再现 - 圣武星辰

0802、那一刀再现

李牧又惊讶了。 怎么又来一个傻逼? 本来田馥的脑残,就已经让他对嵩山世界中的修士们的智商产生了怀疑,但是在见到田馥的母亲这一副做派和嘴脸最后,他就觉得,自己之前的怀疑可能太轻了。 遗传学角度上来讲,脑残或许真的会遗传。 有这样脑残的母亲,才会有这样脑残的女儿? 他们到底是凭什么觉得,在田馥小命握在别人手中的情况下, 明心剑派的高层们,真的天真的以为,只需要站出来摆摆架子说几句大话,别人就真的要释放人质? 不过,对于李牧来说,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很顺利地来到了明心剑宗山门前。 一切都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 李牧心念一动,缭绕在田馥脖颈上的刀光,宛如一条银色的灵蛇一样来回游动,最终回到了李牧的手中。 他一推手。 这位空剑峰的大小姐,就被推向了她的母亲郑秀晶。 这样的举动,让周围所有人都愣住了。 郑秀晶下意识地伸手接住自己的女儿,脑子里回路转了好几圈,才真正确认,李牧竟然是真的就凭她刚才几句狠话,就把自己的女儿放了? 这…… 说实话,刚才撂狠话的时候,其实她自己都没有这样的奢望好吗。 周围的剑仙们,看到这一幕,也都有些震惊。 这个凡俗界的年轻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连条件都没有讲,就真的放人了? 那他死定了。 重获自由的田馥,回过身来,看着李牧,那张骄傲而又跋扈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感恩,反而是充满了狰狞。 “呵呵,贱种,怕了吧,可惜,现在放了我,晚了,等一会儿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会好好‘报答’炮制你……都愣着干什么啊,给我上,拿下他。” 她站在母亲的身后,发号施令地挥手。 空剑峰大长老卓云带领的剑仙们,抱着将功赎罪的心态,第一时间立刻就蜂拥而上。 “滚。” 李牧身体周围,刀意澎湃。 轰! 包括大长老卓云在内,第一时间冲上去的数百名剑仙,犹如风中稻皮,一个个口喷鲜血,都被震的倒飞了出去。 剑仙之阵,乱成一团。 “你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李牧看着田馥,道:“一口一个贱种,就凭这两个字,你就该死。” “就凭你?”田馥大笑:“如今我在重重高手护卫之下,你有本事,再拿我一次,哈哈……” 话音未落。 所有剑仙,都觉得眼前一花。 李牧的身形,在原地消失又出现。 再度出现时,他的手掌,扼着一个人影的脖子,单手将她提起,不是田馥又是谁? 什么? 一张张懵逼的脸中,郑秀晶第一个反应过来。 她是空剑峰之主田拾亿的妻子,也是明心剑宗中最强的‘十柄剑’之一,尊号,但以她实力之强,竟也是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再度被擒走。 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你……咳咳,你……” 田馥脖颈被扼住,呼吸困难,挣扎不得,盯着李牧。 这一次,她有些怕了。 自己躲在母亲的身边,竟然都被瞬间抓住,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感,如果李牧要杀自己的话,那岂不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年纪轻轻,蛇蝎心肠,满嘴脏话,该打。” 李牧抬手啪啪啪就是几个耳光。 田馥的脸,一下子就肿的变形,一口牙齿,掉的一个都不剩,满嘴都是血。 “啊,我杀了你。” 郑秀晶见到自己女儿被打成这样,怒火冲天,再也忍不住,功体催动,化作一道赤红流光,冲杀过来,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握住一柄红色长剑,焰光流转,威力强横。 霹雳神火剑。 盛怒之下的她,出手却是很有理智,思路清晰。 神火剑斩向李牧举着田馥的右手,招式精妙,虚实变换,剑意法则流转,剑法之高明,远比她的脑子要强出百倍。 这是围魏救赵的意思。 “王境初阶,实力还不错。” 李牧原地不动,左手拇指,一指按出。 这一指,不带任何的刀气刀意,只是纯粹的肉身之力,不偏不倚,正好按在了神火剑的剑尖之上。 “啊……” 郑秀晶不由自主地痛苦大叫。 霹雳神火剑直接就寸寸断裂,宛如银蝶,而一股沛然莫御的恐怖伟力,顺着剑身,涌过来,瞬间几乎将她握剑的手掌震碎,掌心手背,五指内外,皆绽开一道道血痕,鲜血崩飞。 郑秀晶身不由己地撞飞出去。 一招即败。 李牧却没有趁胜追击。 他屈指一弹,弹向了左后方。 “出来吧,鬼鬼祟祟,藏到什么时候?” 一缕明媚刀气,斩破虚空。 空气涟漪荡漾,一个背负奇剑的高大身影,从虚空深处显出了身形,缓缓地走出来,盯着李牧,眉头紧皱,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李牧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看你的修为实力,应该是明心剑宗的峰主级修士了吧?” 这高大身影,长发披散,马脸,络腮胡,颇有气势,背后背着的一柄剑,像是用铁丝折出来了一个剑的轮廓一样,只有剑锋,没有剑身,微微一拱手。 “明心剑宗空剑峰首座田拾亿。” 他道。 哦,原来是田馥的父亲。 李牧了然。 他也是刚才动手的一瞬间,才察觉到了此人隐藏在虚空的深处,显然是要伺机出手。 这应该是之前就布置好的计划。 由田馥母亲郑秀晶正面现身,以各种言语激怒李牧,甚至是表现的像一个愚蠢的泼妇一样出手,来吸引李牧的注意力,然后再由隐藏在虚空暗处的田拾亿,趁着李牧分心不备,出手偷袭,击杀李牧,救下女儿。 这倒也是合情合理。 否则,明心剑宗好歹也是嵩山第一大宗门,空剑峰是明心剑宗三大主峰之一,身为首座的田拾亿,和身为明心剑宗最强‘十柄剑’之一的郑秀晶,都是强者中的强者,这两个人,如果真的脑残到以为说几句话,就可以吓唬的李牧放开自己的女儿的话,那在宗门内外的争夺倾轧中,他们只怕是早就被竞争对手杀了一万遍了。 只不过,刚才李牧放了田馥又轻而易举地将擒住的过程,应该是让这位空剑峰首座极为意外。 所以他都没有在女儿脱离李牧的掌控之后第一时间出手。 李牧在田拾亿的身上,看到了浓郁的宛如血水一样缭绕着的业力,甚至可以听到无数的冤魂,缭绕在这个人的身体内外发出凄厉的悲呼和诅咒,一股股腐臭的味道,令李牧作呕。 这是一个魔头。 而且是一个喜欢用各种手段,虐杀别人的变态魔头。 李牧心里觉得很奇怪。 怎么明心剑宗的高层们,都有点儿变态魔障啊。 明心这两个字,都被他们修炼到狗身上去了吗? “哈哈哈,李牧是吗?多谢你主动送上门,你的身体不错,可以成为我的研究材料,不如你自己束手就擒,我可以考虑,不让你死的没有那么痛苦,否则的话……”田拾亿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以一种充满了回味的语气,道:“我记得,我最长记录是把一个王境,一剑一剑割了足足一百零三天,才让他死去,他的惨叫,犹如仙乐,令我很兴奋。” “是吗?” 李牧一手拎着田馥,另一手在虚空之中一探。 银色的轮回刀,被他握在了手中。 “友情提示,下一辈子,请你搞清楚了状况再来装逼,好吗?” 很简单的起手式,轮回刀一刀斩出。 历史性的一刻。 因为这是地球上,名山之中,这个世界,第一次见识到李一刀的销魂一刀。 刀光如梦似幻,明媚的光划破长空,仿佛是带来了一场用不愿醒的美梦。 一瞬间,让周围三四千剑仙,齐齐面露沉醉之色,陷入了一场梦醉神迷的美梦之中。 这一刀,曾经斩杀过高级王者。 这一刀,曾经震撼了紫薇星域。 这一刀,在星河之间,已经是一个人尽皆知的恐怖传说。 星河之间的修士,不管实力有多高,背景有多强,都不愿意面对李一刀的这一刀。 而听说过这个传说的人,都会知道,这一刀出现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死亡降临。 噗! 是鲜血如期而至喷出的声音。 田拾亿呆呆在站在原地。 他保持着一个刚刚要抽剑出鞘的姿势,像是被定身了一样,最后一直到他的身体突然裂开化作左右均匀的两片,鲜血喷射出来,犹如血雨,散落苍穹,染红白云。 一刀。 秒杀。 胜负,以最赤裸最直接的方式揭晓。 周围的空间好像是凝固,将一张张脸上难以置信的错愕表情,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而最震骇惊恐的人,莫过于田馥。 她所有的嚣张和跋扈,她所有的狂妄和底气,都源于她的体内,流淌着田拾亿的血脉。 这个双手沾满了血腥的男人,是她最大的依靠和依仗。 但是现在,他死了。 死在一个被她不断地嘲讽、讥诮、挑衅和侮辱的人的刀下。 巨大的恐惧犹如潮水将她淹没。 她突然后悔的想哭。 然后她就真的哭了。 “我错了……” 田馥嚎啕大哭。 “好的。”李牧很赞同地点点头,道:“做错能改,善莫大焉,我送你去向那些被你折磨而死的无辜者去道歉吧。” 然后李牧扭断了她的脖子。 郑秀晶隔着老远,尖叫一声,口中又喷出一口鲜血,无比怨毒地看了李牧一样,突然转身就跑。

下一篇   0803、始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