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禁果 - 圣武星辰

0807、禁果

水库的表面,一根嫩绿的叶芽生长出来,像是一个绿色的小精灵,羞羞怯怯地从水底下露出了头一样,两片嫩叶张开,似是张开双臂在拥抱这个世界,然后嫩叶然后开始分裂,并不断地长高。 短短一盏茶的功夫,一个直径三米的繁茂树冠,就出现在了水面上。 “真的是神明钟爱之地啊,气运浓郁,果树的长势太快了,这样的速度下来,最多三天三夜,就可以沟通伊甸园了。” 双翼天使一样的白人,脸色非常的兴奋。 他一直都暗中守护在水库旁边,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都静观果树的变化。 很多路过人工水库的本地人,也都发现了这样的变化。 “呀,水库中长出来了一颗仙果树。” “这是什么树啊,也太高了吧,伏龙弯水库最少也有二十米深,这果树能够长出水面,最少也得三十多米啊。” “看看看,它还在长。” “难道真的是仙果树?我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它的生长速度。” “我一直都在观察它,从早晨到现在,它已经长了十几米了。” 越来越多好奇的市民们,都来到了水库边,看这颗‘疯长’的奇怪果树,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播出去,等到傍晚的时候,伏龙弯水库旁边已经聚集了不下千人,都是周边的市民。 在天地异变的年代,出现这样的奇观,也是很吸引人的。 藏身在暗中的白人双翼天使,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哈哈,长吧,长吧,快点儿长大,开花结果,结出果子来,让这些愚蠢的中国人,品尝来自于伊甸园的美味吧,哈哈哈。” 天边,最后一缕朝阳,照射在水面上,将水库碧波染红。 水库中央,一颗巨大的果树,宛如一个小岛一样,枝叶铺开,枝桠上长满了美丽的花朵,散发出奇异的幽香,岸边的人们,嗅到了这种异香之后,脸上都露出了沉迷陶醉的表情。 一阵风吹过。 果树的花瓣飘落。 绿色的树叶摇晃之间,一颗颗饱满圆润的红色苹果,像是幻觉一样,突然就出现,宛如一颗颗红色的玛瑙宝石,镶嵌在绿色的树冠上,在阳光的照射之下,越发的流光溢彩,充满了诱惑,隔着老远,仿佛都可以嗅到那红色苹果的芳香。 “仙果,那一定是仙果,快去摘采。” 有人身形腾空跃起,脚尖点着水面,蜻蜓点水,朝着水库中央奔去。 也有人划着船,开着皮划艇。 更有人直接噗通一声跳到了水里,朝着苹果树游去。 苹果树上那红色的果子,对于周围的人,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每一个的心中,都浮现出一种念头,不管是付出任何的代价,一定要咬一口那鲜红的果子,宛如疯魔了一样。 跳进水里朝着果树游去的人,越来越多。 终于有人到了果树跟前,摘了第一颗红苹果。 是那个轻功不俗,蜻蜓点水来到了果树上的修炼者。 他直接就迫不及待地大大地咬了一口,甜美的果汁涌入到了唇齿之间“啊,好香,这一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苹果。” 感叹之中,手里剩下的果子,突然化作一缕红色的雾气,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然后,这人的目光,突然就变得呆滞了起来。 …… 王诗武左肩有鲜血流淌出来。 他捂着左肩的洞穿伤,正在逃命。 身后,那个本该已经死去的白人,并且是死了十几次的白人,带着一张死人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之意思,不疾不徐,像是猫捉老鼠一样,正在追杀他。 这样的追逐,已经持续了大半天的时间。 王诗武知道,自己正在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巨大的危机。 “难道他真的是神?” 今日上午的战斗之中,他已经将那几个白人尽数击杀,但是,其中一人,却是可以不断地复活,像是永远都杀不死一样,到了最后,力量变得越来越强,直接徒手扼断了王诗武的长剑,将他击伤。 这样猫捉老鼠的逃亡,有好几次,王诗武都觉得,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对方却都收手,好像是故意不杀死他一样。 王诗武没有逃回家。 怕殃及家人。 到现在为止,王诗武隐约得知,对方是因为愤恨李牧,但似乎是又拿李牧没有办法,所以来残杀李牧的亲朋好友来泄愤。 “怎么办?” 王诗武脑海中飞快地闪过无数个念头。 他此时已经知道,对方故意这样猫捉老鼠,就是想要让自己向其他朋友求救,将所有与李牧有关系的人,都引出来,然后一一杀戮。 对方是具有这个能力的。 交手到现在,王诗武可以肯定,这个白人的体内,有一种很可怕的力量,真的是近乎于传说中的神明,远在他对于力量的理解范畴之外……一个很可怕的敌人。 所以,他也并没有向妻子苏玉童以及王思超等人求援。 他数次尝试利用熟悉道路的优势,以及利用李牧所传授的秘法摆脱这个可怕的白人,但都失败了。 “啧啧啧,真是一片苦心啊,到现在,都不向你的朋友求援吗?” 那白人像是一具牵线傀儡一样,走路的姿势很奇怪,但却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不断地嘲讽和刺激王诗武。 “剑意。” “剑罡。” “风里剑。” 王诗武不断地施展自己的剑术。 但都被这诡异白人一一破解。 “呵呵,这就是李牧传授你的战技?真的是太垃圾了,怪不得他不敢来面对我。”诡异白人举手投足之间,就将迎面击来的剑道秘术破解,很是轻松。 “呵呵,李牧垃圾,你更垃圾……” “不要再挣扎了,以你这样的实力,在我眼中,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你再不求你的朋友来帮你,我只好把你杀掉了。” 诡异白人随手出招,不断地在王诗武的身上,留下伤痕。 “给你最后十分钟的时间,如果还没有人来救你,那你就在地狱里,等着你的妻子和女儿来陪你吧。” 诡异白人渐渐地失去了游戏的耐心。 王诗武没有回应,依旧在努力地逃,反击。 两道人影,在宝鸡市郊区山岭之间不断地追逐着,高速移动,宛如幻影。 王诗武的实力,在国内修炼界,已经可以算是超一流的那一批了,可惜遇到的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不是凡人,完全被压制,身上的伤势,也逐渐增多,浑身犹如血染一样,体力流逝着,逐渐不支。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就上路吧。” 诡异白人失去了耐性。 一道红芒,从他眉心之间射出来,蕴含着毁灭一般的力量。 王诗武只觉得全身气机都被锁定,根本是避无可避,无法动弹,只能闭目等死。 “童童,只能下辈子再做夫妻了,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带着爹娘,快逃,不要被发现。”他用最后的力量,以传讯秘术,给自己的妻子苏玉童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如果发的早的话,他知道,妻子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赶来,然而徒劳无功,诡秘白人太强,而且摆明了是冲着他全家来的,只能是送死。 同一时间,那毁灭红芒,笼罩在了苏玉童的身上。 …… 嘭! 老张头一拳轰出,将对手直接砸飞数百米,恐怖的拳风,直接在前面茂密的树林中,轰出一道三四米宽百米长的沟壑,像是被战斗机的机关炮轰了一梭子一样,残破的树木。 十几个来到燃灯寺村外挑事的‘武林中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有点儿傻眼。 “这……村子里的老汉,都这么彪悍吗?” “这样的拳风……肉身成圣了吧,气血如海,怎么练的?” “听说像是这样的老头,这村子里有几十个。” 几个外地人‘武林中人’都有点懵逼。 像是这种肌肉金刚一样的老头子,别的地方根本没有啊,物防和法防都很高,近身战斗能力爆表,战斗起来简直不讲理,精妙的招式和诡辩的术法,在这种气血如汪洋,阳刚之气比双十青年还盛的金刚老头子面前,根本不管用,直接是以力破巧,一拳就解决一切。 太霸道的战斗方式。 这让他们几个人的试探工作,完全失效啊。 他们不是来试探这些老梆子,而是试探那个居住在燃灯寺里的那位。 “滚。”老张头双手叉腰,脖颈后面插着一个旱烟杆,喝声如打雷“李大师说了,就你们这样的三脚猫把式,别再来丢人现眼了,下次再来,可就要留下命了。” 一群‘江湖中人’最终在彪悍的燃灯寺大爷们恐吓下,落荒而逃。 “狗日的,最近乱七八糟的人越来越多,都眼红咱们村,一天要打好几拨,真他妈的烦。” “正好练拳,哈哈,想当年,我老人家打小日本的时候,一天连打好几仗都不觉得累,嘿嘿,老兵又要再现辉煌了……我现在一顿可以都吃掉一头牛。” “李大师不是说了嘛,会有越来越多的闲杂人等来闹事,所以让我们都警惕一点。” “要我说,和这群瓜皮废话那么多干嘛,再敢来,直接打死算了,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老王头你真的是嗜血。” “喂,你们说,李牧那娃儿真的会回来吗?李大师说,他三天之内,必然出现。” “这娃回来就好了,村子里的人,都挺想念他。” 一群老头子蹲在路边的田埂上,吧唧吧唧地抽着旱烟,比赛吐烟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只怕是外界都不知道,在这个小山村里,有一群原本被黄土埋到了脖子里的老梆子,在被一个猥琐老神棍调教了小半年之后,现在已经彪悍的不像话,一群老兵的神话,已经在孕育之中,很快将会让整个世界都震撼……

上一篇   0806、取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