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5、燃灯寺里的‘鏖战’ - 圣武星辰

0805、燃灯寺里的‘鏖战’

“什么麻烦?”李牧直接问道。 黄龙道:“世界末……哦哦,没什么,我随便乱说的。” 他反应过来,连忙开口,又解释道:“呵呵,李大人,不要在意一个乡野土民的胡言乱语,今日非常感谢李大人的宽恕和厚待,我黄龙部落上下,皆感念大人之恩德,我等先退下了,部落之中,没有精锐战士驻守,我怕出事,所以请大人允许,我们先回去了。” 李牧笑了笑,也不追问,话题一转,道:“也好,不过,我欲前往秦岭,一观【古祖之门】,只是形单影只,想问黄族长借两个人,不知道黄族长能否割爱?” 黄龙面色一变。 什么形单影只,不过是借口吧。 明心剑宗这么多的高手强者,哪里用向黄龙部落借人? 他还想要再说什么婉拒。 一边的周长老皱了皱眉,很不客气地威胁道:“怎么这么多废话,拖拖拉拉的, 道是因为我家李大人,对你们太客气,让你们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嗯?” “这……”黄龙心中一颤,苦笑一声,连忙道:“岂敢岂敢,李大人吩咐,其敢不从,只是,不知道李大人,想要借那两位?” 李牧微微一笑,指了指黄叶儿和黄树。 …… …… 李牧被剑仙击败,擒走,生死不知。 这样一则消息,数日之间,已经在全球传遍。 暗网主播罗亮在消失之前,最后传出图像画面,可以证明这一件事情,绝对的有图有真相,不存在道听途说的真假难辨。 与此同时,东方剑仙遮天蔽日,驾驭飞剑像是流星雨一样驰掠天空的画面,震撼了整个世界。 尤其是对于西方的诸多势力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 这说明东方古国潜藏着的力量可怕。 而对于国内来说,本来因为李牧横空出世,清扫修炼者协会之威而逐渐平静下来的局面,随着李牧的消失,重新又变得暗流涌动了起来。 尤其是修炼者协会的会长,跳的最欢实。 他结束了闭关,才知道协会损失惨重,愤怒难言,最后,他现身在了郑州中天大厦,扬言要重建修炼者协会,并且要报复李牧的亲人朋友,气焰十分嚣张。 而其他各地的一些修炼势力,也都开始膨胀。 越来越多的修炼势力,浮出水面,不服政府管束,提各种要求和条件,颇有自立为王的趋势。 与此同时,国内的各大名山,华山,泰山,太行山,祁连山,昆仑山,天山、黄山等等历史悠久的山岳之中,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都有修道之人走出来。 这些人不通国内法律,我行我素,自以为是,思想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但偏偏实力高深,根本无法管教。 不尊世间的律法都算是好的,还有诸多杀人越货,扰乱治安之辈,高来高去,将国内大环境弄得乱七八糟。 还有一些仙宗,在世间扶持代理人,一心想要统治凡间。 更有甚者,觊觎国家社稷重器,试图谋国。 世事纷乱如麻。 陕西省宝鸡市境内,气氛紧张。 宝鸡市位于神州龙脉秦岭山脚下,市区东西延绵,主要区域都沿着渭河两岸修建,景色秀丽,城市街道干净,在修炼大时代降临之前,已经是全国文明城市,十大宜居城市之一。 而天地灵气复苏之后,秦岭的灵气不断散发出来,宝鸡市近水楼台先得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渭河流量大增,市区内可以远看秦岭巍峨高山中流瀑如玉带,诸多灵鸟仙兽,出现在街道上,与人和善,犹如世外桃源一样。 景色越发美丽,仙气缭绕,宛如仙境。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宝鸡市的景色,一下子变得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 而且,在宝鸡市内,这几年,也出了好几个修炼界有名的大人物。 比如【琴剑侠侣】王诗武、苏玉童夫妇。 这二人来历神秘,一直都居住在宝鸡,实力深不可测,曾有外地炼气士贪图宝鸡市的灵气,试图建立帮派大肆扩张,就被王诗武一招打发了,也有一些妖兽妖精,在宝鸡市内犯事,被王诗武夫妇解决。 而且,因为当年李牧一句‘修炼界人士敢擅登燃灯寺山者,杀无赦,修炼界人士敢在宝鸡市内猥琐做带着,杀无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宝鸡市都是国内修炼界的一片净土。 许多修炼界人士,哪怕是到了宝鸡,也基本上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不过,现在情况又不同了。 随着那一段李牧被剑仙大军押走的视频传播开来,这种威慑力就不见了。 许多修炼势力开始蠢蠢欲动。 毕竟宝鸡市的灵气、环境实在是太完美了,且经过了这几年的发育,越发的成熟,是一块完美的风水宝地,一旦能过拿下,当做是总舵,可以保证未来数百年的气运。 而且,关于【古祖之门】的消息不断地传出,诸多小世界的宗门,也都开始活动了起来,不断地提升着‘华夏龙脉’秦岭的战略位置,而这样一来,作为秦岭的门户,秦岭的重要性,就越发地突出了。 风雨欲来。 无数势力开始向宝鸡市汇集。 暗中的交锋,似是潜流之下的狂鲨一样,随时都会浮出水面,带来毁灭和死亡。 …… 宝鸡市金台观。 一名身穿着阴阳八卦道服的年青道士,骑着一头没有杂色的黑毛驴,缓缓地走进了内院。 “无量寿佛,此观与我有缘,从今天开始,这座道观,就是我的行宫之一了。” 他在毛驴的背上,面带微笑道。 “无量寿佛,本观内院,不接待游客,道友仙乡何处,为何要硬闯我金台观内院?”一位脱发灰白的老道士,带着金台观中的道士们,将这个年青道士围住。 “心安之处,是吾乡。” 年青道士逼格十足。 “此处,令吾心安。” …… 几名气息彪悍的白人,在入夜时分,也进入到了宝鸡市里。 “找地方住下来,观察观察动静,明日再去找寻那【琴剑侠侣】的下落,杀不了李牧,但杀了他们,也算是为我们的马歇尔首领报了仇。” 一行人在金台观下火车站附近,找了一个普通的旅馆,暂时住了下来。 …… 一个长着翅膀的金发白人,站在天空的云层中,俯瞰夜幕之中的宝鸡市,不禁发出赞叹:“啧啧啧,真美啊,简直是东方的神城,只要在这里降下伊甸园,绝对可以唤醒诸神,再现我族的荣光。” 他眼睛里有光芒闪烁,然后目光落在了宝鸡市东北方向。 “那是一个合适的方向,待我先埋下神树的种子。” 他震动巨大的白色羽翼,缓缓地落下去。 …… “那个谁,老王头,再去削一个萝卜,多放盐,添点儿浆水。” 燃灯寺中,几个老人在热火朝天地打麻将,其中一个老头,扭头对旁边挂在松枝上的灯泡下的练拳的老伙计喊道。 很快,一盆香喷喷的香油凉调浆水白萝卜就端了上来。 “哈哈,清一色,自摸,胡了。” 老神棍突然将眼前的牌一推,站起来兴奋的手舞足蹈。 “哇,又胡了?是不是耍诈了啊你?” “就是,一共打了十三圈,你胡了九把,李.大.师你今天手气好的不正常啊。” 几个玩伴,都是八十多岁的老大爷,但精神矍铄,头发灰白,气血旺盛的像是十七八的小伙子一样,嗓门大,一说话先是打雷一样震的嗡嗡嗡响,中气十足。 老神棍美滋滋地吃了几大口酸浆水萝卜,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大笑道:“哈哈哈,这是技术,你们懂个卵子,老子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靠的就是坑蒙……靠的是手艺精良,以德服人,快快快,输了的,每人一千个俯卧撑,三分钟内做完,做不完加倍啊,哇哈哈哈。” 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一定得吓死。 就算是国家级运动员,三分钟内也做不完一千个俯卧撑,让这些个八十多的老大爷去做?还不得心脏血管爆裂累死啊。 但其他三个老头一听,很干脆地就直接就在麻将桌边开始做了起来。 砰砰砰。 速度飞快简直就像是高速打桩机一样,身体上下移动都化作了一片幻影,胳膊上得肌肉像是隆起的铁块。 不到两分钟,三个老头全都做完了。 脸不红气不喘。 旁边其他的老头们,还在嘲讽:“哟,老王头,你今天的状态不行啊,足足慢了零点零七秒……” “哈哈,快快,输了的下台下台,轮到我们了。” 其他练拳的老头子们,冲过来,速度像是一阵龙卷风,霸占了三个麻将位。 “妈的,这才是人生啊,何必打生打死,嘿嘿……”老神棍吃了几口浆水酸萝卜,无比陶醉,独孤求败一样坐下来,开始搓麻将。 搓了几把,他突然停下来,看着寺外一片漆黑的山路上。 “好像有客人到了。” 老神棍笑了起来,贼眉鼠眼的样子。 其他老头子们也都站起来,摩拳擦掌。 “这么晚?是那些弱鸡又无聊的高手强者吗?我老张头发慈善,去打发了他。”一个秃顶光头,但肌肉隆起像是澳大利亚袋鼠一样的老头子,气势十足地道。 其他老头子也都请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这是一群好战的老人家。 老神棍摇摇头,道:“今晚这个点子,有点儿扎手,你们应付不来……喂,既然来了,就现身吧,鬼鬼祟祟的藏在那里,没意思。” 叮当叮当。 一阵铃铛声音响起。 寺外山道上,一头黑色小毛驴走出阴影。 毛驴的脖子里用红绳挂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铃铛,走起来一摇一晃,发出悦耳的铃铛声,令人听了都觉得心情愉悦。 毛驴上,骑着一个年轻的道士。 道士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皮肤白皙的像是女子,俊面如花,头戴方巾道士帽,身穿阴阳八卦道袍,绑腿,云靴,背负一长一短两柄剑,脖子后面的衣领中插着一柄银丝拂尘,优哉游哉,未开言先带三分笑。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804、黄龙部落

下一篇   0806、取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