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9、暗算 - 圣武星辰

0079、暗算

看着狂暴的李牧,大黄狗心有余悸,紧紧地夹住了自己的尾巴。 老乞丐则是在一边一个劲儿地揉着自己的眼睛。 小明月怯生生的眼睛里,有了一丝轻松。 周可儿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幸亏当日阻止了表哥因为【引月神弓】的事情,去找太白县主李牧的麻烦。 否则的话,那现在被李牧拎着来回甩来甩去暴揍的生活快不能自理的,可能就不是巨蛟,而是表哥凌厉了。 而中年青衣术士,浑身鲜血地从峭壁乱石之中爬出来。 他显然是也受了不轻的伤,一条腿还瘸着,一身法力也崩散了不少,只有淡淡的青色风芒守护着他,还有一些自保之力,只是他脸上的表情,比老乞丐等人好不到那里去,震惊的无法说出话来。 他意识到,自己之前对这个少年的判断,完全错误。 这个太白县主,不紧紧是值得拉拢,而是要必须拉拢。 甚至是……要讨好。 如果能够得到这样一个狠人相助,那公主和小殿下的处境,说不上逆转,但一定会好很多,绝不会像是现在这样风雨飘零朝不保夕。 轰轰轰! “让你弄坏我衣服……” 李牧进入了狂化状态,像是个疯子一样,暴打巨蛟。 “快献出一桶血来赔我,咱们两清。” 他抓着蛟尾,就像是在甩面一样,将六七百米长的庞大巨蛟,半空中甩来甩去,不断地砸在了峭壁、石峰、河岸之上。 每砸一下,石壁地面就是一条长长的龙行印痕。 一片片蛟鳞,被撕扯下来,像是雪花一样在天空中飘飞下来。 不过,这蛟毕竟是千年精怪,不知道吞食了多少月华精气,肉身无比的强横,宛如钢铁一样,哪怕是被摔成这样,也只不过是脱落了一些鳞片而已,根本没有受伤,也没有蛟血流淌下来。 老乞丐说过,只有蛟血,才能救治明月。 “昂吼!” 巨蛟暴怒,拼命地挣扎。 过了一会儿,李牧的力气稍微消耗了一些之后,它终于找到了一丝平衡,趁机发力,尾巴猛地一甩。 原本占据主动的李牧,猝不及防之下,就被蛟尾带着甩了出去。 轰! 李牧被砸进了石壁中。 这一下子,换到巨蛟来反击了。 李牧落入了和之前巨蛟一样的下场。 他被龙尾甩来甩去,轰隆隆地砸在石峰峭壁上。 岩石崩裂,碎石激飞。 每砸一下,石壁和地面就会出现一个蛟尾形状的印痕。 而仔细看的话,印痕的最深处,还有一个各种姿势清晰无比的李牧的人形印记。 攻守易主。 “妈的,看得我牙疼,感觉像是两个老怪物在肉搏……这不是属于人类的战斗。” 老乞丐倒吸着凉气,凉的牙齿都疼。 但是很快,攻守双方再度变换了位置。 李牧又占据了上风。 “我今天就不信了,还特么的摔不服你。” 恢复了力气的李牧,双手握住蛟尾,疯子一样狂甩。 可以清晰地看到,此时的他浑身是血,皮肉上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伤痕,有些地方白色的骨头都露出来了,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凄惨。 毫无疑问,和吞吐月华修炼千年的蛟比起来,李牧力量不逊色,但肉身强度,却差了一点。 但他的神态却是依旧生龙活虎,一身伤势竟是毫无影响。 单纯从力量上比起来,竟是李牧更胜一筹。 毕竟两者的身形差距巨大,光是巨蛟的身躯,就已经重如山峦,甩来甩去,要耗费的力量,绝对比巨蛟甩他要多得多。 老乞丐、周可儿和青衣中年术士三人,自然是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们心中,对于李牧的评价,已经突破了天际。 最终,战斗似是有了分晓。 轰地一声。 李牧将巨蛟狠狠地砸在峭壁上,砸的它七荤八素,迷糊了过去,同时,咔嚓一声,蛟的一只犄角,终于难以承受李牧这恐怖的力量,被砸断了,大约一米长的一截,脱落下来,在半空中坠落下来…… “龙角!” 周可儿的眼睛里,绽放出光芒。 那是即将化龙的蛟角,与龙角相差不多,乃是至宝啊。 但她终究还是乜有出手去争夺。 虽然出身于邪道的她,从来都不介意去做一些巧取豪夺的事情,但毕竟还是有一点点的底线。 李牧是凌厉的救命恩人,基本上也算是救了她一条命。 这蛟角,是李牧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价才得到的,她虽然动心,但却无法真的出手。 一边的老乞丐也是眼睛放光,不过却并未行动。 大黄狗倒是想要咻地一下子窜出去,却被老乞丐给抓住了尾巴,瞪眼,道:“你想清楚,夺了那龙角,你打得过那个怪物吗?” 大黄狗呆了呆,脑海中回荡了一下李牧怪物一样的力量和速度,再回想一下巨蛟被暴打的惨状,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最终悻悻地放弃。 它可不想被李牧抓着尾巴摔来摔去。 至于青衣中年术士,存了想要拉拢李牧的心思,自然也不会去做招惹李牧的事情。 “哈哈,终于弄下来点东西。” 李牧放开蛟尾,身形如闪电,朝着那掉落的蛟角抓去。 眼看着蛟角就要落在手中,这个时候,异变骤生。 嗖! 突然从旁侧里射出一道白色身影。 这人手中,握着一柄古剑,剑气犹如长虹一般,袭杀而来,速度快到了极点,猝不及防之下,李牧勉强避开心脏要害,被一柄长剑刺穿了肩胛骨…… “是你!” 李牧怒吼,单手抓住长剑的剑刃。 他认出来这个偷袭的人,正是之前逃离了的天狼道传人白如霜。 “蛟角是我的。” 白如霜冷笑。 这一瞬间,白发男子那英俊清冷的面孔,有着比【魔心】凌厉更加丑陋的狰狞。 他一招手,一股内气卷出,将坠落下来的蛟角握在手中,同时一脚踏在李牧的胸膛上,想要借着反震之力拔出刺入了李牧身躯的宝剑逃遁。 但李牧右手紧紧地抓住剑刃,哪怕是手掌被割破也没有松手。 古剑像是铸在了李牧的体内一样,根本拔不动。 同时,李牧奋起余力,左手一拳打在了白如霜踩下来的腿上。 咔嚓! 白如霜的左腿直接被打断,以触目惊心的角度弯曲。 这还是因为李牧与巨蛟战斗力气消耗大半,且被那古剑洞穿了腰腹,无法发力,否则的话,这一拳,只怕是要将白如霜的左腿直接打爆了。 “噗!” 白如霜遭受重创,张口喷出一道鲜血。 他面色震惊,无法相信这个时候,李牧还有反击的力量。 巨大的惊惶之下,他直接松开了剑柄,弹射起来,朝着远处飞遁。 嘭! 李牧掉在地上,淹没在了一堆碎石中。 “糟糕……小东西,没死透吧?”老乞丐还算是有一点儿良心,赶过来,想要救人。 轰! 李牧掀飞了碎石,从里面蹦了出来。 他想要追击,但一阵头晕眼花,脚下一软,差点儿跪倒,没有跳起来。 毕竟在这一场大战之中,消耗了太多的力气,加之失血有点多,伤势也着实是不轻。 再看时,白如霜已经不见了身影。 追踪不是他擅长,只怕是追不到了。 李牧:“……” 妈的,老子真的是哔了狗了。 辛辛苦苦光着膀子打了半天,却被别人捡了便宜,为别人做了嫁衣…… 这简直能憋屈死个人。 以后一定要逮住这个小白毛,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 李牧在心中发狠。 “哈哈,兄弟,别想其他的,还是先穿上衣服再说吧。” 老乞丐强忍着幸灾乐祸的笑,一副很同情李牧的样子,拍了拍李牧的光膀子,然后递过来一件皱皱巴巴沾满了泥水的破衣。 “刚才那个白毛是谁?”李牧一脸嫌弃地将这破衣丢在一边。 老子就裸奔怎么啦? 他的心情很暴躁。 【仙面】周可儿接话,道:“天狼道传人白如霜。” 她走过来,手腕上的雪色镂纹手镯,微光一闪,一套黑色的长袍外套就极为神奇地凭空出现在掌心,其裁剪用料,做工精致到了极点,一看就知道不凡,递过来,道:“多谢李大人救命之恩。” 这是她平日里为表哥凌厉准备的衣物。 李牧却是眼睛一亮,视线落在了那雪色镂纹手镯之上。 “储物手镯?” 这个武道世界,竟然也有类似于储物手镯一般的宝贝? 是了,既然有术士,修炼法术,那空间储物类的法器,应该也是真实存在着的。 李牧一下子就动了心思。 以后有机会,一定也要抢……额,不,是买一件空间储物法器。 “多谢美女。”李牧之前救了凌厉,所以理所当然地接过衣物,披在身上,还不忘扭头瞥了一眼老乞丐,嘲讽道:“瞧瞧人家,以后装好人之前,能不能先考虑一下自己送出的东西是不是拿得出手,有点诚意。” 老乞丐鼻子都气歪了。 李牧晚起袖子,朝着湖边又走去。 “你去干嘛?”老乞丐道。 李牧回头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傻?懂不懂什么叫做有头有尾,好不容易弄下来的一截蛟角被人抢走了,当然是再去折一截啊……而且治疗明月的蛟血还没有抢到手呢。” -------- 第一更

上一篇   0078、说人话了

下一篇   0080、你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