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6、取剑 - 圣武星辰

0806、取剑

“咦?是个牛鼻子老道。”老张头很惊讶。 老郑头立刻很鄙夷地道:“你瞎啊,什么老道,是小道好不好。” 几个老头子都很好奇地打量年青道士。 这和之前他们打发掉的那些所谓的‘江湖好汉’们比起来,可是不一样,而且这小道士也太俊了吧,像是一个娘们一样,有一股阴柔之气。 “这小子太瘦弱了,估计经不住我一拳。”老王头摇摇头,抱臂上观,决定不出手,怕打死人。 其他几个老头子,也都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年青道士。 “这头驴真不错啊,没有一丝杂毛,很神骏。”老郑头死死地盯着黑色小毛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道:“好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做驴肉火烧一定很好吃。” 老神棍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以后少吃点儿驴鞭吧,你都快飙血了……说实话,就这头驴,它把你吃了还有可能,你吃它?再跟着我老人家学二十年吧。” “这么厉害?” “惹不起?” “早说啊。” “先退为敬。” 其他的老头子们,听到老神棍这么说,都吓了一跳,纷纷退开,让出了地方,躲得老远。 妈的。 老神棍无语。 民风淳朴的燃灯寺村,这些老家伙,现在咋都变成这样了? 年青道士骑在驴背上,对于这些老人家,没有任何关注,他的表情,落在老神棍的身上,微微行礼,道:“家师命我,前来取回【纯阳剑】,不知道鱼老前辈,可愿还剑?” 老神棍哈哈一笑,道:“让你来取剑?看来, 你师父对你的评价很高,让你一个人来取剑。” “纯阳一脉,我为第一,”年青道士面带微笑,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老神棍微微点点头,道:“嗯,能够穿上阴阳八卦道袍,还能佩双剑,你应该就是纯阳当代传人了,不过,还真别说,就你这个自吹自擂的本事,的确是比你师父当年强多了,称得上一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说不清这是挖苦还是表扬。 年青道士闻言,也不恼,反而微笑着道:“多谢鱼老前辈夸赞,不知道,鱼老前辈的传人在哪里,是否在寺中,还请现身,与我一战,完成当年的约定,好让我取回【纯阳剑】。” “我的传人?”老神棍摸着下巴,很认真想了想,然后又掐指计算,半晌,道:“应该很快就来宝鸡市了,你再稍等等吧,几千年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一两天。” 年青道士很认真地点点头,道:“好。” 老神棍很认真地观察年青道士,突发奇想地指了指身前的麻将桌,道:“既然来了,不如过来玩两把?” 年青道士依旧很认真地道:“好。” 他从驴背上跳下来,将驴拴在燃灯寺门口的拴马桩上,随手扒了一些杂草,丢到驴嘴边,然后一步一步走进来,很自然地坐在麻将桌老神棍的对面:“请。” “嘿?还真来啊,我刚才只不过是客气一下。”老神棍道。 年青道士抬头看着他,不说话,眼神平静。 老神棍嘿嘿笑了起来:“不过,既然你要玩,那这一次,我们就玩点儿大的,”老神棍嘿嘿笑着坐下来,又抬手招呼其他人:“老张头,老王头,来,配合我们玩两把。” 一个小时之后。 哗啦。 老神棍将桌子上的麻将,一巴掌扫到地上。 他怒气冲冲地站起来,道:“不玩了不玩了,妈的,为什么每次都是我点炮?每次都是你这个小牛鼻子赢?” “卧槽。”老张头和老王头一脸懵逼:“还能这么耍赖啊。” 年青道士却站起来,气定神闲地道:“承让承让,刚才赢的一百万人民币,麻烦鱼前辈三日内,让人送到金台观。” 老神棍很无耻地道:“你一个出家修道人士,要那些钱干嘛?根本没有用处啊,不如算了。” 年青道士道:“嗯……前辈,你知道吗?太阳的寿命,还剩下50亿年。” 老神棍一愣:“什么意思?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年青道士点点头,道:“所以我要钱干嘛,和你有什么关系?” 老神棍:“……” “我知道了。”老神棍沉默许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道:“你师父这么着急,让你来取剑,可能并不是因为他觉得你真的可以取到【纯阳剑】,而是因为他可能受不了你这张毒蛇嘴了。” 年青道士颇为得意地笑了起来:“我也这么觉得。” “滚滚滚。”老神棍一脸被打败了的表情,道:“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损你还笑的这么开心,快点儿在老子面前消失,等到我的传人到来,我一定第一时间,让他去打爆你的头,撕烂你的嘴。” “晚辈告辞了。” 年青道士很有风度地行礼,转身出了燃灯寺。 老神棍看着年青道士的背影,突然道:“小家伙,你道号什么?” “无量寿佛,道号‘不灭’。” “噗,你师父可真敢给你赐道号。” “是小道自己选的。” “那你师父也真够心大的。” “家师的确心胸宽广。” “你师父不要脸的本事,你还真的学会了不少,小不灭,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金台观可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你闯进人家老巢,小心火烧屁股。” “多谢鱼前辈,晚辈知道了,不管如何,还请前辈不要忘了那一百万人民币。” “滚。” 对话就此画上句号。 年青道士在寺外行礼,身姿轻盈地骑上毛驴,铃儿响叮当,消失在了山道夜色黑暗之中。 老神棍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没想到纯阳宗竟然出了这样一个不寻常的后辈,有点儿意思啊。 李牧这小混蛋,还在外面瞎混,得回宝鸡了吧。 你小子,要遇到对手了啊。 “李.大.师,你名明姓李,为什么那小牛鼻子教你鱼前辈?”老张头很好奇地凑过来。 “哦,我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用了一个小号,姓鱼。”老神棍随口道。 老王头若有所思地道:“那现在这个身份,你不会也是在用小号吧。” …… …… 清晨。 仙雾缭绕大街小巷。 “你是什么人?” 王诗武手里拎着刚买的油条、豆花和榨菜,面色警惕地看着眼前挡住去路的一个金发白人。 从对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毫不掩饰的敌意。 狭小的街巷,后面也传来脚步声。 前后堵截? 空气里有奇异的能量波动闪烁。 这一切,让王诗武明白,前后出现的几个白人,大概是针对自己来的,相似的场面,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但伏击者是外国人,却是第一次。 “杀你的人。” 挡在前面的白人咧着嘴,露出野兽一样的微笑,下一秒身形消失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王诗武身后,手中一柄燃烧着白火的匕首,朝着王诗武天池穴刺来。 王诗武头也不回,一缕剑芒在背后浮现。 叮! 火星溅射。 白人男子手中的白火匕首炸裂,他的左右双手和双腿,都出现了深可及骨的剑痕,一下子失去了行动能力,瘫软下去。 同一时间,另外两个白人修炼者,手中出现灵能步枪,枪口之中喷吐火舌,朝着王诗武急骤射击。 “找死。” 王诗武面现怒色。 灵能枪的威力极大,很容易伤及无辜,这些外国修炼者如此出手,显然是根本不将周围普通人的死活,放在眼里……这种人,该死。 他身体周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剑光,层层叠叠,似是孔雀开屏一样,将所有的灵能光束,都遮挡斩碎。 “死。” 他身形一闪。 两颗白人的人头,就飞到了空中。 一柄长剑,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王诗武的手中。 啪啪啪啪! 清亮的掌声,在小巷子里响起。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身形修长的年轻白种人,在小巷尽头走来,用一口流利的汉语,道:“不愧是【琴剑侠侣】中的剑,强大的修为和高明的战技,这并非是地球功法,你得到了天外传承?” 王诗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 他在这个白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威胁,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王诗武道。 “我们?不,你弄错了,不是我们,而是我。”那年轻人右手扶了扶眼镜架,道:“我,是神。” …… …… “原来这个地方,叫做伏龙弯,在中国人的神化传说中,龙好像是吉祥灵兽。” 金色长发的白人,背后一对俗人看不到的天使羽翼,站在伏龙弯顶端,基本上可以俯瞰整个宝鸡市。 下方,渭河流经之处,有一座巨大的人工水库,碧波荡漾。 他取出一颗泛着青色光辉的苹果,上面有被咬了一口的印痕,一缕淡淡的幽香从裸露的果肉中流转出来,闭上眼睛陶醉地嗅了一口这香味,他将苹果,直接丢尽了下方的水库中。 “长吧,长吧,赶快发芽,赶快长成参天大树,吾主的荣光,即将降临,永乐神园,就将要重现人间了,哈哈哈。” 这金色长发的白人,一脸的期待和喜悦。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宝鸡市,果然是一个福地啊。

下一篇   0807、禁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