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8、李牧招式的真威力 - 圣武星辰

0808、李牧招式的真威力

老头子们的强悍将逐渐震惊整个世界,老神棍很嘚瑟地想要证明自己不但可以培养出李牧这种妖孽,也可以把一群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们培养成绝世高手,而之前数十次来到燃灯寺山村外试探的各方势力,都感觉到了一阵阵头疼。 只有真正的大势力大能者,才看得出来,偌大的宝鸡市,福缘汇集之地,处处都是灵地福地,但真正的中枢区域,在少祖山燃灯寺山村。 燃灯寺就像是一座大阵的阵眼一样,属于重中之重。 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有那么多势力,暗中不断地试探燃灯寺村的原因之一。 传闻,当年的东方战神李牧,也是从这个小地方走出来的。 只是,数十个彪悍到了极点的老头子,挡住了各大势力的去路。 在整个宝鸡市之中,唯有位于西北方,依山而建的金台观,勉强可以与燃灯寺的地理位置相比,这一寺一观,各占宝鸡市一角,犹如阴阳鱼的两个鱼眼一样,遥遥相对。 几日以来,不管是燃灯寺还是金台观,都不平静。 老头子们打跑了之前的一波人,夕阳中,习惯性地半蹲在田埂上,抽旱烟。 远处的山路上,一个骑着白虎的年轻人,徐徐而来。 那白虎毛色雪白,神骏异常,厚重的脚掌踩在地面上,无声无痕,行走之间,似是踏在虚空一样,踩着草尖,踩着树枝,踩着麦芽,踩着葱叶,明明庞大的体魄厚重无比,但却像是没有重量一样,草尖树枝麦芽葱叶没有丝毫的弯曲。 背上的年轻人,穿着血红的皮甲,背后背着一柄比他身形还宽的厚重阔刀,刀身也是血红色,夹杂着斑驳的黑点,乍一看,就可以看到,丝丝缕缕的煞气,像是血丝一样,从这阔刀之中弥漫出来。 “又一个。” “这次好像有点强。” “我们可能打不过。”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几个老头子蹲在田埂上窃窃私语。 白虎从他们的面前走过,没有一个人跳出来阻挡,之前的万丈威风都小心翼翼地收敛起来,就仿佛他们真的是田间地垄的庄稼老汉一样,不闻不问。 白虎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 “几位老丈,请问燃灯寺怎么走?” 白虎背上的年轻人,黑色长发,黑色发带,眸子漆黑如墨,很俊朗的小伙子,只是开口说话的时候,一口牙齿雪白但尖锐如锯齿一样,怪异邪门,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就在那边。” “没错,顺着这条路,前面左拐,走到一颗老槐树下面,右拐,然后一直走,过了少祖遗风的牌匾,拾阶而上,台阶尽头就是了。” 老头子们很热情,一副好客模样,争先恐后地把地址说了个清清楚楚。 年轻人看着这些老人,咧嘴一笑:“多谢。” 然后骑着白虎走了。 十几个老头子,嘿嘿笑着,一个个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目送白虎离去。 “我突然想起牧娃儿当初养的那条狗了。”老张头砸吧着烟锅子,道:“当年,那条哈……哈什么来着?也是狗中之王啊,要是遇到这只白虎,说不定也能斗一斗。” …… …… 一只手掌,从虚无之中探出来,将毁灭红芒一寸一寸地捏碎。 这是一只很白皙柔美的手掌,仿佛是白玉雕琢而成,任何一缕曲线和一寸部位,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令人一看之下,就忍不住憧憬,如果是被这样一只美丽的手掌牵着,那该是一种何等幸福的事情。 但就这这样一只柔美漂亮的小手,却将王诗武都无法阻挡的会没红芒,直接阻住了。 不但挡住了,还捏碎了。 “什么?” 死人脸诡秘白人的面部表情僵硬,但瞳孔中,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王诗武也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身形削瘦,个头比自己稍矮的年轻人,站在自己的身前,救下了自己。 从后面只能看到这个年轻人的背影。 白色长衫,古人的打扮,头发漆黑莹润,似是每一根发丝都闪烁着璀璨光泽,打扮很古朴简单,长衫略有些宽松,但却有一种无名的强大气势。 “看好了,李牧传你的剑技,到底要如何用。” 神秘年轻人开口,声音清脆,如两块上好的美玉轻轻地撞击在一起。 话音未落。 王诗武手中的断剑,就飞到了这年轻人的手中。 他挥剑斩出。 正是之前王诗武施展的之术。 一缕银色剑芒,在断剑上吞吐不定,然后瞬间飙出。 和王诗武完全一样的力量波动,但是精妙之处,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剑气流转顺畅,浑然天成,只是一缕剑芒飙出,对面那死人脸诡秘白人,眼球中只来得及露出一抹惊色,轰地一声,整个人就直接爆裂为一团血雾,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 “这……” 王诗武震惊了。 好可怕的威力。 同样的剑招,同样的能量,不同的威力。 一剑之间,他心中不可战胜的敌人,灰飞烟灭。 “你……阁下是谁,为何会牧哥儿传授给我的剑技?”王诗武咽了一口唾沫,惊疑不定地问道。 “看好了,这是第二招。” 白衫年轻人又道。 这一次,他手中的断剑,银光缭绕,层层罡芒,闪烁浮现。 前方,红芒流转,汇聚成为了一个人影,虚实之间转化,声音充满了戾气:“没想到这里还隐藏着你这样一尊高手,让我意外,但,我乃是神,杀不死,你又能奈何我……” 话音未落。 白衫年轻人身形一闪,手中断剑刺出。 “剑罡。” 这是李牧传授给王诗武的又一个剑技。 罡芒一闪,那刚刚凝聚起来的红色人影,就像是快刀切蛋糕一样,直接从头顶到胯间,被切成了两片,剑罡之力爆发,两片人影直接被爆发的罡气,炸成了虚无。 王诗武看的瞠目结舌。 依旧是同样的招式,同样的奥义,同样的能量波动。 但从这白衫年轻人手中施展出来,剑罡的威力简直是爆炸。 “你……你到底是谁?” 他颤声道。 那年轻人转过来。 一张英俊到了极点的面孔。 似曾相识。 王诗武只觉得脑海之中,一道闪电掠过。 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对方的眼神的一瞬间,他的心狂跳了起来,仿佛是血脉深处,有什么东西,被一点一点地引爆,心脏剧烈地跳动。 “你……你是……”王诗武有些莫名其妙的语无伦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白衫年轻人看着王诗武,原本宛如浩瀚星辰一样的眼眸中,也有波澜闪烁。 突然,王诗武看到,白衫年轻人身后,丝丝缕缕的红芒闪烁,魔气弥漫,化作一个狰狞的虚影,张牙舞爪冲来,那个诡异白人并未完全死绝。 “小心。”王诗武惊声提醒。 白衫年轻人仿佛是早有预知,头也不回,反手一抓,指尖有剑光流转,化作一个奇异的剑符,犹如罗网一样一兜,直接将那红色魔气红芒,网在其中,然后收缩,落入到了他的掌心。 红色魔气化作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红色人影,在白衫年轻人的掌心中挣扎跳跃。 “啊,你到底是谁?你难道也是神?” 红色小人影惊恐万状地跳跃尖叫,声音刺耳。 “神?”白衫年轻人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诮:“就你这点儿微末之技,也敢自称为神?真是井底之蛙啊。”他张口一吹,一缕剑风流转,将那红色小人儿直接吹散。 这一次,死的彻彻底底了。 同时时间,远在数万里之外,北美猛虎组织基地密室之中,一尊千年乌木雕像,啪地一声,直接炸裂开来,化作碎块,尖叫声中,木块之间,有一缕缕殷红的血迹,从木质中沁出来,散发出刺鼻的恶臭味道。 白衫年轻人做完这一切,看着王诗武,目光仿佛是穿越了无数时空,看的王诗武心中有点儿发毛,他突然微微一笑,掌心张开,五颗碧绿色透着幽香的丹药,道:“你,你妻子,你女儿,你父母,一人一颗。” 丹药? 看起来极为不俗。 王诗武下意识地拿过来,疑惑地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如此大恩,没齿难忘,不知道大侠你尊号侠名可否告知,我……” 白衫年轻人微笑道:“我此来,是受人所托,有一个叫做王诗雨的朋友,让我来救你。” “什么?”王诗武闻言,浑身一震,眼睛里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和激动:“诗雨?你……你认识我妹妹?她……她现在在哪里?是否已经结束闭关了?她从仙界回来了吗?她为什么不亲自来看看我们?” 一连串连珠炮一样的发问。 白衫年轻人面色复杂,道:“她还有一些事情,无法抽身出来,所以,只能让我前来。” 还要等? “还有什么事情,比父母都重要?”王诗武无法控制自己大声地道:“当年,若不是牧哥儿,她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她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再这样下去,父母还能坚持多久?” “你要相信她。”白衫年轻人叹息着道:“悠悠星河,茫茫宇宙,她走的路,最艰辛,充满了荆棘,就算是她最喜欢的人,都不能理解她……记住,不管如何,她都是你亲妹妹,她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 说完,白衫年轻人转身。 王诗武急了,道:“那……她安全吗?” 白衫年轻人脚步微微一顿,道:“安全,她会照顾好自己的。” 王诗武道:“请你告诉她,我们都很想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站在她这一边,牧哥儿也会一直都支持他的……” 白衫年轻人没有回头,点头,道:“我会告诉她的。” 王诗武心中有无数情感,不知道如何表达。 “对了,大侠的高姓大名?能否告知?”王诗武又问。 白衫年轻人身形一闪,如一道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 “王言一。” 最后的声音传来。 王言一? 也姓王? 王诗武沉默在原地。 同一时间。 李牧终于来到了宝鸡市。 他路过伏龙弯水库,看到树冠已经几乎将整个水库都覆盖的巨大果树,面色讶异。 “这果树……有点儿问题啊。” 他停下了脚步。

上一篇   0807、禁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