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猩红月色下的独木 - 圣武星辰

0809、猩红月色下的独木

李牧的身边,跟着大主播罗亮,还有黄龙部落的黄叶儿、黄树两兄妹。 嵩山世界已经基本上在李牧的控制之下,除了太玄宗之外,明心剑宗的诸大留守长老,都被李牧在体内种下了道符,一旦生有异心,李牧一念之间,就可以令他们灰飞烟灭。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这些小世界宗门的长老,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忠贞,反而是以让抱着‘杀鸡给猴看’心态的李牧都诧异速度屈服。 因为时间的关系,李牧并未再去嵩山世界其二宗二山一阁巡视,就来到了秦岭山下。 回到陕西秦岭,第一选择自然是先回到宝鸡。 【古祖之门】的完全开启,还需要十数日的时间,所以李牧先回故乡来见见昔日的亲朋好友。 没想到才来到宝鸡,就发现了怪事。 “好大的果树啊,简直成精了。”罗亮也是惊呼。 可惜他的直播设备在嵩山世界被插翅虎追时弄丢了,否则现在开启直播,必定是可以吸一波人气。 黄叶儿和黄树都没有说什么。 他们对于李牧,还是心存敬畏的,一路上都话很少。 同时,像是眼前这种巨树,在嵩山世界之中不是没有,所以也不会大惊小怪。 李牧站在水库边,看到周围已经有不少的人,直接顺着果树蔓延到了岸边的树枝上,从上面摘下了苹果,正在大口地吃着,一股奇异的幽香,在水库周边缭绕。 “这树的长势有点儿快,有一股宛如动物般的气息,还有那红色果子……” 李牧一伸手,一颗苹果直接凌空飞到了他的手里。 仔细观察,可以感觉到,其中有颇为不俗的能量波动,宛如传说中的仙果一样,对于李牧这样的大高手可能作用不大,但是对于普通人和一般修士来说,却有着极大的裨益。 李牧思考的时候,罗亮已经摘了三四个果子回来。 “叶儿,吃一个。”他塞给黄叶儿一个果子,又给黄树丢了一个,自己拿起一个啃了起来,大呼香甜。 李牧用法眼扫了一眼,发现这果树扎根在水库中央,根须浓密,四通八达,朝着四面八方蜿蜒而去,在地下似是一张巨网一样,露出水面的部分,如冰山一角,只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整个宝鸡市的地下区域都囊括其中。 果树伸展着枝叶,在疯狂地汲取着天地之间的灵气。 “难道是世界树?” 李牧莫名想起这个名词,然后他自己都笑了。 玄幻小说中的名词。 地球上不可能真的有所谓的世界树的存在。 不过这样一颗巨大的果树,充满了仙神气息。 这时消息已经传开,市里面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而来,摘取果子,也有政府的人,来维持秩序,很多人惊讶地发现,自己多年的慢性病,在吃了这果子之后就消失了,有着特殊的治疗疾病,强身健体的作用。 “走吧。” 李牧观察了一阵,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处,就带着黄叶儿、黄树离开了。 因为华夏龙脉秦岭之中的异变,周围地区出现一些植物变异,也很正常,起码从表面上来看,这棵果树有益无害。 日后留意一下就可以。 罗亮暗恋黄叶儿,也不去搞自己的直播事业了,厚着脸皮跟在了李牧的身边。 李牧等人离开之后,那个隐藏在人群中的双翼天使,小心翼翼地摘去头罩,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东方战神还活着,幸好我见机的早,提前利用【雾隐披风】隔绝了天使气息,否则,要是被他发现端倪,那就麻烦了……上帝啊,保佑他三天之内,不要再来到伏龙弯吧。只要伊甸园降临,诸神苏醒,就不用怕他了。” 白人胸前划十字,祈祷了起来。 他看着周围许多大口大口地吃着苹果的人,露出了笑意。 吃吧,吃吧,美美地吃吧。 多么美味的果子,吃得越多,到时候,诸神的子民就越多。 …… 李牧到了渭滨区,没有着急上山,拿出苏措交给自己的特制手机,给在高新区当厨师的小伙伴王思超打了一个电话,准备询问一下昔日朋友们的近况。 电话很快就接通。 那边传来了王思超惊喜的声音:“小牧,你小子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咦,信号能够接通,说明你在宝鸡,你是不是回来了?” 李牧听到了浓浓的关切,心中暖意浮动。 聊了几句,李牧听到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消息。 “什么?老神棍回来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年,他为了找老神棍,可以说是差点儿把地球都翻了个遍,都一无所获,结果现在老家伙自己回到了燃灯寺? 得知这个消息,李牧一下子不能淡定了。 “我先会寺里了,回头再去找你,品尝你的厨艺。” 挂掉电话,李牧急急忙忙向少祖山赶去。 他这一生,所有离奇的经历,所以不可思议的遭遇,都和老神棍有关,先天功和真武拳蕴含着无敌威力,助他几乎是横扫星河……所有的谜题,所有的谜底,都只有老神棍才能解释清楚。 凌空而行。 很快就到了少祖山脚下。 一股阵法波纹,挡住了李牧的去路。 少祖山位于宝鸡市高新区,属于秦岭的外围山脉,距离市区很近,山下是宝鸡市高新第一中学,往上步行不到二十分钟,就是燃灯寺村,再顺着上路往上,不到千米,就是少祖遗风牌匾,之后再往上,就是燃灯寺了。 李牧神识一扫,就发现,一个无形的浩瀚阵法,密布虚空,将整个少祖山都护在其中,浩瀚恢弘,犹如悠远星辰一样,深邃不可测,以李牧的修为境界,看了数眼,竟然都无法将其看透。 这一定是出自于老神棍的手笔。 阵法的作用,似乎是在禁飞,以及隔绝来自于外界的一切窥视。 李牧施展法眼,也看不到阵法之后,如今燃灯寺村的面貌景象。 无法硬闯阵法飞行,他只好降落。 “嗯?” 落地之后,李牧很敏锐地察觉到,在无形阵法之外,有数十波不同的人马,在暗中潜伏,虎视眈眈的模样,其中几波,势力都颇为不俗,甚至还有丝丝缕缕的妖气弥漫。 真是找死。 李牧着急去见老神棍,所以没有功夫收拾这群蠢货。 带着罗亮三人,顺着山路,很快就到了燃灯寺村外面。 田埂上,一群熟悉的老大爷们半蹲着,正在吃晚饭,手里端着的都是大老碗,油泼辣子裤带面,一手端碗,一手拿着筷子捏着蒜,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诱人的饭香味在田间地头飘散开来。 “咦?小牧?” “真回来了啊。” “说你娃你娃就到啊,李.大.师还是算的准。” 看到李牧,一群老汉们都很开心,一下子围了上来。 李牧则是有些被惊到了。 “张大爷,李大爷,王大爷,郑大爷,你们……身子板真硬朗啊。”李牧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些暴力金刚老大爷的状态了,气血如海,似是汪洋,且这肉身修为真的是不简单,一个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像是人形暴龙一样,一定是老神棍培养出来的吧。 一群老大爷都笑了起来。 对待外人时那种杀气腾腾威风八面的模样,早就被慈祥和蔼的面容取代。 很多燃灯寺村的老人,都觉得,孤儿出身的李牧就是这个村的孩子,和他们的亲孙子一样,从小到大,这些老人也都没有少疼李牧,简直是比亲孙子还亲。 “对了,小牧,之前有一个骑着白虎的小子,去寺里面找李.大.师了,来者不善,你快去看看。”老张头道:“完事了记得来张大爷家吃油泼辣子面啊,你以前最好这一口了。” “好嘞,我先去看看。” 李牧从这群热情的金刚大爷们中间脱身,迫不及待地赶往燃灯寺。 跨越‘少祖遗风’牌匾后的石阶,李牧三步并作两步,跳向寺门,大喊道:“老家伙,听说你回来了,快出来让我看一看,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猥琐……卧槽,又特么的是一个坑啊。” 刚跳进寺大门,李牧就觉得脚下一软,就如当年他跳进禅房掉坑里被传送到神州大陆一样,这次等李牧察觉到不对劲,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就又变了。 双月当空,月色猩红。 一根独木,漂浮在猩红的月色之中。 独木的一端,站着一只暴躁的白虎,白虎背上是一个更加暴躁的年轻人。 独木的另一端,站着一脸懵逼的李牧。 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这是哪里? “哇哈哈哈,终于出现了,给我死吧。” 那年轻人一看到李牧,眼睛一亮,立刻就像是饿极了的疯狗看到了一坨热气腾腾的屎一样,疯狂地冲过来。 咻! 一柄长剑从他背后飞起,化作一抹精光,后发先至,朝着李牧斩来。 这种气势,犹如斩杀和自己有睡妻夺子之恨的仇敌一样。 什么情况? 李牧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感觉到莫名其妙,抬手一拳,将飞剑震飞回去,道:“等一等,你是谁?这是哪里?先说清楚。” “说你二大爷……哇呀呀呀,给我死。”暴躁年轻人宛如疯狗,根本不听李牧的解释,探手握住被震飞回的长剑,身形旋转,人剑合一,化作一道电光,再度杀来。 李牧再度出拳,一拳将这年轻人,连人带剑都轰飞出去。 “好好说话,再来,我可就真不客气了。”李牧站在独木上,觉得气氛很诡异。